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样烂漫 第二章 镇子枪声 镇子枪声(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4.html


一觉醒来,周玉君稍作梳洗,便去了同怀书院。一到书院,看见已经有不少人在帮忙打扫庭院了,周玉君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来回忙碌,细看,是顾伯恩的管家侯路生,看样子,他好像是这里主事人。不过也正常,顾家是镇子上的大户人家,又热心公事,因而许多事情常常由他们家操办的。

周玉君正想得入神,侯路生发现了她,他满脸笑容地迎过来,说:“周小姐来啦?客堂里边请!”

周玉君道:“侯管家,有什么事你就吩咐,我是来干活的。”

侯路生说:“周小姐真是个爽快的人,那我就不客气了。这样,书房里的书多年不用,乱得很,劳烦你进去拾掇拾掇。”

“好的。”周玉君爽脆地答应了,在侯管家的带领下进了书房。侯路生让她把一些藏好的书重新摆进书架里就行。周玉君问:“书架抹干净了?”侯路生说:“事先就让人抹干净了,你认得字,你将书摆上去我放心。”周玉君笑了笑,不再说话,动手将木箱里的典籍摆上书架。她手脚勤快,干净利索,没多久就将一木箱子的典籍摆好。有几木箱的典籍停放在离书架较远的墙角边,周玉君走过去,试图将木箱子挪移到书架附近,弯下腰用力抱,可太沉,纹丝不动,便直起腰,几本几本地拿过去。这时身后有个洪亮的声音说:“姑娘,我来帮你!”

周玉君回头一看,走进来的是一个年轻英俊且又十分儒雅的男人,呆了呆,说:“你,也是来帮忙的?”

男人说:“是的。”弯下腰,“是不是将这几个木箱子往书架那里靠?”

周玉君说:“是的,劳烦你了。”

男人说:“哪里话,都为公事嘛。”说着,稍一用力,沉重的木箱子就抱起来,走十来步,站定,稳妥地将木箱子放在书架的旁边,木箱子居然没发出一点声音,然后满面笑容地回过身,轻松地来到周玉君的面前,抱起第二箱……第三箱……那干脆利落的身手,将男人的俊美显露无遗,看得周玉君一颗心怦怦地跳……不一会,八个木箱子的典籍全都挪移到书架的附近,男人的额角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周玉君心里很是感谢,想抽出手绢给他擦汗,手握得手绢出汗了,可该死的手不听使唤,手硬是没有伸出去。

男人似乎察觉了她的动作,笑了笑,却不擦拭额上的汗珠,说:“今天搬了八大箱金子,值了。”

周玉君说:“明明是书,怎么说成金子了?”

男人说:“古人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你说这不是金子是什么?”

周玉君让他这么一说,乐了:“可惜啊……”

“可惜什么?”男人问。

“可这八大箱子金子不属于你,你只能过过手瘾。”

男人说:“那可不一定。从今往后,我跟羊老先生苦读圣贤书,几年之后,这黄金就是我的了。”

周玉君扑哧笑了:“你今年贵庚?再读几年书,别人孙子都有了。”

“别人?这个别人是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