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的战争 卷一《战争,突如其来》 第6章 狙击战 (5)

南国平民 收藏 5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67.html


因为停水停电,上官浩只能吃些前两天买的干粮与矿泉水,澡是没办法洗了,应该来说,他的状况已经算是好的了。在小区的其它地房里,还有没来得及走的平民,有些,已整日没有进过水米,战争时候,一两天不吃不喝也是正常的现象,比起那些在战争中失去生命的平民来说,活着的,已经是很幸运了。

一开始到现在,上官浩就听到小孩受到惊吓的嚎啕大哭声,现在,有些小孩已经哭哑了,隔壁就有这样的一家。

“可恶的战争,可恶的联合国军,这些,都是你们带来的!”上官浩摸了摸手中的钢枪:

“已经够本了,小鬼子们,爷来了!”

上官浩决定去找蓝刚他们,而且,尽管跟小毛只是交谈过几句,但从感觉上,他觉得小毛就像一个兄弟一般亲切。

而小毛呢,正在地下水电管道里寻找歼敌的机会。

夜已经有些深了,酷热的夏天,晚上的温度也有三十来度,但地下的管道则相对惊快一点,小毛已经潜行到离联军装甲不远的地下,他在找出口,不要很大,只要够一颗穿甲弹射击的大小的可以了。

“彭志胶,快去排长那里的反坦克手过来,告诉排长这里有轻型坦克与装甲车各一辆。我们在这里加工出口,快!”

当蓝刚听到小毛已经找到不错的猎物,立刻大喜,马上安排反坦克兵做好准备,同时,安排一斥侯兵与彭志胶一道进行护送。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反坦克手来到了小毛的身边。

“兄弟们,你们看,前方正12点方向有一辆装甲车,下午我们的一个兄弟就是死在他手里,一定要帮我们干掉它。”

“这个简单!”为首一个反坦克手回答。

“但是,还有一辆,这里看不到,先前行到右拐至20米的地方,可以从那个方向看到前面约120米处有一辆轻型坦克,你们有几套装备?”

“只有一套,两人才方便操作!”(编者注:单人也可以,但不适合长距离奔袭作战)

“问题就在这里,理论上来讲,应该先打重要的目标,也就是说是坦克,但我们对这辆装甲车有彻骨之恨。我担心一辆受袭击后,另一辆会马上撤离。这样吧,你们决定!”小毛将选择权给了反坦克手。

反坦克手马上行动起来,也不得不行动起来,因为,轻型坦克已经开始在发动,估计要离开此地,如果再不攻击就来不及了。

“轰----!”一枚全天候携带型的轻型远程反装甲武器HJ-8,以200米每秒的速度扑向远处那辆轻型坦克,120米的距离,只约半秒的时间。油气爆炸弹头从正面击穿反应装甲,高速金属流刹那便在坦克内部爆炸,坦克的殉爆引起大火,犹如节日的礼花一般煞是好看。

“快,移位,攻击装甲车!”老反坦克手搬起约45斤重的发射制导装置就往回跑。

小反坦克手也迅速行动,只拿了一枚HJ-8就紧跟在后面。

“真带劲!”小毛看到轻型坦克变成一堆废铁,心里说不出的高兴,这些坦克,对步兵就说,就是一个可怕的梦魇。小毛不管隐藏在各个角落的联军射过来的子弹,子弹是打不到自己的,然后不慌不忙地跟上反坦克手离开了此地。

果然是训练有素,而且很有经验,只花了不到十五秒,两坦克手就已经定位。

装甲车车长乔见右前方突然冒出一团光,转眼间,在自己后面100米远的坦克就受到攻击,变成一团火,立刻察觉到危险就在附近。

“该死的黄皮猴子,竟然偷袭!”一边骂着一边猛拉油门进行之字形倒车,因为,他离大门只有不到10米,到大门后再猛一左拐或右拐,就可以脱身。

可惜了,乔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但如此短的距离上,神仙也来不及啊。

“轰----!”又一枚HJ-8 如复仇女神一般,撕开了装甲车脆弱的装甲。

“My God!”这是乔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哥们,你们太牛了!”小毛一把抱住反坦克手,压低声音狂喜地说。

“都是为国而战!”老反坦克手也很喜悦,但境界明显比小毛高了。

“对,为国而战!”管道里的解放军异口同步地道。

“好,我们走了,有需要的时候再通知我们。”反坦克手收拾一下装备,潜步走了。

“彭志胶,集合人手,我们也撤。”小毛下达转战指令。

刚才的偷袭给宝音一组带来意外的收获,至少三处他未曾发现的火力点暴露出来。宝音当机立断,瞄准一个就扣了板机,然后转至第三个潜伏地点。

小区内装甲车猛烈爆炸的声音,将因过度紧张,又在思想松懈下来时,沉沉睡去的上官浩惊醒了。

醒来的上官浩一把抓起枪,现在,他不再对外面的枪声感觉害怕与恐惧,相反,他认为自己这样的一个天生神枪手,就应该出现在战场上。

上官浩趴在大厅与阳台之间的墙后面,显然,这样他的视角就非常窄,对整个小区基本下面基本上是看不到的,但是小区对面马路上隔离带那边却是一览无余的,当然,这是通过昼夜瞄准具的效果。

从这里到马路隔离带,约130米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上,上官浩没有把握,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在这么远的距离上进行过射击。

但上官浩的头脑是清醒的,一个狙击手,如果只能打中五十米内的物体,那还叫狙击手吗?

“我需要练习,不断的练习!”同时,上官浩时不时练习从潜伏点到房门口的撤离方式,最后选定先滚至房门口,然后站起来弓身往上跑。同时,将一些食物和水还有毛巾衣服放在一个袋子里,放在九楼与十楼之间的台阶上,准备撤离时带走。在十一楼的地方,有一家已经没人,但门没有锁,估计是战争来的时候跑了,没来得及关门。那里,将是他的暂时安身之所。

目标的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能因为目标勉强适合就动手,尤其在这种敌我混杂的环境下,如果一击不成,就得马上更换潜伏地点,移动时的危险系数比潜伏是比高的,这一些,上官浩从网络上多少都了解一些。

因此,他在等最适合的目标,最适合总结经验,提高射击水平的目标。

趴了足有半小时,时间已经是8月29日的凌晨一点一刻了,上官浩感觉到手脚有些麻木,这个时候,他很佩服起那些可以趴在地上整天整夜的优秀狙击手了。

其实,上官浩没有经过体能与意志上的锻炼,要想达到标准狙击手的层级,还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路来走的。他唯一的优势,就在于对射击有一种几乎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感觉。

这种天生的神枪手,是麟毛凤角的,一般的狙击手,都是靠一点感觉,然后主要的是苦练,苦练,再苦练,才勉强及触人枪合一的初步境界,但如果要再向上突破,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那就相当,嗯,相当的难了。

在上官浩快要失去意识,再次睡着时,机会终于来了。

温森特上尉驾着“悍马”来到了共和花园对应的高盟厂旁边,两名随从,一边向他讲解着什么,一边对着这块地域指指点点。

上尉不时点点头,不时摇摇头,然后在做沉思状。

“美国鬼子们,我现在就送你回老家!”从三人的举止上以及气度上,上官浩已经断定他的目标,只略一瞄准,就扣下了板机。

所以说,在战场上,指挥官的气质也是会带来麻烦的!

温森特上尉仍在思索天明后的攻击方案,他要努力往上爬,现在战争来了,而且是对华作战,这可不是对付伊拉克或阿富汗那些个小儿科,只要有功勋,提升的幅度是不会小的,过了三十了,小孩也在长大,薪水不少,但怎么也不够用,该有一番事业了。

这时,一颗飞速而来的本国产狙击枪子弹破空而来,上尉似乎意识到什么,没来得及,子弹便从前额穿过,带出红的白的物什,又从后脑极速穿过,“咣”的一声,打在那辆崭新的“悍马”上,吓了旁边的两个随从一跳,赶紧趴在地上。

上尉的意识还在,他想起出发前,小校原本不同意他来未稳定的区域,但温森特上尉执意要来亲自观察情况,以提供天明后的攻击参考方案。现在,他后悔了,官瘾害的啊!

“我悔啊。。。。。。!”这是上尉离开这世界之前最后一个想法。

两个随从见上尉倒地,更是大吃一惊,原来,敌人无处不在啊!立马抱起上尉尸体,跳上“悍马”驾车就跑了。

上官浩从上尉倒地的一刹那,马上抓起枪并同时滚到房门口,房门早就打开的,他弓起身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楼上跑去。

脚刚踩到台阶上,后面就传来了枪声。

“嘿,又得手了,好险啊,鬼子们反应真快,定位也准。”上官浩拍了胸口。到了九楼与十楼的中间,他顺手拾起袋子。

晚上的时候,上官浩在八楼的地方做了一个小机关,将一个罐装空的可乐瓶吊在一根线上,线的一头用透明胶粘在墙上,另一头穿过楼梯护栏吊在空中,一根如此细的线,是没有人会注意的。

上官浩带了身份证与深圳居住证,去了十一楼的1104房,这也是一个一室一厅,房里东西不多,上官浩来到卧室将床搬出一点,用菜刀割床的里侧开一口子,将枪藏在里面。洗手间有半桶清水,上官浩擦洗了一下,换了身衣服,倒头便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