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敢死队 正文 《002》光棍讨媳妇(下)

武者2009 收藏 0 1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size][/URL] 眨眼间那汉子已奔到了面前,惊见娘俩握棍举石怒目而视,稍一愣怔,急嚷:“大婶,妹子,误会呀,俺是好人呀,绝对的老实人,俺是来救你们的啊。” 咦?娘俩懵了,打眼瞅着来人,见他青皮光头,豹眼塌鼻,赤条条的上身,踺子肉乱滚。胳膊紧抱着个绿皮大西瓜。胯间用草绳兜着条破黑短裤,两条长毛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


眨眼间那汉子已奔到了面前,惊见娘俩握棍举石怒目而视,稍一愣怔,急嚷:“大婶,妹子,误会呀,俺是好人呀,绝对的老实人,俺是来救你们的啊。”

咦?娘俩懵了,打眼瞅着来人,见他青皮光头,豹眼塌鼻,赤条条的上身,踺子肉乱滚。胳膊紧抱着个绿皮大西瓜。胯间用草绳兜着条破黑短裤,两条长毛大腿黝黑发亮,黑脚丫子丑陋不堪。看这形象咋不象个好人呢?

“你,你是哪村的?找俺干啥?”母亲疑惑的问。

“嗨,”憨子腿一拍:“大婶子,我是光棍屯的,小名叫憨子,大名郭德刚,今年虚岁31了,无父无母,独身一人,老实能干,我,我听俺三大娘说,妹子想找个汉子过日子,就,就。。。您看我咋样?”他磕磕绊绊地说着,黑脸突然热的发紫了。忙假装挠挠头,以掩饰自己的丑态。

“奥。”娘俩这才松了口气,专心打量着这汉子,互相望望,没了反应。

憨子一看要没戏,忙道:“大婶妹子,来来,大热天的别中了暑,先吃个西瓜解解渴。”说着把瓜往腿上一放,咣的一拳砸开两半,边硬塞给娘俩,边关心的道:“大婶妹子,快吃,吃,唉,这么热的天,你俩还荒山野岭的乱走,狼兽多呀,万一碰上就坏了。”

这番话算是说到娘俩心里去了,这后生还真是个好人呢,不光给俺西瓜吃,还担心俺的处境,看样也算个实在人。母女俩就毫无顾忌的坐在路旁甩开腮帮子大口啃起西瓜来。

憨子见此大喜,趁机低头斜眼的瞅了下那妹子挽起裤脚的小腿,日,真是又白又嫩呀,再往下瞄,靠,那粉红的胖胖的小脚丫,太给力了,心不颤都不行,他看到这里忍不住咕咚咽了一大口水。正要抬头往上瞅,哪知这妹子也在偷看他,四目相碰,轰的一声,两人身子同时一哆嗦,妹子唰的脸红到了脖子,忙低下了头,抱着西瓜猛啃。

憨子则尴尬的咧咧嘴,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自己若再逮不住,那就一辈子光棍命了,他想到这里,暗暗镇定了下咕咚的心脏,牙一咬,啪的一拍胸脯,大义凛然的道:“大婶妹子,我看你们哪也别去了,这兵荒马乱的太危险,干脆跟着我吧,绝对没苦吃,光享福,俺表叔是个大地主,有100多亩肥田呢,大米白面海了,吃几辈子都吃不完。。。退一万步说,即使真揭不开锅,我郭德刚从然头拱地,雷打屁股,自己去要饭,也绝不能让你们迈出家门半步,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上敬老下痛小,爱谁谁。。。”

憨子一番冲天豪气的演讲伴着视死如归的脸部表情,把娘俩忽悠的云山雾罩,我娘哎,爷们,纯爷们,好!就是他了,母女对望一眼,脸上花开朵朵,毫不犹豫乐颠颠的跟着他又回到了光棍屯。

憨子凭空领回来个媳妇,这个消息眨眼功夫就传遍了光棍屯的每个角落,全村老少光棍全体出动,把憨子家那个小破院围了个水泄不通。

几十个破衣烂衫赤膊光腿的汉子,紧紧趴在他那半截土墙外,群头攒动,狼眼圆睁,一边目不转睛的紧瞅着院里那两间破草屋,一边嘀咕开了。

大蛋道:“我日,这样的好事俺咋就碰不上?嗨。天上掉屎啊。。。”话语中遗憾嫉妒之情毫不遮掩。

二蛋说:“谁说不是呀,别看那小子平常傻不拉矶的,可关键时候就得瑟上了,你说怪不怪。”

轱辘蛋紧接道:“大哥二哥,别扯酸话了,命,这就是命,不定咱啥时候正睡着觉,俊媳妇也来敲门了。”

这哥仨是亲兄弟,三条光棍。三根棒槌,三头壮牛。做梦都想讨媳妇,可家里穷啊,老爹大穷种,给本村地主扛了一辈子活,没挣下半点家业。老娘腿脚有残疾,常年足不出户。这三个儿子也是苦力命,大的奔三十了,还是光吊一根,别说媳妇,就是连毛都没见一个。你说急不急人。

光棍们虽然馋的跟猴似的,但却都趴在墙外瞎嘀咕,还没人能瞅见憨子那传说中的媳妇到底长啥样。只在那里纷纷撺掇鼓动着同伴大胆进屋验验真伪。可推来推去,不是这个不敢,就是那个脸羞,没一个出头的。

日,大蛋终于忍不住了,扫了眼众人,牙一咬,沉声道:“靠,一群废物,关键时刻掉链子,都滚一边去,看我的。”

他说完,握拳瞪眼,摆出一副英勇就义的架势,双脚一跺,昂首踏进了院门。

“好,爷们,纯爷们!”众光棍发一声喊,纷纷赞扬起来。

没想到大蛋走到院子中间,刚才的神气立马屁了,搓手缩脖的犹豫不前了,他也害羞呀。

这可把全神贯注的兄弟们气昏了,纷纷骂。

“上,快上。”

“大蛋子你狗日的别忽悠,进,快进。不进你就是王八养的。”

就在这时,突听屋里传出一女人的声音:“谁呀?”

我靠,墙外闻声,群头唰的缩回了墙底,只闪下个大蛋冒失的站在院子里一时不知所措。

这伙计也懵了,进不敢退不能,索性一昂头,应道:“憨子在家吗?我口渴了,来喝点水。”

说着也不等屋里应答,硬着头皮弯腰进屋,抄起门口灶台上的水瓢就朝水缸里舀了满满一飘凉水,咕咚咕咚仰脖灌了下去,随即一抹嘴,低头跑了出来。

哇靠,厉害!大蛋刚窜出院子,立马被众人围了起来。

“蛋子,看到没?俊不俊?”

“俊,太俊了,跟仙女似的。”大蛋红着脸顺口胡诌。其实他连毛都没看着,光顾着紧张了。

“真事咋的?”光棍们一听昏了。

“我,我去看看。”有个叫石猴子的小伙子嚷一声就溜进了院子,托词还是口渴喝水,也是满满一瓢仰脖灌了,不过这小子在放瓢的时候大着胆子瞥了眼里屋的女人,万万没想到那女人也在看他,吓的手一哆嗦,咣啷扔了瓢就蹿了出来。

“美女,绝对美女。”

“啊?”众人一听,心火呼的都窜了上来,瞪眼张嘴流着哈喇子,纷纷挣着也要喝水,嚷嚷了一顿,最后按年龄顺序排成队一个一个的进去喝了水,人也看了,憨子那一大缸生水也喝光了。

石猴子捂着嘴,忿忿的低声骂:“草,憨子这个棒槌以后有的日了,唉。”话语里满带酸味。

更委屈的是种瓜的二赖子,这伙计垂足顿胸,连嚷自己倒霉,若当时不在瓜棚睡觉,那娘俩路过也跑不了呀,不就是个西瓜吗,可劲啃就是了,哪有憨子后来居上的美事?关键是我好歹还有三亩薄地能糊弄着吃上饭,而憨子穷的连吊毛都没一根,你说窝囊不窝囊。唉,这都是命啊。现在说啥都晚了。

鼓捣了大半天,众光棍这才带着无尽的妒意,恋恋不舍的各自忙活路去了。

再说憨子,凭空捡了个俊媳妇,自然乐的嘴都合不上,可问题也来了。以前自己光棍一条,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凭添了两张嘴,而且媳妇还怀着孩子,管咋的也的让自己的女人吃饱吃好呀。

他琢磨了一阵,就硬着头皮来到了表叔孙阎王家。

光棍屯里,就他家牛比,一溜五间青瓦房,标准四合院,家里还雇着个老妈子洗衣做饭,100多亩地的祖产,村人大都成了他的雇工,日子过的既富足又舒坦。

唯一不足的是只有一个儿子,还在省城济南读书,他听说那里闹起了鬼子,就担心起了儿子,正在院子里踱来踱去急呢,憨子一步闯了进来。

“表叔,忙啥呢?”憨子灿灿的道。

孙阎王闻声瞥了他一眼,忽然想起了什么,站下来问:“憨子,我听人说你弄了个媳妇?”

“嘿嘿,是呀表叔。”他有些得意,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光头:“济南府的,娘俩,还带着孩子,快生了。”

“奥。”孙阎王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她俩咋跑这里来了?我听说闹鬼子?”

“是啊表叔,那里杀人杀海了,男地砍头女的豁肚,太惨了,能跑出来就算运气了。”憨子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在省城读书的表弟小沈阳,就小心翼翼的凑过去问:“叔,俺表弟他。。。还没回来吗?”

孙阎王心一震,瞪他一眼没吭声,脸色却更加凝重了。

憨子也不敢多问,站在那里吭哧半天,懦懦的道:“叔,俺,俺想借点地瓜干,还有苞米也借点,等秋后您从俺工钱里扣。”

孙阎王闻听皱了皱眉头,乜斜了他一眼,道:“不借,妈个巴子的再叫你懒,有媳妇了才知道粮食中用?早干啥了?”

憨子这下急了,忙哀求道:“表叔,您行行好,俺以前不是没奔头吗?现在有了媳妇,我,我保证下死力干活,您分派到哪我干到哪,绝不偷懒。”

孙阎王的妻子孙张氏在屋里听到他俩的对话,这时也出来了,憨子瞅见忙上前叫了句婶。这女人心善,平时对憨子也同情,总觉的沾点亲戚,感情上近一些。现在听说他娶了媳妇,就帮着说话了:“他爹,咱表侄娶上家口成了人,咱做长辈的也欢喜呀,孩子来借粮,痛快的给,别唬着个脸训他。唉。”她又转头对憨子道:“你表叔这个臭脾气,明明心里痛你,老挂着你,可就是表面不认账,孩子你别恼他。”

憨子听了表婶的这番话,感激的不知说啥好,连连点头哈腰。

老婆既然说这话了,孙阎王也不好再拒绝了,就骂了憨子几句,从库房里扒出两筐地瓜干和一斗苞米,说好秋后连本带息一起还。

憨子忙不迭的谢了,挑着粮食就乐颠颠的跑回了家,见了岳母和媳妇还吹:“看,我没吹牛吧,我表叔家粮食海了,咱可劲造,吃完再去要。”

娘俩一听,心花怒放,日,这下可遇着财主了,再也不用东奔西窜的去讨饭了,呵呵。

新婚夜,刘老太太和孙张氏来陪着娘俩说了些话,把憨子的优点狠夸了一顿,喜的母女合不拢嘴。

光棍们呢,嘻嘻哈哈说笑打闹一番,也都狠盯了眼那媳妇的大奶子,恋恋不舍的各自回家干熬去了。

憨子一个个把他们送走了,这才满怀激动的心情弯腰进了屋,油灯下,母女两人正嘀咕着什么,见他进来,都不作声了。好像都意识到了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