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一百一十二章

骆马湖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URL] 张跃武这次偷运给我军的弹药远远不够我军频繁作战的消耗。十几天后,我军部队再次通过地下关系到张部告急。张跃武直接去第一绥区司令部找张雪中,张跃武对张雪中说:“张司令,我部几乎每天都与共军作战,弹药消耗特别大。我部呃洪泽湖东咽喉要道,湖东、湖西共匪经常出其不意,对我部进行打击,令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张跃武这次偷运给我军的弹药远远不够我军频繁作战的消耗。十几天后,我军部队再次通过地下关系到张部告急。张跃武直接去第一绥区司令部找张雪中,张跃武对张雪中说:“张司令,我部几乎每天都与共军作战,弹药消耗特别大。我部呃洪泽湖东咽喉要道,湖东、湖西共匪经常出其不意,对我部进行打击,令我部防不胜防,请求张司令急速补充我部大批弹药以对付共军。”张雪中说:“高良涧是湖西共军与湖东淮宝广大地区土共联系的必由之路,共军自然不会放过,但你部弹药不是按计划正常供应吗?”张跃武似发牢骚一般地说:“张司令,我部经常与共军作战,而别的部队作战任务少,我部也按计划与其它作战任务较少的部队统一供应,这不合情理。另外,我部又新编三千名额新兵,急需武器弹药补充,我总不能让我手下赤手空拳与共匪战斗吧?且高良涧一带到处都要设防,以堵截流窜共军,就是扩编这三千新兵我部防区兵力仍显不足;我部驻守要害之地,决不能按常规发放弹药,必须随时补充。”张雪中觉得有理,便拿起电话对第一绥区军需处长说:“军需处长吗?我是张雪中,今后驻守高良涧的张跃武部所需弹药可以随时补充,不必请示。因为该部所承受的共军压力最大,战斗也最多,明白吗?”对方回答:“是,司令官”张雪中放下电话,抚慰张跃武说:“我已向军需处长下达命令,你部要全力以赴,坚决堵截湖西和湖东东相互流窜的共军。”张跃武内心一阵高兴,举手敬礼道:“请张司令长官放心,我部决心多多消灭共军,我决不负您的厚望,为党国建功立勋。”

张部的武器弹药源源不断的流入我主力作战部队。

部队弹药多消耗,就要多打仗。张跃武队伍的防地散布在以高良涧为中心的南北一线和东西纵深,据点多,哨卡多。张跃武和郑剑锋商量好了,带信给我军部队,要使张部防区天天有“战事”,双方约定好后,张部防区每天都发生几次这样的事情:共军袭击张部据点,发生“激烈战斗”。双方都朝天鸣枪。张跃武借此多报弹药消耗,从敌人手中骗取大量的弹药送给我军,有力地支援了我军部队作战。

凡事百密总有一疏。高良涧北洪泽湖东岸的一处渡口出了事,引起张跃武和郑剑锋一度紧张不已。守渡口的张部与我军的一支部队发生激战,战况不明,与我军激战的张部守军打电话来请张跃武处理此事。实际情况是,我华野主力于四六年底北撤山东后,淮北党政机关也随大军北撤。四七年初,淮北党政机关又分期分批顽强向苏北挤进,为我军今后反攻、解放苏北作准备。四七年春末夏初,原淮宝党政机关经在山东辗转六七个月后,淮宝党政机关原班人马接到上级打回淮宝的指示精神,经山东沿海,越陇海铁路向西南插,沿途避开敌人重兵封锁,到江苏泗阳成子湖畔,想渡过成子湖、洪泽湖从高良涧地区向东进入淮宝地区。淮宝地区党政机关三百多人除一百来人的武装外,其余都是党政干部及家属。他们在泗阳成子湖畔上船前接到通知:从高良涧上岸相对安全,因为高良涧守军内有我党地下人员。这些人在成子湖畔已经焦急地等了几天。秘密派出去联系的人终于回来后,对大家说:“和高良涧我们的地下党同志联系好了。”大家心情即紧张又兴奋,过湖就能到淮宝家乡了。几只木船从泗阳的成子湖出了。成子湖是洪泽湖一部分,船只向南行驶,出了成子湖,又向东南行驶。快接近高良涧以北十公里的一处湖岸时,几只大木船正要靠岸,突然遭到岸边据点内守军的盘问,不许他们靠岸。船上的人发觉事情不对,因为船上人员去与张跃武和郑剑锋联系时一切都说妥了,并没有不让上岸这档子事。大家觉得出了问题,船上的一位领导悄悄下令:准备战斗,强行登岸。事情果真有了变化。之前,郑剑锋已经与沿岸各据点守军说好了,遇到这几只船即予靠岸放行,可偏偏张部里的国民党特务高天华遛达到湖岸该处据点,又偏偏在船正要靠岸时,被高天华发现。高天华即命令据点内的守军喊话盘问。船上的人遇到这突然变故,船上的首长下令,不许出声,强行靠岸。特务高天华见船上无人应答,判断船上肯定是共党人员,他命令据点守军开枪阻拦。双方接上火了。双方交火之时,据点内我方人员偷偷打电话请示郑剑锋如何处置。郑剑锋和张跃武接到据点打来的电话,在司令部内着急上火想点子。郑剑锋对张跃武说:“这件事我去处理,特务们发觉淮宝党政机关的船只,这事情很棘手。我是党委秘密书记,如果万一暴露,事情由我一人承担。”郑剑锋正要出门,张跃武喊住了他:“老郑,你名义上还是我们随从副官,你说话份量不重,我和你一道去。”两人坐上一辆吉普车,吉普车前有一辆军用三轮摩托开道。车辆行驶在路上,他们就听见前方传来激烈的枪声。张跃武命令:“快开车。”车子加速行驶,半小时后,他们赶到出事地点。张跃武下车,走进据点命令:“停止射击。”守军枪声骤停,对方船上随之也停止射击。张跃武生气地问:“是谁下令开的火?”守军连长望着高天华。高天华说:“张司令,对面船上可能是共党分子,是我下令开的枪。”张跃武摆出长官架式,把头上的那顶大檐帽往桌子上一甩:“船上的这些人都是在泗阳的我部家眷亲属,是我们派人把他们接来的。”高天华不服气:“既然是你手下的人为什么不在高良涧靠岸?”时湖面上正刮着南风,张跃武脑子转得飞快,说:“你没看见湖面上吹着南风,船能在高良涧靠岸吗?”他命令:“把高天华给我押走,有本事到你的上司徐莉中校那里去告我。”三轮摩托车上跳下来两人,把高天华扔上摩托车朝南边高良涧方向驰去,张跃武支走了特务后,郑剑锋朝对面的船上喊:“大家赶快靠岸。”几条木船得以顺利靠岸,三百多名淮宝工作人员下船后,消失在往东的路途之中。

在国民党军中,军队是无权扣押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的,被扭到高良涧的高天华气急败坏,真的给其上司女中校徐莉告状,声称张跃武放走了大批共产党人。徐莉接报后,从淮阴来到高良涧,调查此事。如果高天华的上司不是徐莉而是保密局的其他别的特务,张跃武这一关还真不好过。弄不好整支部队都会被特务整垮。徐莉在国民党保密局系统中不是得势的红人,在淮阴闲时多,忙时少。张跃武以前曾密派人到淮阴对费瑞芳说:平时主动找徐莉打打麻将,联络感情。两个女人混熟后,以姐妹相称,关系显得很紧密。这种关系在关键时候起作用了。徐莉和张跃武以前还有一层情人关系,此时也发挥了作用。徐莉到高良涧调查张跃武放共产党一事。在高良涧,张跃武摆宴盛情款待她,酒席宴上,徐莉向张跃武部问其放跑共党一事。张跃武说:“徐中校,老同学,象高天华这种人,你和他相识的时间有多长?你到底对他了解多少?告诉你,当初高天华在共产党那边干时,即是一个地道的小人,自私,打小报告,背后捣人鬼是出了名的,狗改不了吃屎,他想站在我张某人的肩膀上往上爬,那他就想错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