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无常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立威

胶东大刀 收藏 20 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1.html


第二天,天还没亮,萧峰和石牛就钻出帐篷,萧峰拿着一个不知从哪弄来,做工粗糙的小喇叭,“嘟嘟嘟”吹出尖利刺耳的噪音。

石牛则拎一根棍子,挨个帐篷敲打着,扯着嗓子吆喝:“起床了!起床了!他妈的贪睡鬼!快起床了!”

因为刚睡下时间不长,所有人都在睡梦中被惊醒,一个个迷迷糊糊,揉着惺忪的睡眼,稀里糊涂的钻出帐篷,跑得慢的,石牛手里的棍子就乒乒啪啪地敲在脑袋上、屁股上。这小子下手也真狠,挨打的发出一声声惨叫,接着就是一声声怒骂。

猛然听到萧峰一声大吼:“列队!集合!”所有人都一激灵,本能地在萧峰面前排成六路横队。萧峰看看表,骂道:“你们这群饭桶!垃圾!一个紧急集合,竟整整用了五分钟,如果这是打仗,你们全死定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下次如果还这么慢,所有人都没有饭吃!现在,听我口令!,所有人向右转!跟着石牛,二十公里越野,跑步----走!”

石牛一马当先,跑了出去,三百条大汉排着六路纵队,懵懵懂懂的跟在后面飞跑。萧峰则拎一根藤条,跑在队尾,遇有谁跑慢了,狠狠的一下子就抽到身上。这东西不伤筋骨,可抽在身上却痛彻心肺,挨打的疼的惨叫不止,赶紧拼命往前跑。

两个半小时后,队伍又重新返回营地,三百条汉子这时已累成三百条虫了,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回来了。石牛卡着腰站在营地中央嘿嘿傻笑。萧峰拎着藤条最后一个回来。几乎所有人都挨了藤条,这时脱下上衣,身上红一道、紫一道,样子极其凄惨。

萧峰看看表,面无表情的道:“马上做饭!”

这些汉子一听,连连讨饶道:“我的爷,您饶了我们吧,让我们歇会儿行吗?我长这么大,也没一次跑这么远的路。”

“哎呦,我滴娘哎,可累死我了,让我们歇会儿吧,别做饭了。”

……

石牛阴阴笑道:“爷说的话你们也敢讨价还价?”拎起棍子挨个一通狠揍,这些汉子昨天晚上被石牛这个乳臭未干娃娃又是臭骂,又是用枪吓唬,心里已经很不爽了,只是碍着萧峰,没跟他计较。今天一早晨又连挨他两次揍,哪里还能按捺得住?你跟着无常怎么了?跟着无常就可以随便打人吗?“呼”的一下,一起围了上来,准备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萧峰看他们要闹事,乐呵呵的抱着膀子站在旁边看热闹,好像这一切与他无关,他存心想看一下,这种场面石牛如何处理。

石牛看他们气势汹汹的围了上来,乐的大叫一声:“啊哈!想打架是吧?来吧!”嘴上话还没说完,脚下却先动了,迎面一脚踹在一个汉子的肚子上,那汉子忽得倒飞出去,连带着把站在他身后的两个人一起砸到,躺在地上滚来滚去,爬不起来。石牛看都不看,转身一拳,狠狠地砸在背后汉子的下巴上,把他揍得当场晕了过去。其余的汉子看石牛手脚狠辣,不由得都是一惊,脚步停了下来。

石牛叉着腰,双眼圆睁,大吼道:“来啊!上啊,他妈的胆小鬼,这就草鸡了!”杀过几百人积攒的杀气汹涌而出,猛烈的杀气一下子镇住了这帮家伙,虽然都杀过人,但显然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这些汉子终于退缩了,他们显然已经意识到:能在无常身边混的人,决不会是什么善男信女。连一个跟班都这么厉害,这么大的杀气,无常的本事可想而知,谁也不想做那硬往枪口上撞的傻小子。于是,都来了个向后转,悄悄地去生火做饭了。

吃完了饭,石牛带一些人又进了树林,不一会儿,扛出一大堆镐头、铁锨,稀里哗啦扔在地上。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这些家伙,他们不明白,不是说要训练他们打小日本吗?可干嘛不发枪却弄这么一堆玩意儿?难不成要先在这里开荒种地?

萧峰站在一块石头上大声道:“兄弟们!你们一定奇怪为什么弄这么一堆东西吧?嘿嘿,很简单,我们要盖房子……”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了:盖房子?这也太搞了吧!盖房子和打小鬼子有关系吗?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谁也没有出声。经历了战场上的生死搏杀,让他们有了足够的耐心,他们想知道无常在搞什么名堂。

萧峰继续道:“为什么要盖房子?因为我们要打鬼子。可是在打鬼子之前,我们要训练。打完鬼子累了,我们要休息。这都需要我们有一个窝,这个窝需要绝对保密,所以就只有我们自己来干了,大家明白吗?”“明白了”所有人一齐回答。

于是,萧峰把人进行了简单的分组。三百人分成三个大队,十五个小队。每大队下分五个小队。因为大家都不熟悉,所以临时指定了大队长、小队长。声明不合格随时撤换。

最后,萧峰说:“从现在起,我们就白天干活,晚上训练。大家做好脱两层皮的准备吧!”

然后,石牛带一个大队开着十辆卡车运输建筑材料。剩下的两个大队,由队长大熊和老鬼带着开挖地基。开挖的范围萧峰提前都用石灰浆划好了。只是他安排的工作量太大,还得大熊和老鬼都在肚里暗骂他“黑心土老财”。其实这也是萧峰有意而为,这些人虽说个个体魄健壮,但是在萧峰眼中,他们距一个合格的特种兵还差得太远。这还是单说身体素质这一方面,其他的就更不用提了。所以,他们唯一的出路就一个字----练!强劲的体力,是成为一个特种兵的基础。

一切都安排妥了,萧峰一个人走了,他要去见一个人,一个名闻上海滩的纺织业大亨----荣仁。荣仁有自己的纺织厂、服装厂、制鞋厂,还有面粉厂、造纸厂等,是上海滩最有实力的人之一。


来到荣仁的别墅前,远远地,萧峰就看到大门紧闭,两个被这盒子炮的保镖站在门口,那年月兵荒马乱的,上海滩的有钱人门口大都是这个样子。;

还没到门口,那两个保镖就抽出盒子炮对着萧峰,其中一个喊道:“哎!干什么的?没事不准过来!”语调甚是蛮横。

萧峰摘下礼帽笑道:“别误会,我是荣先生的朋友,有事求见荣先生。”边说边走了过去。

那两个人看萧峰气质非凡,也不敢太造次,但枪口依然指着萧峰喝道:“什么事?我们老爷不在!”

萧峰掏出一个牛皮纸信封,递给一个保镖,笑道:“一点小事,请把这个交给荣先生,就说有故人来访。”

保镖没接信封,仰着头冷冷地道:“我说了,我们老爷不在!”

萧峰心里暗笑,从保镖的神色上,他猜出荣仁就在家里,从兜里掏出一把大洋递过去,微笑道:“一点小意思,二位去买盒烟抽吧。”

保镖连忙接过大洋,顺便也接过了信封,脸色由冰转暖,展颜笑道:“嘿嘿,我给你进去问问,老爷走后门回家也说不定。?

萧峰肚里暗骂:“见你的大头鬼,荣仁什么身份?会走后门?”;脸上却笑道:“那就有劳了。”

一个保镖拿着信封,一溜小跑从旁边小门进了别墅。时间不长,保镖又跑回来了,脸色很难看。畏畏缩缩的走到萧峰跟前,掏出大洋递过去,哭丧着脸道:“无常爷,这钱您拿回去吧,小的瞎了狗眼,有眼不识泰山,您……”,他看到了荣仁从信封里取出的无常卡。另一个保镖听到这些话,也惊呆了。

萧峰正欲说话,从大门里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道:“贵客在哪里?怎么还没有请进来?”接着大门打开,一个一身藏青色西装,长相白净威严的中年人出现在门口。

萧峰把保镖的手一推,低声道:“送你了,快收好!”然后快走几步,拱手笑道:“这位想必就是名满上海滩的荣仁先生了,在下萧峰有礼了。”

荣仁也拱手笑道:“萧先生侠肝义胆,名满天下,今日光临敝处,荣某真乃三生有幸。”荣仁为人精明,听萧峰不提无常名号,自也绝口不提。

两人寒暄着进了大门,留下两个保镖在傻傻的看着萧峰的背影,眼里既有些后怕,更有些崇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