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三卷 北美之火 第二十三章 大湖区(5)

赤色风铃 收藏 3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动静?你说阁楼上有人?”李南柯问道,“是留在这里的居民吗?” “不知道,我只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也许那里有一个没有离开的本地居民,也许那是一个冒险进入小镇搜刮居民们来不及带走的物品的‘食尸鬼’,”姬紫宸答道。“食尸鬼”是美洲人对那些专门在战场或是居民已经撤离的村镇中搜寻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动静?你说阁楼上有人?”李南柯问道,“是留在这里的居民吗?”


“不知道,我只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也许那里有一个没有离开的本地居民,也许那是一个冒险进入小镇搜刮居民们来不及带走的物品的‘食尸鬼’,”姬紫宸答道。“食尸鬼”是美洲人对那些专门在战场或是居民已经撤离的村镇中搜寻有价值的东西的人的称呼,“当然,那也可能仅仅是一只受惊后躲到上面去的郊狼或是獾。但我认为,那里有一个人的可能性最大。不过,无论那是什么,我想我们最好应该上去看看。”


她话音刚落,几名负责保护他们的D组士兵就互相比划了几个战术手势,接着熟练地四散行动了起来。其中两人守住了通往阁楼的楼梯口,一个人跑到了教堂外的街上,用通用机枪瞄准了阁楼上唯一的一扇天窗,以防阁楼上的人跳楼逃跑。而另外两人则端着突击步枪一前一后站在了李南柯和姬紫宸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掩护着他们走上了楼梯。


在顺着楼梯爬上教堂阁楼的过程中,李南柯又一次感受到了那种诡异的恐惧感——尽管风引草带来的强烈兴奋完全压倒了恐惧,但他还是能感觉到它:这种怪异的感觉就像是有人在他的耳边悄声低语,在劝阻他不要继续前进。这只是该死的心理作用而已!李南柯用力摇了摇头,再一次在心里告诫自己,没事的,这只是心理作用,放轻松。就算阁楼上真的有些什么对你不怀好意的东西,你手里还有一支突击步枪可以收拾它!


与所有人的预料相反,当他们这一队人像一群试图溜进厨房偷东西的猫一样全神戒备、战战兢兢地踏上阁楼的松木地板时,面前既没有出现黑洞洞的枪口,也没有出现惊恐万状的面孔——事实上,唯一能证明曾经有人来到过这层阁楼上的证据就是积满厚厚一层灰尘的地板上的几个模糊不清的凌乱脚印,除此之外,他们甚至连个人影都没看到。大量破旧的箱子柜子和坛坛罐罐占去了阁楼的大部分空间,蜘蛛在其间搭建起了自己的安乐窝,让这里看上去活像是一个无人料理的废品仓库。


“这些脚印肯定是很早之前留下的,”与他们一道上来的一名军士在那些脚印前蹲下身来,仔细地查看了片刻,“看看这些窗栓,”她站起来敲了敲唯一一扇天窗的铜质窗栓,这些铜构件上已经爬满了斑驳的铜绿,活像是覆盖了一层青苔,“都他妈的锈死了,我想这里很可能好几个月都没有人来过,也许是好几年了。”


“不可能啊,我刚才明明听到这上面有……”姬紫宸疑惑地四下张望着,“也许那人躲在这里的某个角落里,也许……”


“没有什么也许,顾问同志。”那名军士用他的厚底靴踢倒了一只床头柜大小的木头箱子,这只木箱上已经盖满了蜘蛛网,远远看去活像是盖上了一层银色的丝绸帐幕,“拜托,小姐,如果那家伙真的躲在这些坛坛罐罐后面,那他只可能是个格列佛先生遇到的小人国居民——你看,这些蜘蛛网没有丝毫被破坏的痕迹,除非那人的体型比蜘蛛网的网眼还小,否则我不知道他该躲到哪儿去。”


另一名士兵用AG-50突击步枪的枪托重重敲击了几下地板,松木地板发出了几声“嗵嗵”的闷响。“楼板里是实心的,应该没有暗格,”他转身朝楼下走去,“顾问同志,我想您也许是过分紧张了。”


“不,我不会听错,这上面刚才确实有人走动!”姬紫宸有些恼火地跺了跺脚,脚底的地板却发出了“噗”的一声脆响,陷下去了一个脚掌大小的坑,险些让她与满是灰尘的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将军在上!这里也有那种东西!”李南柯快步走上去扶住了姬紫宸。在她刚才落脚的位置上,一大片闪闪发光的银灰色物质从那个陷下去的小坑里显露了出来。他蹲下身来,用手扫开了一大片地板上覆盖着的灰尘,更多的银色像粘附在皮肤上的牛皮癣般出现在了地板上。这些银色物质刚一遇到空气,就像烧过的纸灰般四散弥漫开来,其中一些粘附在了李南柯战斗服的防毒面具表面,他下意识地伸手抹了一把,一些防毒面具上的油漆碎末与银色物质一道掉了下去,“当心,这种玩意有腐蚀性!”他惊叫了一声,下意识朝后跳出一步,躲开了那些在空中飞舞旋转的银色灰末,“所有人小心脚下,别……”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姬紫宸爆发出的惊恐的尖叫声盖过了——她的右脚上的军靴靴底已经由硬质硫化橡胶的深黑色变成了银白色,一层层硫化橡胶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化成那种诡异的银色粉末,像烧焦木块上的灰烬般从靴底脱落下来。姬紫宸现在正坐在地板上,极力试图脱下这只厚实的靴子,但FAD-46战斗服的军靴与战斗服内侧的防化服是连成一体的,情急之下一时间根本没法脱下来。随着厚实的靴底逐渐变薄,这可怕的银色眼看就要接触到她的脚底。


“该死的,坐在那别动!”李南柯连忙蹲下身来,试图帮着她解开固定住军靴的几处搭扣,但他自己也对这种穿戴繁琐而又笨重的战斗服相当陌生,手上的厚重手套更是让他的动作变得力不从心。在他的一番徒劳地努力之后,军靴一点也没有松开的迹象,几处扣子反而越解越紧了。情急之下,李南柯突然想起了他带着的多功能军刀,于是他连忙将这把联盟军用刀具制造厂的过时产品从腰间抽了出来,用力沿着靴底橡胶的黏合处插了下去。没费什么功夫,他就将整个靴底从军靴上生生削了下来,然后用力抛到了一旁的角落里。


被这诡异物质侵蚀的橡胶靴底几乎刚一落到地板上,就在眨眼间就被银色粉末包裹了起来,这块坚固的硫化橡胶先是像一条被抛进煎锅的活鱼般在地板上扭动翻滚了片刻,最后如同一大块浸入开水的炼乳似的融化得无影无踪,地面上只留下了一摊奶粉似的粉末状物体。见此情形,姬紫宸和李南柯不约而同地倒抽了一口冷气——假如让这种可怕的物质碰到皮肉,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妈的,浪费了一只好靴子。”那名军士摇头道。由于戴着防毒面具导致的音色变化,李南柯听不出他的语气到底是恼火还是恐惧,但四人还是不约而同地与那堆粉末拉开了一定距离,仿佛那是一条盘踞在地上的喷毒眼镜蛇,随时准备对身边的人射出致命的毒液。奇怪的是,在吞噬了整张靴底之后,银灰色粉末似乎变得“温和”了许多,它们并没有如同侵蚀、或者说“同化”那块靴底一样将松木地板也变成一团粉末,而是静静地堆在那儿,如果不是目睹了方才的一幕,谁也不会相信这些看上去更像是一堆面粉的物质会有什么危险性。


“我们赶紧走吧,”李南柯下意识地想将手里的多功能刺刀回刀鞘里,却发现镀铬刀身竟然已经凭空消失了大半截,他只得把这把报废的刺刀随手丢到了一边,“我宁愿和一打‘勇士’毛鬼进行白刃战,也不想再和这种鬼东西打交道了。”


“不行,我们必须至少采集一份样本,带回去给邦联卫生委员会研究,”姬紫宸用力拍了拍战斗服上的尘土,从一旁的一只挂满蜘蛛网的木箱上找到了一只拳头大小的木质小瓶子——这种内侧被烤过的松木广口瓶常常被美洲人用来装小分量的威士忌,据说这样可以让威士忌产生一种特殊的味道,“否则我们的这次行动就是毫无意义的。”


“拜托,你也看到了那些东西是怎么毁掉你的靴底的——他妈的简直比一群食人鱼吃掉一只落水的母鸡还快!你打算怎么把样本带回去?”李南柯问道,“而且我实在不相信你这个时……现在的科技水平有能力分析这玩意的成分。”


姬紫宸指了指脚下的木质地板:“你难道没注意到这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种……奇特物质在与不同物质接触时的反应速度相差很大,它们侵蚀木质的速度很慢,所以用木质容器应该可以暂时储存这种物质。”她一边说着,一边又那些坛坛罐罐里找出了一只桃木雕刻的汤勺,弯下腰舀起地上的粉末装进了广口瓶里。


“这太疯狂了!你不能带走这些东西!”李南柯连忙一把抢下了那只松木广口瓶,“我们现在对这种东西几乎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它是生物还是某种化学物质,也不知道它有没有挥发性,就这样把它带走很有可能会害了我们所有人!而且你也看见了,这鬼东西危险性实在太大,我们不能冒险将它带回人口密集区域,否则后果……”


“这是我们到这里来的任务!”姬紫宸寸步不让,伸手想要将瓶子抢回去,“李中士,如果我们想阻止密歇根地区完全陷入恐慌和混乱,搞清楚这一系列事件的原因,这就是关键!我必须把它带给邦联卫生委员会!”


“这是在拿全美洲人民的安全开玩笑!”李南柯用力想要抢下广口瓶,不料却没有控制好手上的力道,这只装着致命的银灰色粉末的木头容器在争抢中突然从两人手里脱手飞了出去。在接下去的一秒钟里,时间的流逝仿佛变得极为缓慢,在场的每个人都像看慢动作般清晰地看到了这个危险品在沿抛物线运动中的每一个瞬间,但却没有一个人来得及作出反应。广口瓶堪堪擦着站在李南柯身后的那名“田横”营军士的头顶飞过,然后落在一只旧木箱上弹了起来,瓶口朝下滚进了阁楼的一个角落里,灰色的粉末像面粉粉尘般在空气中弥散开来。接下来,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当那团银灰色粉尘在空中渐渐散去后,一个诡异的身形突然凭空从空气中浮现了出来!


是的,这个“人”——假如他能被称为“人”的话——确实是凭空出现的。在此之前,上楼的四个人都清楚地看到那个角落里只有一堆废弃的破旧桌椅,根本不可能有暗门或是能藏下人的地方。但是,这个怪异无比的“人”现在确实就站在他们眼前、站在李南柯几乎一伸手就能触碰到的地方。


在看清这个从空气中冒出来的家伙的一瞬间,李南柯甚至忘记了呼吸。他的意识由于过度惊讶而变成了一片空白,甚至连下意识的惊叫都被堵在了喉咙里——眼前的这个家伙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杜尚、达利和乔治.卢卡斯想象力混合在一起所形成的疯狂产物:这个“人”的身高很可能还不到四英尺,浑身上下披着一层看上去很像金色塑料的织物——当然,这也可能是某种防护服或是铠甲。他的身材非常瘦弱,细瘦的躯干与向前凸出的脑袋看上去很不协调,而头上戴着的一副看上去有点类似联盟FAD-56战斗服头盔的暗黄色带面具头盔(假如那是头盔的话)更是进一步增加了这种反差,一些闪光的小斑点附着在这具怪异的工艺品上,乍看之下似乎仅仅是一些装饰用的彩色玻璃或是宝石,但李南柯很快发现,那其实更像是一些指示灯或是类似的部件。但最令人惊讶的还是这个“人”的身体结构:在他细瘦的躯干下方,竟然长着四条类似软体动物腕足的腿!而他的“手臂”也同样有四只,其中两只似乎已经退化,像人类的脚趾般无力地贴在身边,另外两只较为粗壮的上肢看上去与十来岁的青年的手臂相仿,其中一只手正拿着一具“T”字型的怪异仪器。


仿佛是因为对自己突然被眼前的人类发现而感到惊讶,这个仿佛刚从达利的画布上走出来的不速之客只是呆呆地与面前的四人对视着,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直到片刻之后,他才如梦初醒般地放下了手中的仪器,一边比划着似乎是手语的复杂手势,一边从一个类似携行袋的金色容器中取出了一支细小的暗灰色圆管,将它指向了面前的几个人。


“别怕,我们没有恶意!”情急之下,李南柯本已变得一片混乱的大脑里突然冒出了这句话——这也是20世纪各种“第四类接触”电影和小说中人类和外星人最常说的第一句话。令他讶异的是,对方居然点了点头,同时做了个类似“了解”的手势,似乎完全能够听懂李南柯说的话。


好了,既然能听懂那就有戏!李南柯稍稍松了口气,正打算继续尝试与这个家伙沟通。不料,还没等他想好下一句话该说些什么,一阵突击步枪的射击声就突如其来地在他身边响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