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皇帝为什么放纵两个骄横跋扈的弟弟

雍正一生共有十个儿子、四个女儿,但只有四子一女活到成年,其余皆为早夭,这在天花高发、婴幼儿死亡率极高的清代,是很无可奈何的事情。活到成年的四个皇子为弘时、弘历、弘昼、弘瞻。其中,皇三子弘时是个悲剧性人物,他自幼就不讨祖父康熙的喜欢,在前面的两个哥哥早夭之后,身为长子的他并未像其它的长房堂兄弟那样获封世子,这令一直觊觎着储位的雍亲王胤禛感到不安和难堪,所以他一直都对弘时督导甚严,并延请名师,想要把弘时教导成为一个进取有为之人。


然而,处于高压管教之下的弘时却不堪其苦,认为父亲太过偏心,心中也由此而暗怀怨恨。雍正即位后,弘时因母亲齐妃李氏出自于汉军旗,在储位的争夺上处于劣势。所以,弘时知道,比自己年幼七岁的弟弟弘历,更有可能成为皇权的接班人。储位无望,加之时被督责,令弘时的叛逆心理大炽,父子俩的矛盾也彻底被引爆。


康熙的第八子胤祀,曾是康熙末年争储时声誉最高的皇子,雍正即位后,虽然册封胤祀为廉亲王,却无时无刻不在防备着他。明知道这一点的弘时,反而与这位叔叔往来甚密,建立了深厚的交情。这样的背叛是刚愎刻薄的雍正无法接受的。雍正三年(1725),弘时以“年少放纵,行事不谨”的罪名被逐出宫廷,过继给胤祀为子,并于次年罢黜弘时的宗室身份。不久之后,胤祀因“结党妄行”之罪被削爵圈禁,弘时又被雍正转交给十二弟履懿亲王允祹,由其管束和供给衣食所需。一年后,弘时抑郁而死,年仅二十四岁。


亲历了上一代人因争储所引发的血雨腥风,又目睹了哥哥弘时因忤逆而沦败,乾隆即位以后,采取了怀柔政策,以避免皇族内部之间的争斗,对两个弟弟更是恩眷尤厚。然而,他的这种过犹不及的做法,又造就了另一种极端,使得他的两个弟弟恃宠而骄,行为乖谬。弘昼是雍正的第五子,封和亲王,乾隆即位后,把父亲的雍亲王旧邸及财物全赐给了弘昼。骄矜狂妄的弘昼,倚着兄长的威势,傲慢任性,肆意妄为。昭槤的《啸亭杂录》载,有一次上朝,弘昼因事与军机大臣、获封一等公的讷亲有了小争执,竟然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殴打讷亲,乾隆目睹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既不怪罪,也不出声阻止。见状,文武百官从此无人敢惹弘昼。


另一次,乾隆与弘昼在正大光明殿监考八旗子弟,眼见天色将晚,弘昼让乾隆先回宫吃饭,乾隆不允。弘昼问:“难道你还担心我受贿徇私吗?”乾隆默然不答。第二天,乾隆见了弘昼,说:“你昨天如此大不敬,如果我当着众人回答了你,你已经成为肉泥了。”对他依然毫不怪罪。弘昼还有一个怪癖的嗜好,喜欢听丧乐看丧仪,他常在家里做出正停棺待葬的样子,让家人及护卫祭奠哀泣,然后自己高坐于庭,边看边吃喝,以此为乐。乾隆也是优容不问。


弘瞻是乾隆最小的弟弟,两人的年纪相差了二十三岁,乾隆即位后做主,把他过继给了果亲王允礼,袭果亲王爵。弘瞻自幼受业于名士沈德潜,于诗词上颇有造诣,但生性爱财,贪求无度,他开煤窑,贩人参,花很少的钱从各地收购特产及古玩,强买强卖,并代人说情跑官,所得钱财就用来建房子。乾隆二十八年(1763)五月,圆明园九洲清宴殿发生火灾,诸王都进宫请安,弘瞻最后一个才到,到了以后又满不在乎地和其它皇子说笑,并不以皇帝和皇太后的安危为念。之前已经听说了弘瞻的所作所为、一直隐忍未发的乾隆,见状大为不满,遂以弘瞻面见皇太后失仪为由,剥夺了他的亲王爵,降为贝勒。一同面见皇太后的弘昼也被罚俸三年。


或许是弘瞻一生顺境,从未遭受过挫折,心理承受能力太差,自此闭门谢客的他抑郁生疾,竟然一病不起。乾隆听说后亲往探望,见幼弟病重,还一度呜咽失声,回来后马上恢复弘瞻为郡王爵。但弘瞻不久即病死。乾隆对幼弟之死极为悔痛,特封谥号为“恭”,据说是把弘瞻比作春秋时,临死前自感惭愧的楚共王之意。


有趣的是,记叙了弘昼、弘瞻诸多逸事的《啸亭杂录》,作者昭槤为礼亲王代善的第六世孙,曾袭爵礼亲王。嘉庆朝,昭槤因侮辱一品大员、户部尚书景安,又滥用非刑,被嘉庆革除王爵,交由宗人府圈禁三年。或许,昭槤暴戾跋扈的行为,就是受到弘昼殴打朝臣、却获宽宥的蛊惑。只是他没有想到,世袭的亲王,与身为御弟的亲王,不管是身份上还是待遇上,都有着不小的区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