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衰爱弛:敢打皇帝老公耳光的醋皇后

心情车站9527 收藏 0 534
导读:一记耳光引发的宫廷悲剧每当夜幕降临,望着空荡而冷清的瑶华宫,憔悴但依然不失美丽的道姑清悟,都会回想起,她掴当今皇上一记耳光的那个遥远的下午。那简直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噩梦。因为这记耳光,她离开了万人景仰的皇后宝座,她也不再是那个每日前簇后拥母仪天下的郭皇后了。皇上御赐了她一个新的名字——清悟,起这么个名字,也许是想让她能够清醒领悟吧。现在她的宫门前失去了往日的繁华热闹,冷清得让人心酸,自从带发修行以来的这几个月,每每顾影自怜,间或变得恍惚起来。   挨耳光的倒霉皇帝就是北宋的仁宗赵祯,宋仁宗在位42年,历

一记耳光引发的宫廷悲剧每当夜幕降临,望着空荡而冷清的瑶华宫,憔悴但依然不失美丽的道姑清悟,都会回想起,她掴当今皇上一记耳光的那个遥远的下午。那简直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噩梦。因为这记耳光,她离开了万人景仰的皇后宝座,她也不再是那个每日前簇后拥母仪天下的郭皇后了。皇上御赐了她一个新的名字——清悟,起这么个名字,也许是想让她能够清醒领悟吧。现在她的宫门前失去了往日的繁华热闹,冷清得让人心酸,自从带发修行以来的这几个月,每每顾影自怜,间或变得恍惚起来。


挨耳光的倒霉皇帝就是北宋的仁宗赵祯,宋仁宗在位42年,历史的评价还是很高的,《宋史》中说他“为人君,止于仁,诚无愧焉”,是一位“恭俭仁恕”的治世皇帝,也是北宋诸皇帝中在位时间最长的。他死后,就连北宋的对手辽国人都很伤心,以至于“燕境之人无远近皆哭”,虽说有些夸张,但足以说明其贤名远播,当时的辽国皇帝耶律洪基不无感慨地说:“四十二年不识兵革矣。”仁宗自小聪明好学,“初为诗,即自成章”,很有才华。婉约派诗词的首席代表柳永先生,在《鹤冲天》中有“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诗句,宋仁宗看后不以为然,批到:此人喜欢“浅斟低唱,何要浮名?且填词去。”柳永自此号称“奉旨填词”,开始混迹于烟花巷陌,也就此写出了许多千古传唱的诗篇。按道理,柳永遭到仁宗贬斥,该有怨恨才对,可他却在《倾杯乐》中写道“愿岁岁,天仗里,常瞻凤辇。”说当时人人都希望仁宗永远在位,年年都能看到他的车驾。在仁宗手底下吃过大亏的人都这样说,只能说明,仁宗的执政能力在当时还是被肯定的,老百姓买账。


不过凡事都有两面。就是因为“仁”,也暴露了他偏于内向犹豫的性格,在处理问题上往往优柔寡断,事后又会后悔。比如上文提到的他挨耳光这件事,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就能充分看出他性格上的弱点。仁宗即位后,对郭皇后“颇见疏”,时间长了就失去兴致,渐渐有些冷落。毕竟当皇帝了,后宫的热闹程度自然不是当太子时可比的,他开始宠爱美人尚氏和杨氏,尚杨二人得宠,便不把郭皇后放到眼里,还老是说她坏话,“数与后忿争”,都敢公开叫阵了,这事搁谁谁也受不了,郭皇后很恼火,但也不能把皇帝怎么样啊,只有自己生闷气的份儿。


要说事情来得也很凑巧,郭皇后也是偶然路过皇帝寝宫,结果听到里面仁宗正在和二位美女调笑,本来心里就别扭,这下更是醋意十足,火往上撞。偏偏二位美女又说到了自己,“有侵后语”,嘻嘻哈哈地说自己坏话,说的什么史书上没记载,估计也就是说郭皇后怎么怎么不行,长得不好看,脸像鞋拔子什么的。女人之间最恶毒的攻击,莫过于说她长得不好看,这是每一个女人最最在乎的,特别是郭皇后色衰爱弛之后,对自己的长相会更敏感。听到这,郭皇后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推门就奔二位美女扑过去了,就像抓住了外遇丈夫的现场一样,估计嘴里还骂着小浪蹄子之类的话,一顿劈头盖脸,“后不胜忿,批其颊”。仁宗一看来者不善,赶忙起身护着,“上自起救之”,结果郭皇后一巴掌掴在了仁宗脸上,“误批上颈”,这记耳刮子算挨上了。


身为一国之君,当朝天子,挨一记耳光绝对的世所罕见。仁宗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开会商量废掉皇后,还“以爪痕示执政”,你们大家都看看,她把我挠成什么样了。这时有和皇后不对眼的便开始拱火,现在人也是一样啊,和谁有意见表面不说,上级对他有看法了,赶紧落井下石。宰相吕夷简坚决支持废掉郭皇后,还说废后之事“古亦有之”,废了好,这不算什么新鲜事,不必自责。参知政事也就是副宰相范仲淹等却反对,说“后无过,不可废”,老郭又没犯什么大错,两口子打架,受点伤也算不了什么。仁宗优柔的性格可见一斑,商量什么呀,直接废了不就完了吗。仁宗摸着火辣辣的脸,情感最终战胜了理智,几天之后还是决定废黜郭皇后,封她为净妃、玉京冲妙仙师,赐名清悟,带发修道,居住在长乐宫。第二年,也就是公元1034年的8月,“诏净妃郭氏出居于外”,估计又想起这记耳光了,干脆让她搬出宫去住,离远点,省着看着闹心,郭皇后的新住所就是上文中提到的瑶华宫。


其实后来仁宗还是很想念郭皇后的,就像整日吵架的夫妻,火在头上,看对方一无是处,及至离婚了,方才想起对方的种种好处。在这记耳光下倒霉的也不止郭皇后一个,“尚美人亦废于洞真宫入道”,而“杨美人别宅安置”,也都玩去了。在笔者看来,尚杨二人被打入冷宫,也说明了仁宗还是念郭皇后旧情的,毕竟皇后被废是因此二人而起,但皇帝挨耳光,这面子上不好说。后来终于忍不住思念,派人去看郭皇后,还带了乐队音响,很隆重,“后帝颇念之,遣使存问,赐以乐府。”郭皇后也早后悔了,皇帝朝三暮四那不是很正常吗,何必动真气,弄得晚景凄凉呢。郭皇后也让来者捎信带话,“辞甚怆惋”。后来仁宗偷偷把她招致寝宫,回忆过去的影日,但老这么偷偷摸摸也不是个事啊,于是郭皇后说:“若再见召者,须百官立班受册方可。”咱不这么玩了,还是等你重新册立名正言顺了再说吧。可惜郭皇后命不好,没俩月就病死了,“上深悼之,追复皇后。”仁宗悲痛之余,还是追封了她的皇后之名。估计这时他心里也不计较挨的那“一记耳光”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