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狼烟 遍地狼烟·上部 第一章 少年神枪

菜刀姓李 收藏 0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size][/URL] 初秋的雪峰山已经颇有些寒意了,尤其是山上长年积雪,站在这茂密的大山深处更显出几分阴冷。一道清澈的山泉在林子中央悄无声息地流淌着,脚下齐腰的灌木丛林如同海上翻卷着的那些无边无际的波澜,随时准备把一切尽数吞噬而不落痕迹。天空中偶尔有一只鹰滑翔而过,叫声一直抵达云霄,回音绕着层峦叠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


初秋的雪峰山已经颇有些寒意了,尤其是山上长年积雪,站在这茂密的大山深处更显出几分阴冷。一道清澈的山泉在林子中央悄无声息地流淌着,脚下齐腰的灌木丛林如同海上翻卷着的那些无边无际的波澜,随时准备把一切尽数吞噬而不落痕迹。天空中偶尔有一只鹰滑翔而过,叫声一直抵达云霄,回音绕着层峦叠嶂颤动着,久久不绝,让这座因长年积雪而得名的湘西大山也随之轻轻颤抖了一下。

少年猎人牧良逢就趴在灌木丛中,他的手上握着一把枪,不,准确地说它还不能被称之为枪,这只是一把民间狩猎用的火铳,这种近乎于原始的自制火器威力巨大,但是有效射程不到一百米。

他在安静地等待着猎物的出现,他的神情是那么的专注而沉着,前方是一片没有树木阻碍的开阔地,他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身上穿着的一件灰色土布衣与初秋的山林融为一体。他今天的目标是一头大约一百几十公斤的大野猪,他已经追了它一上午了,这又黑又糙的家伙好像见过些世面,它认识牧良逢手中的那把火铳,在二十分钟前,它与牧良逢远远地对峙了足足有一分钟,但始终站在火铳有效射程之外,它目露凶光,龇着满嘴的獠牙摇头晃脑,好像在警告牧良逢自己也不是个好欺侮的主儿。

牧良逢没有开枪,在没有十足把握的前提下,他当然不敢贸然靠近,更不敢贸然开枪,因为他的这把火铳里只有一发子弹,如果一枪不击中要害,那么这头狡猾凶猛的野猪就极有可能在他换子弹的那短短几十秒的间隙里,要了自己的小命。

发狂的野猪饿急的狼。

爷爷跟他说过,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要去招惹发狂的野猪,在这种状态下的野猪,连最凶狠的虎豹豺狼都会胆怯三分。但是牧良逢还是想试试,这只膘肥体壮的黑野猪绝对可以在镇上卖个好价钱,那样的话他就能跟爷爷在山里度过一个温暖的冬天了。

黑野猪和他对峙了一分钟后,终于调头转身钻进了对面一片开阔的小树林里不见了,那片小树林的四周都是低矮的灌木丛,想大摇大摆地从这边突围基本是不可能的。

双方已筋疲力尽,都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想成功猎杀,一个想进行反击或熬到天黑实施突围。

黑野猪在树林齐腰的灌木丛埋伏下来,这只野猪的狡猾程度出乎牧良逢的意料,这在他已近十年的狩猎生涯中也是不多见的。他从九岁起就开始跟着爷爷练习枪法,祖孙俩出没于这片山林之中,用火铳与一把两尺多长的砍刀过着职业猎人的生活。爷爷是本地猎户中享有极高威望的前辈,一手百步穿杨的好枪法加上为人忠厚大度,颇有些长者风范,这让他赢得了当地人的尊崇和爱戴,就连镇上最大的财主刘仁贵也对爷爷敬畏三分。

牧良逢从记事起,就和爷爷生活在这片大山深处,他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也没听爷爷或者别人说起过有关于自己父母的事情,久而久之,牧良逢也就再没把这些事放在心上了。

“嗖——”

对面的小树林里传来一个声音,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看到一棵小树摇曳了一下,而后,一条黑色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下左边的山坡,不,应该说是滚下去的。

牧良逢乐了,没想到野猪跟自己玩起了这一手。牧良逢知道,这是野猪的拿手好戏,在野猪最喜好的菜谱上,蛇肉可是一道大菜。碰到蟒蛇时,野猪就流着口水去挑逗那蟒蛇,蟒蛇自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使出它那招杀手锏将野猪一下缠绕住,野猪正好来个将计就计,像个球一样地顺势往山下一滚,那野猪皮糙肉厚自然没事,只是害苦了蟒蛇,几个回合下来早就皮开肉绽,全身酥软,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不要脸的野猪把自己一块块地撕碎吃入肚内。

牧良逢一看野猪要逃,哪能甘心到嘴的肥肉溜了,操起火铳起身就追,他刚刚趴着休息了一会儿,精神抖擞,快步如飞,可怜的野猪却是疲于奔命,又惊又怕,滚到一条沟壑里,刚想立起身子继续逃命,牧良逢的火铳已经在五十米开外的地方瞄准了它——

只听到“砰”的一声闷响,子弹正好“泼”在那野猪的头部。这支火铳的子弹与普通枪支射出的子弹有所不同,它的子弹是由数十粒绿豆大小的铁砂和火药组成,并借助火药的推力将铁砂射出,就像一张巨大的枪林弹网扑向猎物,射程越短,那网就越集中,自然杀伤力也就越大。为了对付这头大野猪,牧良逢将火药及铁砂量比平时增加了一倍,这样才可以确保火铳的威力更大,将野猪一枪毙命。

牧良逢自小就跟着爷爷练习枪法,早已深得老爷子的枪法精髓,五十米的距离,野猪绝无活路。只见那弹网全部落在野猪的身上,鲜血一下子浸渍了野猪的全身,它挣扎着想爬起来,无奈力不从心,又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牧良逢看看野猪已经对自己构不成威胁,这才不慌不忙地坐在离野猪两米开外的地方换子弹,他从腰间挎着的一个牛角里倒出一些火药,再从另一个油纸包里拿出铁砂填进枪管,然后用一根细长的铁钉把火药和铁砂挤在一起。

就在这时,黑野猪突然拼尽全身的力气翻滚过来,龇着满嘴獠牙朝牧良逢的腰部咬来,这种野猪力大无穷,加之又是拼尽全力,要是真被咬上必死无疑。牧良逢甚至已经能嗅到野猪扑面而来的臊气,好在他反应敏锐,顺势往旁边一跃躲过这致命一击,再回过头看那野猪竟已死了。

古老的森林,所有的树木都如同骷髅一般,静谧得似乎只有空气在缓缓地流动,望着死去的野猪,牧良逢开始有些后怕起来,他把火铳丢到一边,突然有一种虚脱的感觉。

森林的上空有了些阴暗的感觉。

牧良逢看看天色不早了,自己大清早就出门的,想必爷爷也在家里翘首以待多时,休息了片刻,就拖着那只野猪往家里走。只是那头野猪实在太重,一路上不得不走走停停。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牧良逢吓了一跳,他抬头一看,只见一架飞机尾部冒着浓浓的黑烟,贴着对面的一个山头低空朝自己这边飞过来了,飞机在空中踉踉跄跄翻腾了一下后,一头栽在离牧良逢不远的一片树林里。

对于飞机,牧良逢并不陌生,听镇上人说,在离他们家乡不远的芷江就有一个很大的飞机场,那里有不少洋人的飞机,镇上还有人说,那些洋人的飞机是过来帮着咱们打日本鬼子的。

可是牧良逢并没有见过日本鬼子,也没有见过洋人,倒是飞机经常看到,他们或是单架,或是三五成群从大山的上空神气地呼啸而过,但是飞得这么低而且掉下来的,牧良逢还是第一次看到。

但是他的先生是见过些世面的。山下有一间老先生开的私塾,叫“惊鸿学堂”,学堂的主人姓韩,韩老先生是留过洋的,在日本、法国和美国这三个国家奔波了大半生,六十岁时回到老家风铃渡。省里和县政府请过他多次,让他去县城或县里任个一官半职,可是这老先生就是怪,都一口回绝了,他放着官儿不当,躲在这深山脚下开办私塾,教书育人。他上的课也与众不同,除了传统国学里的《三字经》、《百家姓》、《千家诗》、《千字文》以及四书五经和《古文观止》外,还循序渐进地教授近代西方教育里的一些课程,涉及到的内容也很广泛,外语、文学、历史、哲学,甚至还有法制、工业、军事。

韩老先生有句口头禅就是:教育强国。他经常逢人就说:“一个由文盲组成的国家,怎么可能强大呢?”所以他开馆办学以后,为了吸引更多的学生来读书,他不收学费,还不时从县城请些中学老师来给学生们上课。因为他名气大,镇里也很支持配合,给他提供了一间祠堂作办学场地,地方上的乡绅财主逢年过节也会送些钱物来,这时候,韩老先生一律照单全收。

有趣的是,地方上传统的教书先生看不起他教的东西,同时恼他抢了他们的生意,都不与他往来。韩老先生索性落个清静,也懒得与这些“文人骚客”交往,每天就守着他的几十个学生,大讲世界万物,讲国外的先进思想和技术。

牧良逢十岁才到这里读书,一读就是四五年,因为从山上到山下要走几十里的山路,大多数的时间,牧良逢就跟着韩老先生住在学馆里,爷爷隔三岔五送些粮食来。在先生的耳濡目染下,少年牧良逢受到极大的感染,他从先生的嘴里第一次知道,这大山外面的世界原来有那么浩瀚广阔。

两年前的一天,韩老先生去县城请老师回来,带回来一大叠报纸,他站在讲台上,对下面的学生们说:“小日本到底还是打进来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国和国之间一个理啊!记住先生的话,国破家亡,你们将来一定要去打鬼子!”牧良逢清楚地记得,先生在说这话的时候,全身都在发抖,然后吐出一口鲜血摔倒在地上,没几天就病逝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