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卷 欲擒故纵 第五十八章 三寨枪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半夜寨外的枪声搅得北霸天心神不安。他来回在屋里不停地踱着步。


“他们限我们三天内还他,不然……”。


“啥?三天?三十年他也别想要!不然咋的?他吴老大逞能啦!他别给他鼻子就上脸。我要不是看在过去和他跪倒爬起来份上,我早就跟他翻脸了。”矮子话还没有说完,北霸天更火了。矮子等几个人站在北霸天面前不敢说话。


“老三啊,肚里有啥坏水说说看?”祁文汉拿起大烟袋在桌子上磕了磕说。


“祁爷,吴灵各今天上门找事无非是上次攻打乡政府时咱们没有配合他;惹他心里不快。可也不会在夜里来讨债呀?”三金刚邢矮子胸有成竹的说。


“你的意思是……”


“咱们不理他,让他折腾去。明天我把写好的信让人送去!在探听一下吴家寨的虚实,我不相信不久前他送来聘婚书今天夜里又来找上门来闹事!”矮子动了心眼。


“都几天了?吴梅的那桩子事还没有办?净他娘的只吃不拉屎的家伙!那好吧。妈的!折腾的老子没有一天好日子过。”祁文汉说罢又躺下抽起大烟来。


东霸天暗杀了吴*后刚刚回到四姨太太的房间。和邢武同时行动的刘丰丁于和十几个民兵来到吴家寨寨门外的一片竹林里。刘丰在夜幕的掩护下进入寨子附近观察,他们发现吴家寨四周是一条深沟,沟的里岸是一条貌似裙带的竹林环绕着寨子。过了竹林又是一条浅沟。上了岸是用石块磊成的围墙。围墙很高。刘丰和一个战士涉水摸进寨子来到吴灵各的卧室窗外。刘丰用吐沫点破窗棂纸;仔细往室内看。见吴灵各正在和四姨太太说话。


“你杀了吴*,要是镇上的人问起来咋办?”四姨太太问。


“腿长在他身上,吴知道他上哪里去了?”


“孔礼你准备咋办?”


“现在还不是时候,既是弄死他也不能让他死在吴家寨!”东霸天脸上浮现出一丝杀机。刘丰把李刚事先写好的信用匕首轻轻地定在门上。然后轻轻的拍了拍窗棂迅速躲在暗处观察。


吴灵各听见窗外有人,他丢下姨太太迅速掂着抢来到门后,“谁?”他把耳朵贴在门上停了一会见没有动静就轻轻地打开门。发现门上用匕首钉着一封书信。他取下来然后把门关上来到灯下。打开信看到信上写着:吴兄,你们自分道扬镳以后早已恩断义绝;本当各据一方相安无事,谁知道你乃贪得无厌之徒。先夺我地盘,后征我钱粮。昔日祁吴两家为了几条枪几乎大打出手。林某出面调停,吴兄许诺大洋两万。但你不守信用至今不兑现。后又用吴桃妖女以美人计来我林家寨卧底;此不义之为令人气愤。故去书告知,限你三天内归还我大洋二万,否则踏平你吴家寨。林之东书。


吴灵各看后大吃一惊。林之东知道了我的用意。岗哨把守如此严密他们竟摸到我的寨里来了。这还了得?他立刻叫来吴昊,召集十几个家丁来到寨前。


“吴灵各听着!”一个民兵大声大吆喝道:“我们是林家寨的人,林老爷要我们告诉你,三天内把大洋和机枪送到镇南三里庄,。否则我们联合祁家寨人端掉你的老窝。”


“打!狠狠地打!”吴灵各恼怒之极命令机枪答话。这时刘丰也返回竹林。


“吴灵各!这么多年你一心向独霸天下。挑拨我们林家寨和祁家寨的关系。吴奈不会上你的当了!我们两家要联合起来灭掉你!”寨外又在高声喊叫。


“打!狠狠地打!”吴灵各怒火燃烧。刘丰见任务完成就撤离竹林。就在这时刘丰被一颗流弹打中胳膊。


吴灵各没有料到是镇上的人。他确信是林家寨人,因为他欠林家人的钱。吴桃嫁给林家寨的目的也是事实。他心里想:我多次劝说三寨联合,可恶的两个家伙不顾大局,鼠目寸光;就会窝里斗。既然自取自灭,那咱就看谁先灭吧!老子不信两个草包会斗过我。


第三路人郭川何可也在同一时间赶到林家寨寨前的坟地里。这是林家的主坟地,几十座坟墓周围载满松树;四季长青覆盖着墓地。坟地四周是用砖砌成。郭川爬上树往寨里查看,昏暗的灯光下有几个老妈子在院里走动。后院里牢房里还亮着灯。两家和南霸天还在审讯林来和林涛。郭川命令用机枪向寨里扫射一阵后命令一个民兵大声喊道:“南霸天听着,我们是祁家寨的人,祁爷让我们告诉你,限你们在三天内向祁爷送烟土五袋,保护费一万块大洋,以弥补上传攻打乡政府的损失!”


南霸天和林家权匆匆从牢房里赶了出来。民兵的喊话气的南霸天火冒三丈。


“给我打!”南霸天,命令。


“嘟!嘟!嘟!嘟!”从寨里射出无数颗子弹带着火光打在坟地的松树上,纷纷落下无数片枝叶。


“别打了!我们是祁家寨人!”


“打!狠狠地打,打得就是祁家寨人。”林之东大声命令。“他妈的,上次骗老子攻打吴家寨让我丢了好多枪支弹药,今天又来糊弄老子,让老子弥补你的损失?老子的损失谁来弥补?;老子不会再上当了!你他娘的是谁?竟对我指手画脚的下命令?打!很狠地打!”林之东命令家丁们向坟地里拼命射击。


郭川他们还了几抢便返回乡政府。林之东是有名的林大炮。他大骂祁文汉忘恩负义过河拆桥。为了几挺机枪老子嘴皮子磨烂。调节费分文没有得着。今天又来敲诈老子,还让我弥补他的损失,凭什么?你小子有本事和李刚去斗哇!渔人之利谁不想图?耍我没那么容易!为了你两家的事老子好心好意解和,老子分文好处没落着倒惹来一身骚味。今天既然你无情,你也别说我无义。咱骑着毛驴看剧本儿——走着瞧!林之东一肚子火气没处发。


这一夜,小镇上枪声不断,三霸天被李刚折腾的一夜没有睡好。三个家伙都在发誓要和对方见个高低。他们纷纷把自己的家丁和佃户召集到寨子里,准备火拼一场。


几乎同时,三方队员都回到乡政府。孔妮见刘丰浑身是血不顾一切的扑到刘丰身上,抱住刘丰的胳膊哭了起来。同志们也都围了过来。李刚拉着刘丰的胳膊问:“伤势重吗?”


“没事,皮外伤。”刘丰摇了摇胳膊给同志们看。邢文迅速给刘丰清洗了伤口,马新给刘丰包扎伤口时流下了眼泪。孔妮在一旁好不高兴。她拉着刘丰就向外走。两人来到乡政府门前孔妮板着脸问刘丰:“刘丰?马新为啥哭了?你们俩是不是好上了?”


“怎么?吃醋了?”刘丰笑着说。


“你爱上她了?我们”孔妮哭了。


“傻丫头,我们是老战友,她见我受了伤能不伤心?同志们彼此关怀是革命友情而不是爱情,你非要问爱谁,好我告诉你。”刘丰用双手捧住孔妮的脸一字一句的说:“我爱你!”孔妮破涕为笑起来。


乡政府里热闹起来,同志们纷纷向李刚回报了各自任务完成的情况。李刚激动地说:“同志们辛苦了,大家抓紧时间休息,明天还有新的任务要同志们去做。”


北霸天这一夜没有睡好,李刚那魁梧的身影超强的枪法,精湛的刀法技,不凡的智慧,让他从心眼里感到颤抖。李刚城里城外胜仗一个接着一个;各村的民兵组织一个接着一个的成立起来;那些往日里见到自己就点头哈腰的穷光蛋现在也不像从前那样恭维自己了。他意识到自己的末日就要来临了。他又气又怕又不知如何是好。第二天祁文汉就召集了四大金刚来到议事大厅议事。


“诸位,前些日子我们与镇上那帮人谈的事到底怎么办?”祁文汉躺在太师椅上闭着眼问。


“祁爷,我认为投降*产党是不可能的事;那帮毛孩子成不了大气候。军师邢矮子慢条斯理首先发言。


“我问的是咋办!”祁文汉有的不耐烦。


“阳奉阴违,明暗两手。”


“你小子别阴阳八怪行不?有屁就放!”


“这明的是与镇上的人修好,与吴林两家反目;这暗的是与*产党斗与吴林两家修好。这叫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嗯,是一招。”祁文汉脸上有了笑容。


“那么,昨天扰寨的人大家认为是谁干的?”


“凭啥说是*产党?”二金刚王塌鼻子不服。


“凭枪声,凭感觉,凭兵法。”


“屁!凭你那熊样还谈啥兵法?哪一次不都是你出的馊主意?有一回好处吗?”八金刚祁仁指着邢矮子怒不可遏地问。


“好啦!”祁文汉霍地站了起来。“你们这些酒囊饭袋,就会狗咬狗。现在大敌当前还在逞能!我们得尽快想法子对付他们,不然我们就要完蛋了!”


“我说凭枪声是昨天夜里那枪声里有机枪,冲锋枪。东霸天南霸天有吗?有!他舍得用吗?他还指望以新枪换金条呢。我说凭感觉,前天除了有人来扰我们的寨子,东边和南边不也有枪声吗?我说凭兵法,我们虽然和吴林两家有过节,但也不至于半夜三更来要债呀?这不明明是镇上*产党那帮人捣的鬼吗?老八把过去的失利责任一股脑推给我,你有本事你出出高招?”邢矮子不紧不慢地说完把旱烟袋往鞋底上磕了磕用眼望着八金刚。


八金刚祁仁的脸像秋后的茄子不再发言。


“老三,有屁你就放完!”


三金刚猛抽了几口烟把烟袋在地上重重地磕了几下站起来说:“我说凭枪声是指昨天夜里那冲锋枪的响声。他有冲锋枪吗?谁见过吴灵各有冲锋枪?我说凭感觉是指吴灵各也是喝过多年墨水的人,大敌当前他绝不会干狗咬狗的事……”


“咋说话的?”祁文汉感到矮子的话刺耳。


“喔,我说错了。”矮子哈了哈腰接着说。“我说凭兵法,声东击西,虚张声势,调虎离山,围城打援,离间激将计等等都是兵家常用的。吴灵各再蠢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犯此大忌。我认为吴灵各不但不找我们的麻烦而且他迫不得已地希望和我们联合抗敌。绝不会半夜三更来找咱们要债……”


“好了,老三啊!你不懂,我比你了解吴灵各。近来吴灵各对我们是有点仇恨,自从他自立门户后一直都想登上独霸天的位置上。想和我争这个位置。这个人心眼高我们要提防。目前我们要对付的是镇上的*产党。在对付*产党和吴林两家的关系上你看着办吧!”祁文汉打断三金刚的话。


“那先派一个人去探听探听?”


“让可靠的人去!”


“知道了。”


再说吴灵各早就知道林之东会来找事。数月前他半道上劫了枪贩子的三挺机枪后祁文汉硬说是劫了他的枪。逼着吴灵各把抢交出来。吴灵各就是不交。吴灵各认为有了这几挺机枪就能够和祁文汉抗衡。祁文汉几次派人上门索要,吴灵各不但不给而且还扣了人。双方一时剑拔弩张嫉恶如仇;眼看一场厮杀就要发生。这时林之东走了出来。在林之东的调解下吴灵各出大洋两万给祁文汉,可林之东要祁吴两家出调节费两万。狡猾的吴灵各一拖再拖就是不兑现。三家一直为这事耿耿于怀互不相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