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一零八 一时人物从天降(六)

东篱剑客 收藏 0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URL] 天启元年,六月一日,沈阳开原总兵府。 “我叫王贝,绝对死宅,一天不吃饭不觉得饿,一周不说话不觉得憋屈,一月不出家门不觉得无聊。体质瘦弱,个子中等偏下,爱玩网游,嗜好电子产品,有一定的动手能力,与人沟通存在障碍。出身嘛,木匠,没事研究个弩机什么的。20岁,未婚,估计这模样也找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天启元年,六月一日,沈阳开原总兵府。

“我叫王贝,绝对死宅,一天不吃饭不觉得饿,一周不说话不觉得憋屈,一月不出家门不觉得无聊。体质瘦弱,个子中等偏下,爱玩网游,嗜好电子产品,有一定的动手能力,与人沟通存在障碍。出身嘛,木匠,没事研究个弩机什么的。20岁,未婚,估计这模样也找不到老婆。。。。。。”

“停!”陈捷叫道,回头愕然望向马佳,问道:“这也要?”

马佳笑着耸耸肩,摊开手道:“怎么不要,做研究就是要宅男。要是都喜欢酒肉美女,哪还有心思研究高级武器?不善于交谈更好,嘴巴牢,保密嘛!至于女人,王贝,不要愁,只要你干得好,做出一件好东西,就赏你一个美女,上不封顶,只要你能‘干’!你的明白?”

那王贝睁大眼睛,点头如鸡啄米道:“我的明白,我的太明白了!大哥,你原来混哪的?”

马佳摆起大官样,袖手道:“我嘛,原来京城混混的干活。不过现在啊,也是人民公仆了,还是上将,跟我走,有肉吃!”

陈捷在一旁更糊涂了:这个马佳,胡说八道,我打小就看他混三岔儿堡的水沟,啥时混过京城的?

这王贝反倒更笃定了,他忙作揖道:“亲人哪,我终于找到亲人了!大哥,你说怎么干,我就怎么干,只要让我过好日子就行!”

马佳奇道:“你的手艺,没让你过好日子吗?”

王贝甩头一叹:“这世道,不要我呀。你说生一木匠家,能有什么资本和闲情研究?再说,弩机造出来,也没人要啊,这大明的弩,不如汉唐的兴盛!”

马佳点点头道:“到我这,你就不愁了,三饱一倒,肯定不少。你先和研究火器的人混吧,他们无论火枪火炮,都是要木结构装载的,你好好设计制造,中学理科没忘吧?”

王贝连连点头:“大部分没忘,为了玩网游和电子产品,我还补了一点呢。”

马佳哈哈一笑:“好!杜轶,带他去兵器装备研究院,给他个小单间,一平方丈的,四等供养。”

“遵命!”杜轶敬礼道,便边唠叨边带王贝下去:“小哥,运气不错啊,一来就是四等吃食,知道多少吗?每天一钱银子,美死你了!新来的一般都是五等供养,才八分银子。。。。。。”

陈捷等他们下去后,正要问马佳,忽然,门外亲兵报道:“禀总兵,兵部派人来了,说是来查看辽东夷情的。”

马佳听了,令道:“请进来!”

“遵命!”亲兵立正转身而去。

过了一会儿,一名长身宽肩、紧身短打、头包方巾的文士手持折扇,昂首阔步走进大堂,躬身作揖拜道:“茅元仪,见过马总兵。”

马佳看着兵部发的公文和茅元仪的名刺,琢磨了一会,问道:“茅先生,听说你写了本武备志,带来了吗?能不能给我瞧瞧?”

茅元仪一喜,忙道:“带了,就是没带全,有阵练、教旗教艺、军资乘这几卷,想来总兵会喜欢,果然如此。”说着从背上包袱里取出书卷来。

马佳从亲兵手中接过书卷,浏览着看了一卷,合书点头道:“先生博学,佳很是钦佩,这书我就买了。如果先生还有书要出的话,我愿意刻板印刷,让它流传后世。”

茅元仪大喜,忙作揖道:“总兵太客气了,元仪怎么敢当?嗯,我这次来辽东,就是实地查勘东西两虏的情况,还有就是记录马总兵抗击建夷的高妙兵法!”

马佳笑着回礼道:“止生兄才是客气了,这等好书,我还想留个名传给子孙呢,哈哈。唔,今天已经过午时,止生兄想必也鞍马劳顿了,就先在本府歇一晚,明日详谈,如何?”

茅元仪抬头笑道:“好极,好极,多谢马兄弟,哈哈哈!”

当晚酉时末,马佳设家宴,款待‘兵部侍郎孙承宗的赞画军事’茅元仪。

“呯!”酒杯碰响,热血四溅。

马佳仰首干了,随即倒杯向茅元仪道:“止生兄,我先干为敬!来,吃菜。辽东今年物价腾贵,我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就用内喀尔喀巴约特部的牛羊杂给你接风,对不住啊。还请兄台见谅,好牛羊肉都要充军实,不能轻易动用。”

茅元仪听罢,忙举杯为礼道:“马兄弟客气了,元仪这次就是来辽东吃苦的。盛唐诗人有句诗,叫做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元仪时时心向往之。今天,这酒菜,就是千夫长也未必能享受得到,足见马兄弟对愚兄的抬爱,来,我敬你。”说着又饮一杯。

接着,他作势阻止婢女,自己主动给马佳倒酒,边倒边说道:“今天的这顿饭,也让我见识了马兄弟的节财养士之道,好呀!要是边将都能像马兄弟一样,何至于无兵可用?今天的边将,都把心思花在家丁身上,浪费朝廷三千人的军饷,却只得两三百名战兵,能不打败仗吗?”

马佳笑着点头道:“我从刚当兵起,就立志学习戚少保。他老人家有话,军队的事,如果分成二十分,那么有五分就是靠将领自己的修为和努力:实心任事,至诚驭下,同甘苦,恤患难,以感召为工夫,使三军心服,恩威信于平日,必至杀之而不怨,利之而不庸,达到孙子兵法所云‘令民与上同意’。”

“至于练兵的数量和军饷的关系,佳我其实也理解那些同僚的,因为朝廷发的饷根本不够啊!平常年景,朝廷发的饷,两人份才能养一个实实在在的兵。如果要精兵突骑,那就得四五份饷了。再加上马匹、盔甲、武器都要精良,这花费其实很高了。归根结底一句话,朝廷那里,根本就没把军饷供给好。”

茅元仪也点头道:“这一点,我其实早有体会。三年前我在杨经略的府上做幕僚,那时辽东的粮价就一两七八钱了;今年一路走来,发现竟然涨到五六两,这大有人相食的兆头啊!唉,辽东和关内只有一条走廊相连,有粮食也难运进来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