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你乖乖的! 丫头,你乖乖的! (二十八)00 年碰见,也许就娶你

red2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7.html[/size][/URL] 男人的话是当不得真的,何况只是“也许”而已。小叶情愿当了真。 “照片里的那个小朋友是你吗?”小叶打开 MSN 便看到一张小图像。 “是我,大约两岁吧。” “呵呵,蛮有型的喔,不过小时候帅的长大了一般走型的。” “嘿嘿,一般一般,天下第三。”阿东一点不谦虚地说。 “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7.html


男人的话是当不得真的,何况只是“也许”而已。小叶情愿当了真。

“照片里的那个小朋友是你吗?”小叶打开 MSN 便看到一张小图像。

“是我,大约两岁吧。”

“呵呵,蛮有型的喔,不过小时候帅的长大了一般走型的。”

“嘿嘿,一般一般,天下第三。”阿东一点不谦虚地说。

“嗯,某个地方的皮也是天下第三厚。”

“皮厚一点不容易受伤,比较结实。昨天晚上没呼好,LP 晚上看《士兵突击》,看完一遍,再来一遍,看到 1 点多,把俺吵醒了。给你看这张照片”,阿东一边发照片一边说。

“呵呵,你惨了,LP 找到偶像了。哈哈,看到了,不发表评论。”

“看完删除,你家里的电脑,俺可不想你 LG 有意见。何况现在还是个猪头样!最近的照片现在没有,真没有。对了,丫头,放假去哪里了?那天下雪,回家有问题吗?”阿东没头没脑地问起元旦那天的事来。

“冰灯啊,不是说在冰灯下给你祝福嘛。”

“哈尔滨?”

“真聪明啊?知道在哈尔滨看冰灯的。”小叶默默地看着阿东的照片,想起元旦晚上看冰灯时,给阿东发了一条短信。她一共只发过几条短信。许久许久,没有回信,虽然早在意料之中,她还是把脸埋在雪堆里大哭了起来。有一条路无论你怎么走都是错的,无论你怎么做都是没有意义的,小叶,只有时间能救你不是?

“呵呵,当然知道!”网络那边的阿东浑然不知,乐呵呵地回答。

“20 岁那年还挺意气风发的嘛!嗯,穿工作制服?办工作证的照片?”小叶猜测,渐渐从恍惚中醒来。

“呵呵,19 岁 8 个月!刚毕业,在上海海洋管区。上海市行政执法证。”

“初出茅庐啊。”

“血气方刚!”

“我说这张是不是你比较得意的照片?改天贴到论坛里去,把那些韩国美男气死!”小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别贴 BBS,这里有不少我的老相识,不想被他们看见。被他们看见,肯定又说我哄骗良家妇女。当时,在聊天室里,有女孩子问我你帅吗?我都是说,别人说我挺帅,可我不这么看。”

“呵呵,别紧张,吓唬你一下呢!被他们看见,被谁看见?有小姑娘上钩吗?简直跟我那个“花不沾身”的同学有得一拼啊”。

“被我的那些老相识,我觉得我当时还是挺纯情的,有人上钩也被我放了生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阿东说。

“呵呵,没看出来你有善心。现在念善哉是后悔吧?当年还放生了呢,现在……叫一百遍卖猪头也没人搭理,呜呜。98 年那张乍一看象林志颖哎。”

“呃————你咋知道的?哈哈,那张是我在无锡拍的,2 月底,一个人去玩的,冻死我了。”

“去了圜头渚吗?”小叶问,“无锡的一个小岛?”

“就在那拍的,太湖边的一个地方,里面到是有个岛来着。”

“哎,我们的足迹靠近了那么多次,却从来没碰上啊,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小叶叹息。

“你哪年结婚的?”阿东突然问道。

“问这个干吗?”

“00 年碰见你,也许就娶你。”

“你咋知道我愿意呢?哼哼!都不知道我长啥样,你这么说会后悔的。”

“嘿嘿,我都说了,对我来讲,聪明比好看重要。00 年俺还没跟俺 LP 恋爱呢。”

小叶沉默了许久,直到阿东发了个闪屏,她才回过神来,“我上辈子肯定修行不够呵。记得《音乐之声》中有一句话吗?So sometime in my youth or childhood, I must have done something good。这样 Maria 才能遇上 Von Trap 上校呢。”

“傻丫头,想那么多,俺知道俺为啥没碰见你了。俺小时候,比较乖,不过,俺犯的事都老有创意的。比如,差点把家里给点了,差点把俺老爸的眼睛给炸了,其他小孩子经常犯的事俺从来不犯的,俺知道那样会挨打的。”

“这也叫乖?!怪不得你爸妈不敢生第二个了。”小叶惊道。

“就说两件事。俺老爸给俺弄了些鞭炮,不是过年的时候,鞭炮有点受潮,俺就想了,怎么把它弄干。那几天没太阳,俺就想到家里的灶台,俺就把鞭炮都放在灶台的灰里,为了防止火烧到鞭炮,还特地用灰把鞭炮盖好。结果,俺老爸点火的时候先炸了几个,俺老爸训了俺一顿,说以后不可以这样,结果这次没炸干净,第二天又有几个炸了,结果俺被暴打一顿。还有,俺小时候比较爱吃鸡腿,当时俺家还养鸡的。有天,俺爸就听后院一团鸡飞狗跳的,就去看。看见俺拿着把削铅笔的小刀,追杀一只小公鸡呢,一面追一面念叨:你别跑,我就吃你只腿。呵呵,那时我大约 3 岁多吧,4 周岁半就去上学了。还有一次,我在家里,我爸妈出去了,怕我冷,就给了一个新的热水袋,我正拿着铅笔,旁边还有胶带,我觉得用铅笔能捅一个洞,再用胶带贴好就 OK 了,于是就捅了个洞,热水流出来了,可是等我想用胶带补的时候发现胶带根本贴不上去。这时候俺爸妈回来了,要是看见我把新的热水袋弄坏了肯定训我。于是我直接开哭,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我妈一看说怎么了?我说,热水袋破了。结果他们一看,心软了,那个热水袋也不管了。我聪明吧?”

“嗯,比海狮聪明多啦!”这么一逗,小叶把不高兴的事又抛到脑后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