密图 第五章 震敌通告 第五章 震敌通告(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


华美医院201病房,阳光照在窗台上,一盆天竹在阳光中翠绿翠绿。

贺部长像一只大青蛙伏在床上,既不能仰睡,又不能侧睡,这么伏着,够累的。

周立涛陪着肖司令走进201病房。贺部长忍着疼痛,在薛雅娟的携扶下,坐到床上,双脚踏地,背部神经绷紧了,比躺着更疼。他不好意思说:“肖司令,您……”

肖司令做了一个手势:“你甭说话,我去找过丁教授,你的伤很重,得静养。”

贺部长摇摇头:“这点伤难不住我。”额上已冒出汗珠。

肖司令做了一个手势:“躺下吧。”

薛雅娟携扶着他躺下,很自觉地后退着出门。

周立涛把病房查了一个遍,铁窗很牢固,出了门是走廊,走廊上又多了一道门,警卫在门口站着。周立涛建议站双岗,门外走廊上站一个,病房门口站一个。但贺部长没有同意,如今是共产党天下,间谍胆敢上门来杀人?

肖司令拍拍贺部长的手:“小周的建议可行,准许站双岗。小心为上。”

贺部长仰着头看着肖司令:“好吧,听您的。”

肖司令既是驻军司令员,又是海岑市军管会主任,身兼军政两职,军政大权一把抓,这是解放初期的政权结构。贺部长身兼五职,军管会成员、党组副书记、分管工业、财贸、公安三条线,重任在肩呀!

肖司令说话简练:“老贺,住院期间,为你拉一条军用专线,小周协助你,传达你的指令。”

贺部长很是感激:“谢谢组织关心我,我服从肖司令安排。”

肖司令向站在窗口朝外张望的周立涛喊:“小周,把东大街情况汇报一下。”

周立涛转身过来,把东大街的事向贺部长汇报,把一张写着十条口号的纸片递给贺部长。

贺部长目光落在纸片的字上:“钱庄老板卷款潜逃,人民政府为什么不捉拿?官匪勾结,黑吃老百姓血汗钱。要求政府归还老百姓血汗钱……”

周立涛:“一条口号喊十遍,给一元银元。”

贺部长明白了,怪不得街上有这么多人喊口号,原来有人出钱雇人喊口号,简直无耻到了极点。贺部长的拳头捶在床沿上。

肖司令说:“敌人这一招很毒,从经济入手,用银元收买人心,想从心理上摧毁我们。满街的人都在喊口号,你抓谁?”

周立涛若有所思,目光落在写着十条口号的纸片上,说道:“我作过一些调查,在德隆钱庄存钱,多数是做小买卖的小商小贩,工厂里员工,商店里店员。大户头也有,像西门电厂、轮渡造船厂……储户都是低下层的工薪阶层,因为他们存在德隆钱庄里的钱是全家人救命钱。敌人利用这一点,喊出人民政府为人民,人民遭灾政府还钱。很多人信以为真,人抱着一种希望,盼望政府救济还钱……”

贺部长忍着疼痛,抬高了脑袋说:“立涛同志,你的分析有道理,可我们海岑市拿不出这么多钱呀!”

周立涛两眼发亮,提议道:“能不能让中国人民银行向每个储户开一张还款白条,盖上军管会大印,分期分批归还德隆钱庄的存款。”

贺部长一翻身,疼得两眼直淌泪水:“这不是我们军管会能决定的事,这可是天大的大事呀!”

肖司令接口:“民以食为天,这些低下层储户都是农民、工人、店员,没了存款,断了他们生存之路,拿什么去买粮买油买菜?对他们来说,这才是天大的大事。我们应该向党中央和中央政府报告,请求支援,做一件开天辟地从来没人做过的大事。”

周立涛兴奋起来:“如果两位首长把这件大事做好,社会稳定,人心所向,共产党才是海岑人民真正的大救星。”

贺部长侧过身说:“先别往我们头上戴高帽子,这个救星不好当。你有钱吗?”

周立涛兴奋起来的情绪像被浇了一瓢冷水,立时蔫下脑头,不哼声。


恐怖随着夜色一起降临,没有电灯光的海岑像一个望不到底的深渊,黑洞洞的很可怕。

虽然商店门口,各家各户的门口点着防风马灯,挂着红灯笼。路被照亮了,但人的心并没照亮。阴影伴随着恐惧在心头逐渐扩大,人们嘴上不说,心里都在问,没有电灯的生活何时了?共产党竟然这样无能,连一盏电灯都管不好。每家每户点一夜蜡烛,没啥感觉,听不到怨言,时间久了,一天一支,十天十支,一百天一百支,积少成多,这可是一笔不菲的开支啊!

老百姓对怨言、怨气从不敢公开喊叫,如果说这是民声,那么不可小觑这个微不足道的民众之呼声。周立涛已经意识到海岑市电灯再不点亮,民怨越聚越多会形成怒气,一旦像火山一样爆发了,谁也阻挡不住,控制不住。谁高兴,敌人高兴。这正是敌人要达到的目的,以民众之怨恨反对共产党,推翻共产党。这也许是X14的策略,以此开始实施“0502计划”,这又是什么计划呢?我们一点消息都没抓到时。这不值得反省反思吗?是不是他的工作没到位,太软弱,还是太轻敌,几个间谍翻不起浪花,小觑了他们的能量。火烧钱庄把全城人都煽动起来上街看共产党的好看,这一招太毒了!

贺部长对周立涛提出尖锐批评,说他阶级立场有问题,要好好反省,好好反思,他错在哪里?从古至今没有可用之兵,只有无能之将军。兵坏坏一个,将坏坏一窝!是不是他这个公安局长太无能了,处处被动挨打?

周立涛来到桃源路108号,屋内点着防风马灯和蜡烛,姨妈和乔月艳看上去像一对母女,很亲近,很融洽,有说有笑,为这间阴暗、空荡、弹痕累累的屋子带来一丝温馨,一丝希望,一丝光明。蜡光虽像一个豆花在跳动,散发出来的光冲破黑暗。小小的马灯、蜡烛显示了无限之能量,吞进黑暗,吐之光明,惟它之亮光降伏黑夜。可见恢复发电何等之重要!周立涛内心感慨万千,可姨妈至今没有开口,说出旧账本上画的狗、和尚、草图。他和乔月艳坚信江晓春绘制的电厂发电机线路之草图在姨妈手中。可她不说,无法撬开她的嘴。像姨妈这样的女人软硬不吃,油盐不进。日本鬼子打断她的腿,她不说一个字。她的意志坚如磐石,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个抱定必死的女人,她什么都不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什么东西才能打动她的心?什么理由让她为之动心?只有自愿开口,才会献出草图。

等待,海岑的黑夜太长了,太久了,等不及了,没有时间等待。可不等待,又有什么办法?这是他必须回答的问题。如果姨妈真的死了,希望就会像肥皂泡一样全碎了,那太可怕了。那些想杀姨妈的人,不会放过姨妈,必须把姨妈强制转移出去,离开108号。去哪儿?这正是他要和乔月艳商量的。

周立涛拉乔月艳出门,让肖长河待在屋里,姨妈对他并不反感,也许长河年轻,才19岁,他已是一个有六年军龄的“老革命”了,他13岁那年他全家12口人,被日本鬼子杀死了,他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肖司令救了他,医好了他的断腿,取出他肚皮里一颗子弹。从此,他成了肖司令的警卫员、通讯兵。他聪明、机灵,有毅力,不怕苦,在肖司令指导下,练就神枪手,为全家12口人向鬼子讨血债。海岑解放前夕,部队休整,搞了一次射击比赛,肖长河获冠军。贺部长向肖司令借调过来保护乔月艳,司令员同意了。

肖长河第一次和乔月艳见面,就喊她姐,他说她很像他的大姐,一个惨死在日本鬼子屠刀下的大姐。大姐为了救他,把他埋在死人堆里,自己挺身而出来,他才逃过一劫,活下来。

肖长河的身世和苦难,乔月艳向姨妈讲述过,也许姨妈有一段被日本鬼子折磨的经历,所以她对长河冲撞她不计较,把他当孩子看。长河呆在屋里她不反感,也不赶他走。姨妈想和他说话,长河不愿意,长河不愿意与一个间谍嫌疑人说话。

乔月艳多次告诫长河,在一条看不见战线上工作,不可草木皆兵,人人都是敌人。姨妈是我们要争取的特殊人员,要保护她。

肖长河回答很干脆,他的任务保护乔月艳,其他人一概不管。他就这个牛脾气,爱钻牛角尖,乔月艳对他毫无办法。

周立涛听完乔月艳对姨妈的近况介绍,坚定了他强制迁移姨妈的决定,但乔月艳不同意强制行动,否则,前功尽弃,姨妈一旦反感,九牛二虎之力休想拉她回来。周立涛不这样认为,X14和独狼都在盯视姨妈,保护姨妈刻不容缓。

“乔月艳同志,现在形势很严峻,什么意外事都可能发生。贺部长遭暗杀,向我们敲响了警钟。”

“不能咽噎废食,因为可能发生意外事,强制迁移姨妈。我反对。”

“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不得不为之。姨妈一旦有闪失,后果不堪设想。姨妈一旦被间谍劫走,想找回来很难很难。范孝儒失踪就是一个教训,我们当时完全可以强制把范孝儒送走,而没有及时转移,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如果范孝儒在我们保护之中,海岑就不会停电。”

“从道理上讲,说得通,特殊情况,必须特殊处理。姨妈是一个有特殊个性的人,违背了她意愿的事,她宁死不从。”

“独狼、X14再来偷袭,怎么办?所以,特殊个案,用非常手段。向姨妈说明道理,我相信姨妈会原谅我们。让长河保护姨妈,今晚就转移。”

“这么急?长河牛脾气,事先不和他商量,他不会听你的。”

“这是纪律,他是共产党员,不能因为年轻而不听党组织的安排。我找他谈。”

“既然是贺部长同意的决定,我服从,坚决执行。长河由我找他谈话。”

“好,就这么定了。”


老鼠喜欢黑夜,他们喜欢肆无忌惮在黑暗中翻腾,奈何不了它。间谍比老鼠更凶残、更狡猾、更懂得利用黑夜作保护伞,猖獗活动。

桃河路一排接一排高平房,星光下,月光中依稀可以看到大门、照墙、天井、树木丛丛,浓黑如伞。街道里长弄与马路井井有序,房与房之间,门对门,窗对窗,后门对着前门,天井对着明堂,街道前喊一声,街道后全听到。

桃河路建筑群是明清时代留下来,这里曾经是抗倭名将戚继光的驻兵之地。当地百姓受倭患之苦,自发组织民团抗击倭寇,联手建村,一家有难,百家帮忙,一人喊一声全村都听到。倭寇进村,全村上房,檑木飞石,瓦片、砖头如倾盆大雨,打得倭寇哭爹喊妈,落荒而逃。

二百年多过去了,桃河路仍旧保持原风貌,没有高楼,一律平房。如今没有电灯,家家户户早早睡觉。

桃河路99号正是患痨病的叶老师家,门口挂着红灯笼,屋内点着青油灯。不停地传出咳嗽声、吐痰声、呻吟声。

夜色中的西窗黑影瞳瞳,屋内屋外,没有灯光,天井显得特别黑暗,因为天井被一颗大树树冠罩住,一条黑影站在西窗天井边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