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穿过墓地的那个冬夜

ruochen521 收藏 57 837

父兮生我,父兮育我,父伴我出,父迎我归,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万爱千宠,何以报恩!

—— 题记


那个冬天的夜晚,17岁的我独自穿过墓地,从此,那晚的记忆呼啸成耳边声声不息的风,永久、清晰!

那年,我正读高二,上了市里的一所重点高中,这在当时我生长的村子算得上一件“颇为自豪”的事。我的家乡,那个据统计是整个市辖区最大的村庄,却鲜有孩子接受完整的教育,父母也多半是因为国家政策强制,让孩子念完初中,便放任其自谋生路。我的父母却一直坚信“读书才有出路,女孩子也一样”,他们没有什么大道理供我咀嚼,但是,母亲的目光我知,父亲的言行我懂,如此,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催我奋进呢?

同龄的孩子或欢天喜地,或黯然伤神南下时,我开始了另一段求学之路,据说上了那所市重点,便是一脚踏进了大学的门,父母自然是替我喜悦的,而我,除了拼命学习,以求能在人才济济的成绩排行榜上靠前一些,我不知还有什么途径能让父母更欣慰一些!

学校并不在市里,在一所镇上,离家50里,每个月初父亲把我送到七里外的集上,然后乘汽车去学校,每个月末,父亲又赶到集上,接我回家。那时的父亲总是欢快的,他骑着那辆比我年纪还大的自行车,一路高歌,神采**!

集上只有一辆车去学校。返校时,清晨4点起床,伴着蒙蒙的天色去赶车,放假时,赶上车还好,天黑前能到集上,错过那一班车,就只能坐其他地方的车,然后转车、、、折腾下来,到家已是户户灯火通明。夏天还好,天亮得早、黑得晚,自是不用担心,冬天就另当别论了、、、

我盼着放假,又惧怕放假,放假可以一解念家之情,放假,却又折腾得父母忙前忙后、不得休息!当然,最愁的还是乘车问题。那时手机尚是个新鲜事物,对于城里的孩子还是奢侈品,农村的孩子就不用提了,我是连手机的样子都不曾得见,想打电话必须到专门的话亭,话费也比现在贵得多,父母挂念着我,却只嘱咐我安心读书,少打电话。

每逢假期,我在早饭或午饭时,把放假的事告诉家里,放学时便能分秒不停、赶去车站,那时的速度绝对是超快的。我从不担心下车时看不到父亲的身影,每次放假那天,父亲一定是吃过午饭便去集上等着的,我劝过他几次,让他不要去太早,父亲这时总是显示出他的固执来,依然兴冲冲地早早在那等着。冬天,我想象着父亲在集上顶着风,搓着手,翘望着姗姗出现的车影,心里便异常心疼,父亲有哮喘,一年四季咳嗽得厉害,却在冷冷的风里一站就是半天,这怎叫我安心?

有几次,我念着天气严寒,便故意没告知放假的事,哪知下车依然一眼瞧见父亲乐呵呵地站在风里,我的泪便在那时肆意流淌在心里、、、原来一到月末,父亲便记挂着我放假的事,即使我不打电话,他也辗转从别处打听到消息。

那次恰逢初中会考,需要借用学校的教室,不是月末,父亲绝对想不到我会突然回家。因为要清理教室,以作考场,学校提前一小时放了假。车到集上一定尚早,我可以自己走回去。想着父亲这次不用苦苦等半天,我在车上暗自高兴。哪知事不凑巧,车半路出了故障,等修理好回到集上,已是七点多,冬天的七点已经完全天黑,又是阴天,不见星光,月色也是半隐半现。我那一刻就后悔了,匆匆找了个商店,给家里打了电话,然后拎着行李出了街。

路,是熟悉的,虽然天黑,却不会迷路。我自觉胆子还算大,但是离集上一里远、必经的那片墓地的确让我心里发沭,白天经过时就觉得阴森森的,何况这几乎不见五指的夜晚?我直觉耳边的风声更紧更密了,拎着行李的手也开始变得湿热。接近墓地时,我有一种拔腿冲过去的念头,怎奈脚下的路坑坑洼洼、上下不平,走起来已是左右摇晃,别提跑了。

那条不平的路正夹在两片墓地之间,我犹豫了片刻,四下望了望,周围除了风声,静谧一片!目光所及,隐隐约约的、隆起的土坟高低起伏,风过处,坟上的枯草发出瑟瑟的轻响,听在耳里,却像是惊天战鼓,直击得一颗心怦怦直跳!我弯下腰,摸索着拾起一块石头,硬着胆子朝墓地方向迈去。

走了一半,周围一直静静的,除了风声就是我小心翼翼的脚步声,我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不敢再向四处看,直直向前走,恨不能马上走出这令人恐惧的墓地,整颗心就一直悬在半空。终于快走到头了,突然,一团黑黑的不明物自右前方的土坟上冲天而起(后来想想是栖息的鸟儿),我那颗一直在半空的心嗖地窜到了嗓门,我清楚地听到喉咙里口水吞咽的声音,一个“啊”字尚未出口,脚下先奔了出去,脑子里大片空白,只知道一个字——跑、跑、、、我跌跌撞撞冲出了墓地,唯恐里面的人突然跳出来、、、风声在耳边凌厉地吹着,面部一片生疼,不知跑了多久,前方隐约有暗黄的一束灯光,接着熟悉的车铃声高低想起,飘散在夜空,于我,真是天籁之音。

父亲,来了!

虽然未到近前,我那颗在嗓门的心却可以安然落下去了。

“爸”!我大声喊着!

“哎”!父亲的答声破空而来,清晰地传到我耳中。

近了、近了、、、父亲风尘仆仆地骑着车,车身发出的咿咿声、轮子转动的吱吱声,组成美妙的交响乐,在静静的夜空中来回盘旋,悠扬动听!

“傻丫头,咋不早点打电话?”父亲把手电递到我手中,又用衣服蹭了一下后座,示意我上车。

“爸,歇一下,咱再走!”父亲一定是一刻不停地赶路,听那呼吸声,很重!

“没事,就那点路,累不着。”我知道父亲的倔强,就轻轻坐上了车。在暗黄的手电光里,我们乘着那已显破旧的自行车稳稳前行,在我前面的父亲,就像是驱我胆怯的天神,高大伟岸!

那个冬夜从此就烙在我的记忆里!那晚的风、那晚的惊惧、那晚的父亲,在我的心底交织成鲜明的画面,催我前进,教我坚强!在人生的路上,我的脚步也愈来愈坚定踏实,因为我知道,有父亲在前方,照亮我前行的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