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图 第二章 谍影重重 第二章 谍影重重(3)

汪卫兴1 收藏 0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


贺部长神情严肃,没有一点笑容,两目炯炯,十分威严,口气严厉:“今晚向你们传达中央首长指令,海岑必须尽快发电,稳定人心。找不到总工程师和电厂线路图,换一种思维,更新发电机发电。海岑不能被敌谍牵着鼻子走。寻找电厂线路图是表面现象。据可靠情报,海岑的地下埋藏着上千吨炸药、炸弹。抗战时期,日本特务埋下的化学毒气弹和比一般细菌武器作用大百倍的‘干燥变性鼠疫菌’。一旦引爆,海岑将变成死城、死海、死河、死山,无人区。蒋介石想借日本人埋下的‘死亡之图’之手,想嫁祸于共产党,引起国际舆论愤怒的指责。”贺部长停顿了一下,喝一口水说,“‘0409重案组’任务很艰巨很重,要与X14和独狼斗智斗勇,尽快找到‘死亡之图’保证海岑的安全。”

周立涛听完贺部长发言,倒吸一口冷气,感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在地下交通站工作时,曾与国民党一个军统少校携手打击日寇谍报人员,听那位少校说过,日本鬼子灭绝人性想在海岑制造死城、死海、死河、死山,无人区。当时他以为这位军统少校吓唬他,以换取情报。现在看来,这事是真的。那么这“死亡之图”在谁的手里,这电厂线路图又在谁手里?这两张图有关联吗?还是一张图?这是他必须弄清楚的。

突然,电话铃声打断了周立涛的思路,贺植部长在接电话:“什么?土匪大胡子抢劫钱庄,要为‘夜来香’报仇。德隆钱庄火势很大,北火车站起火。”

贺植奔出门,他站在高空的走廊上朝东看,果然,东边天空浓烟冲天,火光映红了黑夜。

贺植捏紧了拳头:“走!去看看。”

东大街德隆钱庄附近店铺一片狼藉,尸横店门口,血流满街。德隆钱庄大火熊熊,烈焰腾腾,浓烟翻滚,人无法走近。

东大街火烧现场,已有解放军戒严,保护现场。

救火车和人力救火队的水龙头已无法扑灭大火,救火人员爬上德隆钱庄旁边的瓦房浇水、斩断屋上椽子,掀翻瓦片,活生生地拉出一条防火坑,阻止火势蔓延。

贺植的吉普车开到东大街,街上站满了人,根本无法过去,只能下车步行。

周立涛、方亮、肖长河左右开路,保护贺部长。

乔月艳紧跟贺部长身后,冲到德隆钱庄跟前,大火已快烧尽了。

周立涛蹲下去了,地上残留着汽油痕迹和炸弹碎片,他抓起地上尘灰,举到贺部长跟前:“有人用炸弹引爆汽油,这是汽油残留物。”

贺部长明白了,破坏,破坏,不仅仅烧毁一座钱庄,而且想从经济命脉上制造混乱。敌人太可恶了,是X14干的还是独狼干的?

贺植的拳头在空中舞动,但没有出声,又重重地落在他的大腿上,发出“啪”一声响:“走,去北火车站。”

吉普车调头向北火车站开去,贺部长一脸无奈,一脸愤怒,坐在车上捏着拳头,恨不得找人打一架。

北火车站残瓦断壁,余火还在夜色中闪亮。因为是小站,建筑物不多,可燃烧的东西也不多。

一具烧焦的尸体躺在站台上。年轻的乘务员向周立涛报告,死者叫黄仁刚,一个54岁老乘务员。也许他知道醉鬼被推下铁轨碾死的,所以杀了他灭口。

周立涛一边想一边蹲下去,烧得面目全非的黄仁刚已难以辨认了。周立涛深深一鞠躬,以示告别:“老黄,安息吧,我一定查清放火者,替你报仇。”


海岑市公安局,警卫威严地守卫大门。

局长办公楼透射出亮光,像一把把利剑刺碎黑夜。

“0409重案组”成员,个个情绪激动,人人摩拳擦掌,一定要揪出这些放火者,绳之以法。

周立涛出奇的冷静,目光凝重,沉思低吟,一手拿茶杯,一手拿笔在一张白纸上画圈,一圈一圈画着,突然停住了,他手指纸上圆圈,话语低沉有力:“同志们,我们被一种怪圈包围着,而且越圈越紧,像孙悟空头上紧箍咒,有人想把我们念死、疼死,无疾而终。”

大家面面相觑,听不懂局长的话,啥意思?只有乔月艳含笑点头,表示理解他的话。

周立涛指着白纸上一个大圈说:“电厂停电,海岑漆黑如墨,造成一种恐慌。人,一旦看不见光明,看不见希望,易烦躁、易发怒。范工程师失踪,技术员江晓春沉尸海底三天飘浮上来。打更人中弹身亡,醉鬼被推下站台碾死,现在火车站被烧,黄仁刚烧死……看起来是一个又一个孤立的个体,互不关联。范宅后院有人住了两个月没人向我们报告,这说明了什么?东大街德隆钱庄被烧,附近店铺被抢劫,这不是天火,是人祸。有人往我们脖子上套绞索,一圈一圈,在空中晃动,叫我们往里钻。”

这么一说,大家恍然大悟,周立涛画圈为大家点破眼前的危局。

乔月艳插话:“刚才周局长说得很形象很生动,摆在我们面前的怪圈很多,我们不能往里钻。我们要跳出怪圈,打碎怪圈,找到突破口,把X14女和独狼揪出来。”

肖长河心直口快问:“你说得具体一点,这个X14女特务长什么模样,这条独狼是黑狼还是白狼?没头没脑怎么抓?”

周立涛接口:“如果知道他们的模样,何须成立‘0409重案组’。正因为不知道,才需要我们去侦查、破案。”他朝在座每个人脸上扫视过去,“我们不能用常规思维搜寻X14,狼的本性很残忍,又很狡猾,也很凶猛,他们不可能按常规出招。我们应该逆向思维,打破常规,搜寻蛛丝马迹,顺藤摸瓜……”他的话音没落,有人进来报告。

来人是解放军巡逻一大队战士:“报告周局长,我们三分队巡逻到钱庄公寓,发现朝南花坛空地上躺着一具女尸。”

周立涛问:“是他杀还是自杀?”

战士立正:“报告周局长,分队长亲自保护现场,叫我来报告,其他一概不知。”

周立涛在心里叫苦不迭,说:“又杀人了?他们杀人如杀鸡,这个独狼,X14太狠毒了。”

周立涛挥手下达命令:“‘0409重案组’全体成员奔赴现场。”

钱庄公寓楼最高八层,前后没有阳台,每户人家的窗子直接开在墙上。从外面看上去,宛如一所旅馆。

此时,楼下人声嘈杂,公寓楼上居然没有人开窗探头,问一问,楼下发生了什么事。

也许刚才东大街钱庄焚烧,公寓楼北面车站被大火燃烧已尽,留下一片被大火熏红的暗红色夜空。人们吓得再也不敢往外看了。惹不起,躲得起,谁也不想惹上什么麻烦。

解放军巡逻队分队长和周立涛在交换意见,巡逻开始撤离现场。

“0409重案组”成员在乔月艳指挥下,分头查看尸体周围的可疑点。

手电筒亮光一闪一亮在黑暗中特别耀眼。

尸体是一位三十岁上下的女子,身上穿一套白底红线珠花纹的室内睡衣,后脑壳碎裂,全身有明显的伤痕,人好像从楼上摔下来。

从现场看,尸体好像摔在一块细长形状的空地上,空地左右是花坛,杂草丛生。花坛前方才是路,蜿蜒伸向一片杂树林和池塘的后屋,这是一排仓库,没人。

周立涛蹲在尸体旁边看,手电筒光柱停留在鲜血上,血没有凝固,刚死不久,从八楼摔下来,自杀?还是他杀?被人推下来?周立涛抬头朝上看。

乔月艳带着公寓楼管理人员过去,这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拿着五节长手电筒,被眼前的女尸惊住了。

周立涛瞅着老头惊诧的脸,开始盘问他: “你认识她吗?”

“认识,她是钱庄收银员,唯一一个不付房租的人。”

“为什么?”

“她男朋友叫江晓春,与德隆钱庄老板好着呐。”

“江晓春常来吗?”

“最近没见过他。”

“她摔下来你知道吗?”

“不知道。”

“你看看,她这个样子是自己摔下来,还是有人推下来。”

“不知道。”

“她叫什么名字知道吗?”

“知道,她叫钱萍萍,二十九岁,老处女。”

“你怎么知道她是老处女。”

“她住801房间,楼上楼下的邻居说她是老处女,她有一个怪癖,有事没事,喜欢拿望远镜偷看别人隐私。”

“是吗 ,她看到了,说不说。”

“不说,从不和邻居搭讪。据说她隔壁那个男的住802室,想调戏她,她用冷水浇他头。他就骂她老处女,老怪物。”

“她很怪吗?”

“是呀,只有怪人,精神有病的人才会拿望远镜东看西看。也许她得罪了什么人?”

“你是说,有人把她从楼上推下来。”

“难说。当然,也可能她自己摔下来。”

“有根据吗?”

“没有。我瞎猜。今晚二起大火,东大街火光冲天,把天都烧红了。公寓楼北面火车站着火,也被烧了一个精光。有可能她拿着望远镜看大火,不小心摔下来。”

“大火在东面和北面燃烧,她从南面观火摔下来,从道理上说不通。”

“也许她是被人推下来的。”

“有根据吗?”

“没有。瞎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