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沙场之话说三野 第一卷 黄沙百战二十二军 第四章 铁道大队(三)

wgyj 收藏 0 18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2.html



1946年3月,鲁南铁道大队“改头换面”,集体转业,成了铁路局。干部大多改行干管理,大队长刘金山成了副局长。长枪队编入鲁南军区十九团。短枪队整编为鲁南铁路局警卫连。但由于内战爆发,鲁南铁道大队于1946年8月重建。据大队长刘金山回忆,组建不久就和国民党干了一仗,那应该是在津浦路战役的时候。但重建的“铁道游击队”时间很短,不过三个月,年底就编入了鲁南军区特务团二营。这时解放战争的大幕已经拉开了,“铁道游击队”也正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这支“铁道游击队”虽然和二十二军扯不上关系,但脉络可寻,可以追踪到三十五军了。

虽然,我对二十二军有哪个连队来自鲁南铁道大队,尚不得而知。但二十二军官兵在“铁道游击队”里干过的人却有许多,尤其是指挥员的名字可以在相关史料里查到。二十二军的原后勤部长董明春曾当过独立支队的副支队长。如果说董明春是“铁道游击队”的上级,还隔了一层。那么杨广立和铁道游击队就近了,杨广立虽是独立支队副政委,不过他可是兼着“铁道游击队”政委的。建国后,杨广立任过二十二军的副政委,1964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杨广立以后任舟嵊要塞区政委、六十军政委、军中最后的职务是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

杨广立在“铁道游击队”干过,在二十二军不是新闻。但“洛阳营“营长张明当年有个“哥们”,名叫张建中,是二十三团一营副教导员,张建中就是原独立支队二大队三中队的队长。张建中在泰蒙战役中光荣牺牲,是八师的战斗英雄之一。

鲁南铁道大队在抗日战争中牺牲30余人,但没有政委李正。李正是小说里的人物,“铁道游击队”算上解放战争时期有六任政委,第一任杜季伟、第二任文立正、第三任杨广立、第四任赵若华、第五任张鸿仪、第六任郑惕。李正的原型之一是鲁南军区独立支队代政委兼二大队政委文立正。6个政委有两个牺牲。但只有张鸿仪是牺牲在鲁南铁道大队任上。文立正最初是运河支队的政治处主任,后来又任过运河支队副政委。

1943年春,文立正被任命独立支队代政委兼二大队政委。他的老战友李锐说:“……穿一件破烂棉袍,束一根用布旒子编成的腰带。他个儿矮,袍子太长,就把前大襟翻起,掖在腰带里……他常带两支短枪,掖在胸前的袍子里……”。真和小说里的“李正”很相像,文立正其人确有传奇色彩。

许多人以为“铁道游击队”活动在枣庄地区,一定都是山东好汉,其实不然。文立正是湖南人,据李锐回忆:“他家中富有,是国民党一位高级军官的儿子,他曾就读于北平辅仁大学化学系,英文很好,又爱好文艺,会吹口琴,还喜欢照相,写得一手好字,抗战期间,他在鲁南艰苦的环境中打了八年游击战,他只有短暂的初恋,没有结婚……”

文立正不是牺牲在日寇的刀下,也不是牺牲在公开的伪军的枪下。文立正以后任二分区宣传科科长。1945年2月22日,去临城县六区检查扩军工作时住在丁家堂村,被区武工队一个副班长出卖,遭国民党申宪武部突袭,壮烈牺牲,时年34岁。申宪武是国民党保安二师师长,1945年8月11日,申宪武在前面说过的“八师出山”时候的闫村战斗中活捉,游街示众后枪决。

微山湖畔,“铁道游击队”丰碑高高矗立,碑文是原国家副主席王震所题,据说是王震将军的最后一次题词。抗日战争时期,这一带有三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另两支是微湖大队和运河支队,要论战绩当推运河支队,人多枪多,还有自己的根据地,抗日战争中运河支队牺牲400余人。据说建纪念碑之初,曾打算将三支抗日队伍合在一起,但最终又认为,还是铁道游击队影响巨大,要突出“重点”,“铁道游击队”又套上了一道光环。

我曾有个领导,转业干部,黑龙江人,老同志了,说话办事都很诚恳。我问他是四野哪个部队,他说三十八军。有一次填表,我瞄了一眼,呵,原来是四十九军。四十九军即十二纵,是四野大军的小弟弟,成军最晚了,现在有个陆战旅就是这个军的一四五师。而三十八军是老大,东野第一纵队。他说是三十八军,这也没什么,无非觉得三十八军叫得响,说四十九军谁知道啊。有人曾在一大队当文书,一大队即微湖大队,但他却说是“铁道游击队”,无非也是觉得光彩。但我思想,两者还是有所不同,三十八军即使彭老总不喊“万岁”,也是四野老牌主力。“铁道游击队”若没有《铁道游击队》还有今天的名声吗?正如有老同志所说的,后来由于小说和电影的关系,铁道大队出名了,其实当年独立支队名气要大些。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基本认定二分区主力部队前身是独立支队。独立支队就“资历”来说还逊于运河支队,但在组建八师时,首先跨入了主力行列里,这就是八师二十四团。二十四团长名叫贾耀祥,山西人,1935年的老党员了,但建国后转出军界,搞起了工业;政委李荆山,山东人,建国后也改行,去了空军,曾是空二军的政委。

虽然,当初二十四团与老三团、老五团是有距离的,但二十四团有一路直追两位“大哥”的气势,尤其是一营营长郭继胜更是三纵的一面的旗帜。华野三纵整编为二十二军的时候,二十四团终于也能“自立门户”了,成为新组建的六十四师主力团——一九○团,义不容辞的担起了“大哥”的重任。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

如果我能站在微山湖畔铁道游击队的纪念碑前,我一定非常自豪,这是历史的坐标,镌刻着中国人民的苦难、不屈、抗争直到胜利的历史,是战士的光荣和无名英雄的伟大。是传奇与历史的雄浑交响。

正如迟浩田将军的题词:可歌可泣,亦传亦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