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

第十节

1937年9月1日,清晨。

或许是因为昨晚的战斗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和精神,在经过最初的兴奋之后,这片阵地上的国军官兵纷纷闭眼沉睡了起来,只有一些负责警戒的人还瞪着眼睛努力观望着远处。而昨晚发动偷袭的日本军队,在吃亏一次大亏之后,似乎也安份了下来,整整大半夜的时间,再也没有发动过攻击。

夏秋冬替之际,夜晚的凉爽无疑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尤其是劳累之后,这份凉爽更是让人大为受用,虽然四周飘散着一般难闻的气息,但这里的人,显然早已习惯了这种气味。

“呜呜……”

“飞机,鬼子的飞机来啦!快躲好啊,鬼子的飞机来啦!”伴随着远处天空中的一阵阵轰鸣,阵地上警戒的士兵张嘴狂吼了起来,这撕心裂肺般的声音顿时如同在一潭平静的湖水中丢下了一块巨大的石块,顿时荡起阵阵涟漪。

一双双朦胧的眼睛在迷茫之中睁开,但当天空中的轰鸣声传到他们耳朵里时,整个阵地顿时沸腾了。

“趴下……快趴下,鬼子的飞机……”

“躲起来,快躲起来”

……

如同潮水一般的阵阵吼叫声中,整片纵横交错的阵地就这样渐渐的平息了下来,一道道灰色的身影,这一刻几乎与大地融入了一体,不再发出任何的声响。

“轰……轰……轰……”伴随着天空中越来越响的马达声,爆炸声终于一个接一个的响起,与此同时,大地也开始不停的颤抖起来,被掀飞起丈余的烟尘,仿佛是大地愤怒之时的咆哮,但却丝毫奈何不了天空之中不断俯冲的钢铁机具。

不时的有一些倒楣的国军士兵被炮弹击中,在一声声无力的嘶喊中失去涌动的活力,那一具具年轻的身躯在这种血腥狂暴的轰炸中,起不到丝毫反击的作用。

“操你娘的小鬼子,老子跟你们拼了!”在阵地的某一处,因为身旁兄弟的阵亡而失去了理智的年轻士兵狂吼着露出了身躯,随即凛然不惧的朝天空开起了枪,然而那一声声枪响,在这种时候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甚至那从枪管中射出的子弹也在面对着一架架四处盘旋的飞机时,显得苍白而又无力。

“轰”随时一架飞机的俯冲,在一声猛烈的爆炸后,地面上的年轻战士消失了,只剩下一个巨大的弹坑,在不断的冒着青烟,昭示着战争的残忍和无情。

飞机在头顶肆虐了近一个多小时后,连绵不绝的爆炸声,渐渐平缓了下来,有些胆大的国军士兵偷偷的从壕沟中抬起了脑袋,却徒然间发出了比先前更高分贝的喊叫:“鬼子来啦,鬼子冲过来啦。”

一个个被厚厚灰尘遮盖的人从壕沟里面抬起了头,不停的“呸呸”个不停,想要将渗进嘴里的泥沙清理干净。老孟或许是因为年纪大了的原因,更是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想来渐渐年迈的身体,对于这种恶劣的环境,已经有点承受不住的模样。

而在众人忙着清理身子,准备拿枪战斗的时候,一个干涩的声音从他们身边响起,声音不算高,但让听到的人浑身不由打起冷颤:“趴下,小心重炮。”

一班的这些人没有丝毫的犹豫,当他们听到声音是从石头的喉咙里发出来之后,几乎想都不想便重新的埋下头去,几乎与此同时,更加猛烈的震颤在他们的耳朵里面响起,那一声声剧烈的爆炸声,掀起的狂涛比先前的飞机轰炸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一刻,天空阴沉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渐渐浓起来的乌云,还是因为地面上一柱柱腾空而起的烟柱,而那些重新缩回壕沟中的士兵这一刻则彻底的恐惧了起来,耳朵在这个时候已经快要聋了,里面那“嗡嗡”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让人难受,而被掀飞的泥土,这个时候尽然夸张的整块整块四散落下,这个时候他们只能庆幸这些泥土里面没有什么小石块之类的东西了,否则的话,光凭这些随意散落的石块,便能让他们损失惨重。

有些忍受不住炮火攻击的士兵开始张嘴大叫起来,那在平时听起来颇有气势的声音,这一刻根本传不出身旁1米的范围便被吞噬,整个天际之下,似乎只剩下了炮火的呼啸,再也容不得其他的声响。

辛苦构筑的阵地,在这一阵接一阵的炮火覆盖中,差不多失去了它原先的功效,一个接一个的巨大弹坑,让狭长的壕沟变得支离破碎,也像是在一条坚固的堤坝上打开了一个一个的缺口,洪水只要顺着缺口,便可以一涌而出。

而这奔涌的洪水,便是远处冒着炮火狂奔而来的土黄色大军。那些日军士兵,在这个时候尽然冒着被已方重炮误伤的危险冲了过来,那段被清理出来,看似狭长空旷的平地,如今已被他们冲过了大半,再有不过五六十米的距离,便能抵达目的地。

远处的火炮终于停止了攻击,在冲的过快的几个日军士兵被飞溅的炮弹碎片吞噬之后,远处的炮火也渐渐的消失了,随即响起的,便是一片“板哉”声。

“准备战斗,鬼子上来了。”在连指挥部处,终于响起了张参谋那显得极为沉稳冷静的声音,虽然从那有点含糊的话声中,可以听出来张参谋此刻的情况也不怎么样,但在这种铺天盖地的打击中,可以活下命来,已经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了,哪还能顾忌的了那么多?

其实说起来,张灵甫他们倒也没有多大的事,只不过连部的机枪掩体在这种丧心病狂般的攻击中是彻底的被震毁了,塌下来的顶棚,直接压在了几个人的身上,让他们几个人,个个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一班的阵地上,几道身影摇摇晃晃的挺了起来,这副惨样,可比先前被飞机轰炸过后悲惨多了,没等他们发达什么概念,便听到一旁一声“扑兹”的声音,随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泥人直愣愣的盯着地上的一滩血迹,整个人都呆掉了。

然后这个呆掉的人缓缓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依旧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看了看自己的手,立即便鬼叫一般的狂吼起来:“血,血,我吐血了,是我吐的血……”

“按住他,别让他动。”前两天一直缩着不动的石头,自从经历过昨晚的战斗之后,就像是一只出了牢笼的猛虎一般,徒然扑了过去,只一下子便将那个“泥人”按倒在地,而直到这个时候,一旁傻愣着的众人才反应了过来,铁头更是扯着嗓子鬼叫道:“石头,你……你要干什么?快,快救下焦黑子……”

也无怪乎铁头这个时候有这种反应了,昨晚当他们亲眼看到石头几个呼吸的时间便解决了5个鬼子,后来又差点连张参谋都砍下了脑袋的时候,便纷纷认为这个家伙是彻底的疯了,如今看到这个实力强悍的疯子再度发疯,一贯天不怕地不怕的铁头,倒一下子不敢靠近了,大概是怕自己也倒了血楣吧。

“板哉……板哉……”听着这阵阵喊叫声不停的响起,石头也急了,转头冷喝道:“过来按住他,他被重炮震伤了内腑,千万不要随便乱动。”

一听这声音,众人一愣,随即面面相觑,他们好像第一次听说过这种情况,被敌人的火炮攻击,他们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但只要没被炸死,便是生龙活虎,哪还会有其他的问题?什么叫被震伤?这鬼子的火炮,还能有这功效?可看着焦黑子吐的那一大口血,石头也不像是在骗他们啊。

“快过去帮忙啊,都愣着干啥?”在众人的惊疑时,班长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显然对于石头的话,他是非常相信的。

周伍、罗方立即冲过去按住了焦远的手和腿,而渐渐平静下来的焦远,好像也听懂了石头先前的话。

这个时候,四周已经开了激烈的交火,一阵紧过一阵的枪声,徒然间便在身旁四周响起,在这个时候,谁都没有废话的时间了,一个个紧挨着破败不堪的壕沟,将枪口对准冲过来的敌人。

“手榴弹!”许强虽然平时一副嘻嘻哈哈的模样,关键时刻却是一点都不含糊,在看了一下敌我双方的距离之后,毫不犹豫的大声喊道。

“轰轰轰”一连串的手榴弹,立即就从壕沟里面飞了出去,对于班长的命令,他们几个,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当然,面对着铺开盖地杀来,早被吓的面色发青的小山东,差点手榴弹没有扔出去,这就另当别论了。

而这一连串的手榴弹爆炸,虽然跟重炮的轰击根本没有丝毫的可比性,但胜在精准,敌人又多,爆炸后产生的伤杀力,倒是不逞多让,十来个日军士兵,在根本无法闪避的情况下,顿时被炸飞了出去。

四周的3连士兵,显然也明白作战的要领,这一瞬间,阵地前沿徒然就像是过年放烟花爆竹一般,迸发了一连串的爆炸。

可在爆炸之后,让国军将士有点胆寒的是,对面的敌人就像是根本不怕死一样,后面的人踩着前面的尸体,全速冲来。

“嗒嗒嗒嗒……”在对方离阵地不过20来米的时候,一连串的机枪扫射声终于从阵地上响起,让人略感欣慰的是,听这声音,在被连番轰击之后,剩下来的火力,战斗力保存的尚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