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中走来的老同学

qifuren 收藏 0 142
导读:风雪中走来的老同学 张老板开了一家建筑公司,那年冬天,他去邻省洽谈一个项目,同时也想顺道看望一下初中时的同学老哈。 老哈读书时是班上成绩最差的一个,家里又穷,人也窝囊,所以同学们都不愿和他打交道。初二那年,他的女同桌在一次竞赛中获得了一支很不错的钢笔,可是没过几天,钢笔不见了,大家都怀疑是他偷的,可他死活不承认,硬说冤枉了他,班长就动搜他的书包,结果真的搜出了那支钢笔,同学们说他,笑他,骂他,他咬着牙没吱声,第二天,老哈就不来上学了。 老哈退学后,在村里干了不少偷鸡

风雪中走来的老同学


张老板开了一家建筑公司,那年冬天,他去邻省洽谈一个项目,同时也想顺道看望一下初中时的同学老哈。


老哈读书时是班上成绩最差的一个,家里又穷,人也窝囊,所以同学们都不愿和他打交道。初二那年,他的女同桌在一次竞赛中获得了一支很不错的钢笔,可是没过几天,钢笔不见了,大家都怀疑是他偷的,可他死活不承认,硬说冤枉了他,班长就动搜他的书包,结果真的搜出了那支钢笔,同学们说他,笑他,骂他,他咬着牙没吱声,第二天,老哈就不来上学了。


老哈退学后,在村里干了不少偷鸡摸狗的勾当,而且只偷班上一些同学的家,他的名声越来越臭,最后呆不下去了,只好在外流浪,几年后在外省一个叫流沙村的穷山沟里做了上门女婿。


张老板去看望老哈那天,天不作美,动身不久就下起了大雪。他驾着新车,一路打听,估摸快到流沙村时,前方出现了一个岔道,张老板停下车,不知该往哪条路上走。那会儿雪下得正猛,路上不见行人,附近也没人家,没处打听,他只好坐在车内,等候着过往行人。


没过多久,山间小道上来了个人,那人戴着一顶护耳绒帽,背着个牛仔包,冒着风雪,吃力地向这边走来,一看就知道是打工回家的民工。那人渐渐走近了,张老板打开车窗,风雪扑面而来,冷得他直打哆嗦,就在这时,他看清了来人的脸,正是老哈!张老板喜出望外,大叫了一声。


老哈一惊,看了看张老板,没认出来,张老板只好报出自己的名字,老哈很诧异:“原来是你,这么冷的天,怎么跑这儿来了?”


张老板把老哈拽进车内,说:“来这办件事,顺道来看看你。”老哈不大相信:“看我?怎么想起要看我?”张老板说:“不管你相信不相信,这些年我经常想起你,只是难得有今天这个机会。”老哈没吱声,突然别过脸去,偷偷地抹了一把眼泪。


一路上,老哈一直很少说话,总是张老板问一句他答一句。快进村时,路口有一个小卖部,老哈下车买了一瓶好酒和几包好烟。


可能山村里很少来小车,车一进村,就引来不少人探头张望。车子开到了两间破房子前,老哈让停下,说这就是他家。这时,很多人围了上来,和老哈打招呼:“回来了?”老哈笑着点头,不停地给来人敬烟。他老婆和两个孩子也迎了出来,老婆脸上还挂着两行泪,那时开心啊!


在老哈家吃过饭,张老板要走了,他拿出准备好的2000块钱,塞在老哈的儿子手里,说是作学费用。老哈握紧了张老板的手,结巴了老半天,才说:“谢谢你来看我,今天是一个让我永生难忘的日子······”


过了几年后意外的事发生了:张老板在公司经营上接连犯错,一次盲目投资搞开发,亏了好几百万,一夜之间,他成了一个四处躲债的流浪汉,朋友反目成仇,就连老婆也背叛了他。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他潜回家里,将那个和老婆苟合的男人砍伤,结果锒铛入狱。


入狱几个月后,有一天,管教干警通知张老板,说是有一个朋友来看他,张老板觉得奇怪,到接待室一看,竟是老哈,不过他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西装革履,人也精神了许多,而且肯说话了。老哈告诉张老板,他承包了几座荒山,弄成了一座休闲山庄,日子过得好了。


以后每隔一段时间,老哈就会来看张老板,给他带一些生活必需品。老哈成了张老板生命低谷中唯一的亲人和朋友,可张老板不明白的是:老哈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就因为自己曾不远千里,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里看望过他吗?


知道这个答案是在两年后的一天,这天是张老板刑满释放的日子,他背着包裹走出高墙,不知道该走向何方,也就在这时,突然发现老哈向他走来,老哈接过张老板的包,指着停在不远处的一辆小车说:“走,上车吧。”张老板上了车后就问老哈:“去哪里呢?你知道我已经无家可归了。”老哈说:“去我庄园吧,也是你的庄园。”张老板不解地望着老哈,可老哈却说:“你现在的心情我非常清楚,因为六年前,我也是从这里走出来的。”


这倒有些意外,张老板心里不由一颤,想说什么,却让老哈打断了:“那天,大雪纷飞,我刑满释放,走在回家的路上,可是我没勇气走进村子,也不知道那个家还接不接纳我,就在这时,你突然出现在我身边,你大老远赶来看我,用小车把我送回了家,为我争足了面子。那时,我就暗自发誓,一定要活出个人样来······是你,让我重新找回了做人的尊严,你是我永生难忘的好兄弟!”


听着听着,张老板已经泪流满面,突然,他哭了:“不,你看错人了,我不配做你的兄弟,你知道那年我为什么要去看你吗?是我害苦了你······”


老哈突然停住车,一把握紧张老板的手,说:“兄弟,别说了,我知道,不就是一支钢笔吗?你把那支钢笔塞进了我的书包里,小时候谁没调皮捣蛋过?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