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地图对理解历史有好处,这个相信很多人都有感受,但常规的地图有个缺点,那就是很多关于人文地理的东西并不能反映的很直接清晰:一个地图上面积大的国家往往会被直观地认为更强大,但实际其有可能在经济与军事上都不足挂齿, 比如说蒙古,比如阿尔及利亚,其国土的大部分都是撒哈拉沙漠,这块荒无人烟的地域再广阔对于增强国力也几乎毫无价值,除了增大了某些方向的防御纵深。

再比如说有时候人们会奇怪两个接壤的国家为什么会绕道第三国来交往,像在古代中国人要去印度都是从西域进入中亚经阿富汗从印度河流域进入印度, 而不是从成都向西南进发走近的多的直线, 不用说,青藏高原和缅甸的热带丛林对于古人是个比距离更大的困难。


归根结底,人类的历史是由人创造的,地壳表面本身不产生生产力和战斗力,几十亿年斗转星移也无所谓军事史,政治史, 历史是人的历史。 而必须是适合人类生存的地域才能与人发生密集的丰富的互动,地理条件好的地方才有更多的人的聚居,而人的聚居才构建出人的社会与历史, 地理与历史就是这样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说句题外话,不结合地理研究的历史是没有根基的流于年代和事件的空泛的历史, 而不结合历史去看地理是死的地理,地理历史是不可分割的。就现在来说,在世界政区图中画的几根边境线大部分时候并不反映人类活动的范围与强度。


和过去不同,现代科技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前人所不可想象的研究工具,在本文中我们不用专门绘制的历史地图,而是用处理过的夜晚地球表面的卫星图片作为认识历史的媒介。而研究的对象则以20世纪以来的全球战略演变为主要内容,兼谈一些古代史的内容


为什么要选夜景的卫星图呢? 因为和白天不同,在夜晚,地球上能发光的东西就很少了,除了野火、某些海藻等自然的现象,主要就是人类的灯火,看看人类的灯火就可以看出来这个星球上哪里环境适宜,哪里人类活动频繁。知道了人类的聚居的规律,就可以进而推导出很多很多的东西。

万里千年——从地球夜景卫星图谈世界战略地缘

这个

插页这个图片相信看过的人不少,但也有很多人可能没看过或没仔细看过,我们就以其为基础揭示很多历史的真相。 当今时代,如果在这个人口膨胀的今天都还是没人住的地方,那估计多半也就真的是鸟不拉屎的不毛之地或太多鸟拉屎的林木过于茂盛的原始森林。 有人就有生活,晚上就有明亮的窗户,就有路灯,有车灯,有霓虹招牌, 这星星点点的灯火最终在卫星的感光器件里留下痕迹,于是我们通过追踪这人类的文明之光就可以摸清人类世界的人口和经济活动的分布以及众多潜藏其下的信息。

前面我说过,人类的历史是人和资源环境发生互动下创造的, 不管是什么经济、国力等概念都是直接植根于人类的生产和生活活动,那么一般来说,在相似技术水平下,人群越密集,人群密集的地区的面积越大,经济力就越强,而在动员与组织能力相近的情况下,经济力越强,军力和国力就越强。 所以人类的聚居是这一切的基本的条件。 而很容易理解的,灯火越密集的地方,人口就越多,经济活动就越密集,比如我们可以明显看到有三个地方灯火最辉煌:北美,西欧和日本为主的东北亚一带。这恰恰就是当今最发达经济规模最大的三个地区

而这些国家也不是整个的都那么亮, 比如美国最明亮的就是东北部以及加州南部,这些与欧洲类似的区域才是美国的实力主要聚集的地区。 我把一个民族或国家主要的环境适宜人类生产生活的人口聚居的地域称之为核心实力区域。在随后的探讨中我们会用到这个概念。


好了,我们看着这个卫星拍摄的世界夜景地图,先不要去管一片光辉的北美大陆,虽然那里在现代是非常辉煌壮阔工业文明,但在人类文明史的大部分时间里那里一直远离人类文明发展的主轴欧亚大陆,印第安人在发展到新石器时代后就再也无法取得突破,如今影响全球的美利坚帝国其实是发端于欧洲的文明体系的扩张成果。

眯起眼睛,我们在欧亚大陆板块上从太平洋到大西洋绵延万里的亿家灯火的海洋中会赫然发现一个巨大的黑洞(A),这个黑洞区域东起中国的黄土高原和四川盆地,西至里海的东边,北达西伯利亚,南到喜马拉雅山脉,绵延万里,蒙古高原,青藏高原,帕米尔高原,中亚的沙漠等共同构成了这一巨大的荒凉地带。在它的东面,一下青藏高原就是从四川到上海的中华民族的热热闹闹的聚居区,向南,从喜马拉雅山脉到德干高原是稠密的印度人的聚居区,向西,从里海边一直到大西洋沿岸,是绵延的数不清的民族与文明的栖居地, 唯独被它们围在中间的这个区域辽阔而沉默。

为什么亚历山大不能与秦国PK,为什么汉帝国没能交手罗马,为什么东亚文明与西方文明始终遥遥相望而终究不能充分交流, 这个万里荒原就是原因。这个就是我们在欧亚大陆第一眼所看到的最深刻的印象。古代和现代任何伟大的统帅,想要从陆地上对黑洞区域的另一端进行远征,都要首先考虑一只庞大的军队该如何穿越它而存活下来。

翻开历史,试图这样做并且成功的都是游牧民族, 但他们多是沿着这个荒凉地带的北部边缘往来, 因为那里有一个横贯欧亚大陆的草原带,游牧民族因为可以藉由其拥有的数量庞大的牲畜群实现对这一地带的低密度的太阳能和光热资源的采集,从而解决穿越时的补给问题,所以从某个角度来说,所谓黑洞,是对农耕及商业文明而言的,这一区域的光,热,水资源相对于农耕民族的采集与利用方式而言过低, 无法支持大规模的人类行动。只有拥有大规模牲畜的游牧民族可以有效的利用草——这种最容易生长的植物——采集到能量,从而往来奔突。所以蒙古人可以建立一个横跨黑洞区域两边的广大领土建立一个大帝国,而汉帝国,唐帝国,罗马帝国都做不到。

万里千年——从地球夜景卫星图谈世界战略地缘


接着看地图,我们会看到一条绵延的由光点组成的细带a从中国的长安延伸出来先向西北,然后再折向西南,这条穿越黑洞区域的孔道,不用说,就是丝绸之路的走向。而在从向西北转向西南的拐点,就是天山一代的山口区域了。当年在这条路上,也是有一个接一个的绿洲就象这些光点一样散布在这条线上。显然,这条区域下面有水,那么为什么大自然会留下这么一条自来水走廊供人类穿越万里实现东西交流呢,这和地势又有关系,河西走廊南面是祁连山脉, 南疆的南边是昆仑山脉,而不管是塔里木还是河西走廊都是相对的低地,整个西部的不多的水才可以汇聚在这条线上。

这条通路,是中国将自己的影响施加于中亚的必经之路,不管是汉帝国还是唐帝国如果要经略中亚,都必须先把玉门关或阳关这一区域以东的河西走廊经营巩固。 然后以此为出发点将力量投射出去, 因此我们也就可以理解,随着距离增加,力量会衰减而成本会增加,这个投送距离是有限度的,一般来说都是以葱岭(帕米尔高原)为界。 再向西,就只能是以威望和结盟为主了。

第三眼,我们会发现,这条缎带呈一条弧形连接起了中国的关中地带和中东的两河流域,而在靠近中国的这一半光点比较微弱,而靠近中亚这一段则强壮一点, 这个也是有地理条件的支撑的,中国的西域地区西面的帕米尔高原和南面的青藏高原都太过高大,所以气候条件更恶劣一些,而中亚地区虽然也有大片的沙漠,但相对还是好一些。

那么这一地理条件在人类古代历史上是如何表现的呢, 我们会发现,在帕米尔以东的西域地区,历史上几乎都是以数目众多的小的绿洲国家的形势存在的,很少能产生统一的强大帝国。 不管中原王朝兴盛还是草原帝国强大,它们都相应的成为附庸或被吞并,只有在南宋时期那里存在过一个西辽帝国以及在元代那里曾经是察合台汗国,但都是由外部的有组织的强权强加给当地的政治秩序,而且存在并不持久。

万里千年——从地球夜景卫星图谈世界战略地缘


帖木儿创建了一个强大的帝国,但只是昙花一现,随着他自己的死去而衰亡

而在帕米尔以西地区,我标为b, 则不断地出现了统一的大国,比如贵霜帝国,花剌子模帝国,帖木儿帝国等等。但这些帝国又很难达到实力真的和东西方的巨大帝国相比,因此影响都不算大,商路的贸易对他们往往都很重要。 帖木儿帝国算是个畸形的军事帝国,老瘸子在位的时候百战百胜,他一死就啥也不是了, 而花剌子模,则在来自东北方蒙古高原的野蛮强大的军事力量的打击下被毁灭。

万里千年——从地球夜景卫星图谈世界战略地缘

贵霜帝国很多中国人并不熟悉,但它其实就是中国历史上的月氏人西迁后建立的,班超经略西域时曾和它有过军事对抗

另外,请注意丝绸之路在向西越过天山山口后再前行一段,向西北方向分出了一串微弱的光点,我标为c, 这个方向在古丝绸之路上也是有通路的,穿出大宛后沿着药杀水(锡尔河)向西北,穿过奄蔡,从咸海和里海的北部地带到达黑海沿岸。当然,从卫星照片中我们就可以看到,这条线路更远离文明聚居区,更荒凉也更危险,而且这一通路所能直接到达的区域也不是文明特别发达的地域,因而发挥的作用远不如向西南插入波斯这一条线路。

这就是地理铺就的什么舞台,人就在上面跳什么舞,人终究不能超越地理给人提供的条件自由起舞。造化弄人”啊,


好了,对东西方的隔断以及其间的联系孔道大致了解后我们对这一个“黑洞区域”再看最后一眼, 看看这个区域还有啥说头? 有人可能已经想起来了,这个区域和地缘政治大师麦金德的世界心脏地带多么接近啊, 除了少了俄国的欧洲部分和西伯利亚一部分。

1904年1月25日,麦金德受到英国皇家地理学会的邀请,发表了《历史的地理枢纽》这篇论文,提出了他的地缘政治学说的核心思想。麦金德曾说:谁控制了东欧谁就控制了心脏地带,谁控制了心脏地带谁就控制了世界岛,谁控制了世界岛,就控制了世界。 这个心脏地带就是在欧亚大陆中央与北方的大平原,范围是从伏尔加河到长江,从喜马拉雅山脉到北极。

万里千年——从地球夜景卫星图谈世界战略地缘

也许很多人面对这样一个巨大荒凉地带都会想到一个问题,这个心脏地带太TMD荒凉了。控制它能控制世界吗?以当代的视角来看,我们知道确实不行,这也正是这个最著名的地缘政治理论的最核心的矛盾。但我们要注意这一理论提出的时间。

麦金德的时代,正是英国为代表的海洋帝国与俄国所代表的陆权帝国对峙的时代,德国作为一个大陆边缘地带强权的崛起也增添了变数。当时的英帝国的势力遍布整个世界, 不管是沿北大西洋还是沿印度洋周边乃至西太平洋, 大英帝国都可以利用其海军及远洋船队将军事及经济力量迅速投入沿海地带施加影响。 而麦金德所指出的这个心脏地带最大限度的排斥了海洋势力的影响,大英帝国不管再有财富,海军再强,也不可能弃舟登岸,进行深入不毛之地的万里远征。

而占有这个地区的帝国可以依托铁路等工具调动资源,处于内线作战的有利态势,可以快速集中资源对周边某一个地区施加强有力的影响。不管是沙皇俄国还是后来的苏维埃帝国都可以侵占中亚进而南下阿富汗并觊觎印度洋的出海口,或越过高加索山脉控制伊朗伊拉克北部,或侵占中国东北南下温水区域, 在哪一点上的突破都将对沿海地区产生巨大影响。

另外,我们还可以注意一下西方乃至东方的历史记忆,来自这个荒凉的心脏地区的匈奴人,鞑靼人,蒙古人…一次又一次地扫荡了从长江到多瑙河沿大陆边缘分布的农耕文明地区。 这种狂风暴雨般的无可抵挡的暴力狂潮被欧洲人称为上帝之鞭。 那么当这一区域掌握在一个重工业化的俄国或德国之手,其将对海洋势力控制的沿海地区造成巨大冲击将是显而易见的。

这也正是以麦金德为代表的一部分地缘政治学家们心中的噩梦。这个认识作为地缘政治学的一个主流学派的核心理论也就不难被理解了。

但是正如读者现在所看到的那样,这个心脏地带固然有着纵深巨大,矿产资源和森林资源丰富,内线作战的天然优势,可是在决定经济力和国力的“人”的要素上天生的就相对于沿海地带处于绝对的劣势。也就是说虽然位置不错,但其大部分区域如青藏高原,中亚沙漠,蒙古高原等等区域都缺乏水资源,并不适合人类大规模聚居,在工业化时代就必然缺乏足够的人力和财富资源向大陆边缘施加影响。占据心脏地区的内陆强国固然可以四处出击压迫边缘地带,但同时也面临着被沿海势力所封锁和绞杀的危险。

当然,后来包括麦金德本人也对其理论做了修正,比如把自己原先划定的心脏地区中的一些过分荒凉地区剔除掉。但其根本性的问题仍在。


冷战开始后,作为指导对苏冷战的理论依据之一,美国的斯派克曼创立的地缘政治的边缘学派受到注意。他认为心脏的边缘沿着海边的广大地区由于气候湿润适宜人类居住,人口众多, 他们才是历史的主创者。而居于心脏地带的民族在恶劣的气候下生存人口稀少其挑战稍纵即逝。正因为如此,边缘地区完全可以通过联合将占据心脏地带的强权封锁起来。

听起来如何呢,我个人更欣赏斯派克曼的理论,历史的演进与表现也和斯派克曼的构想也很吻合,我们回想一下,冷战中边缘势力毫无疑问的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这是最直接的运用。

而一战和二战宏观上来看都是海洋势力联合内陆势力共同绞杀了中间地带强权的挑战。 尤其是二战,按照邱吉尔的说法是:假如希特勒入侵地狱,那英国就将和魔鬼结盟。美英两国尽管对苏联的意识形态充满敌视,对苏联占据着心脏地带深怀戒心,但仍然尽全力帮助苏联并共同击败了德国,瓜分了欧洲大陆。

这其实从一个侧面说明,对于海洋霸权来说,独霸边缘地带的霸权要比控制心脏地带的内陆霸权的危险性要大的多, 对于内陆霸权可以利用边缘地带进行围堵,遏制其势力的渗透, 而一个完全霸占了边缘地带的霸权则不但会把海洋霸权彻底逐出大陆,甚至还将危及海洋国家的根本安全。 正因为如此,英美等海洋帝国可以容忍亚历山大的俄国充当欧洲宪兵但却一定要把拿破仑的法国除之而后快, 可以与苏联划定势力范围进行冷战,但却一定要用热战彻底打垮德国,

万里千年——从地球夜景卫星图谈世界战略地缘


这是1942年的欧洲战场,德国曾经距离实现在边缘地带的霸权很近,但终究既无法彻底击败海洋上的英美,也无法征服苏联,终究在东西铁钳的夹击下被消灭。

而只要掌控了边缘地带,那么战略布局好展开的多了。 冷战时期,美国在欧亚大陆的东西两侧构筑了严密的封锁链条,通过北约,美日,美韩等多边和双边条约,牢牢控制了欧亚大陆的沿海地带,将俄国(或俄中)的大陆势力关在笼子里。

当然,70年代末起中国也加入到了这个沿海这一方,使得边缘一方的阵型更加饱满强健。我们沿着心脏地区看一下地球上的灯火,不难发现当时间进入到70年代以后,以离岸大国美国为核心的这个边缘地带力量联盟是多么的强大,其与苏联为首的内陆势力上在决定国力的基础条件上的不对等是多么的强烈。

万里千年——从地球夜景卫星图谈世界战略地缘

苏联虽然大,但他的实力区域并非像政区图上显示的那样大,我们在图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苏联的人口和经济活动主要分布在欧洲,就面积来说也只是和欧洲相当,而且就明亮的程度和灯火的密集上与美日欧有明显的差距,苏联的广大国土有很大一部分是临近北极的冻土带和泰加林,西西伯利亚的大沼泽以及中亚的沙漠地带。

事实上,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这样看待冷战的结束方式, 世界经济的发展,新技术革命的兴起和产业结构的转型,把内陆区域与沿海区域的实力差距越拉越大。内陆中心区域已经无法再承受这个中心与边缘对抗的成本。 看看苏联范围内的灯光从面积和强度,再看看北美,欧洲再加上中,日,韩的灯光的面积和强度,就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冷战双方的实力其实相差是多么的大,这本来就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 其中一方虚脱并倒下是必然的。


回过头来,现在我们看一下欧亚大陆这个黑洞地带的北缘,一条横贯东西的绵延光带好似银河一样从乌拉尔山脉伸出直达太平洋岸边,这个,就是沿俄国的西伯利亚铁路伸展开来的经济带了。

我在图上标了几个点,可以帮助观察,e点是苏联建国后重点建设的重工业区域,从莫斯科以东直到乌拉尔山脉一带,在1940年之前,苏联在这里建设了马格尼托哥尔斯克钢铁厂,乌拉尔重型机器厂,高尔基汽车厂等一系列重工业基地, 有人说,这是俄国的第二心脏。苏联就是有了这个强健的第二心脏才可以在二战初期西部沦陷的情况下赢得伟大卫国战争。


光带继续往东走就逐渐稀疏,毕竟进入进入西伯利亚了,人类的活动依托于铁路,俄国人开发的脚步跟随着西伯利亚大铁路的铺进。在f点,就是辽阔的贝加尔湖,铁路在这里分成南北两线,南线是最早的西伯利亚大铁路,日俄战争的爆发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日本要赶在这条铁路修通之前抢先动手将大鼻子赶出东北,不然一旦俄国人可以大规模的从欧洲调动人力物力进入远东,日本就再难有取胜的希望。 整条铁路在1916年全线通车,对俄国开发西伯利亚,稳固远东战线有着无法估量的意义。

而从北侧绕过贝加尔湖的就是著名的贝阿大铁路,即贝加尔湖~阿穆尔河(黑龙江)铁路,70年代开工,在1985年开通,是苏联加强远东战略部署的关键一步,当年和秋明大油田等并称苏联三大工程之一。这是条大部分路段处于永久冻土地带的铁路,工程难度非常的大, 在70年代很长一个历史时期里常年占去了苏联国家建设资金的百分之一。 其工程技术经验有些对我们的青藏铁路也有帮助。

西伯利亚铁路的规格相当的高,很多路段完全做到了重轨,复线,电气化,自动闭塞,是条很强健的大动脉,苏联的东西伯利亚的物资运输的约80%依赖这条铁路。而很自然的,苏联的在乌拉尔以东的城市也必然主要依托这条铁路分布, 由此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在这张夜景图上,沿着铁路线的光带会这么明显。

顺便说一句,中苏交恶的时候,中国很怕毛子的装甲突击,而毛子也很怕中国打它的铁路的主意, 因为远东百万苏军看似威武,但也是一条脆弱大动脉上的泥足巨人,贝阿大铁路修好之前,在大规模战争中即使不考虑敌人的打击破坏,想满足百万装甲机械化部队的需求也是很困难的。


说到这,我们再来看看作为边缘地带的C区域吧,看着夜景,我们才可以清晰的明了为什么叫“南亚次大陆”, 才可以清楚,为什么巴基斯坦和印度合起来才是在古代史上的古印度。 Y这条相当浓的光线是印度河区域,巴基斯坦的大部分人口集中在印度河两岸。 从印度河往西,光线就迅速黯淡稀疏了,因为这里是巴基斯坦西部伊朗高原东部的沙漠地带。当年入侵印度的亚历山大在回程时走的就是沿阿拉伯海的沙漠地带,大批人员倒毙命途中。由此也可见这一地理屏障是可以过但比较难过。

这个沙漠地带造成的影响有点类似于古中国,但不同的是,这个屏障即足够宽使得古印度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区域; 却又不够宽而无法完全屏蔽掉从西边来的征服者。所以历史上的印度就是一个半独立的文明实体,他们不算孤独,雅利安人,亚历山大,穆斯林等一波又一波的征服者都是从西北这个开口进入印度。而他们所创造出的佛教等文明成果也不断的从西北这个开口传播出去并影响世界。 但是他们的文明又会经常的在很长的时间内处于一种封闭的稳定的状态,而且因为印度次大陆气候炎热,人们在白天的活力会减弱,而且这里土地肥沃植物茂盛,身处这里的国家也缺乏向外扩张的动力, 所以历史上从来都是入侵者从西北进来, 印度本地的势力几乎没有向外扩张过, 所以从这个角度说,印度或许可以评一个精神文明奖什么的。

在海洋上印度次大陆的文明处于一种类似中国的状态中,他们不缺乏海岸线,但却缺乏对海洋的兴趣,因为向南广阔的印度洋不会产生什么利益,向西是满是沙漠的阿拉伯半岛和非洲,向东是满是热带雨林的中南半岛, 印度人确实没有太多的理由出海。

万里千年——从地球夜景卫星图谈世界战略地缘


好了,现在我们把视线转向西方,最后去看一看冷战的另一个主角,地缘战略的主要棋手,美国。

美国很灿烂,想必这是很多人看这个夜景图的第一印象,当然,不要忘了,这一大片光带不止是美国,还包括加拿大,但是我们却根本无法分辨出哪里是美国哪里是加拿大,这两个国家早已经水乳交融,加拿大中南部的主要经济区与美国的五大湖城市群和东北部城市群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当然,如果有兴趣我们还是可以在这一片光的海洋中分辨出那些知名的都市,我标为N的就是纽约,从这里向北是波士顿,向南经费城、巴尔的摩到华盛顿,这条绵延了六百多公里的城市带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而我标为C的这个城市就是芝加哥,这一片光海围出的黑洞就是密歇根湖的湖面,五大湖地区有着广阔的水面,有丰富的煤铁资源,催生出了这一片著名的城市群。D是底特律,世界的汽车城,。

美国统治世界的能量有一大半是来自于这一片广大的发达经济带,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北方所占有的工业和人口优势是使北方获得最后胜利的保障,当然,现在其南部和西部的崛起同样不可小觑,我标为F的就是佛罗里达半岛,可以看出其开发程度相当的高,这里现在是整个加勒比地区的经济中心。而X则是得克萨斯,正中央这个交通那个枢纽就是达拉斯,因为西部的开发以及石油工业的发展而崛起的城市,我标为N2的这个城市就是曾被飓风蹂躏的新奥尔良,可见它突出于海中,实际是密西西比河的冲击平原,地势低洼。

光点向西去就逐渐稀疏,因为这里已经进入了逻辑山脉,美国人的定居点沿着高速公路和铁路分布,但即使这里其经济活动的规模也可以与大部分国家的富庶地区相比拟。 我标为L的这个光点就是拉斯维加斯,超级赌城,全世界最大的十一家酒店有十家分布在这个城市中心的拉斯维加斯大道两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