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在军统内部的无名“剑客” 潜伏 第四部分 肆 敌后(4)

龙一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2.html[/size][/URL] 酒喝了大半瓶,麻老二终于又开口了,他说:“我看出来了,你小子肯定不是给小日本拉皮条的,可也不是国军,那么必定是共产党了。”听他将“共匪”改口成共产党,我便半真半假地笑问:“你怎么看出来的?”他叹了口气说:“别看你穿得人模狗样,换了旁人,这会儿早把票子亮出来给我看了,可你们共产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2.html


酒喝了大半瓶,麻老二终于又开口了,他说:“我看出来了,你小子肯定不是给小日本拉皮条的,可也不是国军,那么必定是共产党了。”听他将“共匪”改口成共产党,我便半真半假地笑问:“你怎么看出来的?”他叹了口气说:“别看你穿得人模狗样,换了旁人,这会儿早把票子亮出来给我看了,可你们共产党穷,只动嘴皮子,没有真货。”听到这话我一点也没生气,因为他说的多半是实情,便问:“那你干吗不降了日寇,或者穿起军服再当国军?”他摇头道:“这跟你没有半点干系。”


与麻老二的第一次会面毫无进展就结束了,让我感觉很受挫折。回来的路上我就想,如果这家伙再不想见我,索性我就带上玉如回独流镇接着度蜜月,毕竟跟土匪打交道我是赶鸭子上架,事情没办成领导也不会怪罪我。


不想,刚回到王二姐家,便发现高占魁正在院里等我。他弄块破布捂着脑袋,顺着脖子流血,王二姐正在一边将墨斗鱼骨磨成粉,地上大木盆里泡着我换下来的脏衣服。高占魁一见我便说:“您寄存在我那的‘黑货’被人抢了,来人说是麻连长的吩咐。”在表哥面前不提玉如只说是鸦片烟,这是我与高占魁的约定。此时我才醒悟过来,麻老二跟我没话说却又干耗了那么长时间,就是为了给手下人腾空儿来绑架玉如。土匪的眼线众多,显然我的一行一动都没能逃过他们的监视。然而,麻老二绑架玉如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想不明白。


王二姐对我们的谈话像是充耳不闻,只是用墨斗鱼骨粉给高占魁止住血,又找了块白布将头包住,这才说:“我到‘局子’里把你表哥叫回来。”然后便去了。为此我不禁赞叹,这可真是个乖觉的女人,她时时关注着别人的需要,却又不露任何痕迹,比玉如那种大小姐对男人周到多了。


表哥回来说这事很麻烦,路上我去看过,饭铺掌柜的必定是故意躲起来了,没办法给麻老二带信。我问:“您知道麻老二落脚的地方吗?”他说:“知道,但我现在不方便陪你去,除非带着队伍,否则你知道的,单凭我这倒霉身份,随便什么人都可能在路上杀我,但这两天县里的日本人来监督工程,我不能私自拉队伍出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我私下里给你派几个弟兄,你们去把麻老二的寡妇娘给绑回来,然后拿人跟他交换。”


从常理来讲,抗战固然是大事,革命理想也是大事,但玉如抛弃父母家人跟我私奔出来,这可怜的孩子对我也同样是大事,我可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更别说被土匪绑票了。于是我对表哥说:“对麻老二这样的人您比我了解得多,来硬的肯定不是办法,还是我自己再走一趟吧。”表哥却不同意,说麻老二摆明是要黑吃黑,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最好的办法是我再等几天,等县里的人走了,他带队伍去把他的土匪窝给平了。


这就是我表哥的过人之处,他并没有因为我对他有所隐瞒而生气,反倒是积极地替我想办法,然而,他的主意我一个也不能用,因为我不想让他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之后为难。于是我最终决定,即使心中慌乱腿脚发软,我也只能一个人去。表哥卸下身边的驳壳枪让我带上,我却说带上这东西反而会招惹麻烦。送我出门时,表哥铁青着脸一句话也没说,我知道他这是在生自己的气。倒是王二姐在旁边轻声解释,说表弟您可别生气,他这也是身不由己,对不起自家亲戚了,等您取了东西回来,我给您打酒割肉包饺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