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含风之近代军阀生涯 第二门 出师北伐:从镇南关到山海关的纵横捭阖 第九章 北伐东路军,收北洋海军

映鉴如水 收藏 0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URL]   在参与北伐东路军的同时,对于在前方中央需要的利益交往,丁娴鹤大概思索了一下。在打通向中南半岛出海口的同时,需要占与广西防城港相邻的出海口城市,这样与海南形成地缘照应,也与南海各岛呼应以免以后被外敌入侵,更为以后抗战中缺乏海军这一点作准备而一定程度改变历史,也就意味着同时需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


在参与北伐东路军的同时,对于在前方中央需要的利益交往,丁娴鹤大概思索了一下。在打通向中南半岛出海口的同时,需要占与广西防城港相邻的出海口城市,这样与海南形成地缘照应,也与南海各岛呼应以免以后被外敌入侵,更为以后抗战中缺乏海军这一点作准备而一定程度改变历史,也就意味着同时需要海军的建设,恰巧北伐东路军这一段肯定会有北洋海军倒戈,把北洋海军的一些班底收为所用为好。

北伐东路军前期作战中,尚未任白崇禧为前敌总指挥,何应钦在战略指挥上欲直接攻在浙江的孙传芳军,以掩护江右军右侧背,但孙传芳军此时在浙江的实力雄厚,直接攻击陷入胶着对宜速进不宜胶着的战局不利。在这一线战事如果采用佯动、干扰敌军对主力判断,少部分牵制敌军而主力出其不意的方式会免于胶着而取得不拖延江左军江右军进展的战略效果,丁娴鹤向何应钦提出这一点,但各军普遍存在攻坚的意愿,何应钦在军事上有优柔寡断的一面,没有及时重视,而仍按照原部署。既然如此,也只得执行命令,但如何在蒋介石或白崇禧之间的任何一位到达之前尽自己所能尽的一部分职责而减少原本的败局尚需动一番脑筋。

何应钦要求的是直接攻击兰溪桐庐而不是佯动令敌军对我军主力判断失误而我军主力直插敌后的运动战,而对于桐庐那边,在敌方兵力集结很强且城池坚固的情况下,引敌出城、正面佯攻侧面偷袭都难以奏效。只能先攻兰溪,以稳为要,周密部署,在进攻兰溪的进程中,右翼肃清金华以截断铁路和后路,中路攻兰溪,左翼攻兰溪与淳安建德之间。在薛岳刘峙受挫的情况下,丁娴鹤进攻兰溪这一线取得了一定进展。

对于东路军的战况胶着,蒋介石非常焦急,明知是东路军总指挥战略指挥失误的问题,只能派白崇禧为东路军前敌总指挥,亲往指挥浙江战事。

白崇禧来到衢州,何应钦打来电报要求白崇禧退守仙霞岭一带,待何应钦在福建的战事解决后再在浙江会师,以免被敌各个击破,这是何应钦在军事上的优柔寡断欠缺之处。白崇禧认为北伐军宜迅速攻击不宜胶着,宜攻不宜守,攻则气盛,守则气馁,而蒋介石在关系到蒋系利益关键之处的浙江战事上甚为明白,给白崇禧发电报,谓攻守皆由白崇禧自行决定,而蒋介石不遥制。于是白崇禧慎重考虑决定采取攻势,采取的是干扰敌方对我方主力判断、以一部死守牵制敌人而主力强行军攻下敌军司令部所在地的方法。

白崇禧在衢州召集团以上干部训话勉励作战,是时二十一师来到,白崇禧将二十一师及原先退下之部队由江的左岸调至右岸,故意在白天行军,敌方果然判断失误,以为北伐军主力在右岸,敌方队伍向右岸移动。行至兰溪,白崇禧又将右岸队伍夜间秘密调回左岸,右岸仅留薛岳一师及李明扬新编独立团,并命令他们若敌人来攻,务必死守,以牵制敌军。后来敌军虽然得知北伐军重点转移,但为时已晚来不及渡江,而北伐军已向桐庐、浪石铺敌前渡河,用强行军连夜经凤山庙进入新登。敌军总部在新登连夜撤退至杭州,敌方指挥官知杭州守不住又连夜撤退至上海,一役而定杭州。

半月后,何应钦率在闽东路军前进浙江,而后东路军进攻上海、镇江。北军为保沪、宁,兼程南下向孙传芳增援,而奉张军也来到徐州准备策应津浦路到沪宁这一线作战。敌军主力已经被吸引在宁沪杭三角地带,东路军的第一期战略目标顺利达成。将敌军主力吸引在宁沪杭三角之后,江左军与江右军按第二期作战计划挥师东进,程潜的江右军自江西循彭泽、马当之线东进,李宗仁的江左军自鄂东的黄梅、广济、罗田,向安徽的宿松、太湖、潜山一带进迫安庆。而敌军安徽省省长及守军早已秘密联络北伐军,至此整个安徽守军向北伐军投诚,使得北军津浦路受到威胁,北军不敢恋战,纷纷后撤。北伐军遂进占上海、镇江、南京。顺流而下直取南京的北伐前期战略目标完成,整个长江流域皆在北伐军的控制之下,北洋海军长江舰队也背离北洋军阀而加入北伐军。

丁娴鹤与加入北伐军的北洋海军舰队秘密联络,表面上的大部分实力可以不争,但关键的技术人才和海军指挥人才教育人才及核心资料被她收为所用。有了这些关键核心,在西南后方占中南半岛出海口和以后趁广州另立汪精卫两面受排挤并在广西与广东开战的时机收买分化瓦解占海南出海口的时候建设西南海军,就有了比较大的把握。

在将北洋海军舰队的关键核心收为所用之后,她没有急着进驻上海,而是先赴福建,拜访海军界前辈萨镇冰上将。萨镇冰上将是近代著名的海军将领,先后担任过清朝海军统制(总司令)、民国海军总长等重要军职,在担任清朝北洋海军副统领(副司令)时,曾创建烟台海军学校,是中国海军史上一位卓越的人物,曾参与甲午海战在万分险恶的情况下沉着指挥反击。拜访这位海军界老前辈,在海军建设方面会有意想不到的帮助,但在拜访萨镇冰上将之时,会面临一些困难。

萨镇冰上将平易近人、潇洒而乐于会友,并不是在私谊拜会上会有什么困难。关键的问题,在于立场。北洋军阀实则藏龙卧虎、都是一代枭雄,也曾在近代史上扮演过积极但却在文化夹缝和传统与变革的夹缝之中智谋平衡而复杂悲凉的群体角色,萨镇冰上将未尝没有这种曾有积极意义但却在文化夹缝和传统与变革之中平衡而复杂悲凉的心态,故此对国民革命这样的时代潮流并不持拥护态度。丁娴鹤要想取得他的帮助,应该照顾到他这种在传统与变革之中平衡却曾扮演过积极意义的心态,而说服他的关键,绝不是宣传国民革命,而应该是对即将来临的东北局势和对倭寇的抗战的局势分析,通过对倭寇坚决抗战这一点来取得萨镇冰老前辈的认同而帮助建设海军。

拜访萨镇冰上将之时,丁娴鹤向这位老前辈庄严地行了一个军礼,这是对这种最深的敬仰的唯一表达方式。萨镇冰爽朗潇洒地笑道:“我已卸去军职和省长职,何必再行此礼。”

丁娴鹤严肃而含着深情说道:“只因为您是真正军人的典范,晚辈只能以军礼致意。”

萨镇冰爽朗地笑道:“一九一六年至一九二零年之间,我们还间接打过交道呢!”

丁娴鹤亦爽朗一笑:“当时立场不同,而今南北立场见解亦不同,但东北局势危机在即,追忆昔日北洋海军对民族的功绩,危机在即之时暂时的立场见解可以存异但在大敌当前之际,抗敌御侮、发扬民族精神为首要。”

萨镇冰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问丁娴鹤:“你对东北时局有何了解?”

丁娴鹤答道:“倭寇早有入侵大陆之野心,其内部有攻击俄国、攻击我国及东南亚这两种思潮。其贼子野心不死,我们就不能放松警惕。一旦各路军阀利益冲突而奉张军南下入关抄截冯阎之背,则是给倭寇以可乘之机。而对倭寇来说,攻击俄国尚未不现实,且攻击我国及东南亚的一派必为当权,故此我们必须早作准备,以免给倭寇贼子野心提供机会。若倭寇入侵我国及东南亚,则必是以空间拉开纵深而换取时间的全国范围长时期持久抗战,而西南后方连接东南亚,若能在西南后方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为换取空间到时间的积累做准备,对抗倭寇,连接西南与中南亚,以待欧洲各方对抗侵略而拉开大范围战争,可保我国土。为整个国家计,只能出此策略。”

萨镇冰严肃而沉痛地点点头,完全同意丁娴鹤的见解。他被这个晚辈打动了,愿意为她提供帮助,从海军军事教育,到科学技术,到指挥人才,都愿意给丁娴鹤的西南海军建设提供帮助和基础。

同时,丁娴鹤谈了她对北洋军阀的理解,她能够体会从洋务运动到北洋军阀这一段的在传统与变革夹缝中及文化夹缝中所面临的新旧交替中对传统秩序维护在边缘而不解体的维护,并且知道北洋军阀当中的权术枭雄到普遍心境,在维护传统秩序与传统文化于边缘不解体这一点上有平衡作用,在科技发展的引进、传统自然科学归纳法的衰落到近现代自然科学演绎法的兴起这一历史必然方面,有积极意义也有历史必然纵然在传统秩序的边缘维护不解体却推动了与初衷看似相背却实则历史必然这一点。谈北洋军阀权术枭雄,谈传统秩序,谈科技发展,到抗敌御侮海军建设,无不深刻切中要害,萨镇冰听到她的这一番见解,不由得频频点头赞同,虽然一时还没有转变立场,但在私谊方面却逐渐成了莫逆之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