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南疆 中越战争全纪实 正文 四十 班管遭遇战 击毙越女兵

巴夫 收藏 8 2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URL] 四十 班管遭遇战 击毙越女兵 三月一日,我团冒雨向广渊奔袭,当时我连配属重机枪三挺、82无后座力炮一门,担任全团的尖兵连。连的决心是:三排配属重机枪一挺、82无后座力炮一门、40火箭筒二具,担任尖兵排,七班担任尖兵班。一、二排各配属重机枪一挺、火箭筒二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四十 班管遭遇战 击毙越女兵

三月一日,我团冒雨向广渊奔袭,当时我连配属重机枪三挺、82无后座力炮一门,担任全团的尖兵连。连的决心是:三排配属重机枪一挺、82无后座力炮一门、40火箭筒二具,担任尖兵排,七班担任尖兵班。一、二排各配属重机枪一挺、火箭筒二具。开进序列按七班、重机枪班、82无后座力炮班、八班、九班、连指、60迫击炮班、一排、二排的顺序。为了加强指挥,副连长郭生贵前出到尖兵班,我前出到尖兵排。

三月一日晚上我们连续行军一整夜,三月二日早上五点半钟左右,行进到一个叫班管的村庄前面。班管位于广渊西北大约六公里,是广渊至无宣的必经之地。它三面环山,中间是一块三角形的谷地,谷地南高北低。老百姓的房子散布在谷地中间。一条山间土路(类似我国农村的机耕道)从谷地中间通过。公路两侧房屋较多,谷地靠右侧有一片竹林,村庄周围都是菜地和稻田地。当时天还没亮,但依稀可以看见人影,尖兵班刚一进村就发现有越军活动,并向我报告:“前面发现越军!”我命令他们“边打边冲,抢占有利地形!”同时命令:“八班向左,九班向右,冲进去!” 霎时之间,枪声大作,在清晨的群山之中格外清晰格外震耳欲聋。

村庄两边都是吊脚楼房子,一条简易山路穿村而过。我们一开枪,越军慌慌张张扑通扑通就从吊脚楼上朝下跳,我们对着人影乒乒啵啵地进行扫射。我和孟宪祝带着八班和重火器班,沿着公路边打边冲,很快就冲出了村庄。一出村就发现不少越军向村后的山垭口跑去,我们在后面立即用火力追击,击毙五六名越军,其余敌人没法抢占山垭口,只能分散朝两边山上跑。我们的目的是要抢占附近的有利地形,保障全团攻打广渊县城。因此不顾后面情况,朝山垭口猛冲。我们迅速抢占了山垭口的有利地形,立即部署八班一个组和重机枪班、82无后坐力炮班占领了有利地形,并形成了对外对内正面。我们抢占山垭口占领射击阵地,前后不到十分钟时间。好险!那山垭口就不到三米宽的距离,如果让越军抢占,形成坚固的火力点,那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后果不堪设想。如果真形成那样局面,奔袭广渊的目的达不到,也不知有多少战友会牺牲在越军的枪口下,而首当其冲牺牲的当然是作为尖兵的我们连队的战士。所谓兵贵神速,时间就是生命,确实不是一句空话。就在八班抢占左侧山垭口时,七班和九班追着越军打进到村庄中去了,越军从吊脚楼上不要命的朝下跳,他们在敌人屁股后面追着猛打,越军根本没有停下来还手的机会。就在七班、九班与敌人在村庄内激战的同时,我命令重机枪班和82无后座力炮班守住山垭口,立即和三排长孟宪祝带领八班一个组的兵力,沿着山垭口右边卷了回来。沿山脚向前发展,这样既能控制山脚阵地,又能支援村中的战斗,对村庄越军形成包围。刚搜索到山垭口右边不远,三排长孟宪祝说:“指导员前面好像有人!”我说:“注意隐蔽,我干他一家伙!”我随即卧倒在一个土坡上,举起冲锋枪就是一个长点射,随着枪响,“啪”地一声,一个人倒在了地上,见没有还击的枪声,孟宪祝和其余几个战士分别从左右两边就包抄了上去,五六支枪同时逼住岩穴内的越军。原来洞内有两男一女。一个越南男兵已被击毙,另外一个越南女兵歪靠在男兵的身上,左手臂已经被冲锋枪子弹切断了,掉在胸前,胸部也中了子弹,已经奄奄一息。在岩洞的上方还有一个岩洞,另一个越军悬吊在一个岩缝之中,孟宪祝排长上前一把就把他揪了下来,他吓得半死,浑身象筛糠一样颤抖着,后来经过审讯,知道他是越军连队的一个文书。

前面枪声一响,后面连长王荣森指挥主力迅速投入战斗,他们直接从右面的开阔地加入战斗,用无后座力炮和火箭筒猛轰村中的房屋,用机枪封锁住竹林周围的所有地形,并沿右边小河沟向前攻击。此时,我连实际形成了两翼攻击,中间开花的战术。副连长郭生贵带着七班、九班在村中猛攻猛打,虽然兵力不多,但他们动作勇猛迅速,越军不知我们有多少人,只有仓惶逃跑,胡乱打枪。我和三排长控制住山垭口后,从左边山脚向村中攻击;连长王荣森带着主力从右边攻击,村中的越军基本没能逃脱被歼灭的命运。少数逃出村庄的越军想抢占后面山头地形,被我追逐猛打,根本就没有办法站立脚跟。少数逃出村庄的越军拼命向右侧山沟里逃跑,但刚逃到村外,一个个就被我连战士乱枪击毙。一个越军女兵,提着一个箱子向村外逃去,在后面追击的战士,忘记了学会的几句越语,只好用汉语大喊“站住!站住!”越喊她跑得越快,眼看她就要钻进村外的竹林之中,战士只好从后面将她撂倒。有个越军慌不择路,跳进一条小河沟,把身体淹在水中,只露出鼻孔,最终也没有逃脱作俘虏的命运。

我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歼灭广渊外围班管之敌37名,俘虏2名,缴获武器弹药一批和一些医疗器戒,打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歼灭战。而我连仅受伤2人。

我们连当时的任务是担任全团的尖兵,班管之敌大部被歼灭,根据团领导的指示,消灭残存之敌和打扫战场的任务交给兄弟六连去完成。

当时我们将抓获的俘虏和打伤的那个越南女兵拖到公路边,我现在还记得,出于女性的本能反应,她还用手提了一下裤腿。由于任务紧急,不好处理,正好原来是我们营长战前提升为副团长的崔道忠带领部队上来了,我就叫三排长孟宪祝向他请示如何处理。三排长回来说:“他不管”。我当时就用开玩笑的话对三排长说,那你“照顾她一下吧!”孟宪祝回过头就对在身边的战士高志超说:“给她一梭子!” 我连打下班管后,并没有停止攻击,始终担负着全团的尖兵任务冲在全团的前面。我们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快!赶快冲到广渊县城!我们边收拢部队边朝广渊方向猛跑,各班排迅速超越开进中的团本队,到达广渊城边时,全连基本到齐。我们沿着街道边打边搜索,很快就从城东直透城西。广渊南北两面都是山,从东向西一条狭长的坝子,一条公路兼街道横贯其中。为数不多的低矮瓦房和茅草房混杂在一起,断断续续的散落在公路两旁。我们冲进城时,不少的房间内还点着灯,越军在逃跑时连灯都没来得及吹灭。在一间较为大点的房间内,灯光下,桌上正摆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越军还没来及享用的猪腿冒着诱人的香味。整夜的行军和作战,部队又饥又渴,我们发现一个副食店,里面有不少的花生占、芝麻糖和冬瓜片之类的糖果,我们让战士每人拿了几包聊作充饥之物,边吃边对广渊县城进行搜索。

越南北方当年的县城,美其名曰“城”,其实都不大,连我国的乡镇都不如,最多几千人,往往都是公路的两旁集中一些低矮的瓦房和草房,公路横贯其中,既是街道又是公路。房屋多半是木板或者是土墙,两层或是吊脚楼的居多,没有见到钢筋水泥的建筑。我们正在对广渊县城进行搜索的时候,接到上级命令,要我们立即向广渊县城的东北方向搜索前进,并准备在该地区狙击越军的反击。

八班长李家良,河南潢川人,战后任486团7连三排长,副连长、162师侦察科参谋。1984年在我军展开与越军轮战期间,参加武汉军区组织的侦察总队,第二次上前线,在麻栗坡者阴山反渗透的伏击战中,带领一个侦察排在1999高地与企图破坏我雷达站的越军特工激战,英勇负伤,被评为二等甲级伤残,现退休在安阳。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