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国争霸 正文 第21章 楚率诸侯会盟洛阳,封王台上魏王禅冠

罗烈烈 收藏 0 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


公元前319年春(楚怀王十年),楚怀王移驾新城郡(现河南伊川县),君临洛阳封王台,接受魏襄王禅让的霸王冠,天下诸侯也都前来恭贺。无外乎是说说几句恭惟的话,行行一些繁文缛节。按照当时的惯例,想要当天下霸主,不仅要自己国家的国力强盛,能够威慑诸侯,而且自身要有德有能,如何衡量自身的能力呢?那就是举鼎洛阳。春秋五霸和战国初期的霸主魏襄王都不例外,楚怀王当然也得照此惯例进行,方能得到各诸侯国的承认。那么,各个国家的军队打来打去,争生争死,花了这么大的气力,付出这么多将士的性命,争来一顶霸王冠,高戴头上,仅仅是为了“霸主”这一虚名吗?

其实不然。周室到了春秋,诸侯坐大,周姬王室已经无力控制诸侯,管理天下了。就是东周王所说的话,也没有人会听,更谈不上号令诸侯了。而天下有那么多的诸侯国,各国的经济文化往来和人际交往,在日常生活中难免常生磨擦,这个说这个有理,那个说那个有理,变成了没有个公正的裁决和说法。这就在客观上需要有人来主持和裁决,在众多的诸侯国里,需要有个盟主,也就是所谓的霸主。同时,若是有人肆意破坏各国共同约定的制度和秩序,这位霸主便可以率领诸侯共同讨伐,这就叫做什么“以有道而伐无道”。

因此,天下的霸主自然有诸多特权和荣誉,有诸多的特权也就自然有诸多的利益。同时,各个诸侯国还得要向霸主进贡和向霸主的国家交纳费用,美其名便叫做什么“行业管理费”或者“社会管理费” 或者什么“国家管理费”。这就是为什么各个争战国,几十万军队争生打死,都是为了这最后的冲刺,那就是“会盟诸侯,问鼎洛阳”。

楚怀王在他继位的第二、三年,率领军队西进打击蜀国、于奉节大败蜀军、平定了巫巴,建立了巫郡。楚怀王的第四年,又在汉阴大败秦、蜀联军,平定了褒汉,建立了七百余里的汉中郡。楚怀王的第五年,北上讨伐魏国,大败韩师。于古城、陉山一带,大败魏、韩二军,打得魏襄王仓逃偃师,有如惊弓之鸟,建立了新城郡。楚怀王的第六年,又继续讨伐魏国,大败齐师。襄陵、杞县一战,大败魏军,攻取魏国的八个县。荷泽一战,又大败齐军,夺得齐国的荷泽、济宁等八个县。至此,天下的三大强王魏襄王、齐湣王、秦惠文王无一不被楚怀王的军队打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试问在那个时候,还有哪个诸侯王国,敢与楚国作正面的争锋了。

而这次魏襄王为什么会主动向楚怀王禅让霸王冠呢?因为古城、陉山和襄陵、杞县一战,魏军被斩杀了二十五万军,魏国的军队已经被逼到黄河边的一条狭长地带,只剩下孟津、偃师、荥阳、中牟和大梁等的一条皮带之地。魏襄王这时已经深深知道,现在的魏国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魏国,而现在的楚军又比楚威王时期强大多了,别说是一对一,就是联合韩国的力量,也不是楚军的敌手。那怕是联合齐军,也是遏制不住楚军饮马黄河的。怎么办呢?唯一的办法就是向楚怀王进献霸王冠,恭奉楚国为尊,才能够缓解楚军北上,以解楚军进攻中牟和大梁之危。魏襄王这一举动,无疑也算是高明之举。于是,魏襄王手里捧着金光十足的霸王冠,双眼落泪地看了又看,无可奈何地准备拱手让与楚怀王。

而韩宣惠王在古城、陉山之战中,不仅损兵折将,而且丢失了禹州、汝州、汝阳、伊川等地,楚军要是再一发动征伐,便是在西、北两面,攻击长葛和新郑了,自然也就不敢再正面与楚军作对了。至于那齐湣王的军队,就是联合大梁的魏军,也都被楚军打得大败而逃,丢失了八县四百里之地,当然也不敢举军南下,再与楚军一较高下了。就是那秦惠文王,虽然一心想问鼎中原,会盟诸侯,可是汉中一战,他已经知道,现在秦国的军队根本就不能拉出关外和楚军对抗,尽管秦惠文王心里很是不忿,可也不敢出来叫板,与楚军正面为敌。

只见楚怀王手按楚王剑,雄赳赳地走上洛阳封王台。魏襄王手捧金光灿灿的霸王冠,对着各国诸侯,老泪纵横地说:“老朽昔日东征西战,南侵北讨,霸王天下二十年,而今已经老了,再无能力为诸侯主持大道,只好将霸王冠禅让给当今最有资格的楚国能君楚怀王。在十多年以前,老朽便已经有禅冠之意,无奈天下的诸侯,都想从老朽头上取走霸王冠。而霸王冠也就只有一顶,并不是人人都能够得到。

大家都知道,当年的齐宣王也算是一位文韬武略,有才有德的能君,奈何强中还有强中手。在徐州,楚威王的长枪一指,便将齐湣王及其军队打败。可是,齐宣王不服,以致楚、齐两军大战,致使霸王冠到了今日,依然还在老朽手中。今天,老朽就依照惯例,连唤三声,若是有谁不服,想来夺冠者,大可上来和楚怀王及其军队一决高下。若是没有人,敢站出来反对,那么,自今日起,新一轮的霸主便是楚国楚怀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