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为何逼死自己的陆军元帅隆美尔?

世界王牌 收藏 1 107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希特勒为何逼死自己的陆军元帅隆美尔?

隆美尔(资料图)


1944年10月14日,纳粹德国陆军元帅隆美尔被希特勒以叛国罪下令处死于乌尔姆附近的赫林根。由于隆美尔在北非战役中的辉煌战绩,曾经给德国带来过巨大荣誉,他被告知可以选择服毒自杀,并在柏林给予国葬。隆美尔接受了,这样他的家庭将免受牵连,也不会继续深究和他以前共事过的人员。那么隆美尔确实是谋害希特勒的成员吗?



隆美尔是希特勒赏识的部下,他虽然尊敬元首,但也有着自己的性格特征。在阿拉曼战役中他曾数次违抗命令,甚至当面顶撞希特勒。



在阿拉曼战役期间,希特勒责令非洲军团“要么胜利,要么毁灭”。隆美尔中止了已经开始的撤退。但是很快,危机越来越严重,于是隆美尔违抗了希特勒的命令,再次指挥他的部队撤退,直至遁入突尼斯山区。隆美尔还曾试图将非洲军团撤回到意大利,希特勒理所当然地拒绝了。



在一次军事会议上,隆美尔第一个站起来,他说:“我的元首,我想代表德国人民向你阐述西线的严重局势,首先我想谈谈政治局势……”



没等隆美尔说完,希特勒打断他的话:“元帅,请谈军事形势。”



隆美尔却坚持说:“历史要求我们先谈政治处境。”



希特勒勃然大怒:“不行,今天只谈军事,别的什么也不谈!”



这时,隆美尔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他面对希特勒的强压大声说:“元首,我必须坦率地承认,不提到德国的前途我是不离开这里的!”



此时已经失去理智的希特勒开始大声地咆哮:“陆军元帅,请马上离开会议室!”



希特勒恢复了常态后,随即命令戈林到意大利去监督隆美尔在非洲的行动。



当非洲军团在突尼斯投降后,希特勒将隆美尔召回讨论当前形势。隆美尔告诉希特勒说他觉得战争不可能胜利了,并认为德国应争取“有条件的投降”。这再一次激怒了希特勒,他脸色铁青,大声叫喊:“记住,谁都别想跟我讲和平!”



此后,隆美尔和希特勒之间就再没有亲密的接触了。


随着盟军确立了在诺曼底的优势,隆美尔意识到西线已经失败了。他至少两次劝说希特勒在西线停止抵抗,但是只要稍微提及和平的请求,希特勒就大发雷霆。



随着盟军确立了在诺曼底的优势,隆美尔意识到西线已经失败了,他现在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停止战争以使盟军穿越德国并在红军之前抵达欧洲的中心。无论如何,都要阻止苏军对德国的占领。由于这个原因,他至少两次劝说希特勒接受他的意见,西线停止抵抗,但是只要稍微提及和平的请求,希特勒就大发雷霆。



1944年7月初,隆美尔就当时的形势写了一份备忘录并交给了希特勒。7月15日,他又写了另一份报告,其中有这样一段阐述:“这场不对等的战斗正在接近尾声,我认为应当从当前形势中得出必要的结论。作为B集团军司令,我不得不清楚地表达自己的看法。”



很显然,隆美尔并不相信他的报告会让希特勒改变主意,他之所以写下并散发这些备忘录有可能是为了在战后证明他在当时那种灾难性的形势下并没有保持沉默。



盟军攻入法国后,隆美尔曾经设想过除掉希特勒以实现和平,“然后我就开放西线”。慕尼黑著名的记录片制片人莫里斯·菲利普·雷米在为其著作《隆美尔的神话》查找档案时,发现了长期保存在民主德国档案馆中的材料。这些材料证明,隆美尔当时确实很接近反抗,比现在众所周知的还要接近。



关于隆美尔是否真的参与了刺杀希特勒的计划,即被希特勒定为叛国罪的问题,历史上普遍的看法是他没有直接参与,也没有同意刺杀希特勒。因为他在听说希特勒遇刺时感到了无比的愤怒,他觉得“死希特勒可能比活希特勒更有危险”。所以,就在刺杀希特勒的前3天,隆美尔还乘坐敞篷车视察诺曼底前线。



斯陶芬贝格刺杀希特勒失败后,德国掀起了一股汹涌的清洗浪潮。密谋组织中的成员霍法克中校,因为害怕一死,就说出了隆美尔和克鲁格两位元帅的名字。



1944年7月20日,斯陶芬贝格刺杀希特勒失败后,德国掀起了一股汹涌的清洗浪潮。由于密谋集团成员中许多人的立场并不是很坚定,因此出现了很多临阵叛变者,结果越来越多的军官和同情者被逮捕、枪杀或投进监狱。密谋组织中的成员霍法克中校,因为害怕一死,就想抬出两位元帅作为自己的护身符。于是,在党卫军保安处的地下室里,霍法克说出了隆美尔和克鲁格两位元帅的名字。



在党卫军保安局人员的诱骗下,这位只顾保命的小人物添油加醋,把隆美尔说成了是直接密谋者,但并不是“7·20事件”的直接策划者。



两日后,这个重大的情报呈现在希特勒的面前。



希特勒面对这样的情报,沉重地叹了口气,对党卫军头子希姆莱说:“克鲁格参加密谋集团我是相信的,但我想不出他背叛我的理由啊!这份名单的来源可靠吗?”



希姆莱说:“应该是可靠的。它是反革命集团的骨干之一,霍法克中校主动供出来的,我们并没有用刑。此人招供无非就是想让我们留下他的一条命。”



“这种人,决不可留。”希特勒恶狠狠地说道,希姆莱点头称是。



随后希特勒告诉希姆莱,在处理隆美尔的这件事上要作进一步调查,不能过于草率。即使隆美尔真的牵连进去,也要与其他人区分开来,不能作同样的处理。因为如果盟国知道了这一切,对西线的战事将产生不利的影响。


8月12日,密谋刺杀希特勒的主谋之一,并在成功后准备接替总理职务的卡尔·戈台勒被捕。装有密谋集团的文件、声明和所谓的同伙名单的文件箱落入希姆莱手中。希姆莱惊奇地发现,在名单中赫然写有隆美尔和克鲁格的名字。于是,希姆莱草拟了一份还未逮捕的密谋分子的名单,隆美尔自然在其中,而且名列第五位。



希特勒很快拿到了这份名单,他相信这位爱将的确参与了谋杀自己的阴谋集团。但他也知道,此时的隆美尔正在医院里养病,他是因为到西线视察而被敌人的飞机炸成重伤。因此,希特勒再次叮嘱希姆莱,要他等到隆美尔身体恢复健康后再审问他,并且不要声张。最后希特勒怜惜地说:“我相信他一定是受蒙骗的。”



当隆美尔被逮捕时,他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希特勒知道这个决定吗?当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他绝望了,他知道他已经成为密谋集团的替罪羊。



1944年7月17日,隆美尔乘坐的汽车遭到盟军飞机的猛烈射击并受了重伤后,就一直躺在医院里。他对这背后的活动一无所知。一个星期后,他仍然无法写出自己的名字,没有办法,只好自己口授,而请护士小姐给她作记录,这样才给他的妻子写了信。后来,隆美尔的伤势渐渐有了好转,医生批准他可以回家疗养了。



刚刚回家的那一段时间是隆美尔最高兴和最温馨的一段日子。但是,并没有过多久这样的日子,一天下午,他爱人露茜的妹夫汉斯慌张地来到隆美尔的家里,并告诉他说:“戈台勒已经被捕了”。



隆美尔听了摸不着头脑地问:“戈台勒?我不认识他。怎么,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从他那里搜出一张名单,与你有关系。”汉斯紧张地说,“另外,还有一张字条,说你是西方敌人所尊敬的惟一军人,革命之后———就是刺杀希特勒后,必须由你来掌权。你看这……”



隆美尔差一点摔倒,他知道,自己已经被牵连到这场事变中去了。他曾经与刺杀希特勒的密谋分子有过来往,但那只是答应他们同西线的盟军接触,实现停火,以避免德国被前苏联人占领,并不知道这些人还有要刺杀元首的阴谋。但是现在,他似乎已经没有解释的权力了。



不久,隆美尔手下的助手被一个个地抓走了,接着隆美尔的住宅附近就有了秘密警察的监视,最高统帅部的参谋长凯特尔元帅也打来电话,请隆美尔到柏林去谈一下新的工作安排的事项。隆美尔心里明白,自己的死期已经到了。



在接到电话的第二天,前来逮捕隆美尔的两个人与他进行了密谈,并告知他或者选择自杀,将给予国葬的待遇;或者选择审判,被按叛国罪处死。隆美尔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他们,希特勒知道这个决定吗?来人微微点了点头。隆美尔绝望地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成了那伙密谋集团的替罪羊。十几分钟后,隆美尔告别了家人,跟着来人钻进了汽车,在离开家不远的一个寂静的树林里,隆美尔吞下了毒药……



当晚,德国对外发布公告,隆美尔因突发脑溢血不幸逝世。



德国为隆美尔举行了隆重的国葬。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