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医疗差?咱俩换换(二)ZT

ningyan 收藏 4 800
导读:[face=宋体] 读者还记得在米帝付医疗费的程序么?强化复习一下!step 1.去看医生/光顾医院,同时有保险的上报险种,没保险的准备找打折机票移民(破产了也要留条后路);step 2.医生/医院根据你的险种向保险公司上奏索要;step 3.保险公司裁决,寄给你账单,根据你平时每月上供数目判决你此刻要支付多少,同样一份账单寄给医生/医院;step 4.医生/医院再寄给你一份账单,限期贯彻保险公司决议。 有的读者问:原来是售后付钱,那我逾期不付钱怎么办?这里也有一个程序:step 1. 个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读者还记得在米帝付医疗费的程序么?强化复习一下!step 1.去看医生/光顾医院,同时有保险的上报险种,没保险的准备找打折机票移民(破产了也要留条后路);step 2.医生/医院根据你的险种向保险公司上奏索要;step 3.保险公司裁决,寄给你账单,根据你平时每月上供数目判决你此刻要支付多少,同样一份账单寄给医生/医院;step 4.医生/医院再寄给你一份账单,限期贯彻保险公司决议。

有的读者问:原来是售后付钱,那我逾期不付钱怎么办?这里也有一个程序:step 1. 个体户医生或医院都有专门的billing department(大致相当于会计处),会继续给你寄送账单,索要数目与拖欠时间长度成正相关;step 2.继续逾期,billing department 直接给你打电话,坚持不懈地催帐,数目继续长;step 3. 持续逾期,对不起,会计会报送你的私人信息到collection agency,(收债公司作为资本主义信用社会的特色,持有尚方宝剑,权利包括以各种方式收账,上告法庭,把私人信用记录列为黑户,冻结全部信用卡等)如果你认为自己神经比大腿粗,内心强大到看银行账户冻结,上法庭,24小时收到催债电话,出门有人跟踪催帐啥啥都是小case,可以继续逾期。

除了道德的自律性,collection agency的存在也很好地帮助解释了为什么一般人都是选择付账的,小水瓶可归类为芸芸众生里的一般人。

2009年12月,小水瓶在湾区一家医院生下小人kay。2010年2月,账单开始陆续寄来,看过《国内医疗差?咱俩换换?四》的读者还记得米帝医疗制度的实质是什么么?很好,个体户制度。由于麻醉师,医生,医院各自为政,生孩子后你会收到数份个体户的账单。小水瓶在付了麻醉师140多刀,医生200多刀后,接到医院账单。一看,医院问保险公司上奏索要两万多刀,保险公司根据我的险种——即平时上供多少裁决我支付约10%一千多刀。看到这里,很多读者可能会不自觉地长出一口气:还好还好。你看,我们消费者要求是多么低啊!很早就有热心读者指出,医生/医院报给保险公司的账单没有参考性,因为保险公司只裁决你付一个百分比啊,还是很合理的。是否合理让我们来研究一下。如何研究?这时你就会发现医生/医院报给保险公司的账单极具参考性,因为这是一切的出发点。

在医疗全盘私有化的米帝,病人该算消费者,小水瓶认为消费者至少有权利知道自己在为什么买单。

于是小水瓶抄起电话,打到医院的billing department。“我需要一份itemized bill。(明细账单)”插播普及常识:通常医院寄的账单很短,只列出你要付多少钱。你不自己索要的话医院是不会给你列有每项收费的明细账单告诉你是如何累计得出此结论要你付多少钱的。

一周以后,医院寄来长达8页的明细账单,小水瓶开始从第一页翻看,立刻被震撼了,该明细单果然详细:产房每小时1800元,共计10小时;止痛片每片26刀,共计8片;看一下该止痛片名称,原来就是一般治头疼的止痛片,非处方药,药房柜台大把,平均价格100片不到10刀。

纱布每包18刀,共计3包;……医院提供的每个针头都一一列出了。累积结果2万多刀。

小水瓶是个现实主义者,非常理解在一个医疗私有化的国度,医院就是企业,必然需要利润才能生存。但是,根据市场规律,利润只有保持在合理的利润空间,才有助于企业的长远发展。我们来应用小学数学计算一下:26/10*100=260。医院止痛片的价格每片是药房的260倍,假设药房是慈善机构卖止痛片没有利润,医院的利润凭空已经是260倍。大家认为医院进药价会是药房进药价的260倍么?这个利润空间是合理的么?同样,建医院是有成本投入,譬如这所医院建于1965年,运作45年后的产房每小时1800刀是否属于合理利润空间?医院向保险公司上奏的数目大约是正常利润的两百倍,然后保险裁决个人支付 10%,现在消费者感觉如何?小水瓶只知道自己是没有立刻感觉欢天喜地感恩戴德的。

相反,此人冷笑一声,抄起电话打到医院的 billing department去。

“您好!我收到生产的账单了,账单号是blablabla。我无法承受,希望我们可以就此协商。”在此小水瓶愿与大家分享自己多年与帝国主义各类私企打交道的王牌规则第一条——声音一定要甜美客气,态度一定要坚定不移,参考标准是就算透过电话也能让对方感觉到你心底的冷箭是从微笑的眼睛里刷刷刷射过去的。

“请等一下。喔,看到账单了,这个数目已经是保险折扣价了(米帝医院通常称要你付的钱为保险折扣价让你感觉好点儿)”久经考验的战士小水瓶根本懒得管这种细节问题:“对对。我明白。 sorry,我还是无法承受,请问可以有折扣优惠么?”大家注意!“无法承受”是一张王牌,英文中,承受afford 隐含的意思可以是感情原因,可以是经济原因。此处用承受一词,什么原因都没有表达,那就是无限可能,等于什么原因都表达了。

“等一下。请留在线上。”过了5分钟,“如果您愿意今天一次付清的话,可以打八折!”(插播,米帝医疗费用昂贵的现实导致太多人无法一次付清账单,billing department会计处的一大功能就是帮你建立分期付款。)“谢谢!我可以今天付清,我的信用卡号是 blablabla。”“谢谢您付钱!”“谢谢您提供折扣!”鸣金收兵。

小水瓶的老公瓶子b对小水瓶生孩子竟然能让医院打八折感到很震撼,跟老板说了,老板是个印度人,听了说我们该雇你老婆来替我们谈合同。

但是,谦虚的作者在此要提醒大家,千万不要认为是小水瓶厉害,绝对不是。现实是米帝昂贵的医疗费用使得大部分患者都在拖欠医院钱,从而导致医院耗费巨大人力财力天天追债,billing department基本职能是追债。能有人愿意一次付清对医院而言实在是少数事件,大家也看到医院的利润空间了,打个八折绝对是小case。小水瓶不过是在正确的时间提了一个正确的要求而已。

大家用脚趾头想一下,医院billing department养的人不要吃饭么?对啊,医院追债的成本越来越大,导致医疗费用就会更加昂贵,就会有更多人无法付清,就会有更多投入去追债,大家听我的,要相信打折年年有,一年比一年多。

有的读者看到此也许要大骂医院黑心了。大家要镇定。看小水瓶绝对没有骂医院。为啥?比较了解小水瓶的人会知道此人最大特点是理性,大家只要看看小水瓶的家人是在国内直接受过严重的医疗负面影响的,今天小水瓶还可以平静地坐在这里说出“国内医疗差?咱俩换换?”就知道她有多么地以客观理性为己任了。说实话,该医院历史悠久,口碑很好,和无数连锁私企如沃尔玛一样,遍及全美。在旧金山湾区的分店排名数一数二。说到底,任何医院的问题不过是整个医疗制度问题的冰山一角。

最后上张医院的图。看上去很美吧?洗牙从18岁起,小水瓶每半年洗一次牙,每两年美白一次牙,就去号称“小西天”的校医院。从大一洗到大四,和牙医混熟了,偶尔吃个饭侃侃山,出国后每年回国还不忘去“小西天”蹓跶一圈给牙医生意。

小水瓶24岁那年生子,25岁那年没有回国。一想自己每个月上供150刀牙医保险都快一年了,也该物尽其用,遂找了个美国牙医洗牙。

谨记《国内医疗差?咱俩换换?一》的米帝医疗规则二,小水瓶开始好好做功课,拉出12页的牙医保险文件一页页看,“一年一次的洗牙包含在保险内。” 好。

打电话到牙医去预约,问:“我的牙医保险是叉叉,姓名叉叉,分组号叉叉,保险号叉叉,你们接受么?”“接受。”“你需要记录我的保险信息么?”“先不用。我们诊所是这样的。你来的时候先付钱,然后我们上奏保险公司,保险公司会返还你们一张支票。”“保险公司是返还100%么?”“应该是的。我们的经验是最多差一两块钱。”小水瓶信了,去洗牙了,顺带把同样进供牙医保险公司一年半的瓶子b也带上了。牙医来了,要求先做x光。插播普及常识:米帝牙医会对第一次光顾的客人都要求照x光备案,如果换个牙医诊所新牙医会要求再照备案。参考国内有时候甲医院不承认乙医院仪器拍的片儿,非得用甲医院仪器再拍一遍才算数。

小水瓶恰好前一天体检做胸透,曰:“我不能做。昨天刚做了胸透。”好,不照,洗牙。

瓶子b被照了x光,洗牙。

半小时结束。

“你们俩牙齿都很好也很干净啊。”“哈哈,那是,我半年到一年就洗一次。”小水瓶很得意。

“哼,洗牙根本没什么必要,我从没洗牙不也很好?”瓶子b更得意,用中文说。

废话,你个刷牙狂人,每次绝对刷牙3分钟,经常刷了不爽还再刷一遍!有多少人这么勤奋?!小水瓶瞪他一眼。

去柜台交钱,价格也很好,瓶子b390,小水瓶225。反正会要回来的,不要紧,划卡615刀,撤。

一个月后,接到两张支票,牙医保险一共返还300刀。

小水瓶一向淡定,这会儿也怒了,5个礼拜的菜金哪!一个电话打到保险公司,一如既往地跟机器通话,等待了20分钟后和真人对上话了:“你好!我的姓名叉叉,分组号叉叉,保险号叉叉,你们文件条款里这么写的——包含一年一次的洗牙。我刚收到你们支票,现在你们只报了50%,给个说法儿?”“请等一下。我找到了,我们的确是报了100%的。”“我正睁眼看着claim payment呢。一张390,报了217。一张225,报了119。计算结果是约50%。”“是这样的,我们100%是指报销当地平均洗牙花费的100%。您去的这个诊所向我们保险公司索要的费用是高于当地平均洗牙花费的。”我喀喀喀!“难道你认为我有什么办法调查整个地区所有牙医洗牙收费,然后计算出平均值?!”“……”“好吧,我读了所有12页的文件,请问你们文件里哪里写了?”“……我们就是这样规定的。” 再加一句:“我们很抱歉。但是是您的牙医诊所收费高于平均值很多,这跟我们无关,我们无能为力。” 在米帝呆久了就会明白这句无能为力,英文,“There isnothing we can do” 翻成白话就是“没戏了你丫一边儿玩儿去吧”。

不甘心,再一个电话打到牙医诊所:“你好!我和我先生上个月去你们诊所洗牙。姓名是叉叉。我们去之前打电话问过,你们诊所说我们的保险是报100%的,因此我们才去的。但是保险只报了50%。”“是么?你记得谁跟你通话的么?”“好像是安吉拉。”“这样啊,报多少取决于保险公司,跟我们无关。”“我知道。但如果你们不知道,就应该说不知道。可我去之前从你们这里得到的信息是应该是100%,最多差几块钱。是你们诊所给了我一个错误的信息,我认为你们负有责任。”“我们很抱歉,但是是您的保险没有报100%,这跟我们无关,我们无能为力。”耳熟吧?小水瓶就这么被打败了。有什么办法?人家态度那是绝对良好的,问题那也是绝对不解决的。谁让咱自己没想到保险公司100%报销是这么个意思呢?咱才24岁,人米帝成熟的保险医疗制度快100年了,斗争经验多多了。愿赌服输。等到一过合同期一年俩瓶子立刻把牙医保险取消了,咱段位太低,玩儿不起。

回头想想,任何事情都有好的方面,咱这么多年都是100块人民币的洗牙服务,现在一下升级到150刀了,咱这牙口可是金贵了10倍啊!咱真不能买消炎药么?在中国,消炎药属于非处方药,可以对症自行购买;在美国,消炎药是处方药,没有医生的一纸赦书是搞不到的,就跟大麻一个级别。而且消炎药医生会按用药天数开,不是按盒开。

2010年4月的某天,小水瓶醒来后就开始腰酸腹痛,伴随着打冷战,渐进黄昏开始哗啦啦地尿血。此景前所未有,小水瓶大惊。在米帝几番历练,小水瓶早已对医疗没有期待,开始遵循《国内医疗差?咱俩换换?一》之江湖规则二,自行做功课,上网搜索一通,感谢祖国发达的医疗体系,某医院网上在线人员伸出援手,offer大致判断是急性膀胱炎。

翻出从祖国远洋背来的药箱,一顿求索,绝望,没有对症的消炎药。当然,在祖国的20多年,小水瓶的炎症不过偶尔嗓子发回炎,此时当然找不到对症的消炎药。如同世间大部分事件,病不逢时,那天恰巧是个周日,那时候基本已过8点,当然是医院不开门,urgent care(作为医院ER的民间补充,urgentcare 有的会开到8点呢!)不开门,开门的只有急诊。小水瓶的老公瓶子b打电话给一个当药剂师的朋友,咨询要不要去急诊。插播普及常识:米帝医疗以个体户为基本制度,药房都是私立,通常和医院不在一个据点,药房抓药的必须有经过长期专业学习考到专业执照,所谓药剂师,英文,pharmacist。药剂师斩钉截铁:“不要去急诊!急诊什么人都有,一等几个小时,现在正是抵抗力弱的时候,还不知道染上什么病呢!这样,你先去药房买些止痛药,明天早上预约医生看行不行。” 插播普及常识:非吗啡的止痛药在美国都是非处方药,随便买。瓶子b颠颠地买了药回来了。止痛药当然不消炎,小水瓶继续哗啦啦尿血。小水瓶正要对命运无限唏嘘的时候,上天再次验证了“出门靠朋友”的绝对真理。那天小水瓶正好请一对朋友夫妇来家里吃饭,朋友夫妇和所有来自祖国的大好青年一样,飘洋过海地背了一大箱药过来,回忆下可能有对症的消炎药,立刻开车回家去取。药拿来了,问题是只有三天的量,小水瓶打个电话给在纽约的医生小姨夫,曰消炎药要吃就得吃够七天,但急性膀胱炎一般来势汹涌,继续发展可能不用几个小时会成为肾炎,先吃现有的消炎药再说。怕怕,好,吃了。

血腥的夜晚过去了,天色放白了,等到9点,给医生打电话预约,反复强调情况紧急,希望能今天见到医生。等回信儿。下午收到电话说可以去了。激动。立刻开车半小时到医生办公室,禀明情况,呈上自行服用的消炎药。

医生一看很生气:“你们不该自己吃消炎药!这样就化验不出来了!”瓶子b对米帝医疗那套已经忍了很久了:“请问化验需要几天?”“3,4天吧。”“那这3,4天之中怎么办?”“我现在看,应该是急性膀胱炎,我会先开对症的消炎药。”“你开什么药?”“这个。”撕张纸。

瓶子b掏出iphone google药品成分,和我们自己吃的一样。

“这和我们的药成分一样,我们只有三天的,能再开点么?”“不能。我们需要先化验。”“但是化验要3,4天啊!”“现在化验可能已经是negative(阴性,化验不出感染),你们不应该自己吃消炎药!应该先来看医生,这样可以化验,然后开消炎药。”瓶子b对这种绕圈逻辑忍无可忍,“就算我们先来看,化验不也要3,4天么?你不也是根据病情判断下先开个药么?而且昨天是星期天,如果我们不自己吃消炎药可能会发展很快。”“可能已经化验不出来,但你们还是去化验下吧。现在你们已经自己用药了,我不能给你开消炎药。

”被赶出来了。

瓶子b怒道:“我真是烦死这种消炎药必须得找医生开的破制度了!自己用消炎药有没有风险?有。

但作为一个有常识的人,我为什么就不能根据症状自己研究判断自己购买消炎药?我愿意承担自己用消炎药的风险!就算来看医生,医生也没有化验结果,开药不也是根据症状判断然后开么?她生什么气?我说的哪点不是事实?她生气完全是因为我们自己吃药侵害了她作为医生才可以开药的权威而已!不管,下次回中国我们多买药!”三天的消炎药吃完了,收到化验结果,阴性。看来小水瓶当时的药吃对了。因为没有处方药,没有办法拿到同一种消炎药续上,不得已再次接受朋友支援,自行吃了另一种消炎药四天,小水瓶很坚强地自愈了。俩礼拜后,付了看医生费,化验账单。

听说国内也有讨论要管制消炎药了。小水瓶认为消炎药变处方药后果严重,但也自知对国计民生的影响甚小,咱先修身齐家吧——赶上最后一班车,扛回各类消炎药来紧急时刻保命才是王道。

在以Corporatocracy为一个核心的米帝,医疗制度有两个基本点:一,米帝保险公司的领导地位——用于阐释为什么在老百姓医疗经历中保险的角色绝对优先于医院医生;二,医疗全盘私有化——可以用于阐释医院医生药房等个体户的诸多诟病。

聪明的读者朋友说了,医疗怎么可以全盘私有化?现在大家吃到苦果了吧,改成政府也提供医保不就可以了?恭喜恭喜,你和奥巴马一样聪明,这就是奥巴马医疗改革的初衷——不是消灭私人医保,只是希望政府和私企一样也可以提供医保,至少可以两条腿走路。可惜的是,由于普遍教育程度低下,媒体公关世界一流,大部分的美国人民客观地说,构成了世界上被洗脑最严重的群体。这个群体坚定不移地相信“政府提供医保=社会主义。”而在这个国度,由于历史原因,大部分人对“社会主义”有着非理性的深刻恐惧——尽管大部分人对社会主义社会,从当年的苏联到今天还保留有很多社会主义特色的中国的生活完全一无所知。同时,美国又对北欧社会主义国家如瑞典挪威的高福利模式是嗤之以鼻的,因为这是一个崇尚个人奋斗的国家。大部分美国人认为个人不应该靠政府,而激励个人不靠政府的动力就是政府不提供safety net(安全网)美国的原则就是不建成欧洲那样高税收高福利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也是为什么崇尚个人奋斗不喜欢交50%税的北欧人民持续不断地涌入美国的原因——只有25%-35%的税啊。因此,和大部分美国人智商相差较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奥巴马胆敢提出这个“社会主义”的改革,这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个杯具。

明白了这点,大家就会明白奥巴马的医保改革为什么会改成这样。我个人认为奥巴马同学是一个正直的人,一个有良心的人,一个真正了解民情疾苦的人,但现实是,无论奥巴马有着多么美好的愿望,他一个人是不能改变整个制度的。医保改革把公司个人可以选择不从保险公司买医疗保险改到必须购买医保,最终维护的是私人集团——医保公司的利益。

面对这个杯具,尽管我很唏嘘,但我不是美国人,美国的国计民生于我不是切肤之痛,我唯一的呼吁是——中国医改人士,请以自己的父老乡亲,子子孙孙的福祉为上,千万不要照抄米帝医疗体制!不过,应该是我杞人忧天了,毕竟,在信息发达的今天,一个实现了两条腿走路和可以及时就诊的医疗制度为什么就非得照抄欧洲用来当反面案例给大学生上课的一个医疗制度呢?外一篇——哪儿的小姐都要收费的,真的最近我一直在纠结一个问题——人为什么会纠结?我认真地纠结了很久,结论是很多人喜欢梦想一个叫完美的地方,无论这梦想本身是多么有悖现实和不合逻辑。我说地方其实是个比喻,可以是人,是地方,是生活方式,是人际关系。

这个结论挺让我吃惊的。因为我以前确实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我自己从一出生就是个悲观的现实主义者,意识到爬着哪儿也去不了啥也看不到就压根没爬过,我长到十几岁上都现实得快超现实了。现实里又没有一地方叫完美。但我现在认识到了,这个世界是宽广的,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是不屈服于现实的,这样的人会执著地认为完美存在并且把完美投射到一个现世的地方加以想像和向往。

目前我居住在一个叫美国的地方,最近我发现,原来有很多人是把完美投放在了我脚下的这片土地加以向往的。记得有一天,我表哥给我发封邮件,笃定地说“最近煤气又涨价了,帝都的日子太难混了,不像美国水电煤气是免费的。” 我大吃一惊。想说哥啊,你都混多久了,还信免费这回事儿,真理想主义啊!某一天,我想想咱家也咬牙积攒了几年的医疗故事了,终于敢开篇了。刚开个头,《国内医疗差?咱俩换换》有读者立刻激动地表白了:“行啊,换换,这成天给你误诊呢,美帝敢不敢?这给你毒疫苗,美帝敢不敢,再说中国的药,有一样不假的吗?就算不是假药,但一瓶药也不给你那些药效,再说中国的医生和护士,那叫一个黑啊……”我一看人明显血压都上去了,赶紧想给这位同学吃定心丸,“别急,我一样样慢慢写,您慢慢看。”可惜上药太慢,还没发出呢人又表白了“再说美国医生又是什么服务态度,中国医生是什么态度。”“行啊,美国不好欢迎你回来,中国,美国你不还有选择的权利嘛”我这手慢的人又赶紧跟着人家的跳跃性思维转化,赶紧谢谢人欢迎我回来,祖国人民真热情啊,怀念…… 再邀请人来这边住几年看看。毛主席老人家说了,梨子的滋味自己尝尝就知道了嘛。

世道艰难大家都不好混,这我理解。抱怨抱怨不是什么大事儿。其实有人来我这儿抱怨降降压我挺乐意的,治病救人也算我自己积福嘛。所以新浪一给我过滤垃圾评论我就急,统统恢复。但有时候我这火眼金睛的忍不住一看,事主显然已超越了基本逻辑,那我觉得是对精神健康有害无益了,因此虽然多费点电费那就费点吧,还是得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喊上两声:人,真的都是差不多的!我在国内吃刀削面,到了美国也没改成光合作用。误诊回扣啥啥凭啥就只许中国有?你又没申请专利!人王家卫同学早说过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规矩啥啥说到底哪儿都差不多的。

咱说得再通俗点儿,哪儿的小姐都要收费的,这事儿是真的。就说这么一次,带不带钱由你。

请您给点耐心,看完整个帖子,后面有看病买药的部分。

大家知足了吧,医生不都是恶棍,随便谈一点我工作体会。

我是一名医生,一次国内学术会议上外请欧洲某国知名医生来讲课,随便到我医院表演一下手术,这名外国医生费了两个小时,用了很多器械才将手术做完,而作为手术助手的我在一边干着急,这种手术我大概能在20分钟内完成,且费用仅是他手术费用的1/3。中国医生就是在高压力、高工作强度下进行的廉价劳动,同时还要落下一堆骂名。[/face]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