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大陆 第二卷 车玉大比 21龙仔凤魂(下)

netflyhawk 收藏 1 3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


那条蛇,不,是小蟠龙,一米多长,至多两米,身躯粗胖,通体青黑,鳞片披覆全身,却弯曲盘绕于空间边上的一块玉石上。眼睛还闭着,似乎正在睡觉。

呃,它像是不知道我进来了耶。还真是贪睡的小家伙。搞不懂,睡觉还盘着,不累么?嚯嚯,真的是龙不是蛇啊。蛇哪有这么漂亮的鳞片。原来这小盘龙挺可爱啊,不像是坏的。呃,我怎么想摸摸它呢。

萧瑟硬生生的把想伸手摸摸小盘龙的欲望压了下去。乖乖,那可是龙啊,老虎屁股都摸不得,还想调戏龙?找扁哈。

萧瑟压抑着心中的悸动,东一眼西一眼的瞅个不停。这才看清楚,小小蟠龙身下,紧紧扒着玉石的,还有四只小小的青黑色爪子。

嘿,至少比龙玄道的黄虬要好,小蟠龙长脚了啊。不知怎的,下意思里,萧瑟已经这么下定论了。

呼呼,不知签约是不是跟养宠物差不多,要是我养的宠物是条龙,哈……萧瑟不由神飞天外,忘乎所以。

阿嚏。

小蟠龙闭着眼睛打了个喷嚏,顿时身前三尺之地皆成冰冻的世界。小蟠龙粗壮的身子扭动了一下,好像是换了个更舒服的盘曲姿势,继续睡觉去了。

萧瑟吓了一跳,呃,好牛叉。远点,再远点。哇,这可安全了吧。

他定定神,视线离开小蟠龙,打量着法戒中的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不规则的弧状空间。平底,横阔也就有十几米,长到有三十来米左右;穹顶,最高处二三十米样,边上最低处也有十米以上,显得非常空阔。墙壁说不上什么颜色,发着莹莹的光辉。四壁软和滑腻,摸上去如凝胶一般,这么软和的壁能撑起这么高的穹顶,倒也是异事一桩。

萧瑟又多摩挲了两把,咦,好有手感。

这里面盛放的多是玉石,各色各种,琳琅满目,占了有三分之一的空间,其他的就是一些玉牒了,外加不知名的材料若干。唯一的活物,就是盘曲的小蟠龙了。

小蟠龙啊小蟠龙,你是这么可爱,又是这么厉害,我该怎么和你签约呢?

龙玄道说着里面有法决,法决在哪里呢?莫非在那一堆的玉石中,汗,啥时候才能找到?要是弄出点动静,惊醒了小蟠龙 ,呜呜,俺萧瑟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萧瑟靠着墙壁,侧坐在墙边,沉浸于思索之中。

“主人,你终于来了。”无端的,耳膜中响起了一个声音,声音慈祥而甜美,却又有着无上的威严。

“你是谁?”萧瑟一下站了起来。主人?谁又是主人?又是谁的主人?


“人有三魂七魄,你可以把我看做凤栖梧的一魂,或者说我是凤栖梧在这个世界最后的留存,用轩辕人的话来说,便是阴魄。主人,这么说,你可明白么”还是那个女声在耳边响了起来。

萧瑟耳边似乎直冒冷汗,怪怪,我怎么找不到人呢?还和凤栖梧有关,应该不会害我吧?龙玄道你个老东西,哄我进来,咋不说里面还有这么一个闻声不见人的鬼呢?

“啊?你好你好,久仰大名,幸会幸会。不不,不幸会。你,你说的主人是我?对不住对不住,我怎么会是主人呢?我叫萧瑟,不是主人,哈哈,哈哈哈,哈。”

萧瑟一边说一边擦汗,笑话,凤栖梧的魂魄啊,叫我主人,我有那个本事吗?死翘翘的本事我倒有。

他现在腿肚子都转筋了,一门心思想着怎么逃跑。急切之下,到忘却了自己凭意念便可自由出入白玉法戒的。唉,怨不得这个可怜的不良少年,他实在是经历太多,脑袋有点秀逗了。

“你当然是主人了,不是主人,你会来到这里么?”女声在反问,似乎理所当然。

“来这里就是主人?哦,呃,是这样啊,我,我知道了。那个,你,你在哪里啊?”萧瑟不住的点头,犹如小鸡啄米。

“我就在这里啊。”

“在这里?我怎么看不到你?”萧瑟咕哝着。

“你是看不到我,但是你能听到我的心声啊。其实你听到我的声音,不是真的声音。因为我们是在心灵交流,通过心灵感应来的。所以你也不用开口说出来,只要心里想着,就成了。”女声在谆谆善诱。

看不到?能听到?汗,还心声?心灵感应?灵异第六感?不还是鬼吗?糟糕,好像想得她能知道,呜呜。

“不好意思,冒昧的问一句,你,是人是鬼啊?”萧瑟大着胆子,声音怎么都哆哆嗦嗦的呢?他可不敢再想下去了。

“都说了是魂了,你说是人是鬼?”女声依然是那么甜美,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

原来没生气,哦,好可怕。咦,她没生气我怕什么,声音相当的甜美来。


“那么说你是鬼啰。”

萧瑟一边说,一边四处探看,试图找出声音从哪里来的。真的有女鬼啊。这个轩辕联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又是鬼又是龙的,搞不好还有神仙。靠,原来老祖宗的鬼神说真不是骗人的啊。

“我不是鬼。”音质甜美依然。

“难道说你是人?”萧瑟一头雾水,魂啊,还不是鬼?

“我不是人。”声音还是那样甜美。

萧瑟哑然。“那,你到底是什么啊?”

“我不是告诉你了?”

“你告诉我了?你告诉我什么了呢?哦,凤栖梧,对,阴魄?”

“是了。你不像那么笨么,怎么看上去笨头笨脑的。”

“我?对对,我是笨。呵呵,那你既然是阴魄了,魂魄魂魄,魂魄魂魄,那还不是鬼?”

“人有七魄三魂,鬼至少有一魂一魄,我只是一缕魂,连一个完整的魂都不具备,当然非人非鬼,你人鬼不分,怎生这么傻?”

萧瑟直接呆掉。咔,叫鬼给调笑了。呜呜,这可是凤栖梧的一魂啊。不,是她的一缕魂啊。一缕魂都这么鬼灵精怪,唉,人比人,气死人啊。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面呢?你在这里又做什么呢?”萧瑟暂时放下了小蟠龙,应付这个一缕魂先。

“这个法戒炼成的时候,我就在这儿了。”

“啊,这么早?”萧瑟几乎想破了脑袋,难道法戒炼成之日便是凤栖梧破碎虚空之时?要不怎么会留下一缕魂。可是凤栖梧是大长老啊,白玉法戒是掌领信物啊,总不成掌领信物一出大长老就翘辫子了吧?解释不通啊。

“确切的说起来,我只是凤栖梧三魂中其中一魂,命魂的一缕。”

女声不疾不徐,娓娓道来,“法戒炼成的时候,她将我从本体中抽出,注入法戒,从此我便长居这里了。其实,凤栖梧是要我来做这法戒的器魂的。嘿嘿,世事难料,没想就是这个偶然的举动,却成就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

“意想不到的结果?”

“当她物化以后,我就成了这个尘世中她唯一的留存。而且她还可以借此布下天罗大阵,通过创世之光把你带了过来。是不是个意外的结果?没想到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