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后我总拿女友当做“出气筒”

世界王牌 收藏 1 1164

凯凯穿一套灰色的休闲运动套装,头发梳得锃亮。他很开朗,尽管他说自己和女友最近出了点问题,但谈到一年多前选择来徐州的理由时,他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常听说在徐州工作压力很大,因为自己原来在县城的那份工作很轻松,就想趁年轻来徐州感受一下。生命应该由不同的感受来丰富嘛。”我笑着问他:“和女朋友闹别扭,也算一种感受吧?”凯凯点点头,呆呆地看着我,表情立刻“晴转多云”。


遇到“第一眼”美女


早已忘记自己是什么理由选择来徐州发展,来了以后发觉人生地不熟,我的同学星星说他在徐州有个好朋友叫做霞儿,让我有事请教她,最起码可以问问路。2006年1月,我在车站边的麦当劳第一眼见到美女霞儿,就预感我们之间会发生些什么。


当然这种感觉没敢告诉她,万一把美女吓跑了,就什么希望都没了。过了没多久是除夕,我群发拜年短信,霞儿很快回复,从此交流多了起来。元宵节我俩吃饭,分别后我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说初次见面她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觉得她就是我今生要找的 百分百女孩。我那时求职不顺,不如先谈个恋爱,但她建议我们先做朋友。我没放弃,一有时间就来看她。我俩住得很远,我晚上回家要一点多,还要给她打电话。除去这些时间,一天下来我甚至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的觉。


交往多了,我和霞儿之间找出了许多共同点,像我们都喜欢吃鱼、虾,水果中都喜欢吃西瓜等等。4月,我们正式恋爱了。我那时经济紧张,在霞儿的建议下,我搬到她租的房子里。从此,我发现她是个很细腻的女孩子,很“宝贝”我,她劝我先休息两个月,别急着在大夏天找工作。我不太会烧饭,她工作虽然忙,但每晚还是尽量赶回家烧饭。说实话,我真的觉得很幸福。


可我不像霞儿那样会照顾人,有时还发发小脾气。9月,我找到一份跑业务的工作,从10月起,工作压力明显加大,我天天早出晚归,累得不得了。因不会调节情绪,我回家总没有好脸色,拿霞儿做“出气筒”,霞儿始终很忍让。过了两个月,我加了薪,收入比霞儿高了一大块,我很不懂事,开始嫌霞儿不够上进。其实我也清楚,她比我想象中的更爱我,付出也更多,但正是仗着她的爱,我很任性,一吵架就闹分手,说要回县城。霞儿以前听我说过,那座县城里有个女孩子很喜欢我,所以一听我这么讲,她就很难过。我说完就会很后悔,会反复问自己:难道真的要分手么?难道我真的想回到那个女孩子身边吗?就这样,两人不吵了,都会落眼泪。


恋情加温决定结婚


相识一年以后,为了让我们的感情更加稳定,我提出结婚,霞儿觉得时机还不成熟,我执意要求,她说要结婚就得买房子,我通过父母和我自己的一些积蓄总算买了一套两室的房子,而且我把霞儿的名字写在了房产证上,因为我为了让她更有安全感,她挺感动的。


对于这份感情,我其实很看重。“十一”长假我和霞儿回县城订了婚,省得她总没有安全感。今年春节,我们互相上门,当时我父母没表态。她假期短,初三就回徐州了,我留下来和父母仔细讲了我俩的交往经过,父母觉得这女孩子不错,就同意了婚事,还说婚期可以安排在阴历的三月下旬。(因为老年人迷信,说我属猪的,结婚应该选择阴历三月、九月。)我当时就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霞儿,但为了想给她个惊喜,就没告诉她。


假期过后我回徐州,隔天正巧是元宵节。我觉得这是我向她表白的纪念日,建议出去吃饭,可她坚持买菜回来做着吃。我生气了,又习惯性地说我要回老家,说她不听我的话,不喜欢我,反正老家有人喜欢我。我一气之下出了门,霞儿没拉住我。我在家门口的公交站台有点犹豫了,这时霞儿打手机劝我回家,要走明天也不迟。说实话我是舍不得霞儿的,于是就回家了。


3月12日,我去探望介绍我和霞儿认识的那个同学星星,他老婆出差了,因此留我住一晚。下午四点多,我打电话告诉霞儿我晚上不回家了,她说她在朋友家玩。晚上十点,我打家里电话,可没人接,霞儿的手机也关了。平时她都是10点准时关机,因此我猜想她可能手机没电了。第二天我早早回家,发现霞儿根本没回来过,我又打电话总是暂时无法接通。我以为霞儿的手机被偷了,就给她那位朋友打电话,朋友的家人很奇怪,说她本人这几天在娘家还没回来呢,霞儿压根儿没登过门。我很担心霞儿出事,把我所知道的霞儿朋友的电话打了一遍,还是没有线索。


尽管心急如焚,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在难熬的等待中,一个念头越来越强烈:万一霞儿出事了,我也不想独活;如果有来生,我希望还能和她相遇相爱,因为她对我太好了。最好让我做女生,霞儿做男生,让我照顾她。就这样胡思乱想,到15日下午三点,霞儿的手机终于通了,一听到她的声音,我眼泪就流出来了,我问她在哪里,我很担心她。但霞儿只答“就这样,我还有事情,说不准啥时回来。”说话时非常敷衍和不耐烦,跟以前判若两人。好不容易盼她到了家,我抱着她哭,告诉她我到处找她,难过得东西都吃不下,我还怪她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霞儿的眼泪也流出来了,可口气依然很冷,不肯说去了哪里。我火了,告诉她,她那位女同学大着肚子,还不放心地一次一次地给我打电话,我问她对得起这些关心她的人么?霞儿突然爆发:“吵什么,烦死人了,不想在这你可以走!”我吓得不知所措,不清楚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就当作是梦一场


不管我怎么追问,霞儿就是不肯讲她失踪的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我试探着问她,是不是去找别的男孩子了,如果她和别人好上了,我是不会缠着她的。霞儿还是沉默。我伤心极了,不断地拿烟头烫自己,她安慰我几句后,又变得很冷漠。对比以前,我真的很难承受这种“巨变”。


又过了几天,霞儿建议我搬出去,让彼此冷静一下。我开始反思,觉得可能工作压力太大,我才会脾气很糟糕,霞儿以前也劝我,不要太辛苦,为了多赚钱,把别的都牺牲掉,为了挽回她我就选择辞了职。霞儿对我的辞职不作评论,我隔几天去看望她,她也不反对,但态度明显和以前不一样。我给霞儿烧菜,盐放多了一点,她就挑刺:“这么难吃的菜,是给人吃的么?”见我难过,她不但不安慰,还接着说,“你就是事事都做不好”。


我还发现在她回来以后的日子里,霞儿就特别注意她的手机,一有短信她就抓起来看,有时还跑到外面回电话。我又问她是不是移情别恋了,她只说心里烦,难道不能到外面找人聊聊?不一会儿又说,即使我俩结婚,我们之间的感情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了,左一句,右一句,都怪怪的,让我弄不清。我越想脑子越乱,不禁又想和她吵,她就摇摇头说:“你又开始闹人了,大男人怎么这样,你这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啊?”我又无语了。


讲述告一段落,凯凯满脸困惑地告诉我,不久霞儿要去拿新房钥匙,让他陪着去,看霞儿不凉不热的,他不知她说的是不是真心话。他问我,霞儿到底还想不想和他在一起?我告诉他,这个答案只有霞儿才能回答他,但是值得庆幸,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都是发生在结婚之前。凯凯点点头,表示正因如此,他觉得还有可能用爱去解开危局。


直至我今天整理稿子的时候,又接到凯凯的电话“现在我和霞儿已经正式分手,因为她真的爱上了别的男人,准备抽时间把房子过户回来,而我也打算回原来的工作岗位,在徐州发生的一切就当作是一场梦吧!”听着他无奈的话语,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希望这个男孩子不要受到这次感情的影响,希望他以后的路能够一帆风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