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十月革命的引路人——日本人明石  

列宁发动了十月革命,这是共识,但中国人基本不知道,十月革命的“引路人”,其实是一位叫明石元二郎的日本人。与列宁打过交道的明石1905年就预言:“将来完成革命大业者乃列宁”;列宁则在革命成功后透露:“因为十年前日本的明石让我们进行了演习,所以这次的行动比较轻松。”

在日本代近史上,有两个人被欧洲摩纳哥赌场列为“不受欢迎的人”,一个是山本五十六,另一个不为人知的叫明石元二郎。山本五十六在摩纳哥赌场一次赢下一艘战列舰的钱后被“叫停”,明石元二郎也赢得让赌场老板亲自出面“请你高抬贵手”。两个人玩的都是轮盘赌,两人都运用数学技术解开了这种赌法之谜。

明石元二郎1865年出生于日本福冈天神町,1894年赴德留学,1901年任日本驻法公使馆副武官,1902年任驻俄公使馆副武官,时年38岁。在俄国期间,明石干出了一番可谓惊天动地的伟业。

当时日俄关系已日趋紧张,明石认为,要想斗倒敌人,必须先掌握敌情。到俄国半年后,明石掌握了俄语,并专心研究俄国国情。明石发现,号称世界第一大国的沙皇俄国,从表面看堂堂皇皇不可一世,实际则是一个内部充满矛盾的国家。被侵占的芬兰、波兰、高加索等国的人民装作屈服的样子,而内心却想伺机逃脱沙俄的魔掌。沙俄残暴统治下的工人与农民,境遇悲惨,怨声载道。搞恐怖活动的暴力革命派与主张社会改良的渐进革命派建立了许多秘密组织,分布于全国各地,进行反政府的地下运动。

明石研究了俄国历史、国情、国民特性后,得出一个结论:“俄罗斯是一个疆域辽阔的大国,即使拿破仑攻入莫斯科,也不能征服它。假如日本陆军从满洲方面进攻的话,也不可能打到莫斯科。如果敌人顽抗到底,日本靠武力是不能取胜的;但如果运用谋略从背后动摇其国内,却有成功的可能”。

这个“谋略”就是革命。革命是需要本钱的,一是革命者,一是金钱。明石一方面与沙俄境内外的革命党人建立关系,如皇室子弟赫尔岑公爵、无政府主义始祖克鲁泡特金公爵、著名作家高尔基、民权社会党人列宁、革命社会党人柴可夫斯基等;一方面向日本参谋本部递交工作报告,要求拨给100万日元的经费。当时100日元就能盖起一所相当漂亮的房子,因此参谋本部不但不愿拨款,还攻击“明石言过其实,胡思乱想,一定是得了神经病”。

1904年2月6日,日俄战争正式爆发。随着战局的发展,日本突然看到前景不妙。西伯利亚铁路是单行线,日本估计俄国不可能迅速地输送士兵。然而出乎日本人意料,俄国运送部队的货车并不开回国内,而是把部队送到满洲后,使货车脱轨,就地烧毁。通过这样的“单程运输”,将运力提高了三倍。当时日本兵力只有二、三十万,沙俄却拥有一百几十万“世界最强”的陆军,照这样运输军队与物资,日本人意识到战争非败不可。

国难思良将,日本参谋本部终于想到了明石。副总参谋长、长冈外史中将下令给明石送去所需资金。多年后长冈外史中将说:“日俄战争是关系到日本成败命运的战争,万一失败纵有百万、千万金钱也是废纸一堆,因此不如权当抛弃一百万日元,拨给明石,让他去干一番试试”。

时沙俄革命党很多,虽然都是反政府派,但彼此之间却水火不容,甚至同为社会党的革命社会党与民权社会党也斗争得也异常激烈。明石(化名阿巴捷列夫)认为首要的任务就是将这些革命力量联合起来,组织反政府的联合战线。他与一名叫西里雅克斯的革命党人为之奔走呼吁。这一呼吁得到了革命社会党人柴可夫斯基的响应。柴可夫斯基的门徒赫丽维斯卡娅曾成功暗杀沙皇亚历山大二世,他本人被视为各革命派的元老。

1904年3月后,明石等人开始奔赴俄国亡命者的巢穴——日内瓦、奥地利、德国、法国、瑞典等欧洲国家,遍访革命同志,不知疲倦地进行鼓动工作,获得了更多响应,民权社会党的普列汉诺夫、革命党女杰普列修柯夫斯卡娅等都表示赞同。

1904年10月,明石的工作得到了回报。俄国各革命党决定10月1日在巴黎召开统一战线的联合会议,会期5天,除民粹党和民权社会党外,各党派都派代表参加了会议,与明石一道发起这个会议的西里雅克斯被推为议长。会议作出决议:“各党派各显其能,以示威游行、暗杀等行动打倒政府。”

巴黎会议在沙俄全国引发了连锁反应。波兰社会党立即领导罢工;革命党动员大学生、工人参加游行示威;自由党在州、郡的议会、律师会、医师会等展开了攻击政府的论战;拉脱维亚党和高加索党采取袭击银行、暗杀高官的暴力行动,暗杀官吏、军人的事件,每天都有十几起。

为给俄国革命添柴加火,明石从瑞士给波罗的海方面的革命党购买艾特索枪一万六千枝、子弹三百万发;给黑海方面的革命党购买步枪八千五百枝、子弹一百二十万发。

1905年初,在日内瓦召开了第二届革命党联合会议,列宁的民权社会党和民粹党这次也参加了。会议作出一个更加激进的决议:“打倒沙皇政府,使芬兰、波兰各自独立,组成纯粹的俄国和联邦,创建完整的自治体制。”并通过报纸公开发布了宣言。

这次会议让俄国的革命烈火愈发不可收拾。波兰国民部队领导人德姆斯基要波兰士兵主动投入远东派遣军,他本人却访问日本商讨投降事宜;地方官吏因惧怕暗杀而纷纷逃跑,皇室的头号强硬论者赛尔基亲王在彼得堡被革命党人炸死;在格鲁吉亚,第一兵团的征兵工作因民众反抗而被迫中止;在波兰,连守备军的调动都很困难,征兵工作更是无法进行。

在此期间,进行了决定日本命运的“背水之战”——奉天战役。日本以二十四万九千八百人对付俄国三十六万七千二百人,相差十二万,日军处于劣势。危急时刻,攻陷旅顺的日本第三军,在司令官乃木希典大将的率军下,马不停蹄地进行增援,攻入俄国左翼阵地,奉天战役因此以日军险胜结束。

其实,俄国此前按照既定的战略步骤,是再派两个军团到满洲,突击乃木军队的侧翼。然而,由于国内动荡不堪,这两个军团被留在国内维护治安,没能送往满洲。这被认为是俄国战败的直接原因,也是明石为日本作出的杰出贡献。

支持并知道明石特殊工作的德国皇帝凯扎尔(威廉二世),目睹了他的巨大成功后,曾惊叹地说:“明石把相当于满洲派遣军司令大山大将手下二十万官兵所干的事,一个人全干了。他是本世纪中最可怕的一个人物。”

明石的成功,还得益于当时的国际环境。由于沙皇俄国侵略成性,欧洲各国无不希望俄国战败、日本战胜。除英国公开支持日本外,其它国家都或明或暗地支持日本,那些国家的领导人给了明石不少帮助。

开战之前,日本海军袭击并重创仁川湾和旅顺港的俄国舰队,这个消息让全世界那些饱受俄国侵略与压迫的国家高兴不已。一次在斯德歌尔摩车站,瑞典皇帝偶尔遇到日本驻瑞典公使秋明与明石,他紧紧握住秋明与明石的手,握得手都麻木了,才说:“我不能用语言表达我的心,但我的内心就是这个!”由此可见人心向背。

为扭转日益恶化的国内形势,沙皇尼古拉二世只好接受美国总统罗斯福的调停,进行日俄议和谈判。随后,俄国政府将西伯利亚的军队调回国内,镇压国内的革命烈火。俄国政府下令:“没有逮捕的必要,不惜子弹打死他们!”整个俄国陷入了一场血雨腥风的大屠杀,到1907年,革命烈火被捕灭。幸存的俄国革命者再次亡命欧洲各国。

任何人都知道,镇压虽然能换来暂时的稳定,但同样必然埋下更加仇恨的种子,一有风吹草动,它必将猛烈地燃遍俄国的大地与天空,这就是1905年的俄国二次革命与1907年的俄国十月革命。“还想再活500年的沙皇”,最终被这两次革命的焰火烧得灰飞烟灭。

日俄停战协定鉴字之后,出于国际纠纷的考虑,日本政府下令明石回国。1905年9月21日,明石启程回国。回到日本后,明石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一个报告,后被冠以《革命的指南》在日本内部出版。——希望当代中国的有识之士能将此书译成中文,它对于每一个想了解俄国革命的人,都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工具书。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德国受到英法美联军与俄军东西夹击的困境,德皇凯扎尔想到了明石的成功,决定如法炮制。他说服了逃亡在瑞士的列宁,让他与另外31名革命党人坐上封闭列车回到俄国,在俄国内部开展新的革命。凯扎尔达到了自己拖住俄国政府的目的,但他却不曾料到,这场“新的革命”日后竟成为影响全世界的十月革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