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在军统内部的无名“剑客” 潜伏 第四部分 肆 敌后(5)

龙一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2.html[/size][/URL] 3 只身闯虎穴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刚被喽啰们引进门,我便发现麻三姑正在教训儿子。麻老二跪在当院,一见我顿时羞得满面黑紫。周围的孩子们并没有围着看新鲜,而是照旧疯玩疯闹——显然这是一出家常戏。 麻三姑忙起身给我让座,说:“我这不孝的儿子糊涂,给您老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2.html


3


只身闯虎穴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刚被喽啰们引进门,我便发现麻三姑正在教训儿子。麻老二跪在当院,一见我顿时羞得满面黑紫。周围的孩子们并没有围着看新鲜,而是照旧疯玩疯闹——显然这是一出家常戏。


麻三姑忙起身给我让座,说:“我这不孝的儿子糊涂,给您老添麻烦了,要打要骂随您……”眼前的情形让我吃了一惊,但我又不能认为这是麻三姑明知道我进了村,故意做戏给我看,因为这是小人之心,非君子之大道。转念一想我又发现此事也在情理之中,江湖之道不外乎伦常,天津卫的娃娃哪能不懂这个。没别的,我一撩长袍的前襟,便跪在麻老二的身边,口中道:“都是晚辈不懂事,若不是我没把话说明白,也不至于让我哥哥惹您老生气。”


讲这番话有一个诀窍,前半段自贬,是放交情给对方,表明自己识得眉眼高低,后半段把错处坐实在麻老二身上,是辨明是非,事有事在。“光棍儿眼里不揉沙子”,此时一个字说错便是大祸。麻三姑显然老于世故,她先扶起我,再拉起儿子,然后对我说:“他爷爷他爹‘拉杆子’的时候,哪干过这门子不上道的事?您是干大事的,可别跟你这糊涂哥哥一般见识,要不是我那大儿子死得早,哪会让我这老婆子抛头露面,操心受累,我那短命的儿呀……”说话间,麻三姑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拍腿,大哭如歌。麻老二见状赶紧又找地方跪下,垂着头不吭气。


这可不是冷眼看着就能搪过去的事,用我姨夫的话说,在这等节骨眼儿上,就如同科班唱戏,一举手一投足都不能错了规矩。我先跪在麻三姑身边,伸手扶起她老人家,心中却道:玉如这会儿若在,由她扶起老太太效果会更好。然后我又去扶麻老二,麻三姑却说:“放着他的,你先去后院瞧你媳妇吧。”然而,我还是先扶起了麻老二,又当头向他作了个大揖,将他羞得无地自容,这才奔向后院。


面对这一切,我有两件事弄不明白:一是不明白麻老二为什么会如此莽撞行事,刚跟我一接触便绑架了玉如;二是不明白麻三姑为什么要放交情给我。我此时能够弄明白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他们必定非常重视我的到来,这是好事,但也可能是大坏事。


后院里有三间小房,走进去一看,我发现玉如盘腿坐在炕上,正面对一大碗荷包蛋发愁。我开玩笑说:“您这是回娘家了?好自在呀!”她抱住我又笑又哭。但这会儿我可没功夫听她细说详情,晚出去一分钟,麻家母子就会对我多一分猜忌。拉着玉如来到前院,与麻三姑再次见礼,让我吃惊的是,玉如居然对麻三姑叫“干娘”。麻三姑却对我说:“这是我们娘儿们投缘,但没经您示下可作不得数。”我忙说:“这是您疼她,我也就高攀了。”然后我拉着玉如上赶着对麻老二叫“干哥哥”,麻老二窘得不行,只好回礼不迭,但在忙乱之中还是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麻三姑说:“这下好啦,一天云雾散,都是自家人,赶紧打酒、宰羊,招呼亲戚。”然后她又悄声问我:“你怎么没告诉刘队长你媳妇的事?”看来她什么都清楚,我也只好实言相告,说表哥跟我走的不是一条道,是亲是仇此时还说不准。麻三姑重重地点了点头,说你这孩子当真有心路,老婆子我没看错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