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不知情”和“不宜公开”究竟在掩盖什么?

wolf1315 收藏 0 161
导读:“完全不知情”和“不宜公开”究竟在掩盖什么? 当人们把“贪官”与“高官权重”联系在一起时,似乎对一个股长能够套取近亿元公款逃往境外,难以理解。也有人说这是“小官大贪”。那么股长是个什么样的官呢?一般来说地方上的股级,则是在科下面设立的,股长是一个未入流的级别,也并不在国家公务员级别之内,实际上就是科员级别,所以股长实际上还算不上一个官。然而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股长李华波套取9400万元公款逃往境外,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2月18日《人民日报》就此案的案发进行了报道,事发于2006年,但一

“完全不知情”和“不宜公开”究竟在掩盖什么?


当人们把“贪官”与“高官权重”联系在一起时,似乎对一个股长能够套取近亿元公款逃往境外,难以理解。也有人说这是“小官大贪”。那么股长是个什么样的官呢?一般来说地方上的股级,则是在科下面设立的,股长是一个未入流的级别,也并不在国家公务员级别之内,实际上就是科员级别,所以股长实际上还算不上一个官。然而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股长李华波套取9400万元公款逃往境外,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2月18日《人民日报》就此案的案发进行了报道,事发于2006年,但一直未被发现。财政局局长欧阳长青说,今年2月11日中午,逃到境外的李华波给县领导打电话,自己得知这一情况后非常震惊,当即报案。可笑的是李华波还挺仗义地打电话“通知”,身为局长居然才知道,夸张地表示一下“震惊”。然后以“完全不知情”作为挡箭牌,这很是出乎我们的意料。局长怎么就“完全不知情”呢?




一股长、近亿元、五年间,职位之低、数个之大、时间之长,实在刺激人们对腐败的认知和对造成腐败想象空间,当目睹不少腐败纪录由于此案被刷新时,顿时会感到有些不寒而栗,用于“病险水库、农田改造”贫困县的扶贫救济款,仅用一枚假公章、一纸假对账单,就让亿元财政公款便销声匿迹化为私有,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用作案手段之劣和过程之简,实在让人瞠目结舌了。监管又何止是漏洞,简直就是破到不能再破的地步了。难道作为财政局长就真的“不知情”吗?恐怕不是,那么以“完全不知情”作为挡箭牌,在保护谁?又在掩盖什么呢?


然而叫我们不解的不仅仅是局长的“不知情”,2月19日《东方时空》与该县宣传部长连线时,这位部长居然用了三个“不宜公开”剥夺了媒体和民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


一是,调查组已查明流失的3160万元去向,但当主持人劳春燕问及去向时,这位部长用了第一个“不宜公开”。


二是,现已证实目前已有4名涉案嫌疑犯被抓捕,但问起其中两名嫌疑犯时,这位部长用了第二次“不宜公开”。


三是,调查组还查明了580万余的赃款,但当问起这580万元的赃款,都是谁拿了?这位部长仍然还是一个“不宜公开”。


“不宜公开”又是在保护谁?又在掩盖什么?相当于地方四分之一的年财政收入被这些不法分子中饱私囊,而让百姓穷困潦倒,他们为活得有点尊严难道就不该知情吗?或许真的是为了侦破工作的需要对有些事实暂“不宜公开”,但还是给人们传递出此案的背后却有比"完全不知情"的局长官高权重的大有人在,否则一个小股长又有多大能量狂揽近亿元顺利逃往国外。人们相信此案终会大白于天下,蛀虫会一个一个挖出来,接受审判。


但是,此案告诉我们太多的东西,扶贫款五年长睡不醒,地方政府在为百姓扶什么贫?解什么难?一个小股长的疯狂敛财,已不是制度不严的问题,我们现在不缺乏制度,而是地方的行事压根就无法无度。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的亿元大案用不着去放大,因为它已足够大。但让我们想到是,如果把经纬坐标在中国版图上从江西省鄱阳县移至到另外一个或几个贫困地区锁定探究竟时,谁敢说它就不是又一个鄱阳县呢?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