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石川


如果不是政协委员潘耀民的一份提案,包括很多记者在内的公众都还不知道馒头税,而且其税率高达17%。潘耀民委员认为,17%的馒头税设置税率过高,既不科学,还增加百姓消费的负担,更不利于食品安全。现在老百姓对超市的馒头价格有很大抱怨,一个大馒头就得1.2元,但馒头税的税率却高达17%,这意味着老百姓买馒头的每1元中就有近2角的税。(《山东商报》2月21日)


不少网友十分错愕,诘问“天下奇闻,吃馒头也要交税?”更有网友哀叹“自古未闻粪有税,而今除却屁无捐”。


其实,现有税制并没有设置馒头税,所谓馒头税不是仅针对馒头的税,而是面向所有消费品的一种税,就是众所周知的增值税,即以商品在流转过程中产生的增值额,作为计税依据而征收的一种流转税。由消费者负担,有增值才征税没增值不征税。增值税的基本税率一般为17%,低税率为13%。所谓17%并非消费品售价的 17%,而是其税前利润的17%。明乎此,网友也许就会少一些错愕和愤怒。


为什么网友一听馒头税就出奇的愤怒;为什么一看到“老百姓买馒头的每1元就有近2角的税”,就有被剥夺感?正因为税收常识的缺席,而这又因为相关部门多年来只单方面强调纳税光荣、纳税是每个公民的义务,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向公众普及纳税常识及基本的纳税常情。


正因此,我们明明纳税了,但不少时候却不知道已经纳了税、纳了多少税。据报道,在商场购一套500元的衣服,其中就涵盖了17%的增值税和13%的营业税;40元一张的电影票含营业税12元,三口之家看场电影缴税就达到了36元;每斤2元的食盐中,就有0.29元的增值税和0.03元的城建税……然而,现实中绝大多数人并不清楚,原来我们买衣服、看电影、吃盐时都纳了不少的税。公众不知情,最应归咎于相关部门的工作失职,因为西方不少国家的通常做法就是,在超市和商店的收银条上都详细列明消费税等流转税的具体数目,而遍观国内,根本找不到类似做法。


公众的税收知识缺失也与一些人的误导有关。前不久,浙江省政协委员周建桥在浙江省政协会议上提出了这样的建议:限制不纳税的居民购车,“你都不为国家纳税做贡献,还要买辆车,开到马路上添堵,给国家增加额外的负担”。这一言辞极其雷人!芸芸众生,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纳税人,只要生活在这个国家,只要有衣食住行,都在为国家纳税做贡献,何来“不为国家纳税做贡献”一说?不得不说,周委员背后站着一大批误导公众的公职人员。



中国人的税负有多重?有心人算了一笔账:如果你的税前月薪10000元,除去四金和个税,实际拿到手7052元。公司为了给你支付10000元钱的税前薪水,公司要支出14150元。如果你买了总价100万元的新房,有50-70万元会通过各种渠道流入政府腰包。你平时的任何消费,都要交近15%的税,不过这是你不知道的(《羊城晚报》1月25 日)。再联系到所谓“馒头税”,可见,我国的税负确实挺重,税负重就意味着民生多艰,要张扬纳税人的尊严,除了减税,还应及时地把纳税人究竟享有那些权利、税收的具体流向给公众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