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1节:樱花灿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1节:樱花灿烂


在这个世界上,你不管在那里,每天都可以看到花开花落。只是牡丹、玫瑰花瓣即使落了地,依旧有一种凝重的感觉,它闪烁着绸缎般的光泽、而又有凝脂般的厚重;不像樱花那样过于轻逸,在风的轻唤中,随其左右上下,却又并非天使的翅膀……

——华然


1、华然:(1880年——1925年)本姓王,字翔之,东北人。李大钊的好朋友,并在他的介绍下参加了北平共产主义小组。后在日本参加共产党组织的建设工作,不幸于1925年英年早逝。


看着满山满谷绽放的五颜六色地樱花,6岁的小振雄兴奋地又是叫又是跳,还未等轿车停稳,推开车门就窜将出去,根本不理会母亲的叮嘱,向远处跑了过去,很快就溶入花丛中,消失了身影。

谷雨刚过,温暖的细雨和潮湿的海风,将日本列岛滋润得生机勃勃。4月的春天更显得和蔼可亲了。从4月初,樱花就次第开放,整个日本列岛的空气中充满了淡淡地幽香,由南至北迤逦而来。日本人有在4月份举行花见活动的传统(观赏樱花),届时呼朋唤友、扶老携幼,举家聚在樱花树下赏花饮酒的习俗。而小振雄难得有机会和爸爸华然、母亲华然和子还有柳原弘一叔叔,一起郊外野游,四个人高高兴兴地来到富士山欣赏樱花。

和子一个劲地埋怨丈夫:“都是你,太娇惯,这要是摔着

了……”

和子出身于日本古老的、最受尊敬的、藤原家族的一个支系,与皇室有着千丝万缕、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嫁给华然后遂改名为华原和子。

“男孩子嘛,哪有不调皮的。”华然淡淡地说。

“还不快去看看,孩子一个人哪!”

华然不以为意。

柳原弘一说道:“大哥、大嫂,你们别急,有我呢。”

说着,柳原弘一跑去了。

小溪边,一家人升起火,举行野餐。

小振雄问母亲:“妈妈,我们干嘛要住在东京?搬到这里多好哇!有山有水,还有那么多好看的花儿,住在这儿,不是天天都可以看到花儿嘛?”

和子看着丈夫甜甜地笑了:“你看这孩子,说些什么那。”

华然也笑着问:“振雄,你喜欢樱花?”

小振雄点点头:“嗯,樱花多好看那。红的、粉的、白的,好多好多,数也数不清!”

华然慈爱地抚摸着小振雄光光的脑袋,意味深长地说:“振雄,其实在这个世界上,你不管在那里,每天都可以看到花开花落。只是牡丹、玫瑰花瓣即使落了地,依旧有一种凝重的感觉,它闪烁着绸缎般的光泽、而又有凝脂般的厚重;不像樱花那样过于轻逸,在风的轻唤中,随其左右上下,却又并非天使的翅膀……”

“胡说什么哪,樱花可是日本的国花,这个世界上数樱花最美!淡极始知花本艳,任是无语也动人。唉!可惜就是花期太短。”

和子幽幽地看着丈夫道。

次日清晨,在返回东京的路上,四人都默默无语,各自想着心事。快要到东京了,和子忽然对华然说:“去九段坂看看振雄大舅舅和大表哥吧。”

华然微微一怔说:“还早吧?春季例大祭是每年4月21日至4月23日吧?”

“瞧你这记性,今天不正是23日嘛?”和子娇嗔道“都快过了呀!”

小振雄长到6岁,还从未听父母提起过大舅舅和大表哥。于是好奇地问父亲:“爸爸,大舅舅和大表哥住在那儿啊!是在东京吗?我怎么没见过他们呢?”

可是父亲没有吱声,母亲叹了口气:“他们住在靖国神社。”

“靖国神社?不是七福神爷爷和其他神仙爷爷住的地方嘛?大舅舅和大表哥怎么会住在那儿啊?!”

这一回儿父母都不说话了。

正驾驶车子的柳原弘一见状耐心地解释说:“振雄,靖国神社可不同于一般神社,它不是供奉七福神或是其他民间神祗,它主祭的是‘战争之神’……”

“弘一,开好车。”华然严厉地打断道。

“战争之神?怎么回事啊?还有这么一位神仙爷爷吗?爸爸,你给我讲一讲嘛。”小振雄央求道。

“到了那,你就知道啦。”华然显得有些无奈地说。

车子开进了位于东京九段坂的靖国神社,已经是下午了,参拜的人已经廖廖无几。一行人下了车,小振雄看到这里的建筑宏伟壮观、庭园优美、遍植樱花、银杏,不由得高兴地叫道:“这里真好玩啊!”

和子说:“这里也是春日赏樱的胜地呢!”接着转脸对华然央求道:“带振雄去游就馆祭奠一下吧?”

华然摇了摇头:“你带振雄去吧,我就不进去了。”

说罢,就点燃一支香烟,与柳原弘一向草场上走去。

和子无可奈何,只得独自领着振雄进了游就馆。

小振雄牵着母亲的手,一边蹦蹦跳跳地走,一边好奇地问:“妈妈,游就馆是干什么用的?是上课的地方嘛?”

“游就馆是日本历代战争所留下的遗物展示馆。里面有烈士的生平简介和遗物以及历次战争的战利品、图画、照片、模型等。还有好多好多从火绳炮到现代兵器,各式军服、军用品应有尽有。当然,也可以说是上课的地方。对你们这些小孩子来说,到这里来上课,自然会更生动、有效了。”

走进游就馆,小振雄立即被各种兵器吸引住了,他感到有些目不暇接,连母亲叫他也没有反应。和子走过来拽住他:“来,给大舅舅鞠躬。”

小振雄定睛一看,只见面前的牌位上照片中一个全副武装的军人,拄着军刀正凶神恶煞地逼视着自己,满脸横肉的脸上两眼射出杀气腾腾地凶光。小振雄有些害怕,只往母亲身后躲。在母亲的催迫下,勉强鞠了一躬,刚想溜走,又被母亲拉住“还有大表哥呢?”小振雄眼光一扫,觉得大表哥斯斯文文,还戴着眼镜,赶紧乖乖地鞠了躬,就跑出来找父亲了。

华然与柳原弘一正在交谈。柳原弘一说:“大哥,振雄已经6岁了,今后你有什么打算?”见华然没有吭声,又说“大哥,送振雄去幼年兵学校吧,东京陆军中央幼年学校每年只招收50名学生,可是却有2万多人报名呢,真可谓百里挑一那!学习2年后,便可以免试直升陆士,以后再去上陆大,嗯,振雄的前途不可估量那!”

华然不以为然地说:“当军官吗?有什么出息?再培养一个军国主义者?以后也像他大舅、大表哥那样进靖国神社?”

柳原弘一的脸挂不住了,华然缓和了一下口气:“弘一,我知道你是为振雄好,也知道你和政界、军界的要员关系很好,只是振雄还小了点,幼年兵学校只招收8岁以上的学生吧,我是想送振雄回中国读书……”

柳原弘一出身于武士世家,祖上在日本历史上名人辈出,到了柳原弘一,他却厌倦了刀光剑影、打打杀杀的生活,转而对中国的中医药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央求华然在中国购买了不少中医药学的书籍,继而着了迷,整天不问世事,钻进书堆里研究,医术日渐精熟,便在东京开了一家诊所,挂牌行医,治好了不少奇难杂症,远近闻名。

“回中国读书?嫂子能同意吗?”

华然忽然问道:“弘一,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就像亲兄弟一样,是嘛?!”

柳原弘一点点头:“大哥,你这是怎么了?你知道的,我把振雄当做自己的孩子看。”

“弘一,你该成家啦。”

“我还不想成家,一个人不也过得挺好吗。”

“弘一,答应我一件事,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振雄就托付给你了,希望你……”

柳原弘一制止道:“大哥,你那儿不舒服嘛?怎么尽说昏话,来,我给你打一下脉。”

“我没事,只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

“爸爸”,小振雄喊叫着跑了过来,扑进华然怀抱。

“爸爸,大舅、大表哥为什么会住在这儿呢?”

华然亲了亲小振雄,见和子走了过来,便放下小振雄说:“弘一,劳驾你给振雄说一说吧,历史就是历史,任何人也篡改不了的。”

柳原弘一拉着小振雄说:“振雄,你看那有2尊青铜炮……”

“叔叔,我们去看看好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