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大陆 第一卷 少年先生 20龙出生天 (上)

netflyhawk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size][/URL] 萧瑟抱着脑袋,什么话都不想说。 他什么话也不能说,更没法说。这根本就是稀里糊涂的歪理邪说么。 可是,这歪理倒也能解释我为什么突然从地球来到这里啊。而且这老头摆明了就是告诉我,我本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么。 惨。 本来我一个活蹦乱跳的萧瑟好好的,你说我干啥不好干嘛非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


萧瑟抱着脑袋,什么话都不想说。

他什么话也不能说,更没法说。这根本就是稀里糊涂的歪理邪说么。

可是,这歪理倒也能解释我为什么突然从地球来到这里啊。而且这老头摆明了就是告诉我,我本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么。

惨。

本来我一个活蹦乱跳的萧瑟好好的,你说我干啥不好干嘛非要在教室睡觉啊。睡觉睡出事来了,那就踏踏实实,在菠萝乡做个先生,多好。非要逞能,抓什么大虫。嘿,大虫没抓到,倒是抓出来萧瑟不是萧瑟,是人家的化身了。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龙玄道在边上轻声说道。

萧瑟摇了摇头,“没了。再没有了,嘿,我萧瑟都不是我自己了,还问什么?”

“你错了。”

“啊?什么?我错了,不是刚刚你说我是那个化身嘛?”

“你还是你,只不过,你的骨子里,是凤栖梧大长老的灵魂。怎么说,人有三生,前生,今世,后世。你好比凤栖梧的后世,而她是你的前生。换言之,从凤栖梧大长老来说,她隔世修行,便是你。明白不?”

“一团乱麻,你让我如何明白?我明白了又如何?痛快点,你说吧,想让我干什么。”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到了这步田地,还有自己选择的余地吗?哪个哲人来着,说得真是明白啊。生活是什么,生活就是强奸。不是你强奸生活,就是生活强奸了你。靠,如此淫荡的至理,说得不就是我萧瑟么?

龙玄道哪里知道萧瑟脑子里转的念头,见他如此痛快,还以为是自己这一番解说他终于明白了,不由老怀大畅,哈哈大笑道:

“好,痛快。不枉我在这儿闷了上百年。不过,不是我让你干什么,是你想要干什么。懂么?”

萧瑟翻了翻白眼,“我当然懂,可是我能做得了主么?我现在就想出去,能出去么?”

“悉听尊便。”

“啊,这么说你让我出去?”

“手脚长在你身上,又没有长在我身上,你可不是想走就走。”

“呃,还是在玩我啊。我从哪儿走?怎么走?切,我可是凤长老的化身啊,你掂量掂量咱们的关系。”萧瑟也耍了一把宝。

“哈哈,前尘万事如烟,还掂量什么?说准了,不要以为你是我娘的化身我就要对你怎么着,嘿嘿,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要是再有别人知道,哼,你就等着吧。”

“我靠,威胁我,我怕你。”

“你自然不怕我,可是,你透漏出点风声试试?轩辕不知道有多少人想从你身上夺魄呢。就你现在这点小把戏?嘿,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啊?夺魄?你不要吓我啊。夺就夺吧,谁怕谁啊,我可是对元素攻击免疫的。”

“免疫是因为你是混沌之体。就像我娘,她也是混沌之体。混沌之体听上去好,隔绝一切元素攻击,元素攻击之外的,你能挡住多少?还有,混沌之体既然隔绝元素攻击,自己也就发不出元素攻击。我倒看不出哪里好来着。”

萧瑟汗津津而下。靠,这老头仔细,说的那叫一个真。

“嘿嘿,老爷爷,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有啊,等呗。等你神功大成,天人合一,就成了。当时我娘,可是用了七十年的时间到达这一步的。你就慢慢练吧。”

“啊,七十年啊,呜呜,我又怎么练?有没有好的法门啊,教教我啊。”

“求人不如求己,你体格如此特殊,谁能教你?谁又教的了你?天地万物,莫不尊法,天道有常而人生无常,以无常对有常,体悟而已。记住了,所有现成的法门,都是人家的,不是你的。不是你的东西,怎么能适合自己呢?想想看,你走到现在这一步,是照着别人的法门练的,还是自己练的?”

“对啊,好像别人的法门我也参考了不少,可是都不适合于我。而我自己,稀里糊涂就成了这个样子了。我自己都觉得变态的很哩。”

“哈哈,这不成了?小子,咱俩见面,那是缘分,更是期待。我老了,人老了,精神头就不行,我得睡觉去了。你小子不要打搅我,不然休怪我不客气。仙府一切事物,你尽可享用,尽可参照。等到你可以出去的时候,再来大殿找我。顺便告诉你一个技巧,若要出得仙府,须通晓地行术。你好自为之吧。大殿左侧就是书房,有何不懂的,你自己找吧。”

龙玄道哈哈大笑,翩然进入 大殿,躺倒了水晶棺材里面。睡觉去也。

倒,还有这么睡觉的。

旷渺的地下洞天,孤零零的剩下了萧瑟一个人。

但是他不寂寞,龙玄道的话,在他的心海开辟了另外一个新天地。忽然间,他是那么迫切的自发的去体悟人生,感悟世界。他刚刚到来的时候,就感到了这个世界的异常,当这个异常变成平常的时候,再用心体悟,简直有豁然洞开之感。

古人仰观天象,俯察地理,得天道留存,感万物苍生,遂成大道。萧瑟在这地下洞天,仰观流云变幻,俯察地表万机,浑然忘记了时间的流逝。攀绝壁,涉深渊,游大河,过草原。

地下虽无日,自然有洞天。漫说千奇百怪的植物,便是飞鸟走兽,爬虫鳞甲,无不必备。萧瑟饿则采地翘茯苓,诸般花果,甚或狩猎鸟兽;渴则掬地下水,接叶上露珠,倒也逍遥自在,悠然物外。

无时无刻,睡眠或者清醒,行路或者休息,萧瑟无一个毛孔不在体念万物。地下洞天里面元素本来就比地表丰厚,在萧瑟的时刻体念下,更如柔水一般,沁润着心灵之海,抟造着体格。借着元素的传导,萧瑟感觉的触角不断延伸,直至仿佛地下洞天中每一处都了然于胸。那种感觉,又奇妙,又清新,教人战栗,教人神迷。

每有疑难,萧瑟则返回白玉宫,徜徉玉牒书海,汲取百家之长。书房玉牒,庞然杂陈,门类繁杂,几可包容天下诸般事务,实乃长老院八门之精华。料想乃是那八门之人遗留于此。只有一事奇怪,玄道仙府诸般事务皆有,可除了两个戒指,一个白玉,一个墨玉之外,并无任何法器。像是玄道所言非差,法器都在发出创世之光的时候被炼化了。

可这两个戒指怎么会留下来的呢?萧瑟参详多日之后,终于认定,这两个戒指应该是乾门和坎门的遗物。奇怪,这两个戒指肯定有门道,只是暂时不知而已。

作为整个白玉宫中玉牒之外唯一的器物,这两枚戒指是如此特异,每每把玩,都多生出一份喜爱。尤其那个白玉戒指,更感觉仿佛通灵一般,隐隐似有一种奇怪的灵魂在与他交流,却又说不出交流了什么来。

萧瑟的重点并没有纠缠于这两个戒指,他时刻牢记着龙玄道的话,要想出仙府,须洞晓地行术。所以虽然喜爱,但每当离开的时候,萧瑟总会把着两个戒指放回原处。

地行术,从范龙那里,萧瑟已经有所涉猎,无非是元素法则的运用而已。博览坤门秘籍之后,萧瑟依然从原理上搞清楚了地行的涵义。

天下万物皆由元素所成,五行元素相互化生,在理论上人可成万物,万物可成人。地行术,无非就是调动体内小宇宙元素与大宇宙元素化生,衍变,神通到处,缩地盈寸,日行千里。

若顺应天道,参透全部奥秘,休说地行术,便是定点瞬移,纵横九州等也实不在话下,甚或扭转宇宙,破碎虚空,又有何难?元素运用而已,元神修炼罢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