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柔情 正文 第五十四章 来了个精神病

msbinghe 收藏 4 4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


李政带着胡飞把所有的武器都入了枪库,将行里放到了自己的宿舍里,临时给他准备了一个单人床。躺在临时搭设的床上,胡飞问道:“你把枪都放起来了,我们怎么训练啊?”

“训什么练啊,我们这儿连个场地都没有,你呀,也别指望着我能教你点什么,我干这行的时间还没你长呢。”李政自己抽着烟说道。

“本来也没指望你能教我点什么,我来就是两个目的,一是看看你身上没有点值得我学的东西,二是来当说客。”

“当什么说客?”

“我跟说个绝密的事,总部准备成立一个特别的组织,用来执行一些特别的任务,军区定了几个人选,领导想让你也试试。”胡飞说得很轻松。

“算了吧,我对这些神神密密的事不感兴趣。有你吗?”李政直接就拒绝了。

“当然有我了,我从你这回去就要去参加预选了,你不考虑一下吧,那可是个让每个男人都向往的地方呀,绝对的权威和刺激。”胡飞坐了起来兴奋地说道。

“算了吧,我喜欢平平静静地生活,要不就留在特大了。”

“呵呵,没想到你还是个这么低调的人。”

“这叫人各有志。”

夜里很晚了,李政把胡飞领到师里的室内篮球场上说道:“听说你的咏春拳很有造诣,我给你喂喂招。”

“好啊,我来部队这两年多还没遇到几个像样的过对手呢,不过咱就这比玩没意思。”

“那怎么才能有意思?”李政问道。

胡飞看了看后面已经没有多少亮灯的家属楼说道:“谁输了就到外面冲着家属楼喊五遍’我是精神病’怎么样?”

“行啊,没问题。”李政想,这小子看来真有几下子。

拉开架势,李政迅速地想着应对办法,不了解对手的情况下,以普通招数对敌肯定有风险,必须一开始就出重手。李政想着,摆出了个虎形拳的起势。

“呵,五形拳,领教一下喽。”胡飞说得很轻松,飞身向李政扑了过来。一时间,李政就发现胡飞的拳脚就像雨点一样从全方位向自己的身上招呼来,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胡飞扔到了地上,胡飞的动作太快了,超出了李政的思想准备。李政爬了起来准备再来,胡飞却说道:“不用打了,你输了,要是在实战中,你已经死过一次了。”

“这......”李政感觉到了胡飞的打击点有几处是致命的,放下了双手说道:“我输了。”

“请吧。”胡飞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让李政出去立即兑现约定。

“这个,能不能......这大半夜地,会不会挠民啊。”李政极不情愿,早知道这样不打赔好了。

“愿赌服输,你不会想赖账吧。”胡飞轻蔑地说道。

“怎么会,我那个......我就是怕扰民。”李政说道。

“没事,扰民算我的。”

“好,老子拼了。”李政说完出了大厅,来到了院子里,看了看跟出来的胡飞,见他没有丝毫的收回约定的意思,终于鼓了鼓气,冲着家属楼喊道:“我-是-精-神-病。”随即发现,有几家的灯迅速地亮了。

李政一见,立即拉着胡飞消失了。

第二天一早,有人见到李政就问道:“昨晚大半夜的呼着鬼哭狼嚎地,怎么回事?”

“那个......没什么事,我那新来的精神有点压抑。”李政看了看胡飞笑道。

“那你看好了,以后再发泄找个没人的地儿,大半夜地吓着孩子。”

等人走远了,胡飞问李政:“谁精神压抑了?......又不是我喊的。”

“你不说扰民算你的吗。”李政说完走了。

上班后,李政跟科长报告了一下后,就开着车带着胡飞到海岛市的特警大队训练基地报到了。海岛市的特警大队训练基地设在市内一个公安局的内部招待所里,寸土寸金的地方,面积不大。李政到了之后,一个自称是公安局刑侦处李处长的人接待了他们。

“欢迎、欢迎,能把你请来真是不容易啊。”李处长握着李政的手说着,看了看李政身后站着的胡飞。李政今天只是一身普通的迷彩服,而胡飞除了脸上没抹油彩,其他还是一身的特种兵打扮,头上戴着个奔尼帽,眼上戴着副墨镜,嘴里嚼着口香糖。李政发现处长在注意胡飞,就说道:“不用管他,我的司机。”

“呵呵,你司机挺酷的啊。”李处长陪着李政边走边说道。

“装的,内心很软弱的。”李政笑了笑说道。

处长引着李政和胡飞来到了一个大厅里,里面正有一些人在练习捕俘拳。李政进来后看了看,这里面积挺大,以前应该是个餐厅或者会议室什么的,临时改的,装修的味道还很浓。

一套捕俘拳打完后,人员散了,几个人围了过来。李处长拉过一个肩上扛着两杠一的人指着李政说道:“这位就是预备役师的高手。”然后又指了指那个两杠一说道:“特警大队的高大队长。”

李政连忙伸出手说道:“高大队长,你好。”

高大队长犹豫了一下,握住李政说道:“你就是李连长,你好,你好,刚才我还以为他是呢。”说着看了一下胡飞。

“他呀,我的司机兼秘书、保姆、保镖,反正什么都干,刚才处长也搞错了。”李政说完,大家都笑了。

李处长又说道:“我们这特警大队刚刚成立没多久,缺少专业的教练队伍,这不好容易把老马给请出来教了几天散打,你再给他们讲讲射击,再剩下的小专业我们自己再摸索着练就行了。”

这个时候,胡飞靠在门框上慢悠悠地说道:“没想到,现在广播体操在警察队伍里还这么有市场啊。”胡飞的声音不大,但在场的人都听得真切。

“什么?你说我们练的是广播体操?我们练得那是捕俘拳。”人群中有一个人跳了出来。

“别人练起来是捕俘拳,你们练得就是广播体操,三十三个人,只有两个还像点样子,三个腿脚不协调,十一个人没睡醒,眼睛都没睁开,其他的都没吃饭,手伸不开,腰下不去,广播体操都没这么做的。”胡飞慢悠悠地说着。

这时,那个老马走了过来,严肃地对胡飞说道:“小兄弟,那你说说看什么才不是广播体操?”

胡飞看了看李政,走进了场子里,紧走两步后一回身,一个反脚踹在了靠在墙边的一个海棉人形桩上。人形桩直径大约有五十公分,外面裹着一层海棉,下面通过螺丝固定在了地上,胡飞一脚过后,人形桩“喀”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固定的螺丝被挣脱了,看的人都惊呆了,没想到看样了屌了吧叽的还是个高手。

胡飞在众人的惊讶中走回了李政的身边,就像没事一样。李处长一看,连忙上前说道:“小兄弟好身手啊,能不能给我们也指点一下?”

胡飞笑了笑说道:“我就是一个跟班的,这事找他吧。”说着朝李政呶了呶嘴。

李处长一看,又对李政说道:“李连长有这么好身手的跟班,自己肯定也是个高手,如果不介意的话给指点一下?”

李政本来不想管这事,可看到那些懒懒散散的特谓的选拔出来的特警,李政还是不放心,这将来是要保卫海岛是人民的队伍,就这样的话......算了,既然要指导他们射击,也不差再教点散打了。

李政想着说道:“过讲了,我也是略知一二,如果你们不嫌烦可以简单地给你们说两句。”

听李政这么一说,高大队长立即高声说道:“大家集合,请李连长上课。”

特警们一听,立即成训练队形集合了起来,高大队长作了个请的手势,李政笑着点了点头,走到了队伍前,先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开口说道:“各们警官,我就现丑了。第一,你们作为特警,将来要面对的都是一些穷凶极恶的人,除了用枪,就只有这拳脚功夫了,而且拳脚上的功夫在保命方面会发挥重要的作用,对你们来说,练好散打就是增加生存的能力,所以说,如果你们在思想上没有准备,最好不要来玩命。第二,练散打,特别是处在初级阶段的人,最重要的是打好基础,比如说身形,步法、手形等等,什么下腰,踢腿、打沙袋,样样都得过关,这样才能学习套路,如果基本功没练扎实就去一味地练习套路,不会有太大的进展,你们知道少林寺的武僧习武要练多少年基本功吗?过去是十年,有的是三年,现在一般是一年,最快的也得三个月,除非是不想学武的,我想,你们的基本功还需要再练一下,而且一直要练下去。第三、不要盲目,要认清自身的实际情况,以你们现在的情况,再练十年可能也达不到他那个水平,所以说不要给自己定太高的目标,比如说........比如说手上的力道,能一掌砍断五块红砖我看对付个一般歹徒就差不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