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败光“钻石家族” 一家3口神秘蒸发

jiwuy 收藏 40 20241
导读: “江湖传闻,‘钻石家族’去澳门赌博输了15个亿,借媳妇家8000万也输了,儿子离婚,企业破产!”2月9日,在无锡知名门户网站“东林书院”论坛上,网友“mikko80”的一条“猛帖”一下子吸引了众多网友的注意力。喜欢逛“东林书院”网友对“钻石家族”并不陌生,这是无锡一家钻石公司的简称,而就在差不多一年前的2010年1月,这家公司老板儿子的婚礼,曾经在“东林书院”上风光无限,其婚车被网友称为“无锡最牛X富二代迎亲车队”。短短一年时间,就传出这名“钻石富二代”因赌博败家,他和父母一家三口人间蒸发,不知所

“江湖传闻,‘钻石家族’去澳门赌博输了15个亿,借媳妇家8000万也输了,儿子离婚,企业破产!”2月9日,在无锡知名门户网站“东林书院”论坛上,网友“mikko80”的一条“猛帖”一下子吸引了众多网友的注意力。喜欢逛“东林书院”网友对“钻石家族”并不陌生,这是无锡一家钻石公司的简称,而就在差不多一年前的2010年1月,这家公司老板儿子的婚礼,曾经在“东林书院”上风光无限,其婚车被网友称为“无锡最牛X富二代迎亲车队”。短短一年时间,就传出这名“钻石富二代”因赌博败家,他和父母一家三口人间蒸发,不知所踪,实在是令人诧异。

连日来,快报记者在无锡多方走访,对此事展开了调查,希望能为读者拨开迷雾,还原事件真相。

网友爆料:

“钻石富二代”家业倒闭

“主要是看车,实在是太骚包了。迈凯轮SLR,LP640,LP560,599GTB,R8,911T,GTS,F430,430SC,C63 AMG,TARGA4……空前绝后,2009年武汉那场超跑婚礼简直是小儿科。”去年2月25日,在无锡知名的“东林书院”论坛上,网友“wx_zc”上传了一组一个月前在无锡举办的一场婚礼照片,从上传的照片看,婚车车队的豪华程度令人咂舌。

那场颇为招摇的婚礼的主角,也就是新郎名叫施寅寅。快报记者经过网络搜索得知,他是一位福建来锡从事珠宝生意的商人的儿子。因为其父是珠宝商,结婚排场又大,一些网友就在施寅寅的名字前冠上了“富二代”三个字,一些人干脆把那些婚车称作为“无锡最牛X富二代迎亲车队”。

结婚可以说是一个人“成人礼”,按照常识思维,婚礼结束后,因为家境优越,等待施寅寅的将是一段刚刚开始的“好日子”。可是怎么都让人没想到的是,短短一年时间不到,施寅寅、钻石家族、蓝忆珠宝(施家经营的珠宝的品牌——编者注)这几个此前让人羡慕不已的关键词,又一次闯入了众人的视线,而且是又一次让人十足地震惊了。只是这次是一个“坏消息”:钻石家族去澳门赌博输了15个亿、借媳妇家的8000万也输了,儿子离婚,企业破产!网友“mikko80”今年2月9日在无锡“东林书院”论坛以“江湖传闻‘钻石家族’企业倒闭,无锡最牛的富二代成瘪三!”为题发帖,发布了这一信息。

有网友在此帖后跟帖称,他在无锡北塘法院门口看到过有关针对施寅寅家的公告,内容涉及债务纠纷;有人向法院起诉向施家讨债。更有网友爆料称,此前风光无限的蓝忆珠宝、钻石家族珠宝店早已人去楼空,关门大吉了。

真相究竟如何?快报记者通过站内短信和发帖的“mikko80 ”联系。几天后,“mikko80 ”发站内消息回复称:“ 江湖传闻!未经证实!我也是来东林探寻真相的!”

公司大门紧闭

父子两位“老板”消失无踪

按理说,生意人,特别是做珠宝生意的商人,会把诚信、信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珠宝的真假是珠宝商的“生命线”,但是令人奇怪的是,自从网络上出现了种种不利于“蓝忆珠宝”的传言以来,一直没有施家方面的人出面对此事进行澄清。

快报记者查阅了无锡市工商部门的登记资料,相关资料显示,“蓝忆珠宝”的法人代表为施长聪,经营项目为首饰、金银珠宝、工艺品的销售,注册资本为500万元,为自然人控股的有限公司。

日前,快报记者找到了“无锡蓝忆珠宝有限公司”的注册经营场所——无锡市人民中路123号2105室。无锡市人民中路123号的摩天360大厦大堂里的指示牌显示,2105室的公司名称为“无锡市钻石家族珠宝有限公司”。在21楼2105室不锈钢门的一侧,一个硕大的“LAN YI”标志十分醒目。

在2105室的大门上,张贴着一张2010年12月13日发给施寅寅的律师函。律师函称对方在2006年11月14日从工商银行贷款购房,但目前因违反借款合同约定,未依约如期还款,虽经多次催讨,至今结欠本息5万元。虽然律师函称会在“必要时本律师也将代表本公司通过新闻媒体披露贵处的欠债情形”,但当快报记者打通这家律师事务所所留的电话,联系采访事宜时,却被他们婉拒了。

在2105室门口,除了张贴着律师函外,还张贴着360大厦物业公司的收费通知单。其中在距今时间最近的一张收费月份为2010年11-12月份的通知单上,显示2105室欠缴的包括水费、物业费等费用累计1.63万余元。

在摩天360物业管理处,一位工作人员向快报记者透露,2105室是做珠宝生意的,以前这里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但自从去年“十一”长假后,这里就再也没见人来了。这位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此前2105室已经欠费好几个月了,因此在去年“十一”前,她就曾多次上门催讨过欠费,但是对方每次都是很有礼貌地推说过几天就来交费。

“没想到,突然人就没影了。”这位工作人员一脸无奈。

而经营地位于无锡市中山路89号一楼的无锡市钻石家族珠宝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施寅寅,注册资本为51万元,为自然人控股有限公司,经营项目为钻石、珠宝、工艺美术品的销售。根据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施寅寅是1986年生。据知情人透露,此前“钻石家族”正常营业的时候,老板施寅寅经常把自己的座驾——一辆黑色的保时捷跑车停在店门口的人行道上,很是夺人眼球,这辆车俨然成了他的活招牌。

和摩天360大厦2105室一样,位于无锡市中山路89号的钻石家族也已是大门紧闭。附近的商家告诉记者,大概从去年的“十一”前后,就不见有人来开门做生意了。“因为平时相互间往来不多,他们来不来也没有引起大家太多的注意。”附近商家告诉记者,大家反倒是对以前老是停在门口人行道上的保时捷的突然消失感到奇怪。“一开始还有点不习惯呢。”

住宅已经卖出

门上贴着讨债的律师函

据知情人介绍,施家从福建到无锡发展后,在2002年左右购买了位于无锡市北塘区一新建小区内的住宅。他们所购房屋在小区内面积算比较大的,有150多平方米,当时的价格在每平米3000元左右。直到出事前,还有不少人以为施家是居住在那个小区的。

可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告诉快报记者,其实在施寅寅结婚前不久,也就是去年1月前,施家已经搬出了小区,他们把房子交给一位亲戚暂住。2010年9月中旬,施长聪和小区物业结清了所欠的450多元物业费。物业工作人员从施长聪口中得知,他已经将这处房子转卖给他人了。

“他们家在小区地下车库买了2个车位,当年购买的时候每个车位要十一二万元的。”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去年施家卖房的时候,市场价格已经涨到9000元左右,但是车位一般是卖不出去的,只能作为“附送”和房子“绑”在一起结算。“房子卖掉后,大概能兑现130多万元。”

在小区物业和保安人员的印象中,施家三口平时待人十分热情,而且很有礼貌。“施长聪大概1.7米多点,胖胖的,确实有大老板的样子。但他老婆(汤艳芬),就低调多了,平时进出打扮都很朴素,也就是牛仔裤、运动鞋,也没有看她穿戴过多的奢侈品。儿子(施寅寅)开的车声音很响,有几次他妈跟我们说,(儿子)这个车让她开出去她还难为情的。”一位物业人员告诉记者,施家以前有4辆好车进出,在施寅寅结婚前不久,他们一家就搬出去住了,说是在别的地方买了别墅。而小区物业人员还是在施寅寅母亲特意给他们送喜糖来,才知道她儿子结婚的。

“大概是去年‘十一’长假结束不久,小区里就开始传有关施家携款失踪的消息了。”小区里的一位居民告诉记者,因为这个小区住了不少老板,很多人跟施家及其亲家都熟悉,所以最先的消息是从这些人的口里传出来的。“说是施家借了别人1个多亿跑走了,还说是跑到国外去了,而他们亲家也被他们卷走了8000万。”

在据说是施长聪原先所住的房子前,记者见到门上贴满了水费、电费、有线电视费的催缴通知书。其中一张催交水费通知书上,户名写的是施长聪。

在门上的醒目位置,还张贴着一张写给施寅寅的律师函,其内容跟摩天360大厦2105门上的一样。

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钻石家族珠宝公司前员工向记者透露,在施家三口消失前,员工们的工资都已结清,就连此前施家向员工借的钱也都已归还。“不足的部分,也都以其所经营的钻石珠宝抵款还给我们。”据这位员工介绍,施寅寅就是喜欢车,喜欢玩,但是从没有听说他喜欢赌博,更不要说是一赌就输掉10多亿元了。

快报记者根据工商登记资料上显示的两部固定电话,多次拨打试图联系施家父子,但是一部已经停机,另一部也一直无人接听。而记者拨通施长聪留在物业公司的手机号码,语音提示该手机已经停机。

快报记者来到施寅寅岳父的公司,想通过采访他来了解更多的事情真相,毕竟有传言说其亲家也卷走了他们家的大笔资金。施寅寅岳父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其并不在公司。他们也向记者坦言,2010年初的那场婚礼,着实让大家为老板家能有如此好的姻亲而感到高兴和羡慕,但现在事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逆转,太不可思议了。但再怎么说,这也是老板家的私事,所以大家并没有就此事多做打听。公司员工称即使传出这个事情后,公司的运作也十分正常,老板也没有在大家面前流露过特别的情绪。

快报记者前天晚上终于电话联系上了施寅寅的岳父。当记者表明身份,告诉对方是想了解、核实有关施寅寅的传闻时,这位老人平静地告诉记者,施寅寅这个女婿已经是“以前了”,并表示他们也在找这个“前女婿”。

当快报记者进一步问他对包括网络上大家有关施家的这件事的种种猜测和议论有何看法时。他再次用平静的声音告诉记者:“谁造成的,谁承担责任。事情终会水落石出,会还原出一个真相的。”说完这些后,他很礼貌地挂了电话。

名车和房产

被法院查封

因为借款未还,2010年10月15日,无锡市北塘区人民法院贴出公告,对象分别为施长聪、汤艳芬、施寅寅及其妻子,和无锡市钻石家族珠宝有限公司、无锡蓝忆珠宝有限公司。而向法院申请这个民间借贷纠纷仲裁诉前保全的是一名钱姓男子。根据资料显示,钱某某分别在2007年1月至4月,分两次共计借给施长聪、汤艳芬、施寅寅一家2700余万元,按照协议,施家每个月要还给钱某某60余万元。但至2010年10月,钱某某向无锡市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时,施家尚欠钱某某770余万元没有归还。

无锡市北塘区人民法院受理了钱某某与施家的民间借贷纠纷申请仲裁诉前保全一案后,依法对施家公司、个人银行账户、房产及相关资产进行了冻结和查封。据资料显示,法院从蓝忆珠宝、钻石家族公司账户及施长聪、施寅寅的个人银行账户上调查出并冻结掉的资金仅7万余元,其中钻石家族公司账户上的金额仅有800多元。这和施家开设珠宝公司,及其此前施家行为处事给人留有“是做大生意”的印象相比,简直可以说是让人大跌眼镜。施寅寅妻子个人银行账户上的200余万元,也被法院冻结。

此外,法院还查封了施家的一辆宾利汽车。而施家此前名下的包括摩天360大厦2105室在内的无锡多处房产,经法院调查发现,其中有两处已经早就转卖他人,其中就包括此前他们长期居住的位于无锡市北塘区那个小区的房产。而目前被法院查封的施家两处房产,根据资料显示,这两处房产的所有人均为施寅寅,但从2006年至2009年分别被抵押贷款了900余万元,其中涉及到2家银行和一名陈姓自然人。在900余万元的借款中,陈某借给施家500万元。

而在无锡市崇安法院,也有一起针对施长聪、无锡蓝忆珠宝有限公司的公告,内容是涉及无锡市钻石家族有限公司借款纠纷的。但令人意外的是,当记者试图通过法院联系起诉方当事人,但其代理律师却通过法院向记者表示不便接受采访,并且不希望法院透露有关他们的任何信息。

曾任行业协会副会长

经侦部门已经介入调查

蓝忆珠宝、钻石家族两家珠宝店,早已是人去楼空;电话、手机,均已联系不上;对法院的公告,施家也是置之不理。一时间,随着施家一家三口的莫名消失,仿佛也更激发了人们特别是网友的探知欲,不时有人在网上发帖询问钻石家族、蓝忆珠宝的近况。快报记者经多番联系寻找到了几名知情人,试图通过他们的回忆,尽可能还原,在突然消失前,施家是怎样的生意人?

有知情者告诉记者,施长聪在出事前,曾担任无锡市金银珠宝玉石行业协会的副会长,而在去年10月左右,协会相关负责人改选时,却怎么也找不到他了。记者联系到无锡市金银珠宝玉石行业协会的一位主要负责人核实此事,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这位无锡市金银珠宝玉石行业协会主要负责人告诉记者,施长聪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在无锡从事珠宝生意的,其经营的蓝忆珠宝,一开始就是在无锡各大商场里开设专柜。因为经营得有声有色,所以在2006年4月,施长聪当选为无锡市金银珠宝玉石行业协会副会长。去年10月份是协会4年一次的改选日子,可是协会怎么也联系不到他,所以,他的副会长及其企业的会员资格也都自然被取消了。

此前有一个珠宝专业网站曾对无锡蓝忆珠宝公司进行过报道,通过该报道,快报记者了解到,施长聪的“蓝忆珠宝”2000年在无锡诞生,而五六年后,在苏南的无锡、江阴、苏州、常熟等城市都有了“蓝忆珠宝”的身影,且销售额已比开业时增长了20多倍,年销售额约2000万元。在此次采访中,作为蓝忆掌门人的施长聪笃信:诚信是金,质量是命。这个报道中还提到了施长聪掌舵的“蓝忆珠宝”此后的发展计划还要东进昆山、北上张家港、南通,西挺常州,先沿着沪宁线发展,下一步再向外省扩张。但在此时,这个原本被期望打造和实现全省乃至全国连锁的珠宝公司,已悄然湮灭。

一位在无锡珠宝行业颇有威望的知情人告诉记者,很奇怪的是,即使是施长聪担任了协会副会长后,他跟业内的人交流也并不很多,私交就更少了,“因为大家都是生意人,平时见面客气几句还是有的。”

这位知情人告诉记者,曾经有人问过他,施家的珠宝生意是不是来钱很快,很容易赚钱,不然怎么会经常换几百万元一辆的名车,他儿子结婚时的豪华车队也算是流传锡城的一段佳话了。“其实做珠宝生意,利润并不是像外人想象的那么丰厚,因为这个行业也是高税赋行业,所以一般能做到20%左右的毛利率、10%左右的净利润,已经是很不错了。”这位知情者说,据他所知,像蓝忆珠宝此前主要是在大商场租柜台做珠宝生意的,那个成本比专卖店还要大。这位知情者表示,其实施家的“蓝忆珠宝”和“钻石家族”在无锡珠宝行业内,体量并不算太大,按照他们此前的规模,一年能赚个两三百万元的净利润已经是很可观了。

一位早年和施家有过生意来往的知情者告诉记者,施长聪一家从上世纪90年代末从福建来到无锡,一开始做的珠宝生意,不过还兼带做些二手车生意。“施家人平时为人不错的,待人接物都很客气,施长聪对自己的职员也都不错,叫店员都昵称‘宝贝’的。”这位知情者说,施寅寅最大的喜好就是玩车,还飙车。“(施寅寅)他开过的车有奔驰、法拉利、保时捷等等,而且有段时间老喜欢跟人飙车。”这位知情者透露说,其实施的车技并不是特别好,但老是不服输,要跟人比赛车,曾有次跟人比赛从太湖大道一头到另一头谁的车快,结果施寅寅跑输了。

这位知情者还透露说,据他所知,施家的资产也就是千万元级别的,但他们家的排场,特别是从施寅寅经常换名车、跑车的手法上来看,似乎给人的感觉像是个亿万富豪。这位知情者也向记者证实了,其实在2010年年初,施寅寅结婚时,法拉利、兰博基尼、保时捷等十数辆名贵跑车中,除了施寅寅平时自己开的车外,其它绝大部分都是一些车友来凑热闹的。这位知情者透露说,喜欢玩车的施寅寅此前在国内多个知名的汽车论坛上十分活跃,但从去年10月份左右开始,他就悄无声息了。而对于此次坊间流传的,施家因赌博输掉十几亿财产,并负债累累、卷款外逃的说法,这位知情人表示,虽然坊间是这样流传,但应该金额不会高达十几亿这么多,一两个亿也许是有可能的。

快报记者也从无锡警方了解到,目前警方的经侦部门已经对施家的公司开始了调查,但因目前正处于调查阶段,尚不能向媒体透露相关情况。

经过几天的走访,快报记者了解到,包括施家的珠宝公司所在大楼的物业管理人员、包括无锡市金银珠宝玉石行业协会的人员都表示在去年10月前后发现施家父子不知所踪。而钱某某向无锡市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施家归还所欠借款也是在去年10月份。也就是说在去年10月前后,施家珠宝公司已经遇到了大麻烦。而这个大麻烦,让他们一家三口不得不从现实中消失。

去年1月,施家还在为儿子大办喜事,到10月也不过9个月的时间。在这9个月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能让一个曾经风光的“钻石家族”悄然湮灭呢?快报会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并及时向读者报道真相。

2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