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在军统内部的无名“剑客” 潜伏 第一部分 壹 潜伏(7)

龙一1 收藏 9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2.html


站长的书房也在二楼,翠平一定是中了老马的奸计了。虽然老马并不一定知道翠平的真实身份,但圈套他是一定要下的,“有枣没枣打三竿子”,这是军统局常见的工作方法。


翠平却一边跑一边问:“走出去就安全了,你干啥要回来?”余则成只好吓唬她说你偷文件的事已经被发现了,他们正在门外等着抓她。跑进书房,他问:“你在哪儿拿的?”翠平一指书桌上已被打开的公文包,那是站长的公文包。他迅速从翠平衣下拉出那份文件,又放在书桌上用十根手指弹琴一般按了个遍,好用他的指纹盖住翠平的指纹。当他刚刚将文件塞进公文包时,门外便响起了脚步声。翠平这时黑眼睛一闪,咬紧嘴唇,一下子扑到他的怀中,用头像一只小动物一般在他的胸前拱来拱去。但余则成知道这样解决不了问题,便猛地将翠平的旗袍撩到腰际,然后将她抱到书桌上,一只手搬起她的一条腿,另一只手迅速将站长的公文包锁好。同时他也留意到,翠平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和耳际。


冲进来的是老马和他的一班手下,见此情形立刻愣在门口,笑道:“小余,想不到你这个老实人也会干这调调儿!”


为了翠平的这次无组织无纪律的冒险行为,余则成只能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在向站长告辞时故作随意地提起要请一天假,说是家中来信,老岳母身体不好,需要女儿回去伺候,明天他想出城把太太送回去。他这是在冒违抗组织命令的风险,因为,翠平毕竟是组织上派来的同志,他没有权力将她调离工作岗位。


站长听了他这话,当即将翠平留给他太太,把余则成拉到一边严肃地说:“我好不容易给我太太找了这么一个玩伴儿,而且她们两个也很投缘,你不能带她走。”余则成说:“家中长辈有话来,不能不听。”站长说:“长辈有病可以花钱治嘛,多给他们些钱就是了,你若是把我干女儿带走了,我太太没人陪,还不得照旧每天缠住我不放。”


原来站长并非真心喜欢翠平的鲁莽,而是他正在给太太物色一个能绊住她的女友,却恰好被翠平撞上了。于是,余则成为了避免翠平再犯错误的意图便被站长的私心给无形地化解了。为此,余则成在心底有一点可怜这个大特务头子的不幸,他娶了那么多房太太,却又要做出道德君子的样子,真的很难。


通过事后的争吵余则成发现,翠平的鲁莽与大胆绝不是批评教育可以解决的,而他又无法将她送走。只是,把这样一个女游击队员长期放在身边,还得带着她参加特务组织的各种各样的活动,当真是危险得很。无奈之下,他通过联络点给组织上写了份申请,请求组织批准让翠平在他的指挥下,不要参与任何有危险的工作。


组织上很快回信同意了,他便将这个决定传达给了翠平。翠平说:“你说话不算话,前几天还说要给我任务,结果却在背后捣鬼,想要把我关在家里或者支走。”余则成说:“现在你想走也走不成了。”翠平说:“我拔脚就能走。”余则成说:“你若是丢下站长太太一走了之,便是对革命工作的不负责任……”很快,他们的讨论便又演变成一场惯常的争吵。


他们的这场争吵是在卧室中发生的,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地上,翠平一生气居然点起了烟袋,浓烟把卧室熏得像座庙。余则成张了几次嘴,却又把禁止吸烟的话咽了下去。与革命工作有关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与个人相关的事再大也是小事,他不能因为个人的好恶,而让他们的协作关系进一步恶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