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图 第二章 谍影重重 第二章 谍影重重(1)

汪卫兴1 收藏 0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size][/URL] 晨曦初露,涨潮声阵阵,此刻是看海的最佳时候。 钱萍萍虽然一夜未合眼,醉鬼被火车碾死惨状怎么也驱赶不走。她心里老是有一个声音在问她,这瘦高个儿,长马脸是什么人?这么残忍,杀人魔鬼。 她的思绪一下子就跳跃到她的恋人江晓春身上,这些天不见他的人影,会不会像醉鬼一样被人杀了? 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


晨曦初露,涨潮声阵阵,此刻是看海的最佳时候。

钱萍萍虽然一夜未合眼,醉鬼被火车碾死惨状怎么也驱赶不走。她心里老是有一个声音在问她,这瘦高个儿,长马脸是什么人?这么残忍,杀人魔鬼。

她的思绪一下子就跳跃到她的恋人江晓春身上,这些天不见他的人影,会不会像醉鬼一样被人杀了?

她很担忧,国民党还没退出海岑市那几个晚上,江晓春神不守舍说要去找他姨妈,住到姨妈那儿去,说她那里最安全的。问她去不去?她摇摇头,不想去,怕见姨妈。这个老太太太古怪了,她不喜欢她。

这话也对,姨妈的确不喜欢钱萍萍,因姨妈的反对,江晓春至今不能和钱萍萍结婚,心里很苦闷,又不敢违反抗姨妈的意志,他是姨妈一手养大,安排他到电厂为技术工。姨妈就是他亲妈。他一落娘胎就是没见过亲妈亲爹,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他是姨妈带大的,姨妈带着他去过好多地方,直到姨妈断了腿,再也不能走路的时候,就在海岑市定居下来。

江晓春把这些告诉过钱萍萍,这不但不能让钱萍萍与姨妈亲近起来,反而疏远了,她更怕姨妈了。觉得姨妈这个女人太神秘,深不可测。

她想去姨妈家看看,江晓春在不在姨妈家?因钱庄太忙,她没有去,她相信,江晓春会回来的。

她受到惊吓,一夜未睡,忘不了醉鬼,忘不了那个瘦高个儿、长马脸,杀人魔鬼。也许身心疲惫,头发胀发疼,一量体温37.9℃,唉!发热了,她到楼下,给钱庄伙计打了一个电话,请假不上班。

她到钱庄上班快六、七年了,从来不生病,不请假。偶然请一回假,老板娘满口答应,叮咛她,不舒服,在家里多住几天。病好了,再来上班。

越这样,她越觉得对不起老板娘。

她举着高倍数望远镜无病无痛地去请假,觉得对不起老板娘,应该去上班。

她着了迷似的举着高倍数双筒望远镜站在南窗口看大海、看码头、看太阳从海那边升起来,红红的,圆圆的,亮亮的,光芒四射,太美了!这让她百看不厌。

突然,大棱镜片上出现轮船码头,一条大木帆船上坐着瘦高个儿、长马脸,正拿着小小望远镜朝她的窗口看。

钱萍萍着实吓一跳,这个天杀的魔鬼,想干什么?她“砰”一声关上窗,拉上窗帘,人靠在窗上,心扑扑跳。她觉得这个瘦高个儿在卡她的脖子,好像在和她说话:

“你看到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没看到。”

“说谎,鬼才相信。”

钱萍萍感到喉咙被人卡得透不过气来,她挣扎着,哀求着:“我,我什么也不说嘛!我向你保证,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不知道,放了我。”

瘦高个儿朝她一声冷笑:“女人是不能相信的,只有死了才可以相信。”

她愤怒了,她挣扎了,她大声喊,放开我!她的手松开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好舒服!原来是她自己的手卡住了喉咙。她笑了,拍打自己的脑袋,太紧张了,太紧张了!这有什么好怕的,不怕他。又不是我杀了人,是他把醉鬼推下铁轨碾死了!

她又拉开窗帘,打开窗,举起望远镜,大棱镜上根本没有木帆船,自然也不存在瘦高个儿、长马脸的人,码头空荡荡,潮水哗哗地拍向码头,飞溅起白色浪花。

钱萍萍这种不安情绪有增无减,她决定今天一天不出门,举着望远镜,她要看看这个瘦高个儿,从那扇窗爬进来,她立即斩掉他的腿。

她从厨房里拿来雪亮的菜刀握在手里,她心里踏实了许多。当她摸摸胸口,发现胸衣湿淋淋的湿透了,也许是发热出的虚汗,她不愿从惊慌、恐惧吓出了汗这方面去想。不管怎么说,还是躲在自己的巢中一步不离开为妙。


海岑市公安局离军管会一条街,是原国民党侦缉大队办公楼。

室内室外布置一新,墙上写着:我为人民立新功,人民军队为人民。跟共产党走,听毛主席的话。竭尽全力清除敌谍,为民除害,还海岑太平、安全、平和!

公安局的人穿的是军装,胸前符号:中国人民解放军。七个字很醒目。

局长、战士、部长穿的是一样的军装。今天上午是局里开碰头会,案情汇总、分析,布置下一步行动部署。

乔月艳没有来,周立涛没有查问,因为她还没正式报到,她的组织关系还在工业部。她原是工业部办公室主任,可以不下基层,不值夜班,下班回家带小孩,享受天伦之乐。来公安局工作,24小时连轴转,顾不上家了,是不是她不想来呢?

方亮向周立涛汇报电厂的事,说:“江晓春已经好几天没上班,不知去哪里了,谁也不知道。电厂有工人纠察队,日夜轮流值班,保护电厂。老工人焦急、发愁,提了一个建议:是不是把原来那台废弃的旧发电机重新修理好,也许能发电,解燃眉之急。”

周立涛觉得这个建议很好,应该立即向贺植部长汇报。

周立涛把昨晚打更人被杀害,范宅后院有谍特已逃离的情况向大家作了介绍,说明敌谍人员就在我们眼皮底下,要十二万分的警惕,不可有丝毫的疏忽。同时提出对黄氏诊所列入监视侦查范围,不得放松。

肖长河提供一个情况,他在范宅后院蹲到天亮,有人敲门送鲜牛奶。送奶人是一个十二三岁男孩,放了四瓶牛奶,问他几个人吃,他说不知道,他看到过,里面住着两个漂亮女人,两个面目很凶的男人。肖长河问过男孩,往这儿送牛奶多长时间了?他说快两个月了。

周立涛感到这个情况很重要,说明X14女特务和独狼联手早已潜伏在海岑,但不知道这两男两女是不是X14和独狼?电厂总工程师范孝儒失踪,电厂技术员江晓春突然寻不到,骂蒋介石的范孝伦被绑架去了台湾,国民党军队不放一枪一炮,悄然退出海岑市,这是事先预谋好的,其真正目的和企图是什么?仅仅为了电厂停电让全城黑暗吗?退一步说,这台德国发电机破坏了,没有图纸不能修理报废了,可以买其他发电机重新发电,敌谍的目的岂不是落空了吗?由此可见,X14绝不是为了海岑发电厂一张图纸而来,肯定还有其他目标,那么这个目标是什么?

周立涛要求大家以小见大,寻找蛛丝马迹,顺藤摸瓜把X14这个王牌女特务揪出来,大白于天下。

“0409重案组”其他成员老雷、小方、小郑、小刘也一一作了汇报。只有范孝华一言不发,周立涛感到奇怪,因为乔月艳也没来,所以他也不再要范孝华作汇报,也许他有重要情况,可以在“0409重案组”五人核心会议上汇报。内外有别嘛 !

海岑市不大,依山傍水,海河交叉。过江要轮渡摆渡,过了三江口海面,就是江东。

三江口江面特别宽阔,汉河与岑河共同汇集到一个出海口,海岑市以此得名。两河汇集处受海浪海潮的影响,两河与大海交汇处潮涨潮落,咸水与淡水混合处,像楚河汉界一样界线分明。每到春夏之间江面上出现一条弯弯曲曲的波形图,在阳光下反映出红白两种光线,十分壮观。原来春夏是时鱼、鲟皇鱼产籽时候,鱼肚翻天,鱼儿在阳光下反射出一缕缕银鳞在水面上闪闪亮亮,鱼肚里挤出鱼子时,像产妇生孩子,水里泛出一道道红光,淡水和咸水分得很明显。所以,海岑的时鱼、鲟皇鱼特别有名,可以说鱼中之王,这里餐馆林立,吃鱼者蜂拥而来。海岑市外来人口特别复杂,什么样的人都有。在这样一个人口众杂刚刚解放,社会尚未稳定的城市里想找出王牌女特务X14和无比凶残的独狼谈何容易?

海岑迟迟不能恢复发电,全城一片漆黑,带来怨声载道,共产党的形象、声誉已大大受损,影响到周边城市、县镇、乡村。也许这是蒋介石退出海岑市不放一枪一炮的一招毒计,这条毒计叫好比发面一样正在海岑市发酵起作用。

在江东槐花巷独门院落里,住着父女俩,姓叶,没引起邻居们的注意。父亲原是一个私塾老师,因得肺病退休回家,由女儿照顾他,煎药买药,咳嗽声不断。肺病,俗称叫痨病,带传染,所以邻居很少与这位私塾叶老师打交道。他女儿尚未出嫁,一个大姑娘,低着头走路,腼腆含羞,也不与人搭口。不过,这几天来了几个乡下亲戚,邻居也好奇地来探问一声,老家来亲戚了。叶老师亲自出来开门,但邻居们不敢进门,笑笑走开了。

叶老师两个亲戚长得面目冷峻、凶狠,戴着笠帽进出,不仔细朝上看,还真的看不清他俩的脸。也有胆大的不怕得痨病的媒婆上门,要为叶老师女儿说亲。叶老师也不拒绝,来者都是客,以茶招待,提到说亲,他连连咳嗽,婉言回绝,媒婆泄气而归。

今天,叶老师与两个亲戚在吃中饭,女儿在烧鱼,一个媒婆上门去说亲,叶老师笑着拉媒婆一起吃饭。女儿端着鱼从厨房出来说:“三婆婆,你放心好了,我爹的病好多了,不和他亲嘴,空气绝对不会传染的。你看,他吃饭碗筷是独立的,都用开水泡过。”

三婆婆笑笑,不客气坐下去,听叶老师对两个亲戚说:“你俩回去,告诉大舅,门看紧点,篱笆扎牢点,野狗进不来。一旦进来,宰了他。”

两个面目带凶的亲戚连连点头,三婆婆听不懂,吃了点鱼,知趣地退出门。

女儿送三婆婆出门后,回身关上门,问叶老师:“爹,这个人烦不烦,我们一回来她就上门,会不会是共产党派来的奸细?”

叶老师捋捋胡子呵呵笑了:“凌云,不理她。”

那瘦高个儿长马脸从饭桌边站起来:“先生,我去做了她。”

叶老师胡子翘得高高:“管好你自己的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