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群 卷贰 斯威士兰 081 南非(肆拾贰)

xxyy492 收藏 2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size][/URL] “三——二——一——” 紧随着基思的倒数,又一只沙袋消失在他的双手之间。 “啪——”在白线围成的目标区东南角扬起一团烟尘。 “命中。”从抗噪耳机里传出杜普里的声音,他说话时语气依然是冷冰冰的,一副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的态度。 “Yes!”基思兴奋地握紧拳头,同时夸张地挥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


“三——二——一——”

紧随着基思的倒数,又一只沙袋消失在他的双手之间。

“啪——”在白线围成的目标区东南角扬起一团烟尘。

“命中。”从抗噪耳机里传出杜普里的声音,他说话时语气依然是冷冰冰的,一副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的态度。

“Yes!”基思兴奋地握紧拳头,同时夸张地挥舞着右手。由于动作太大的缘故,他的身体被牵动着在机舱口一颤一颤地摇晃起来,仿佛随时有可能抓不稳从直升机摔下去,让人看得胆颤心惊。

这是两千英尺的最后一次投掷实验。

回到温德本机场后,基思命人拆掉了直升机的尾舱门,少了两扇对开舱门的米-17尾梁下方就像被刀子切掉了一大块,变得很难看。不过改变位置的效果立竿见影,从机尾投掷的沙袋准确度大幅提升,虽然落点和瞄准点之间还是有一段距离,但已经可以确保丢下去的沙袋全部落在目标区内。

实验结果证实了邓诗阳这个“迫击炮弹轰炸”的可行性,同时令基思暗暗松了口气,他命令西恩把直升机降落到地面,然后让杜普里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他必须尽快赶回德班,和马克商量制作投弹装置的事。而且投掷位置从机身侧面改到了机舱尾部,他觉得有必要研究一下怎样改良投弹机和活动支架的设计。

当投弹装置的设计决定下来,已经是两天后的事。今天本来是“人工显隐靶”训练的第一天,但邓诗阳却忙着写一份报告,内容是昨天发生的一起事故。

“头顶扫射”是美军的传统训练科目之一,迄今已经在不少电影和电视剧中出现过,可算是全世界知名度最高的军事训练。从名字可以准确而且具体地反映训练内容,这种训练的目的是令士兵亲身感受子弹在脑袋上方飞过时的震撼情景,帮助他们更快地适应真实的战场环境。

这项训练需要用到的设施由邓诗阳设计,主体是个长一百五十英尺、宽十五英尺的长方形浅坑,坑底的泥土用夯实机夯实,使用时会向里面注水,令浅坑内变成一片泥泞。浅坑旁立着两排两英尺高的木桩,还拉上了带刺的粗铁丝,形成一条被铁丝网覆盖的低矮通道。两挺机枪会分别装在两个二点五英尺高的三脚架上,向一堵浅坑旁的土墙射击,弹道刚好比铁丝网高出六英寸。

训练时那些黑人士兵要把身体浸入又湿又冷的泥水里,在铁丝网下面匍匐前进。爬行中除了浅坑旁的枪声外,还可以清楚地听到子弹“咻——”地从头顶飞过然后钻进泥土发出的“噗噗”声。

在子弹横飞的环境中匍匐前进,无意是种考验。那些在先前的训练中表现出色,或者自称有过作战经验的士兵,都有可能愣在铁丝网前发怵。遇到这种情况,塞姆勒一般会叫那些不敢爬的人站到旁边,等所有人爬完后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如果第二还是没能通过就要退出这件工作。

第一天的训练进行得还算顺利,在前两天的空包弹训练中,部分人已经对枪声有了一定程度的心理承受能力,虽然刚开始听到子弹飞过的“咻——”一声时会感到畏惧,但只要有人在前面带头,其他人大都会跟在后面爬到终点。

为了令训练时的气氛尽可能贴近真实战场,第二天邓诗阳让哈里斯在浅坑旁安装了一些会发出声响的爆炸装置;还派人到附近的小镇,从肉店收集了一些骨头、碎肉和内脏,拉回来挂在铁丝网上。

这下那群黑人士兵遭殃了。在训练营生活了三个星期,他们已经养成了每天洗澡和换衣服,以及睡在有干净床单的床上等“文明”生活习惯。现在却要泡在又脏又臭的泥水里,在散发着腐臭味的烂肉和猪内脏之间爬来爬去,浸在水里的双手还不时会翻起一根没剔干净的猪骨头,又或者半块被泡得发胀的猪胃。

有的人忍不住吐了起来,这时塞姆勒就会拿起扩音器大声喊:“等上了战场,你们还会见到比这恶心一千倍的东西,如果那些东西不是你们的敌人,就会是你们!”

这番话能起到一定的激励作用,大多数人听后会咬紧牙关忍耐着完成训练,但意外还是发生了。

事故的死者是个身材瘦长的年轻黑人,邓诗阳事后才知道这家伙还不到三十岁。意外发生的经过已经无从细究,当他到场时那里已经彻底乱了套,一群像是从泥潭捞起来的黑人士兵围在训练场中间,有几个更是激动地挥舞着双手,同时用听不明白的土语大喊大叫,他们身上发出的臭味隔得老远都能让人捂鼻。

哈里斯费力地分开人群让邓诗阳走了进去,只见在浅坑旁蹲着几名穿白衣的救护员,正手忙脚乱地帮一个躺在地上的黑人急救,他们的衣服沾染着一块块黑色的污渍,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污水还是血迹。

而躺在地上那个倒霉鬼也是满身污泥,但脸和脖子已经被擦干净,邓诗阳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张咬着牙不断抽搐的面孔。在脖子上是几只沾满血污的手,压着两块已经被血水浸透的纱布。

看了不知所措的塞姆勒一眼,邓诗阳强压住心里“这是什么回事?”或者“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之类的疑问,他拉过哈里斯小声说:“马上让你的人集合。”接着顿了顿,下定决心似地补充道:“带上武器。”

后者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分开人群,向办公楼那边跑去。

邓诗阳走到塞姆勒身边,抓着他的肩膀用力摇晃了几下。德国佬回过头,嘴巴机械式地开合了几下,但听不清说了些什么。

“先善后,其它事迟些再说。”邓诗阳说:“你马上让这些人返回宿舍,随便用什么借口都可以。”接着顿了顿,补充道:“今天的训练到此为止,晚上尽量让他们放松一下,有什么需要去找哈里斯。”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