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外传 第6节:成人仪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6节:成人仪式


“亲爱的爸爸,你安息吧,心儿永远朝向未来!我知道未来

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柳原振雄


1、坂垣征二郎:(1885年1月23日——1948年12月23日)

关东军四大元凶之一。日本陆士、陆大毕业。参加过日俄战争。历任陆军大臣、日本陆军参谋总长、驻新加坡第7方面军司令官。日本军界有个说法:“石原的脑力、坂垣的武力”。 1948年12月23日被处以死刑。

罪行:1、策划9.18事变。

2、炮制伪满洲国。

3、阴谋策划华北独立。

4、挑起对华全面战争。

2、梁焕鼎:(1893年10月18日——1988年6月23日)

字漱溟。先祖为元宗室后裔也先帖木儿支系。原居住在河南省汝阳,因其地属古时大梁,遂改姓为梁。清乾隆年间18代祖出任广西永安县令,尔后其第3子举家迁居桂林。父亲张钜川,母亲张氏原籍云南省大理人。1922年29岁时,与挚友伍庸伯夫人之妹黄靖贤结婚,育有二子,长子培宽、次子培恕。1935年8月20日,黄靖贤因难产去世。

1938年1月7日到延安,受到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陕甘宁边区代主席张国焘的热烈欢迎和接待。并与中共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8次长谈。

比李大钊小4岁。曾任司法部秘书。我国著名学者、哲学家、知名爱国人士。美国芝加哥大学历史系教授艾恺称其为“中国最后一位儒家”。 他曾预言:“儒家文化将占优势,世界人类的未来,将是中国文化的复兴!” 1988年6月23日上午11时35分,这位自成思想体系的思想家停止了思想,于北京医院病逝。享年96岁。


一天,一个日本军官慕名而来,向柳原弘一述苦说患了足疾,在日本国内遍访名医,久治不愈。柳原仔细诊断后,采用中医的针炙、按摩、推拿、点穴和薰中药,不过一个月竟然彻底地治好了他的病。那军官欣喜若狂,自我介绍说:“我叫坂垣征四郎,今后柳原君若遇到什么麻烦,尽管开口。”

这时在外面玩耍的小振雄跑了进来。坂垣抱起小振雄问:“多可爱的孩子,柳原君是你的儿子吗?”

“是我的义子。”

“上学了吗?应该进陆幼,长大了做一名天皇的武士。”

“他父亲在满铁,没有人保送……”

“满铁?好,大大的好!帝国的经济支柱,啊,不仅是经济,还有文化......”

说到这,坂垣征四郎猛然打住,眼睛里闪着狡黠地目光“这好办,包在我身上。”

通过坂垣征四郎的关系,1921年11岁的小振雄进了陆军幼

年学校上学。

不久,坂垣征四郎又向皇家推荐,于是柳原弘一又成了皇室御医。

1925年的一天,平时校规极严,根本不准学生轻易出校门的校方,突然通知正在上课的振雄,马上到大门口,说家里有人来接他。

振雄不知何事,但是能暂时离开枯燥的课堂,出去放松一下自然是好事,遂忙不迭地往学校门口跑。来到大门外,柳原叔叔已经在焦急地跷首以待。见了振雄急道:“振雄,快上车。”

“柳原叔叔,这是要去哪儿啊?这么急!”

“去看你爸爸。”柳原弘一轻轻地说。

“爸爸!”振雄高兴地叫起来“爸爸回来了?在哪儿呢?”

柳原弘一没有答话,只是把车子开得飞快。

车子开进东京帝国医院,柳原弘一牵着振雄的手拾阶飞奔。“爸爸怎么在医院?”振雄心里涌起不祥之感。

振雄看见日思夜想地爸爸瘦骨嶙峋、形容枯槁地躺在病床上,妈妈双眼哭肿得像两个大桃子。见到振雄,华然面露欣喜之色,喉间艰难地发声:“振雄,我的好孩子……”

“爸爸,你这是怎么了?!”振雄“哇”的一声大哭,扑向父亲。华然示意和子与柳原弘一暂时离开,然后吃力地说:“振雄,爸爸的时间不多了,注意听好……你长大了,懂事了,也知道爸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振雄点点头。

“爸爸的事,你不要向任何人说……”

“妈妈和柳原叔叔也不能说吗?”

华然点点头:“他们暂时理解不了……有机会,你要回中国,去看胡子伯伯……振雄,你要做勇敢的海燕!普希金……说……心儿......永远朝向未来……”

突然间,华然又昏迷过去。振雄急得大叫:“爸爸!爸爸……”。

医生、护士赶来把华然送进急救室去抢救,但是他再也没有苏醒过来。

为父亲办完丧事后,这一天,妈妈和子亲自为振雄换上大人的衣服,头发也梳成大人的样式。

振雄奇怪地问:“妈妈,这是干嘛?”

“振雄,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在日本,男孩成年时,要举行加冠礼,也就是成人仪式。”

穿好衣服后,和子牵着振雄走出屋子,对等侯在厅堂的柳原弘一说:“他叔叔,拜托了!”言毕,深深地鞠了一躬。

柳原弘一点点头说:“振雄,成人仪式需要由一位没有血缘关系的父辈男子,给你戴上一顶黑帽子,你父亲的遗愿是由我亲自为你戴上帽子,你愿意嘛?”

“戴上帽子,我就是成年人了吗?”

柳原弘一点头:“是的,戴上帽子,你就算正式加入成人的行列了。”

“我愿意”

“振雄,”妈妈和子又说“给你戴黑帽子之人,必需是关系亲密、德高望重之人。今后你必须对亲生父亲一样对待他,因此称‘乌帽子父亲’, 或是‘黑帽子爸爸’,你愿意嘛?”

“我愿意!快给我戴上吧!”振雄高兴地叫着。

柳原弘一将一顶纸质的黑帽子戴上振雄的头上。

“好啦,振雄,成人仪式完成,你已经是一个成年男子啦!”

振雄扑进柳原弘一的怀抱叫道:“黑帽子爸爸!”

三人都激动地热泪盈眶。

柳原弘一认振雄为子,振雄遂改名为柳原振雄。柳原弘一老家在日本岩手县,而振雄姥爷的出生地也是岩手县。也不知柳原弘一是出于什么考虑,通过关系为振雄搞了一套完整的岩手县户籍和出生档案。谁也不曾料想,这套完整的岩手县户籍和出生档案,竟为掩护振雄的真实身份,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

1927年振雄考进陆军士官学校。1930年又考进陆军大学校。

1933年振雄23岁时,在陆大毕业,进入日本陆军省参谋本部任参谋。不久,参谋本部即派他去北平公干。振雄遵照遗嘱,将父亲的骨灰带回故乡,葬在黄金山顶上,让父亲能天天看到日出、看到大海。

振雄想起15年前,爸爸带着他第一次攀上黄金山顶时的情

景,往事历历在目,而父亲却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他,不由潸然泪下。忽然耳际传来父亲亲切地话语:“振雄,心儿永远朝向未来!”

“是啊!如今我已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在梦乡里,

孑然一身彻夜游荡;

故国的亲切胜过任何地方。

回到了家乡,

这块赋予我生命的大地上;

整个世界将为之大放光芒!

啊!故乡,我是否有些异样?

只是那跳动的心,

依旧是铿锵、雄劲,

龙的声响!


亲爱的爸爸,你安息吧,心儿永远朝向未来!我知道未来对

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柳原振雄来到北平,鉴于恶劣地环境,他没有贸然去朝阳里李大钊的家,而是先去胡子伯伯的挚友梁焕鼎先生家打探情况。

梁焕鼎见到故友高大、英俊的儿子竟然不敢相认,迟疑地问:

“这位年青的先生,有何……?”

“漱溟先生,我是振雄啊!”

“啊!你是翔之……是振雄啊!”

梁焕鼎抱住振雄,激动地泪雨滂沱。

一老一小,互道别后情景,柳原振雄这才知道胡子伯伯与漂亮阿姨已经于6年前英勇就义了。

梁焕鼎老泪纵横、一句一顿地述说着那段血雨腥风地往事:

“振雄啊,你胡子伯伯他们于1921年7月,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在上海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上,你陈独秀、张国焘、李达伯伯3人组成了中共中央局。对了,除了李达伯伯你没有见过,在胡子伯伯家,你是见过陈伯伯、张伯伯的。”

柳原振雄点点头。

梁焕鼎接着往下说:“在一大上,陈伯伯当选为总书记。你胡子伯伯和你父亲虽然因故没有能出席,但是他们仍然缺席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并且指定胡子伯伯为华北地区,你父亲为东北地区的负责人。

北洋军阀政府闻到风声,加紧了对共产党人的迫害和搜捕。早在1924年,你胡子伯伯他就被北洋军阀政府通缉,务必要捉拿到他。1926年你胡子伯伯在‘三一八惨案’中受了伤,被迫转移到苏联驻华大使馆的旧兵营区里坚持斗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