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图 第一章 王牌女特工 第一章 王牌女特工(2)

汪卫兴1 收藏 0 16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size][/URL] 说时迟,那时快,周立涛脱下便服--长衫、礼帽,纵身跃入海里,把女的救上来。引起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注意。她穿戴整洁,梳着一个大饼似的发髻,挤向周立涛。 那个男的跪倒在周立涛面前:“恩公,谢谢你,救了孩子的妈。” 周立涛剥下湿衣服,披上干燥长衫,发达的胸肌裸露在外,胸前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


说时迟,那时快,周立涛脱下便服--长衫、礼帽,纵身跃入海里,把女的救上来。引起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注意。她穿戴整洁,梳着一个大饼似的发髻,挤向周立涛。

那个男的跪倒在周立涛面前:“恩公,谢谢你,救了孩子的妈。”

周立涛剥下湿衣服,披上干燥长衫,发达的胸肌裸露在外,胸前一块翡翠鱼面玉一晃一晃,他撩起长衫衣角擦翡翠鱼面玉。

忽然,这个四十岁左右女人接过漂亮女人手中一件灰色宽大棉衣。这是一件海岑渔区常见的中式对襟大棉衣披到了周立涛的身上。她快速从自己的脖子下拉出一块翡翠鱼面玉,摊放到周立涛面前。

两块翡翠鱼面玉,一模一样,鱼眼一凸一凹,好像是一对。

周立涛一惊,陌生地看着她手中翡翠鱼面玉。

陌生女人也在看他挂在脖子上的鱼面玉。

陌生女人嘴唇蠕动,目光闪烁,几乎同时喊出来。

周立涛:“你……”

陌生女人:“你……”

一个漂亮女人在陌生女人背后喊:“张妈,上船了。”

码头上开始放人,候船室里的人蜂拥着涌向轮渡。

轮渡汽笛拉响了:“呜……”

“上船了,上船了。”喊声此起彼伏。

就在这时,鼓楼派出所所长范孝华押着一个五花大绑的人走向轮渡,他看到周立涛,摇手喊他:“周局长,我们去抓一个人。”

周立涛朝他挥挥手,目光始终没离开人群中的陌生女人。

陌生女人也一步三回头,朝周立涛含情脉脉,秋波飞传。

陌生女人身边那个漂亮女人咬着她耳朵低声说:“张妈,你不要命了。刚才那个男人是公安局局长,叫周立涛。”

“闭嘴!”陌生女人狠狠瞪了她了一眼,沉下脸,转身快步登上轮渡,消失在周立涛的视线中。

可周立涛的脑子里还在飞速旋转,搜寻刚才陌生女人的形象,心想:她是谁?四十来岁,眉目清秀,我不认识她啊!她脖子上翡翠鱼面玉我认得,与我一模一样,难道她已不在人世了?他的手不知不觉托起胸前翡翠鱼面玉,眼前浮现出小鸟依依,可亲可爱的她,他怎么也忘不了她送给他的吻,一个十六岁少女最最香甜的初吻,也是他俩第一次亲吻,恋情别离之吻,那是一个难忘的夕阳沉海,晚霞烧红了西边海面,云霓绚丽飘逸,拂起阵阵浪花,他和她站在码头边上,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亲吻在一起,引来多少唏嘘声,多少妒忌的目光,多少咒骂声,仿佛这一切都不存在,天和地融洽在一起,什么也没听见,只有两颗心的搏动,离别的泪水流到双唇上,长长的汽笛鸣叫。呜呜呜……他俩松开了,惊醒了,后退了,远去了,手在空中挥舞,终于喊出来:“你等我,涛涛哥。”

那一年周立涛正好20岁,情窦初开,拼足全力喊:“凤儿,我等你!”大轮船在他俩的叫喊声中荡漾开去,离开码头,向远方开去,他一动不动看着大轮船在他的视野中一点一点消失……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她杳无音讯,人没见到,信物露面了,这翡翠鱼面玉是他俩的定情物,双方父母为他俩订的娃娃亲传家聘玉,人在信物在,这是双方说定的,人亡聘玉归……他不敢往下想,但又放不下,得找那个陌生女人问问。他踮脚搜寻陌生女人。

有人在喊他:“周局长,贺部长叫你马上去军管会开会。”

周立涛穿上那个陌生女人给他的中式大棉衣,离开码头。

钱庄公寓801房间,钱萍萍举着这架德国产的高倍数双筒望远镜追踪周立涛。她看得很兴奋,很刺激,嘴里喃喃自语,它若不是望远镜,假如是一架照相机、摄像机该多好呀!把刚才这一幕拍下来多带劲,他俩胸前挂的不知是什么定情物,那个女的眼睛神态是那么含情脉脉,她是什么人?那个跳水救人的男人又是什么人?

钱萍萍感到很遗憾,又感到很欣慰,她上班前和下班后以及休息天,她就在家里搞窗内消遣,她有一架很高级的德国产高倍数双筒望远镜,通过这架望远镜她可以从她家的窗口,将眼下的一切一览无遗。

钱萍萍所住的钱庄公寓楼,801房间,可以说风景这边独好。南面是大海码头,北面离铁路线很近,火车站看得一清二楚。这儿一天有七趟客车停靠,十趟货车来加水装货。所以,这幢公寓楼生意特好,客房满员。

钱萍萍虽然是钱庄的雇员,能住进公寓楼801房间,是她男朋友江晓春的关系。江晓春和钱庄老板是姑表亲。所以,801房间老板不出租,而让钱萍萍白住。

由于这幢公寓楼是这一带最高的一幢楼房,钱萍萍凭窗眺望,无所遮挡。对此,她非常满意。房间不大,但设备一应俱全,公寓楼到码头只需15分钟,到火车站只需五分钟,交通便利,对做生意的人来说,能租到这样的公寓楼办公、住宿,那可是财源滚滚而来的宝地。


海岑市军管会设在原国民党市政府大楼办公。

贺植有重要指示向周立涛传达。

海岑解放了,发不出电,很多事都受到制约,动弹不了。特别到晚上全城漆黑一片,整座城市像一个无底黑洞,很不安全。暗杀时有发生,恐怖笼罩全城。晚上,老百姓吓得足不出户。嘴上不说,心里在骂,共产党还不如国民党,连电灯都不会亮。

贺植责令公安局尽快找到失踪的范孝儒,找到电厂技术员江晓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有图纸就能发电。

可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范孝儒、江晓春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不存在了。上级首长从内线获得一份重要情报,王牌女特务X14已潜入海岑市,与隐伏在海岑的独狼联手。近日,接连不断有人遭到暗杀。细细盘查,这些人都是国民党原特务成员。说明X14和凶残无比的独狼出手了,说明他们要彻底清理门户,断绝原来的军统联络站,重新启用新的联络人员。这些人是谁?这是贺植指令公安局立即查清楚,要周立涛必须弄明白。

贺植相信只要找到了X14和独狼的联络人,范孝儒的下落就会真相大白。

这谈何容易,X14何许人物?她是抗日时期王牌女特务,受过特种训练。1938年蒋介石挑选14个最优秀女谍报人员在武汉集训,打入日军内部,截获情报,狠狠打击在华日本侵略者,作出了卓越贡献。在八年抗战中,14个女谍人报员,为国殉职牺牲了八个,抗战胜利后三个女谍报人员远嫁美国,国内还剩下三人。

此刻,蒋介石不放一枪一炮,悄然无声撤出海岑,重新启动X14潜入海岑市想给共产党致命一击。这是蒋介石悄然撤离海岑市的如意算盘,正在发酵,起作用。

周立涛听完贺部长传达的指示,他遵照中央首长和原海岑地下交通站001的指令全城搜查X14,追捕独狼,寻找范孝儒和江晓春的下落。


钱庄公寓八楼801室,因是东首第一间,又有一个东窗,这房间就特别敞亮。

东、南、北三个窗口,钱萍萍举着一架高倍数双筒望远镜,不停地在三个窗口轮流出现,视野范围以内一切人的生活情况都被她摄入望远镜内。

她很感刺激,很兴奋,她的生活很单纯、简单,从宿舍到钱庄上班,两点成一直线。在钱庄站立了一天,疲惫劳累,唯一使她感到慰藉的是那架德国产的高倍数望远镜,她不搓麻将不上舞厅也没有任何嗜好,工作也没能激起她丝毫的热情以填补她空虚的心灵,恋爱反而让她平添烦恼。她29岁了,早超出结婚年龄了,与她同事的小姐妹、同学、同事都结婚生子,当妈妈了。不是她不想结婚,没人和她结婚。也不是失恋不结婚,她有对象,一个很不错很规矩的男人叫江晓春。他姨妈反对他与她恋爱,说她命相不好,克夫克亲人,说她是扫帚星。她和江晓春相识、恋爱已有五年了,直至今年他姨妈才松口同意娶她。可这几天一直没见到江晓春,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有时候她想找个人倾诉心中想法和苦衷,她甚至对江晓春说,不结婚也行,咱俩同居,江晓春不干,一定要明媒正娶,用花轿风风光光抬她进门。她感动得哭了,却迟迟不见花轿来抬她。由于没有可以倾注情感的对象,钱萍萍从高高的房间里俯视海岑市,一派骚动不安、沉闷混乱,偶然夹杂着枪声,海岑市很不平静。她还是希望通过这架望远镜窥视到千家万户此时此刻的生活内幕,会不会像传说中的那样各家头上一片天,各家自有各家的难处,人们的生活也像她那样不幸和寂寞吗?现在,望远镜已经成了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伴侣。

靠着这架望远镜,钱萍萍现在人不知鬼不觉地几乎掌握了视野范围内的一切人的活动情况,这些全被摄入她的眼帘之中:

A家夫妻为了晚餐上的菜太咸在吵架。

B家上班去了,忘了关窗,贼爬进去怎么办?不知他们何时下班回家?

C家的小老婆与大老婆吵了一架,花枝招展,到轮船码头去等她的心上人。

D家那个小分头不知是干啥的,紧紧盯着G家的一举一动。噢,这是一家新婚夫妻,妻子脱得光光的撒娇。

同样,通过出现在钱萍萍被放大了数倍的大棱镜上的映像,她进而掌握了E家、F家、G家等视野以内的人们的生活和秘密。

这一点触动了她内心的兴奋点,一种从未有过的优越感,成了她消遣时光必不可少的生活内容。她自身的婚姻是一个失败者,孤独寂寞,下班或休息天,高举望远镜,在窗内消遣成了她唯一的生活目的,但她做梦也没想到这架望远镜招来她的杀身之祸。

这天下班了,钱萍萍急匆匆往家赶,她盼望能见到江晓春,更希望他已经在801房间为她做好了晚饭。可推开门,除了从南窗窗缝隙里吹进来的冷风迎接她,空荡荡的房间,寂静无声。她百无聊赖地倒在竹躺椅上闭目养神,泪水忍不住从眼皮缝里流下来,心里在呼喊:晓春,你好狠心,去哪了?不说一声,也不回家来看看我。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

听到有人在敲门,她赶快奔过去,原来是隔壁那个讨厌鬼喝醉了酒又来调侃她,她端起地上为他准备好的冷水浇了他一头一脸后,“砰”一声关上门。她很泄气,她拿起望远镜站在北窗口看火车披着夕阳的余辉进站了。

一声汽笛长鸣,客车开走了,乘客鱼贯出站,骚乱了一阵的站台又回复原状,夕阳的余光随之从站台屋顶上收敛走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