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样烂漫 第二章 镇子枪声 镇子枪声(4)

漠阳红 收藏 6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4.html


午饭后,周敬年对正在收拾草药的周玉君说:“女儿,你歇歇吧。”

周玉君道:“爸,不用,我不累。你歇歇吧。”

周敬年说:“女儿,爸……”

周玉君眨眨眼皮,说:“爸,你今天怎么了?”

周敬年说:“爸,爸想跟你说个事。”

周玉君奇怪地望着父亲,说:“爸,你说呀,怎么了?”

周敬年说:“今天顾老爷来了,说起你的事。他……他想跟我家做亲戚……”

周玉君先是愣了愣,随后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一红,说:“做什么亲戚?”

“是这样,顾老爷有个儿子叫顾浩风,是部队里军官……顾太太非常喜欢你,所以……”

周玉君什么都明白了,她不等父亲说完,就拦住父亲的话:“爸,你别说了,女儿不是不孝顺你,女儿知道婚姻大事,自古父母做主,可现在年代不同了,女儿的事女儿想自己做主。”

周敬年不自然地笑了:“傻孩子,哪有婚姻大事自己做主的道理的?顾家门风不错,是有德之家,你进了顾家,人家是不会亏待你的。”

“爸,我知道你为女儿好,女儿知道的。女儿想跟你多学几年医药,女儿的事你就别操心了,女儿自己会拿主意的。”

女儿的话已经很明白,她是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周敬年晓得女儿的脾气,不能来硬的,如果把她逼急的,说不定她会离家出走呢,这孩子打小让他宠坏了,脾气倔得很。既然这样,那就想想别的办法吧。他对女儿说:“那好吧,先谈到这吧。”

周玉君见父亲不说了,便笑容满面地走到父亲背后,给父亲捶背,问道:“爸,舒服吧?”

“嗯。”周敬年若有所思地应道。

“既然女儿捶得舒服,那女儿就给爸多捶几年。”

周敬年笑骂道:“傻丫头。”心里却想着事。

第二天,周敬年借出诊之机去了顾伯恩家,顾伯恩亲自到门口迎接,还挽着周敬年的手走进客堂,又是看座又是看茶,热情得让周敬年忐忑不安。两人坐下,未等顾伯恩问起,周敬年就先开了口:“顾老爷,浩风什么时候回来?”

顾伯恩说:“明天吧,玉君怎么说的?”

周敬年说:“顾老爷,那事我昨天跟小女说了,小女脾气倔,没答应。”

顾伯恩脸上没显露一点失望之色,笑眯眯地说:“是吗?看来咱浩风没这个福气了。”

“顾老爷,”周敬年说,“真对不住,小女福浅……”

顾伯恩道:“敬年,咱们是多年的朋友了,你怎么说这样的话?”顿顿又说:“我倒有个主意,玉君不是崇尚自由婚姻吗?我们可以让他俩自由自由……”

周敬年不解地望着顾伯恩:“顾老爷的意思是……”

顾伯恩凑近周敬年,周敬年连忙站起来,顾伯恩在他耳朵里说了一会,周敬年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这样行吗?”

顾伯恩说:“不试试又怎么知道?”

周敬年说:“好吧,那就试试。”

回到家里,周玉君说:“爸,你回来了?病人没事吧?”周敬年说:“没事了。”放好药箱,喝了口茶,便对女儿说:“玉君,有件事要跟你商量商量。”

周玉君一听,以为父亲又要说她的婚事,有些戒备地看了父亲说:“爸,什么事?”

周敬年不禁莞尔:“看把你吓得,爸说别的事。”

周玉君让父亲这么一说反倒不好意思起来,看别处说:“你说吧。”

周敬年说:“是这样,后天同怀书院重新开院,镇长请了有名的羊书老先生授业,得搞个拜先生的仪式,需要找几个人帮忙筹备,你明早过去帮忙帮忙?”

周玉君最热心这类的公事,满口答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