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八卷 剩把怀饮笑问禅 第三九八章:冰冰

hc8610 收藏 0 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size][/URL] 当年从灵渚古墟出来,在云曦山谷外,高庸涵曾因为云纵一事,被其父云介臺率众截杀。当时面对天翔阁七位修真者组成的剑阵,高庸涵进入到人剑合一的境界,无意中领悟出了冠绝天下的剑意——绝灭! “绝灭”以“生机”为基础,不含任何杂念,全身心地将自己的心神乃至一切,统统沉浸到剑意当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


当年从灵渚古墟出来,在云曦山谷外,高庸涵曾因为云纵一事,被其父云介臺率众截杀。当时面对天翔阁七位修真者组成的剑阵,高庸涵进入到人剑合一的境界,无意中领悟出了冠绝天下的剑意——绝灭!


“绝灭”以“生机”为基础,不含任何杂念,全身心地将自己的心神乃至一切,统统沉浸到剑意当中。当日施展出来,剑芒爆发出的光华,令天上的骄阳都黯淡无光。以风如斗这等浸淫剑术近百年的一代宗师,在见识了绝灭之后都为之色变,其惨烈凌厉可见一斑。


不过,此人施展的“绝灭”仅仅只是形似,离大成尚有不小的差距。毕竟,无论是“生机”剑意还是人剑合一,都是极难达到的境界,修为、悟性、心境诸多方面缺一不可。即便有许多不足,此人这一剑所蕴含的杀意,也足以跻身一流高手的行列。


由于看出了剑意的来历,高庸涵不免有些好奇,出手之际自然留了几分余地。在他以为,出手之人多半是御风族天翔阁的弟子,可是出乎意料的是,等那人的身形从冰屑中显现出来时,居然是一个身高五丈有余,已然幻化出了一张冰雕面孔的冰精。一个冰精,握着一根细长的冰锥,竟然使出了“绝灭”剑意,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


“你这一剑使得不错,但是境界不够,所以发挥不出威力。”高庸涵修为远胜那冰精,加之此刻洞察先机,微微一笑,好整以暇地伸出了一根手指。指尖漾起一片柔和的电光,电光瞬间之间膨胀开来,在身前三尺处生生将气势如虹的冰锥定在半空。


“开!”那冰精似乎没想到自己的全力一击竟毫无用处,跟着体会到对方言语中的不屑,登时激发出体内的凶性,大喝一声使力朝前刺去。可惜,这一剑的厉害之处全在于剑意,剑意已被破掉,就算手中拿得是绝世神兵,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冰精就是冰精,终归还是不懂得随机应变。”就在那冰精发力之际,高庸涵敏锐地察觉到,对方似乎可以从寒冰中汲取力量,双眉一抬,灵力奔涌而出。一道至阳的灵力闪烁着金芒,倏地划过冰锥,直击向那冰精面门。金芒所到之处,冰锥连一点声响都没能发出就已寸断,断裂的冰块尚未落地便化作一滩雪水。


旁人或许不知,那冰精却十分清楚,他手中这根冰锥看似毫不起眼,其实乃是取自冰川最深处的万年玄冰,经反复打磨而成。所谓万年玄冰,几乎可以算作是冰川中最纯净的寒冰,虽不及冰髓神奇,也是难得一见的珍品。这根万年玄冰打造的冰锥,不惧刀枪水火不侵,而且在打磨时还有高人为其加持了符印,较之寻常修真者的法器犹胜一筹。可是,如此难得的利器,却被高庸涵一根手指毁去!


那冰精尽管凶悍,终究不是没有头脑的精怪,心知与对方修为相差太远,当即喷出一口寒气缩回到冰墙之中。金芒如同附骨之蛆一般,几乎在同时钻了进去,就听的一声大吼,冰墙啪的一声爆裂开来。顷刻之间,成千上万大小不一的碎冰四散激射而出,内中更是夹杂了凌厉的寒意。


漫天冰雪和刺骨的寒意,到了高庸涵身前一丈处,便再也进不得分毫。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被激起的冰雪方才渐渐散去,峡谷中又恢复了宁静。若非两侧的冰山崩塌了大半,谷底一片狼藉,恐怕很难想像之前曾有过一次惨烈的厮杀。


“真人在上,请受我等一拜!”一群人惊魂初定,便在那名凤羽族人的带领下再次跪倒,行的是三拜九叩的大礼。人人都知道,如果不是高庸涵出手挡住了那个冰精,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对手,更休说冰山崩塌时的天地之威了。


“好了,趁着冰精暂时退却,你们还是尽快离开此地吧。”高庸涵摆了摆手,皱眉道:“那冰精很不简单,我得去瞧一瞧。”


“谨遵真人法旨,我等这就告辞!”众人先前见到高庸涵如闲庭信步一般,毫不费力就化解了惊天一剑,原以为那冰精已被除掉,熟料竟给它跑掉,一时均大为不安。此时,就连先前不肯走的那两个独角兽人,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向高庸涵施礼过后往东而去。


待那群人全都走的没了踪影,高庸涵才屈指弹出一道纸符,纸符旋即化作一只纸鹤,朝西南方向飞去。跟着寻信纸鹤一路而行,翻越了数座冰山,来到一处地形独特的山谷。高庸涵悄然从云端落了下来,站在一侧的冰崖上,颇有兴致地打量着四周的景色。


峡谷尽管被厚厚的冰层所覆盖,将当初的痕迹统统掩埋,不过仍然可以看出,这里曾经发生过极其强烈的爆炸。原本应该是被一道山脉拦腰分作两处的峡谷,结果却因为山脉被生生震塌,变成了一个起伏不定的巨大山谷。在地势较高的一侧,很明显曾经有一个不小的湖泊,只是不知何故全被冻结成冰。尤为令人称奇的是,在湖边的一块巨石上,还残留着一座竹楼,可惜竹楼坍塌了大半,早已被冰雪埋没的差不多了。


“想来,这里就是沐芳谷了?”说起来,高庸涵虽然曾被纳兰关在玄冰裂隙,却从未领略过沐芳谷的风貌,对此地的了解,完全是后来听烈九烽和水涟漪的描述。他不知道,眼前的沐芳谷较之当日,实已有了天壤之别。


想当年,纳兰隐居于此的时候,沐芳谷绝对是难得一见的世外桃源。以她的修为和际遇,大可以在上仙秋潮的指点下,突破心境桎梏体认天道自然,从而像玄元道尊那样飞升仙界。可惜,爱恨交织,她始终无法忘记过往的伤痛,于是招募苦行者,暗地里图谋消灭玄元、重始二宗。后来,高庸涵异军突起,其言行令纳兰想起了负心的玄元道尊,于是设伏将其擒获。熟料,竟由此引来紫袖等鸾龙高手,以及十二叠鼓楼的围攻,不但百年基业毁于一旦,还连累师尊秋潮被杀。


事情已经过去了十余年,秋潮灵胎爆裂后产生的破坏,也早已被时间抚平,只有四周垮塌的山峰,断裂塌陷的冰川,才隐隐反应出当时的惨烈。而这一切,不过是源于纳兰心中的一缕哀怨和不平!


纳兰的身份,以及心中的真实想法,普天下恐怕只有紫袖和狐晏略知一二。而高庸涵则是一无所知,他至今都没弄明白,苦行者为何要对自己出手,甚至都不大清楚玉霄王是谁。看着面目全非的沐芳谷,他倒没有生出多少感慨,之所以一路追踪到此,除了想知道那个冰精从何处学来的“绝灭”,还想通过冰精了解一下苦行者的情况。在即将到来的决战中,苦行者无疑是一份举足轻重的力量,如能探听到他们的消息,将会避免掉很多麻烦。


“咦,这些冰精倒是藏的很深,看来只有设法引他们出来了。”高庸涵放出神识细细搜索了一遍,发现那些冰精全都深藏于冰层之下,当即跃到山谷中央的一根冰柱上,轻轻拍出一道符篆。符篆轻柔地飘落到地面上,跟着没入冰层,不过片刻就从冰下传出几声闷响,被激怒的冰精纷纷钻出地面,朝高庸涵围了过来。


部分冰精已认出高庸涵,知道此人很不好惹,故而并没有急于出手,只是尖利地呼啸着,不断招呼同伴赶来。渐渐地,山谷中出现了上千个冰精,体内玄冰旋转之际带起的寒气升腾到半空,几乎连空气都要冻结住了。


“你杀我族人,又闯进沐芳谷破坏冰川,究竟想要做什么?”领头的,正是那个体型硕大,会使绝灭剑意的冰精。适才,他自以为十拿九稳的一剑被高庸涵一指逼退,还吃了个暗亏,此时又见敌人悄无声息地跟踪到此,不由得大为戒惧。是以在露面之前,他已悄悄吩咐族人吞吐寒气,暗中结成寒息冰环阵。


所谓寒息冰环阵,是纳兰专门为冰精所创,目的就是为了将冰精体内的寒气,以及冰川寒意凝聚在一起,进而形成一个冰封的结界困死敌人。这个法阵构思独特,只有冰精才能将阵法的威力发挥到最大,因为他们本就是由玄冰凝结而来。当年那场大战,烈九烽便是一招不慎,险些被冰精合力困住。


“你叫什么名字,刚才刺我的一剑是跟谁学的?”高庸涵不答反问,无形中气势已然凌驾于一众冰精之上。


“我叫冰冰!”这冰精正是和紫袖有过一面之缘,后来又曾和烈九烽大战的那个冰冰,相比于十多年前,他那副冰雕面容愈发清晰了。听到高庸涵问起绝灭剑意,冰冰面色一寒,冷冷回道:“我跟谁学的剑与你无关,我们不想和你为敌,请你速速离去。”


说来好笑,苦行者和十二叠鼓楼那场大战可谓是惊天动地,被称为横水血战后的又一场修真界混战。然而可笑甚至可悲的是,双方除了少数几名身份特殊、地位高贵的人以外,居然没有多少人知道真实的原因。比如说冰冰,他就不知道为什么打架,而且从始至终都没听过高庸涵的名字,此刻更不可能认出面前的人是谁了。


“你放心,我没什么恶意,只是想问几个问题。”高庸涵和烈九烽一样,没有注意到空中的寒气越来越盛,自顾自地说道:“只要你如实相告,我自会离去。”


“什么问题,你说!”经过了十多年的历练,冰冰行事愈发稳重,心机也越来越深,竟然学会了缓兵之计。他对高庸涵的修为十分忌惮,生怕寒气凝出的结界不够牢靠,故而有意拖延一点时间,以便等会动起手来更有把握。


“第一个问题,就是刚才说的,你这剑法是跟谁学的。”高庸涵说着竖起两根手指,续道:“第二个问题,你可知那些苦行者现在都去了哪里?你们玉霄王又去了哪里?”


“你既然能看出我的剑意,当知道教我剑法的,乃是一名御风族的修真者。”冰冰这次答的倒是很痛快,率直说道:“至于他的名讳,我没问,他也没说。”


“嗯,他现在何处?”


“御风族人向来行无定所,这里又是苦寒之地,他早就离开这里了。”


“那么,第二个问题呢?”


“当年那一战,沐芳谷来了好多敌人,而且不乏极道高手。”冰冰那次被水涟漪所伤,尽管好几年都不能动手,反倒因祸得福躲过了最惨烈的厮杀。等他勉强恢复回到沐芳谷,已是人去楼空,除了陆陆续续聚拢来的冰精,自玉霄王以下再无人回来,他们仿佛全被遗忘了一般。想到这里,冰冰不免有些黯然,摇头道:“沐芳谷彻底被毁,他们再也没有露过面,至今仍是生死未卜。”


“你这番话等于是什么也没说。”高庸涵看得出来,冰冰的话不尽详实,当下说道:“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想四下里查探一番。”


“我早就知道,你是和那些人没什么两样,绕了一个圈子,还不是贪图我们沐芳谷的宝贝。”冰冰嘴一撇,露出厌烦的神情,冷笑道:“你莫以为修为高就可以仗势欺人,我告诉你,我们才是冰川真正的主人!”说完,扬手虚拍,空中的寒气登时凝成无数冰箭,如瀑布激流一般激射而去。


眼见他这一动手,数千名冰精齐齐喷出一口寒气,高庸涵身周顿时形成了一个冰封结界!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