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图 第一章 王牌女特工 第一章 王牌女特工(1)

汪卫兴1 收藏 0 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size][/URL] 1949年初冬,海岑市的天气反复无常,时晴时阴,时雨时雪,老天爷的脾气真让人猜不透。 同样令人捉摸不透的还有时局变化,就像这鬼天气一样,一天三变。原本大战在即,却既没听到枪声也没听到炮声,时局发生了180度大逆转,国民党军队不放一枪一炮就悄悄撤离了海岑,像是人间蒸发了。海岑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7.html

1949年初冬,海岑市的天气反复无常,时晴时阴,时雨时雪,老天爷的脾气真让人猜不透。

同样令人捉摸不透的还有时局变化,就像这鬼天气一样,一天三变。原本大战在即,却既没听到枪声也没听到炮声,时局发生了180度大逆转,国民党军队不放一枪一炮就悄悄撤离了海岑,像是人间蒸发了。海岑人一觉醒来,发现满街都是解放军,他们或坐在屋檐下,或躺在马路上,对老百姓秋毫无犯,真令人匪夷所思。

虽然没有发生风传的十分恐怖的战争,却发生全城停电的现象。一到晚上,全城墨黑墨黑的,让人害怕。刚刚摆脱了战争阴影的海岑人,突然又被推入到黑暗的深渊。夜色像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人们的心头,让人喘不过气来。一时间谣言四起,有说是共产党破坏了发电机的,有说总工程师范孝儒被共产党灭尸了,有说电厂老板范孝伦携巨款去了台湾……流言蜚语像瘟疫一样在全城传播开来。

黑夜像一块密不透风的铁幕,被铁幕笼罩的海岑市就像一座死城,没人走动,没人说话,家家户户门窗紧闭。恐惧、慌乱、无助、茫然在海岑人的心上爬行、蔓延……

枪声不断从不同方向传出来,划破宁静夜空,各种说法从地底下冒出来:共产共妻,谁拒绝就秘密枪决……

第二天,轮渡码头上,船厂老板的尸体悬挂在码头的矸杆上示众,身上贴着白布条:剥削有罪,通匪必诛!

从码头,走向鼓楼城门,城门上悬吊一颗血淋淋人头,城墙上贴着告示,土匪头子小老婆“夜来香”罪恶之首,昭示于众……海岑人不信也得信。

这是谁干的?海岑市解放军军管会贴出告示,共产党决不滥杀无辜,有钱人无罪。地主、资本家无血债一个不杀,他们也是人民中的一员,不抄家,不没收财产。共产共妻这是造谣污蔑。枪杀“夜来香”、船厂老板,这是国民党反动派特务干的,想嫁祸共产党,制造事端,造谣惑众……

两张告示真真假假,说法大相径庭,让人分不清,让人害怕。

稳定社会,稳定人心,这是军管会首要任务。

贺植部长把新任公安局长周立涛召集到办公室,商量如何应对当前严峻的局面,如何化险为夷。

新任局长周立涛是海岑人,是原中共地下交通站站长,对海岑码头、车站、市场贸易了如指掌,多年的地下斗争对国民党一套有所了解,让他感到奇怪的船厂老板被吊死,土匪小老婆“夜来香”斩首示众,其手段十分残忍。可这两个人非池中之物,大有来头,与共产党无任何瓜葛。是谁干的?杀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夜来香”是土匪头子的小老婆,没错,但她的真实身份是军统特工。这是国民党拉拢土匪头子,为军统服务。如今海岑解放了,土匪头子逃到海岛上去了。把“夜来香”杀掉,以此激怒土匪头子上岸,借刀杀人,与共产党作对。若想激怒土匪头子用不着杀“夜来香”,叫他杀人放火,几句激将法就可以把这个土匪头子骗上岸,杀“夜来香”是否另有目的?土匪内讧,互相残杀,那么这只罪恶之手又是谁呢?

吊死船厂老板也无必要,这个老板的哥哥是中统情报员,抗战时期船厂老板为抗日出过力,他们弟兄俩感情很好。现在把他杀了,叫他哥哥反水,说不通呀!要么船厂老板得罪了军统里什么人。因为军统和中统,历来冤家对头,互不相让。

只能一种解释,这个敢于抓杀“夜来香”和船厂老板的人,来头很硬很大,他想一箭双雕,杀掉这两个人既可以激怒土匪头子杀上岸来报仇雪恨,达到社会恐慌,人心惶惶,又可以让那些潜伏在海岑市军统、中统特工人员闭嘴,听从他的命令,谁不听就灭了谁。

所以,贺植部长与新任局长周立涛见面,会议中他们直奔主题,有问必答:

“周局长,稳定社会治安是头等大事。两起杀人案件,你调查清楚了?”

“基本弄清‘夜来香’和船厂老板的情况,这是我递交给军管会领导的报告。”

“很好,我会转交每个领导一阅。如何防止这种暗杀行为再次发生,你们公安局有措施吗?”

“发动群众,人人举报,敌人就没有藏身之处。”

“至今没人来举报。”

“因为群众有顾虑,心中害怕。”

“怕什么?”

“怕共产党坐不牢江山。”

“有这等说法?”

“有人传言国民党军队不放一枪一炮,撤离海岑市,是一个天大的阴谋,我总感到这背后隐藏着什么?天上不可能掉下甜馅饼。”

“说下去。”

“国民党军队临撤退前,挨家挨户上门训斥,说谁通共就灭谁全家。说什么国军登陆海岑,易如反掌。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乔月艳同志也向我这么反映过,说明敌人的撤退是有预谋的撤退。”

“最近敌台活动频繁,其中有一个代号0502是反复出现。我怀疑,0502是这伙潜伏在海岑的中枢领导。”

“你的判断可能是正确的。”

此时,贺植部长从抽屉里拿出一份电文,递给周立涛。

周立涛看得张大了眼睛问:“这是真的吗?”

贺植部长说:“这不是猜测,还需被证实。”

周立涛忧心忡忡:“电文上说的要真是王牌女特务,X14登陆海岑,那太可怕了。”

贺植挥手:“没什么可怕的,小泥鳅翻不起大浪。”他从抽屉里拿出另一份电文,“你知道吗?003是谁?上级首长要我们高度重视003的情报。”

周立涛看电文,自言自语:“003是我们海岑交通站上线领导,我没见过,但他的情报非常准确。”

贺植收回电文说:“这事到此为止。”

周立涛立正敬礼:“是。”

贺植部长点燃一支烟抽起来,他挥挥手叫周立涛坐下。

周立涛坐下,两眼望着他。贺部长高大、略胖,很威严。他是师参谋长,足智多谋。抗日初期,他曾担任过游击队领导,后随部队北撤,打仗勇敢,行事果断,他任团长时,是有名的小老虎,后因负伤,调师部任参谋长,海岑解放后他出任军管会五人领导小组成员,党组副书记兼工业部部长,兼管公安这条线。

解放初期,海岑市工厂不多,商店、交通、税收都属工业部管,这是经济命脉,也是保障部队、安定城市居民生活的生命线。生命线得有忠勇卫士来保卫。所以,叫贺部长兼管公安这条线。他任命周立涛为局长,想放手让他独当一面。

贺植部长摁灭手中香烟,倒一杯开水递给周立涛,两目炯炯盯着他问:“当前治安抓什么?”

“抓发电厂,让黑夜变成光明,人心就会安定,恐惧自然消失。”

“电厂总工程师范孝儒有消息吗?”

“没有。”

“会不会敌人杀了他。”

“不会。敌人也要电灯照明,城市生活离不开电。”

“你是说,敌人不杀他,有可能放他回来?”

“不好说。”

“为什么?”

“范孝儒总工程师管技术,范孝伦是电厂经营者,他才是真正的老板。范孝伦被国民党绑架去了台湾,可能出于某种政治考量。”

“你是说范孝伦是被绑架不是自愿去的,没有政治交易?”

“根据范孝伦为人,连蒋介石都敢骂的人,不太可能去台湾。”

“没有范家弟兄俩,电厂就发不了电?”

“如果找到电厂技术员江晓春,电厂可以修复发电。”

“不是说江晓春已失踪多日。”

“是的。我正派人全城搜查,只要他在海岑,肯定能找到。”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轮渡水上派出所来电话,发现一具浮尸,你去看看。”

“好,我马上就去。”

钱庄公寓801房间南窗,阳光灿灿。一架德国产高倍数双筒望远镜正对准轮船码头,上下移动正在窥窃。大棱镜片中的人一举一动,映像非常清楚。

801房间住着一个老姑娘,她叫钱萍萍。今天她休息,一边吃蛋糕,一边哼歌曲:解放区的天,明朗的天,解放区的地,我喜欢……她突然停止唱歌,两眼瞪得滚圆,脸上像花一样绽出了笑容,她看到了一幕:码头上有人落水,有人跳水救人。大棱镜片上的浪花飞溅……

大棱镜上映出一个男人,抱着一个湿漉漉的女人走上岸。

钱萍萍心里在说,这个男人好勇敢,这么冷的天敢跳水救人,好样的!钱萍萍很兴奋,她调节望远镜继续看,可惜,听不到这个男人说啥?他是谁?她记住了这个男人的长相,长方脸、浓眉毛,鼻直、口方,有棱有角……

映像在大棱镜片里的人,正是周立涛,他根据贺部长指示在船码头检查浮尸,他与派出所人结论一样,是他杀……钱萍萍的望远镜移左看看右看看。

碰巧,有一对小夫妻在码头上吵架,开始周立涛没在意,女的在哭,哀求男的,求求你不要吸大烟,不要再去赌钱了。否则,我跳海,我不想活了。

男的居然说,跳呀,跳呀,不跳是乌龟王八蛋。女的是个烈性子“咚”一声跳下去,岸上的人起哄了,骂男的不是东西。

女的在海水中沉浮,轮渡正开过来,一旦靠码头,女的就被卷入渡轮下,命休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