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图 第五章 震敌通告 第五章 震敌通告(1)

汪卫兴1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size][/URL] 周立涛把贺部长送到华美医院,贺部长因失血过多而昏迷不醒,雪亮的马刀仍旧插在贺部长背上。 华美医院第一主刀,丁教授因出诊不在医院,他的助手在值班,一听受伤人是军管会领导,吓得发抖,害怕病人死在手术台上,他不敢动手术,说马上派救护去接丁教授回来。 周立涛一听心里发火,救命如救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


周立涛把贺部长送到华美医院,贺部长因失血过多而昏迷不醒,雪亮的马刀仍旧插在贺部长背上。

华美医院第一主刀,丁教授因出诊不在医院,他的助手在值班,一听受伤人是军管会领导,吓得发抖,害怕病人死在手术台上,他不敢动手术,说马上派救护去接丁教授回来。

周立涛一听心里发火,救命如救火,不及时抢救,过了最佳抢救时间,天皇老子也救不活贺部长。

周立涛从小跟爷爷、父亲学医救人,但周家是草药郎中,外伤、刀伤用土办法、针灸麻醉,开刀止血用祖传草药粉剂,可他身上没有,除了带着银针,少许刀伤药,这种大出血,没有大剂量祖传草药粉剂,一旦血止不住,伤者立刻毙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救治贺部长会死的。周立涛心急如焚,他恨死这个站在贺部长身边搓手跺脚丁教授助手,恨不得伸手捏断他的脖子。看看贺部长背上的马刀,这是一把日式三棱马刀,特别锋利。刀尖戳得很深,一旦拔出来,出现血井喷,非死不可。这位助手不敢动手术的原因,害怕贺部长死在手术台上,到时怕说不清楚。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周立涛手心捏出了汗。他焦急万分,如有万箭穿心他心里在呼叫,贺部长,挺住!丁教授来了,你就有救了。如果丁教授再不来,只能说对不起了,贺部长,我要亲自动手,拔下马刀,抢救,抢救!看你的命运,看你的造化。我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比现在这样躺着、等待、死亡……不,你不能死,海岑人民需要你,“0409重案组”离不开你……

“来了,来了,丁教授马上就来了。”外面有人叫起来。

这时候,只见一个二十多岁姑娘风风火火奔进来,站在贺部长旁边的庸医松了一口气,好像他们成了病人,得救似的喊起来:“丁小姐,救救他。”

来者穿着白大褂,扎着一根羊尾巴辫子,束一根紫罗兰花巾,发辫乌亮,一甩一甩,很好看。当她看到周立涛,大声喊叫:“喂,你站着等死呀,快扎银针,让他活过来,醒着,醒着就死不了。”

周立涛如梦方醒,拿出银针对准贺部长脖、后脑勺上连扎数针,贺部长醒过来,呻吟着。

丁云韵对这个助理指手画脚喊:“你,你去准备,马上手术。输血,接氧气,听到吗?”

护士薛雅娟无声无息拿着吊针要为贺部长输液,丁云韵看了看吊瓶中液水:“停止输液,输血。他是什么血型。”

周立涛接口:“贺部长O型血。”

丁云韵拿起剪刀剪开贺部长背上衣服,清理外部伤口。见背部出现大块大块乌紫血,她命令似的喊:“立即手术,输血,大剂量输血。”她指挥薛雅娟,“快,给他接氧气。”

周立涛松一口气,目送着贺部长被推入手术室,他相信丁云韵能够救活贺部长。

十分钟后,丁教授赶到了,他二话没说进手术室亲自动手为贺部长开刀。

两小时后,手术结束,贺部长居然能谈笑风生,丁教授竖起手指:“少说话,当心伤口破裂。”他拍拍贺部长的手背,“养静,薛雅娟全天候护理你。”

丁云韵拿起从贺部长背上拔下来的日式三棱马刀,交给站在手术室外的周立涛。

周立涛看看这把日式马刀,刀柄上刻印着四个字:“天皇御赐。”

这种刀比一般马刀短,比一般匕首长,刀尖刀口特别锋利,虽然不能像传说中的倭刀削铁如泥,一旦刺刀、马刀碰上这种刀,十有八九被它砍断或卷刃。

能拥有这种刀的人不是日本贵族即是武士世家,能拿到这种刀的特务,不是军统中高层即是职业杀手。可能凶手还会来行刺贺部长,所以他要求丁教授为贺部长符合安排一间能做保卫工作的病房。

201病房东首第一间,这是一个套间,是当年建造华美医院院长美国传教士的专用房间,内有卫生设备、厨房,吃拉睡可以不出门,窗都用铁条防护,门也是铁链拉门。

周立涛看了后,很满意,他安排警卫连24小时守护。他想把方亮安排进去与贺部长一起住,丁教授不同意,说医院有医院规矩,病人听医生安排。

周立涛无奈,找方亮了解情况,他必须找到这个行刺贺部长的凶犯,能拿着这把“天皇御赐”三棱马刀的人,非等闲之辈,必须有一身武功,一个杀人行凶老手。贺部长穿着棉衣、毛衣,刀尖能直接刺透几层衣服进入皮肉,而且听丁教授说刀尖离心脏差半公分,再偏一点,贺部长就没命了。进刀之准确,手腕力量之大,一般常人根本做不到。

方亮这次伤得不轻,额头被打破,眼睛被打肿,左手被踢骨折,一脚能把别人手骨踢折断,其力量之大,可想而知了。

方亮说,他被一个躲在人群中的人踢伤,一脚踢过来,他想躲都来不及,他才拔枪朝天开枪,朝凶犯开枪怕伤着其他人。他永远不会忘记这个人长相和特征,瘦高、长马脸,他左手大拇指上长着一个小指。

周立涛惊叫起来:“六指周小天。”

方亮也感惊奇:“你认识他?”

周立涛点点头:“他是一个职业杀手。有钱就是娘,认钱不认人,但与黑道人物、土匪不一样。”

方亮追问:“为什么不通缉他?”

周立涛看看手中三棱马刀若有所思:“他行无定居,飘忽无常。他抗日期间,杀日本人,不当汉奸,挺有骨气的。”

方亮很气愤道:“他杀贺部长,与解放军为敌,就该通缉他。”

周立涛表示同意,说道:“海岑解放后,他一直没露面,他干的坏事,均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干的。现在可以通缉他。”


东大街店铺关门,德隆钱庄废墟上搭着帐篷住着人,大标语贴在烧焦的屋柱上随风飘动。

储户并不因为贺部长受伤而不来闹事了,他们三三两两的结伴陆陆续续聚集到东大街,说不拿到钱,就把街底坐穿。这些人坐在地上齐声呼喊:“严惩钱庄老板,打击土匪头子,人民政府为人民……”

周立涛带着小郑在东大街查看,此起彼伏的口号声震耳欲聋,他只当没听见,不理不睬从他们身边走过去。他相信有人指使才可能这么整齐。他相信六指周小天收了别人的钱,必然为别人“消灾”,他断定他不会离开东大街,躲在某一个地方。所以,周立涛把通缉六指周小天的告示,贴得满街皆是,把他的特征说得清清楚楚,同时在通告上画了六指的像,一目了然:瘦高、长马脸、左手大拇指上长着一个小指。

果然,六指周小天头戴笠帽,在东大街现身,动手撕下通缉他告示。可以说他胆大妄为,天不怕,地不怕,要和公安局搏一搏。

当巡逻队友得到举报,拦截追捕周小天,他早已逃之夭夭。

周立涛为人正直,在海岑有很好口碑,他行事谨慎细心,考虑周密,万事喜欢问一个为什么?

这么多人上街闹事,他总觉得很不正常,在心里老是问同一个问题:真有这么多人都在德隆钱庄存钱?另一个问题,东大街所有店铺全都关门,他们也在德隆钱庄里存款,是另有隐情,还是跟着起哄?怕砸店,又是谁在砸店,土匪大胡子吗?他藏身在哪里?

这些问题是周立涛必须弄清楚,他叫老雷、小刘、小王穿便服,了解情况。

周立涛叫警卫连一律穿便服上街,10人为一组,一旦有人闹事就手拉手,就筑起人墙把他们围起来。叫一营营长带部队在街口、巷尾巡逻,发现有人冲击军管会,立即手挽手筑成人墙,把闹事者分隔开来。齐喊叫:“宁死军人,不伤百姓,保卫海岑,保卫百姓,人民军队为人民。”以军人的威势,威严,逼退闹事者。这个办法已被实践证明了,行之有效。

周立涛和小郑不穿军装,不带武器,上街调查,敲开一家又一家商铺店家。开始店主支支吾吾不肯说,周立涛说明自己身份,这家药店老板认出他是周老疤孙子周立涛,向他道出真情。

原来火烧钱庄前一个晚上,有人送来一张字条,上书八个字:关店关铺,不听者杀!第二天,钱庄被烧被抢。也有人不听,照常打开店门做买卖。突然有人冲进来,不问青红皂白,男女老幼乱砍乱杀。并留下一张字条:这是不听者的下场。

周立涛明白了,火烧钱庄那个晚上,并不全是土匪大胡子所为,有人雇人杀人。还有一个店老板认出国军105师李副官带着人杀人,他们制造恐怖,威慑众店家,谁还敢开门做生意?

周立涛深深感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不仅仅几家商店开不开门,而且已威胁到住户、商家的性命;这不仅仅东大街做不做卖卖,而且直接威胁到共产党的政权,人民政府的威信。不果断采取措施,将酿成大祸,他直奔军管会向肖司令报告。

老雷按周立涛的指令穿着便服,不用任何化妆就是一个老百姓。老雷是本地人,他家祖孙三代以捉鱼、种田为生,人长得黑不溜秋,留着胡子,抽旱烟,竹筒烟管发红发亮,一看他手指就知道他是一个老烟枪,满口地道的海岑话。所以,他很快与几个储户拉上关系,打得火热。

“老哥,你在钱庄存了多少钱?”

“七、八石谷钱,想荒年不挨饿,现在什么都没了。”

“听说上街闹事可以拿到钱?”

“不瞒你说,有人出钱雇我们来闹事。”

“有这样的事?这个人一定钱多得没处用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在家里闲得没事,听说坐一天,给两块银元,中午分两个肉包子,这样的好事能不来吗?”

“这等好事,我也想参加。”

“行,我带你去。”

两人来到一家典当门口,黑漆大门关着,石鼓上骑着一个歪戴礼帽,嘴叼香烟的人,两个眼珠滴溜溜扫视四周。

老雷躬身行礼:“先生。”

那家伙一挺礼帽问:“也想来捞两元?”

“嗯,老哥推荐我去吧。”

“你懂规矩吗?”

“你咋说,咱听您的。”

“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六点不准离开这条街。”

“行。”

那家伙掏出银元抛向空中,接住又放到嘴上一吹,再放到耳边听着,哼着鼻音说:“丑话说在头里,不听话,告密出卖朋友,灭全家。听明白了吗?”

老雷点点头:“听明白了。”

那家伙掏出笔:“说,家住哪儿?”

老雷报了一个地址,那家伙两眼一瞪,丢给他一根竹签:“雷春鸣,103组。接着。”两元银元抛给老雷。

老雷拿了银元回到东大街,他找到小刘。

小刘、小方抓住两个吸鸦片小流氓在审问。

“说,你们在德隆钱庄存了多少钱?”

“长官,一分也没有。”

“你们闹什么?”

“长官,想弄几个钱吸一口。”

“在哪儿弄到钱?”

“有一个老头出钱,一条口号喊十遍,给一元钱。”

“什么口号?”

“人民政府为人民,人民遭灾政府还钱。”

说着他撕开衣角,拿出一张写着十句口号纸片递给小刘。小刘气得想揍他一顿,克制住了,继续问:

“你们认识这个老头?”

“不认识,第一次见。他蓄山羊胡子,穿长衫,长得很清癯,身边陪着一个姑娘。”

“在哪儿能见到他?”

“东亚饭店107房间。”

当小刘、小方押着两个小流氓来到东亚饭店107房间时,里面住着一对夫妇带着两个孩子,说来海岑治病的。饭店老板说,原来住客退房走了。

老雷觉得事关重大,小流氓暂时不能放,押回局里,向周局长汇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