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图 第一章 王牌女特工 第一章 王牌女特工(3)

汪卫兴1 收藏 0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size][/URL] “哎哟,那里还留着一个人,真惬意,横躺在地上。”钱萍萍的望远镜里出现一个醉生梦死的酒鬼,她嘴上嘟哝,“嫁这样的男人,宁愿一辈子当老处女。” 站台上乘务员走过来,携扶起醉鬼,好像在说,老兄,少喝一点。 当然,他们说话,钱萍萍是听不见的,但他俩的行动在她大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


“哎哟,那里还留着一个人,真惬意,横躺在地上。”钱萍萍的望远镜里出现一个醉生梦死的酒鬼,她嘴上嘟哝,“嫁这样的男人,宁愿一辈子当老处女。”

站台上乘务员走过来,携扶起醉鬼,好像在说,老兄,少喝一点。

当然,他们说话,钱萍萍是听不见的,但他俩的行动在她大棱镜片上映像得一清二楚。

醉鬼推开站台乘务员,踉踉跄跄朝前走,站台乘务员扶他坐在长凳上,自己就进办公室去忙活儿了,他当然不可能丢下手上工作陪醉鬼。

钱萍萍在望远镜里看得很清楚,醉鬼离开长凳在站台上溜达。这一次他似乎要从站台的尽头跌到铺着的铁轨上去了。

“好危险呐!”钱萍萍不觉为醉鬼捏一把汗,忽然,大棱镜片中出现一个人影,从长凳背后闪出来,瘦高个儿,动作敏捷。这个人刚才正处在镜头的死角线上,所以看不到。

“他想干什么?”钱萍萍在心里叫出声来,大棱镜片中的瘦高个儿已靠近醉鬼。正好,远处一道闪亮的信号灯传过来,一辆特快列车飞驰而来,穿越站台,不停车。

就在这时,大棱镜片上出现一双罪恶的双手,瘦高个儿用力一推,醉鬼像被风吹起来一样跌进站台下的铁轨上。

醉鬼像意识到了什么,挣扎着从铁轨上站起来,也许人的求生本能想逃离这危险之地,但他失败了,站起来,又跌下去。

特快列车呼啸着从醉鬼身上碾过去。也许司机发现铁轨上有人,一个紧急刹车,车轮和铁轨间火花迸溅,发出“嘎咝”刺耳的紧急刹车声。这时那个推醉鬼下铁轨的人,便从站台的另一侧跳下逃开了。却突然折身,朝钱萍萍方向奔来。

被惊呆了的钱萍萍从心底升起一股无名怒火把她烧醒了,她推开窗,伸头俯身往下看,究竟是什么人,这么狠心把醉鬼推下去,活活碾死。

这个瘦高个儿万万没想到有人从高楼上看着他,他仰头朝上看。这一看,钱萍萍着慌了,打开的窗关上了,拉上窗帘,侧身站在旁边朝下看,什么也没看到。

海岑市公安局得到报案,立即赶赴现场。

新任局长周立涛,侦缉大队队长方亮当即审问车站乘务员,他姓黄,叫仁刚,54岁,老乘务员。周立涛当地下交通站站长时,得到过他的帮助,对他的话比较相信。侦缉大队队长方亮是从野战部队转来地方的,他是贺植部长特地调来海岑市的。方亮为人机灵,有一股钻劲。在部队上任侦察排排长,调地方任大队长,大大提升了。

他对黄仁刚的话半信半疑,但也找不出什么破绽。说死者是一个醉鬼,当过兵,当过土匪,认钱就是娘。他有一手别人没有的绝活,口技,学狗叫、猫叫、鸟叫,南腔北调,一学就会。日本人侵占海岑时期他为国民党做事,当眼线,在街上酒坊上混迹。他为人有点骨气,从不为小日本干事。周立涛与醉鬼打过交道,也领教过他的绝活,用他的口技,他俩曾一起骗过日本人的岗哨。对他死于非命深感惋惜。但他认为醉鬼的死与这个王牌女特务潜入海岑大有关系,难道是独狼为自己的安全而清理门户?

周立涛从死者现场判断,杀醉鬼的凶犯,杀人不留痕迹,手段残忍,可能是独狼手下一个职业杀手。这个人的存在,对海岑市的安全构成威胁,必须找到他,以消除隐患。

天暗下来,没有电灯,点上蜡烛。军管会贺植部长办公室烛光闪闪,正召开紧急会议。

办公室在三层小楼里,东首第一间。这是中西结合的小洋楼,月洞门、高空走廊,水泥结构,顶屋是中式人字木架瓦顶,通风透气。

楼外天井,星光灿灿,月光照亮了楼下小花园,花坛精致,花卉茂盛,常青常绿。周立涛、方亮绕过花坛,向三楼奔去。

贺植长得高大,略胖,很威严。他扫视到会的人,做着手势叫周立涛、方亮坐到他的身旁,他声音洪亮有力:“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开紧急会议,上级对海岑市停电很不满意,必须立即解决。让海岑市的路灯亮起来,不能做到家家户户有电灯,至少不能全城一片漆黑,让敌人笑话我们。”

他从写字台上拿起一只牛皮信封,抽出一张白纸说:“我们要相信群众,相信党。这是海岑群众送给我的一封信,这不仅仅是一封两句话的信,饱含着一颗跳动的红心。”

贺部长展开红线直格信笺,写着两行毛笔字:“有图无锁图无用,有锁无图锁自开。”他拿起来,让每个人看清。

贺部长继续说:“写信人知道我们在寻找电厂线路图,没有线路图,发电机没法修理。但‘有图无锁图无用’这句话,他在向我们发出警告,当心走入歧途,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他又反问一句:“‘有锁无图锁自开’,这话什么意思?需要我们在座的人开动脑筋,找出图和锁,发电机才能发电。”

周立涛站起来向大家介绍发电厂的来历和范孝儒一家的情况,而后说:“现在的形势很严峻,范孝儒失踪,江晓春找不到,凶杀案一个接一个发生,人心浮动,恐怖笼罩,这个状况必须尽快改变,变被动为主动。”

贺部长接口:“对,我们要主动出击,不能被动挨打。为此,军管会党组研究决定,为加强公安局的侦破力量,成立‘0409重案组’,调乔月艳同志任重案组副组长,周立涛为组长,方亮同志,范孝华同志、肖长河同志为五人领导核心,其他人为组员”他加重语气,‘0409重案组’是一个拳头,也是一把尖刀,把蒋介石派来的王牌女特务X14和那个叫独狼的人揪出来。”

没有电灯的海岑像一个死城,偶然一声枪声惊破这宁静的夜空,海岑活着。

钱庄八楼801室,没有烛光,房间内黑洞洞的,阴风四起,窗帘飞舞。原来东窗、北窗、南窗开着,风像魔鬼一样在赛跑比赛,看谁跑得快。这么冷的天不关窗,是不是这个女人疯了。

钱萍萍没有疯,她感到全身不舒服,忘不了瘦高个那双手把醉鬼推下站台,列车飞驰而来,把醉鬼碾死了,太惨了,目不忍睹……

钱萍萍不由得两手塞耳,闭上眼睛,醉鬼的惨死更加清晰了,刺耳的紧急刹车声在耳畔迥响,仿佛是那醉鬼被碾的惨叫声。钱萍萍紧塞耳朵也没法阻止这声音的侵入。

所以,她打开三扇窗,让风吹走她心头的恐惧和尖厉刺耳的紧急刹车声。为了忘却醉鬼,她拿起高倍数双筒望远镜看星光灿灿的天空,白亮亮光芒四射的月亮。她的心慢慢平复下来。

夜,还是很美的。随着手中镜头的下移,月光下的海岑市鳞次栉比的屋脊像一层又一层的海浪向她涌动过来。

大棱镜里突然出现一条黑影,从屋脊那边飞蹿过来,像猫一样蹦跳,速度很快。好身手,好功夫,钱萍萍不由得在心里赞叹。黑影掠闪过来,近了,看清了,是他,瘦高个儿,长马脸,瘦棱棱的双手,是他把醉鬼推下铁轨。一种人类本能的正义感油然从钱萍萍心底涌动上来,忘却了危险,忘却了自身,她拼足全力喊出来:“杀人犯,是你把醉鬼推下站台。我认得你,认得你……”

喊声划破夜空,在四周震动,传向远方……屋脊上的黑影听到了这个喊声,他停下来,朝这幢最高的钱庄公寓看,他手中也拿着一架很小很小望远镜。

钱萍萍手举高倍数望远镜,手指拧动调节器,镜头伸得更长了,对方拿着小小望远镜和长马脸看得更清楚了。她笑了,她大声笑了:“杀人犯,你逃不了啦!我认得你我要告诉解放军……”她再看,镜头中的黑影不见了,只有空荡荡的屋脊在夜色的月光下涌动。她害怕了,关上了窗,拉上了窗帘,一个声音在问自己:“他会不会过来,爬上我的窗台杀我?杀人灭口,怎么办?我怎么办?”

钱萍萍意识到危险向她袭来,她倒吸一口冷气,奔向东窗、奔向北窗,关上窗,拉上窗帘……

星光、月光把黑夜冲淡了。

虽然全城没有电灯的亮光,高高大大的鼓楼耸立在黑夜中,依稀可见。

屋脊上的黑影飞向鼓楼。

没有电灯光的街道,行人很少,偶然有黄包车拉过。鼓楼上大市鸣钟因没有电也停止了走动。

敲更人的灯笼在寒风中晃动,如一个闪光流动的光环在暗黑的长弄里闪耀。

黑影在屋脊上飞掠过来,停伏在高大马头墙的背影里,翘翘如尾巴的飞檐屋顶,这是范家住宅的标志建筑。

敲更人的灯笼在长弄的一家又一家门口晃动。不灭的红色灯光照亮了一对漆黑铜环虎头门。

敲更人从门缝往里张望,室内透射出隐隐约约的灯光。

这是一座雕梁画栋的院落,矗立在长弄的另一头,大门的墙上写着:范宅。

几条黑影快速朝院落奔去。

月亮在军管会小楼上空,突然钻进云层里,天一下子暗下来。

在没有电灯的小楼,皎洁月光,天然照明,给人带来好心情。贺植部长站在窗口抽烟深思,他深感自己肩上担子沉重,海岑市电灯一天不亮,他就一天不得安宁。

他身后两位部下望着他,等待他的指令。他慢慢转过身,叹一口气说:“从我个人感情,于心不忍,月艳同志家有小孩子,有一个双目看不清东西的老人。从工作角度考虑,月艳同志是最合适人选,她有地下工作经验,与周立涛同志是老搭档,彼此配合默契,有利于工作。我们面对的是王牌女特务X14,绰号‘千面一人’,她有高超化妆术,站在你面前也识不破她。”他又抽出一支烟,在鼻子底下闻闻,继续说,“这烟丝裹上白纸,外表很难辨别它是什么烟。这个X14与这烟一样,必须剥开来看。”他点燃烟猛吸一口,喷吐出烟雾,“X14既然来了,与隐伏在海岑市独狼联手,他们不可能不留下蛛丝马迹。”

周立涛插话:“根据打更人提供的最新情况,发现范宅后院有灯光,人影晃动。”

贺植转过身,面对周立涛:“说下去。”

周立涛竖起两根手指:“范孝儒失踪,其兄范孝伦被绑架去台湾,他们家的女眷这几天又从娘家回来了。”

乔月艳插话:“有可能她们是别人强迫回来的。”

周立涛表示同意:“这种可能性存在,但会不会被人钻空子,借尸还魂。”

贺植再次摁灭了香烟,脸露兴奋,重复一句:“借尸还魂?你是说敌特可能躲在范宅里。”

报务员敲门进来:“报告首长,发现敌台,出现三个代‘5020、独狼、**M这是新代号,连续出现三次。消失了。”

贺植把报务员递过来的译码交给周立涛:“你俩要设法破获这个敌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