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血脉 正文 第四十五回

南庄隐士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海水一浪接着一浪向奇兵的脸上打来,冲刷着他微胖的肌体,他静静地浮在水面,享受着海浪的洗礼。


游泳的人很多,犹如穿梭在水中的鱼群,游来浮去。忽然,他眼前出现惊险一幕,一位身着比基尼泳装的时髦女郎在水中挣扎,时隐时现,奇兵来不及考虑,凭借着良好的水性,一个猛子扎过去,从侧面搂住她的雪白肌体,把她带到岸边,放在沙滩上,对她进行了人工呼吸,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人的曲目.....


大约几分钟过去,女郎终于苏醒过来:“谢谢您救了我!”


“别客气,谁碰到这种情形都会伸出援助之手,现在感觉如何?”


“好多啦,不知如何报答您的救命之恩?”


“以后可要注意,千万别到深水里去,你学会游泳多长时间了?”奇兵望着眼前这位美丽动人的女郎,在阳光的福射下,发出一道诱人的光芒,所以,他想多说两句,这就是男人的本性。


“我还不会游泳!”


“不会游泳?那你胆子也忒大了,敢往深水里走。”


“这......”


奇兵感觉她有难言之苦,不再追问:“姑娘,记住学会再来海边游泳,生命只有一次,千万别拿性命开玩笑。”


“噢!”女郎点了点头,披上浴巾。


“好了,我准备走了。”


“恩人,能把手机号码留给我吗?”


“好吧!”奇兵说出自己的号码,然后走进冲浴室。


......


诸葛林病情刚稳定,就吵着出院,腊梅只好把他接回干休所,为了不让老人孤单,她也搬到干休所,早上为老人准备好早餐,中午从饭店里带老人喜欢吃的可口饭菜,晚上不管再忙再累也按点回来,为他老人家熬上稀饭。后来,诸葛林看到腊梅一天到晚忙前忙后,人都累瘦了一圈,心里很过意不去,就给老伴通了一个电话,老伴一听,在医院也呆不住了,找到玉珊要出院,玉珊查看病历后,感到她的病情没多大问题,就同主治军医商量,为她办理了出院手续。


为这事,腊梅很感激玉珊,邀请玉珊来泉海八路子弟餐饮娱乐公司作客,玉珊再三推迟,腊梅只好编了个谎话,说有事相求,玉珊不好再说什么啦,准时赴约。


俩人见面,寒暄几句,切入正题。


“玉珊,你喝点什么酒?”


“我不会喝!”


“过去喝不喝我不管,今天,咱姊妹俩得喝上几杯。来!这第一杯是替公公婆婆敬的。”说罢,把酒倒进喉咙里。“这第二杯,是我敬的,感谢这些日子对他们的照顾。”顺手又把酒灌进喉咙里。酒就是酒,对任何喝酒的人一概公平,而此时腊梅有了用它浇胸中块垒的意思,不少事物,本身的物质性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跟它相对应的心中意绪。这第……没等她再喝,玉珊把她手里的杯子夺了下来:“你不能再喝了,脸都红了。”


腊梅两杯酒下肚,声音被酒精泡过后,变得有些糯,她说:“没事……再喝这么多也没事……来,我再敬你一杯。”


玉珊察觉到腊梅有些亢奋了,话渐渐地多起来,也渐渐地随便起来,而且目光迷离,妩媚有余:“腊梅,还别说,你喝点酒变得更俊俏了,脸上好像涂了一层淡淡的胭脂,省得再化妆啦。”


“玉珊,你净捡好听的说,你没听人说,女人四十豆腐渣吗。”


“人与人不一样,如果你我不认识的话,一眼看去,你也就三十出头。正像广告词中所说,今年二十明年十八嘛。”


“你真会说话啊。”


“咳!将帅也真是,守着这么漂亮的老婆不珍惜……”话说了一半又咽了下去。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听到这话,腊梅的眼泪就顺着脸颊淌了下来。玉珊顿感说露了嘴,她赶紧把桌上的纸巾盒拿过来,抽出一张递给她说:“腊梅,你别介意呵。”


“妻子!妻子是什么?当身心疲惫的时候,她就是慈爱的妈妈,任他在怀中撒娇;当生理冲动的时候,她就是合法的专用工具,任他狂风暴雨;当她红颜渐逝的时候,他就会‘鸟枪换炮’……”腊梅眼角溢出泪水,她用双手捂住了脸,泪水像积蓄在堤坝里的水一样,从她的指缝里汩汩挤出,然后化成了一串串泪珠,从五个指缝间落下,玉珊从来不知道,一个人是可以这样流泪的。


玉珊没想到一句话,竟勾起她这么多的心酸,想到及第前段时间有事瞒着自己,还有小叔子抛弃结发夫妻,在外包二奶的事,她也随着腊梅的话头说了起来:“可不是,男人都自我感觉良好,给他点儿阳光就灿烂,给他点洪水就泛滥。好像女人没有男人的支持,就像断了根的花朵,很快会枯萎。我不同意这种观点,没人给阳光,没人给洪水,没人理我们,我们照过,而且过得更好!”一连串的排比句,把腊梅逗笑了,此时此刻,她的脸庞已暴露出了她的真实年龄,皮肤显得松弛,眼袋也耷拉下来。看到腊梅的这副模样,玉珊有点惘然,女人这一生真是可怜,婚前花容月貌,婚后俊俏丽人,然而,随着年龄的增大,家务事增多,不管什么化妆打扮都会失去年轻时的风韵,这是一条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生理规律。想着想着,玉珊眼眶里也蓄了一些泪水,虽然没有发现丈夫像将帅有背叛自己妻子的行为,但那事瞒着自己,也让她心里不好受,她容不得丈夫在感情上有丁点的不忠,仿佛丈夫就是自己的私有财产,任何人也无权干涉和掠夺。她为腊梅打起抱不平:“腊梅,将帅过去对你怎么样?”


听到玉珊的问话,酒精已融化了心底冰冻着的往事,又如泥浆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结婚后,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从没有斗过嘴,相亲相爱。说真心话,我们虽是邂逅相遇一见钟情,但感情基础很好,在部队时,他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回来后,他干这干那,可体帖我和孩子了,我实在太爱他了,没办法。记得当初人家说相爱时哪个最动情哪个就被动,我还不相信哪?如今验证了这句话。”说到这,她一头趴到桌子上哭了起来,呜哇呜哇的,像个孩子。


她哭得撕心裂肺,把玉珊的眼泪也弄出来了。玉珊说:“别哭啦,看来你现在还很爱将帅。”


“他背叛过我,说不上是爱还是恨了。老天爷真是不公平,拿我们女人开涮,从昔日的秦香莲被陈世美抛弃开始,女人就成了男人的抛弃之物,如今都进入二十一世纪了,我们女人被男人所抛弃的事还少吗?不用我说,各种报刊杂志上隔三差五就登上一段,看后让人心里难受。” 她定定地看着玉珊,接着她的眼珠又亮了起来,眼泪汪在眼眶里,越聚越多,突然,泪水再越过那厚厚的下眼睑,噗啦啦坠落下来,像屋檐上坠落的雨水一样,那么匆忙和密集,玉珊急忙扯了一把餐巾纸塞在她手中,餐巾纸湿了一张又一张。看到这情景,玉珊向服务生要了一条热毛巾,递给了她,她用热毛巾严严地捂住了自己的脸,好一阵子才拿掉。


“可不是吗,不过,如今社会比过去是强多了,解放前实行的是一夫多妻制,而今是一夫一妻制,咱们女人的地位提高了,社会上虽然仍有女人被狠心男人抛弃的事,但在生活当中只占少数。”玉珊想把她从痛苦的回忆里拉回到现实生活中。


“你说的理,我都明白,可就是心口堵得慌。”


“看得出来,你还爱着将帅,一日夫妻百日恩嘛,再说将帅也有了悔改之意,等他出狱后,还是破镜重圆的好。”


听到玉珊的劝说,腊梅默默无语,眼睑默默下垂。呆了半晌,她才开口:“玉珊,你也不是外人,如果你看到那场面也会气愤,那一刻,我恨不能要杀了这对狗男女,然后去公安局投案自首。”


“谁也不想遇到这种倒霉事,既然遇到啦,还是三思而后行,今后要走的路还长着那?我们不能因小而失大,触犯法律。”玉珊嘴上是这么说的,但如果自己遇到这种事,她也说不好会出现什么局面?感情这东西是个复杂而又敏感的问题,不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什么都好说,假如真的落到自己的头上,究竟会出现什么恶性后果,谁也想不到。在这个问题上,玉珊感觉腊梅还是很有理智的,要是自己哪?她不敢往下想,感到自己没有腊梅那种度量,前段时间,就为及第瞒了自己一点小事,都一个多月不理他了,如果发现及第有外遇的话,该是什么情景哪?想到这,她自己都忍不住地笑出了声。


“噫!你笑话我呀?”


“不是,不是呵。”


“那你笑什么?”


玉珊默然半天,讲出缘由:“一个月前,我和及第如何如何……”


“我当是什么事哪?你真的要把及第拴在自己的裤腰带上呵,你太幸福啦,将帅如果有及第的一半,把感情放在自己妻子身上的话,我也就满足了。”


“面包会有的,感情也会有的。”玉珊学着一部电影的台词对腊梅说道,然后俩人笑个不停,一时间非常愉快,忘却了烦恼,忘记了时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