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图 第二章 谍影重重 第二章 谍影重重(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


乔月艳与周立涛一阵耳语,带着肖长河、范孝华向公寓楼楼上走去。

这时,方亮拿着手电筒往回走,在尸体不远处草丛中躺着一架望远镜,他喊起来:“周局长,这儿有架望远镜。”

周立涛和公寓管理员一起过去,见方亮手中拿着望远镜。

“方队长,仔细瞧瞧,望远镜摔破了吗?”

“没有。这是德国制造的高级品,我在军部见过。”

“好像还拴着带子。”

“带子快断了。”

周立涛接过望远镜,见两只平行的双筒望远镜的镜头调节轴上拴着带子,望远镜便得以挂在头颈上,可是现在这根带子从中央部分断开了。

公寓管理员问:“我可以走了吗?”

周立涛点点头:“当然。谢谢你的合作。现在你还认为死者是观火时探身不小心跌下去的?”

公寓管理员摇摇头:“不!801南窗口与发生火灾的车站的方向正好相反。不应该认为死者是在观看火灾时不小心摔下去的。”他说完走了。

周立涛和方亮拿着望远镜在仔细看,见望远镜上附有少量的血迹,可以判断此望远镜是死者的。由此可见,这架望远镜一定是死者身上的东西,这些都不成问题,可以通过鉴定和查询卖望远镜地方,得到证实。

引起周立涛警觉和奇怪的是这架望远镜从八层楼跌下来,女人脑壳跌碎了,望远镜镜片完好无损,难道人的脑袋比玻璃还脆吗?

方亮拿着望远镜朝亮处看,惊叫起来:“啊!”

周立涛问:“怎么啦?”

方亮答:“镜片和我的眼睛对不上,什么也看不见。”

周立涛接过望远镜看了看:“没事,转转调节螺丝就会对上了。”

周立涛轻轻地转动调节螺丝,把望远镜递还给方亮说:“你再看看。”

方亮看望远镜,笑了:“周局长,非常清晰。”他自言自语问一句:“怪哉,镜片跌不碎,这小小调节螺丝反而跌松动了。”

周立涛笑笑:“问得好。不过,有必要把死者送医院检查,调查一下死者的视力与望远镜的调节度是不是吻合?”

夜是那么的冷,那么的黑,钱庄公寓四周手电筒光柱闪亮,人影晃动。原来老雷带着小方、小王、小郑、小刘在三个方向东、西、北搜索,到火车站会和。

他们搜查很仔细。老雷在东窗的一棵树后发现一堆大便,很新鲜,今晚拉在那儿的。老雷蹲到树后,朝东窗看,他望得见八楼东窗里的人,东窗里的人却看不到他,因为他被这棵大树挡住了。

小方在北窗后面一个凹坑乱石下,四周杂草丛生,人蹲在那里,谁也发现不了,抬头朝北窗看,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乱石空地上一堆烟蒂,抽的是大前门。抽烟人经济很富裕,烟瘾很重,一支接一支的抽,至少在这儿蹲了一两小时。再回头看火车站,残垣断壁,烟尘焦味在夜风中飘荡。小方假想着,如果这个人放火烧火车站蹲在这里没人能发现他,如果车站燃烧起大火,他奔向钱庄公寓,谁也不会注意他,他从公寓楼北面登楼,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家窗口看大火,也没人会发现他……

小王和小刘在西边搜索,发现一只回力球鞋,半新的,这是谁丢下的?是放火者还是杀人者?在鞋的不远处,发现一堆绳子和铁钩,是这个丢鞋者想拉绳子上屋吗?

老雷、小方、小王、小刘、小郑在火车站车台上会和后,议论着。

乔月艳带着范孝华、肖长河在钱萍萍801房间侦查。东、西、北三扇窗半开着,窗帘在夜风中飘飞。

在手电筒光柱照射下,窗帘的花纹绚丽灿烂,很美,这个女人对颜色的选择有独到的眼光。乔月艳心里这么想。

床头橱上有死者一张照片,镶嵌在一架精致的照相夹里。照片上的女人很妩媚,很漂亮,典雅之中略显端庄,无轻佻漂浮之感,应该说这是一个守本分的女人,为何自杀跳楼呢?

若是弯腰俯身伸头朝窗外看,不小心跌下去的,那么她在看什么?看熊熊大火的燃烧吗?可大火不在南窗,在北窗、东窗,反方向看大火,说不通呀!乔月艳心里这么想,目光注意到地板上被拖拉的痕迹。再看南窗窗口下墙面和窗台木档上留下手抓的痕迹。是不是可以推断,死者像与人搏斗过,被人从另一头拖拉到南窗,死者曾死死抓住窗台上木档,抓过窗台下的墙面,留下一条又一条手指抓的痕迹。是不是可以这么说,这个女人极不情愿地跌下楼去,是有人硬生生地把她推下楼而跌死的。

为什么这么狠心推她下跌?他们之间有仇吗?那么推人的凶手又是谁?

范孝华打开女人的红漆橱门,橱里被翻得乱糟糟,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他伸手朝里摸,抓出一只望远镜的套子。

范孝华喊:“乔组长,你过来看看。”

乔月艳走过去,橱内很乱,都是女人的内衣、内裤、奶罩、袜子,质地很高,色泽光艳,这一堆内衣内裤价钱不菲呀!说明这个女人很有钱。

对啦,她是钱庄雇员,男朋友是电厂技术员江晓春,钱庄管理员如是说。那么,这对男女当然属于富裕阶层。为什么在这房间里找不到女人的男朋友照片?

范孝华很肯定地说:“组长,不像是谋财害命,银元、银票不可能塞在女人内衣内裤里。”

乔月艳点点头,心里在说,这话也对,那么这个杀人凶手在寻找什么东西?一个不交出来,一个就杀了她,或者那个人有什么把柄捏在女人里,非杀她不可。她不死,他自身就得不到安全。她死了,他才可以高枕无忧了。那么,女人知道的一定是事关重大,性命攸关的事。对方才有可能置她于死地而后快。

肖长河年轻、气盛,长得虎头虎脑,对女人内衣内裤不感兴趣,在南窗、东窗、北窗寻找什么?他看过门的锁,是弹簧保险锁,很高级。这种门锁他在地主老财的家里见过,门一关上,没有钥匙是打不开的。从窗台上留下的打斗痕迹,这个女人绝不会开门放贼进来。那么这个贼是从哪里进来?

肖长河爬出窗口看,乔月艳吓得惊叫:“长河,小心。”

肖长河笑笑:“姐,没事。”

肖长河用手电光朝窗台屋顶看,东窗屋檐墙面露出一段绳头在风中晃动。长河跳下窗台奔向北窗,用手电筒亮光逼住一根落水管,他笑了,喊着:“姐,快来看,这个贼抓着北墙落水管爬上来,身手不凡,有一身好功夫。”

乔月艳走过来看落水管,点点头:“长河,有道理。”

长河拉着乔月艳手奔向东窗,指着露在屋檐墙面上一段绳头说:“贼从这上面抓着绳子滑到窗台上进来。”

乔月艳眼睛一亮:“这么说,这个贼要谋杀这个女人,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应该说早有预谋。”

肖长河抓抓头皮:“姐,我想不明白,这个贼为什么要杀她呢?”

乔月艳拍拍他的肩:“这正是你我要寻找的答案。”

三个人开始重新检查死者的房间,一件一物都仔细检查。乔月艳发现写字台上有一本黄纸台历,薄薄的纸,星期日是红字,其他是黑字。奇怪的是台历的星期一或星期二旁边写着“6”或“7”,这是什么意思?还有注着“准”、“迟”这样的字,这又是什么意思?

乔月艳把这本台历放进衣袋内,没发现其他可疑之物,她朝范孝华喊:“范所长,回局里,向周局长报告。”

肖长河拉开门,向乔月艳、范孝华敬礼,也许他当首长的警卫员久了,这开门,让首长先走,向首长敬礼,已成为一种习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