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说:现代社会有三种人,一是良心没有被狗吃掉的人;二是良心被狗吃掉的人;三是良心连狗都不吃的人。


子说:吾座下永久自行车,手中诺基亚1100,吾怕谁来!


子说:反腐败的风险常常大于搞腐败的风险。


子说:没有钱的男人娶什么老婆,赶快赚钱去。


子说:要学会拖事情,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子说:买房子是一个非常远大的理想。


子说:现在穿的像学生的,其实都是失足妇女,而穿的像失足妇女的,恰恰都是学生。


子说:二奶的定义是这样的,广义上说,它和失足妇女没有什么区别;狭义上说,它比失足妇女相对专一,接近于高级失足妇女。危害上说,破坏家庭,破坏稳定;贡献上说,满足所谓成功男人的浮躁和虚荣。总体评价,功大于过;因为能加速SH的不稳定,而为建立新SH做出独有的贡献。


子说:现在学校的教师,医院的医师,比起一般的企业领导,机关公务员,社会地位要高很多的。


子说:在道德低下的社会,道德高尚是要吃苦头的。


子说:买什么保险,用不上时痛苦,用上时更痛苦。


子说:杜老先生,天下寒士,关我鸟事!


子说:徒儿,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做好事能光明正大的做吗?记住了,实在要做,也要偷偷摸摸的做。


子说:做父母是专业性很强的职业,然而很多人没经过任何培训就上岗了。


子说:最优秀的人和最卑劣的人创造了历史,而平庸的人则繁衍了种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