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样烂漫 第二章 镇子枪声 镇子枪声(3)

漠阳红 收藏 6 3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4.html


这磺胺配上周敬年开的草药后真奏效,第二天,那位连长的腿就消了肿,高烧也退了。接着,周敬年又开了草药,给他治骨伤,反复用药,不久,那位连长勉强可以走路了。又过几日,连长的腿伤痊愈,三人不敢耽误,即日返回军营。

这天,周敬年正给一个伤风的病人看病,门外有人说道:“敬年,近来分身无术吧?也没见你到我那儿喝茶。”

周敬年正写着方子,也不抬头,但他知道是谁来了,等写完方子交给病人,他才抬起头并站起来说:“顾老爷来了啦?里边坐,里边坐。玉君,上茶。”

来者正是大财主顾伯恩,他笑眯眯地说:“敬年,知道你难抽空,一直不敢过来打扰,今日正好路过,老话说相邀不如相遇,就厚着脸皮来了。”

“顾老爷哪里话?我这又不是金銮殿,来,里边坐。”

周敬年领着顾伯恩进了里屋,宾主坐下,周玉君端着茶水进来,每人一杯。顾伯恩接过茶,喝了口,说:“敬年,玉君这孩子真是个好帮手啊!”

周玉君带着微笑,低着头出去了。

顾伯恩呷了口茶水,道:“敬年,上回跟你说的那事怎样了?”

周敬年说:“尚未跟小女说提起。”

“哦?”顾伯恩有些失望。

“顾老爷,你别介意。是这样,周某在广州游荡过一些时日,小女那时就受了些新思想的影响,我曾无意中听她说不接受父母包办的婚姻,所以你提的那事我一时还没找到合宜的机缘说呢。”

“是这样。”顾伯恩点点头,“我那儿子后天回来,这兴许是一个机缘,你可以跟她说说,如果她同意的话,咱就让他两个把婚给定了。”

周敬年说:“好的,我找个机缘跟小女说说。”

顾伯恩说:“内子特别喜欢玉君,如果浩风能娶玉君这样的女子为妻,那可是我顾家之福。”

周敬年道:“顾老爷言重了,小女自幼缺少教养,粗野丫头一个,怕是高攀了。”

顾伯恩道:“敬年说这话就见外了。等我那儿子回来,让他俩见见面?”

“好啊。”周敬年说,“他怎么又回来了?”

顾伯恩突然压低嗓门:“听说江西那边国军的围剿失败了,军队正在休整。我儿子过这边采购军需,顺便回家看看。”

周敬年说:“是这样。军队采购军需,那这物价不是要上涨了。”

“是啊,没办法的事。”顾伯恩道,“不光这样,政府对还加强了对食盐、药物的管制。前些日子,江西来了几个脚夫,要挑些食盐回去贩卖,结果差点让保安队当作奸细抓走。”

周敬年吃了一惊:“是吗?事情怎样了?”

顾伯恩道:“听我杂货店的掌柜说,幸好保安队没搜到什么,也就把他们给放了。”

周敬年松了口气。

顾伯恩看着周敬年,奇怪道:“敬年,你怎么了?”

周敬年道:“是不是三个脚夫?”

顾伯恩诧异道:“你认识他们?”

周敬年把在野猪岭发生的事说了,说:“恩公们真的没事?”

顾伯恩说:“应该没事了,保安队都把他们给放了,放心就是。”

周敬年道:“那就好,那就好。”

顾伯恩道:“好了,你还得坐诊呢,我就不打扰了,那事你就跟玉君说说。”站起来,“告辞了,敬年。”

周敬年点点头,送顾伯恩出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