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将鸭绿江黄金坪岛租给中国100百年

山水1970 收藏 36 25573
导读:  2011-2-17 14:28:18 51軍事觀察室   [img]http://www.51junshi.com/Article/UploadFiles/201102/2011021714305422.jpg[/img]   [color=royalblue]朝鲜新义州特区和罗先特区位置图[/color]   [img]http://www.51junshi.com/Article/UploadFiles/201102/2011021714305408.jpg[/img]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11-2-17 14:28:18 51軍事觀察室


朝鲜将鸭绿江黄金坪岛租给中国100百年


朝鲜新义州特区和罗先特区位置图


朝鲜将鸭绿江黄金坪岛租给中国100百年


朝鲜将鸭绿江黄金坪岛租给中国100百年


国际社会加强对朝鲜制裁力度,让朝鲜经济雪上加霜。朝鲜被迫提高对华贸易额,靠中国的物资进口支撑摇摇欲 坠的经济。有媒体将这两个共 产党国家之间的经贸称为“后门贸易”。


国际社会加强对朝鲜制裁力度,让朝鲜经济雪上加霜。朝鲜被迫提高对华贸易额,靠中国的物资进口支撑摇摇欲 坠的经济。有媒体将这两个共 产党国家之间的经贸称为“后门贸易”。



彭博通讯社援引中国政府的统计数据说,朝鲜对华出口去年增加51%,达到12亿美元,主要出口产品是铁矿石、煤炭和铜。中国对朝鲜出口同期增长21%,达到23亿美元,产品以小麦和燃油为主。


朝鲜前年举行第二次核试验之后,联合国对朝鲜实施了制裁。朝鲜去年击沉韩国舰艇,国际社会提高了对朝鲜的制裁力度,韩国也终止了对朝鲜的经济援助。这些进一步增加了朝鲜因欠收而面临的粮食供给困难。专家估计,朝鲜今年将有五百万人缺粮。媒体因此认为,从中国进口的小麦和燃油让朝鲜政权得以延续。从这个意义上说,对华出口的增长可能是给金正日16号生日最好的礼物。


中国海关统计显示,朝鲜去年从中国进口原油价值3.25亿美元,比2009年增加了37%,其它主要进口产品是汽车、面 粉、稻米和手机;中国从朝鲜进口煤炭同比增加54%,将近4亿美元,铁矿石进口翻了一番,将近两亿美元。


华盛顿韩国经济研究所(Korean Economic Institute)商务研究主任斯克尔勒托尤(Greg Scarlatoiu)对美国之音说,朝鲜现在是四面楚歌,增加对华经贸,是无奈之举。


他说:“南朝鲜(韩国)之间的经济合作陷入最低潮,对朝鲜的制裁得到执行,而且比以往更加严厉。朝鲜似乎吸取了教训,知道此刻无法从美国和日本两国得到什么援助。在这种情况下,朝鲜为了度过经济难关,对华贸易就似乎是唯一的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朝鲜对华双边贸易额只有35亿美元,还不到中国与韩国之间2072亿贸易美元的零头。韩国汉城IBK经济研究所(IBK 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研究员赵奉贤(Cho Bong Hyun)认为,“中国能够帮助朝鲜满足眼下的需求”,“但远不足以帮助朝鲜经济实现增长。”


但朝鲜对华商贸关系近期似乎出现改善的迹象。斯克尔勒托尤说,朝鲜日前将鸭绿江上的威化岛和黄金坪岛租赁给中国,而且租期一百年,可以说是双方关系改善的某种征兆。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US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朝鲜问题专家斯奈德(Scott Snyder)说,“即使朝鲜的前门被牢牢关闭,但只要朝鲜对中国敞开后门,就能从中国得到所需要的东西,避免受罚。”


他说:“就在几年前,很多人还认为这两个岛屿不可能被开发。我们现在得知,中国获得的租期是一百年,而且可能进一步开发。中国的目的是将这两个岛屿打造成物资存储和中转站。两国贸易大部分是通过铁路穿越鸭绿江大桥往返于中国丹东和朝鲜新义州之间。这里基本将成为双方商贸的中转站。”


中国官方媒体说,威化岛与丹东隔鸭绿江相望,面积12.2平方公里,是鸭绿江中最大的岛屿。黄金坪岛与丹东浪头镇通过陆地相连,中间仅隔着一道铁丝网,面积11.45平方公里,是鸭绿江中的第二大岛,土地肥沃,是朝鲜新义州地区的粮仓。


延伸阅读:


传朝鲜把两岛“租给中国百年” 欲打造朝版香港


韩国《韩国日报》2独家爆料称,朝鲜将位于鸭绿江上的威化岛和黄金坪岛以租赁的形式交由中国开发,租期从50年破格延长至100年,欲将二岛打造成朝鲜版香港。不过,《环球时报》记者在朝鲜官方媒体上并没有看到任何相关报道。


《韩国日报》称,朝鲜此举是作为对中国默许金正恩继承格局的回报,为了获取中国对朝鲜在2012年建成强盛大国的支持。该报说,这一做法与19世纪末期中国将香港以100年租期租给英国相似,今后项目的推进过程引人关注。今年5月,金正日访问中国时,曾将黄金坪岛和威化岛上的50平方公里区域指定为自由贸易区,允许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人无签证自由出入,并以50年的租期租给中国丹东市政府。


据了解,威化岛和黄金坪岛地理位置优越,是中朝贸易的中心地区。威化岛与丹东隔鸭绿江相望,面积 12.2平方公里,是鸭绿江中最大的岛屿。黄金坪岛与丹东浪头镇通过陆地相连,中间仅隔着一道铁丝网,面积11.45平方公里,是鸭绿江中的第二大岛,土地肥沃,是朝鲜新义州地区的代表性粮仓地带。


朝鲜媒体虽然在金正日访华后大幅报道其访问时的相关内容和高度评价访问的意义,但也从没有涉及这两座小岛开发的报道。不过,韩国《朝鲜日报》认为,朝鲜将容易隔离的鸭绿江岛屿威化岛选为开发对象,并没有摆脱过去的模式,可能还会以失败告终。


中国民企竞逐朝鲜“经济特区”


威化岛、黄金坪岛“经济特区”与2002年的新义州特别行政区“风马牛不相及”,“我们做的是企业间的经济合作,两国资源优势互补,不带有任何政治色彩”。


朝鲜将把位于临近辽宁省丹东市的威化岛与黄金坪岛定为自由贸易区并交由中国企业进行开发的消息,由韩国媒体首发后广泛转传。相关的民营企业丹东华商海外投资有限公司成为舆论关注的中心。这家公司的董事长王亭戈感叹“始料未及”。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丹东华商海外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是在“中国企业家联谊会对朝工作委员会”和“丹东市朝鲜半岛经济咨询服务中心”两个机构的基础上注册成立的,主要业务是对朝投资与咨询。48岁的王亭戈为前中国企业家联谊会对朝工作委员会会长。


王亭戈介绍说,朝鲜政府与企业都很重视他的公司,会及时把认为可行的一些项目传到他这里。当有了对威化岛与黄金坪岛的开发意向,朝方再次找到王亭戈,也并不意外。


“不是那么回事。”王亭戈否定了先前媒体的报道内容。他的描述是这样的:


自2002年朝鲜建立新义州特别行政区的计划流产后,鸭绿江口这块中朝边境区域就一直被人关注,朝鲜方面也有进一步开发的想法。2009年末,针对威化岛与黄金坪岛,朝鲜主动提出要对外招商。在那段时间里,就王亭戈所知,先后有三拨朝鲜人到了丹东,每拨来后都要在丹东住一段时间,他们接触了很多人,并不只是王亭戈。“他们说我们被国家授权,要对这个岛进行招商,找合作伙伴,你能不能拿出一个方案来?”


“为了让关注朝鲜的中国企业掌握这个动态,作为一种可能,我把朝鲜政府的这种意向发布到了公司网站上。因为一旦确定,就可能有一个令人震惊的局面出现。”王亭戈说。


这立即吸引了关注半岛局势的媒体注意。韩国联合通讯社第一个公开报道称,威化岛与黄金坪岛将租给中国公司开发,租期为50年,“两岛计划投资规模分别为5亿美元和3亿美元”,“朝鲜将这两个小岛辟为自由贸易区,外国人进出两岛无需签证”,“建设项目包括酒店、一座高尔夫球场、娱乐设施和多座农业园区”。


一石激起千层浪。2月2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例行记者会上就此表态:报道中提到的项目属于中朝之间正常的经贸往来,并不违反联合国规定,“不要混淆联合国制裁和两国正常的经贸往来”。


抗联后人牵线投资


站在丹东城区沿江路上望去,鸭绿江对岸就是威化岛,它位于朝鲜平安北道首府所在地新义州的东北方,与新义州也只是以一条河汊相分隔,30.48平方公里的面积,比两个新义州城区还要大。


出丹东城区,沿江边公路往西南方向行驶,十几公里外即是黄金坪岛。黄金坪岛位于正在建设中的丹东新城对面,只有十多平方公里,这已不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岛屿。3月4日,记者在现场看到,因为原本可以行船的河汊慢慢淤积,它的一部分土地已与中国相接,边境线上的朝方铁丝网就架设在丹东新区公路一侧,铁丝网内是大片稻田,可以望见不远处的农舍与几处厂房以及近前藏匿在地下的只露出几个望口的朝方岗哨。


记者了解到,早在前述两岛开发的消息被媒体热炒之前,一家叫做“丹东伟民国际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伟民公司)的民营企业就已在运作黄金坪岛的开发了。这是一家有着特殊“背景”的公司,董事长是著名抗日英雄、东北抗联领导人周保中之女周伟。总经理蔡建民介绍说,周伟68岁,原在北京军区总医院工作,现已退休,居于北京。


伟民公司的业务也是对朝投资,成立于2006年3月。蔡建民说,周伟在朝鲜有着较大的影响,小时候曾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一起学习与生活,这在抗联后人中是仅有的一人。金日成在世时,每年都会把和他一起抗日的老同志邀请到朝鲜,去世前还曾交代朝鲜劳动党中央直属的党史研究所要每年把抗联后人邀至朝鲜。周伟对朝鲜有着深厚感情,每年都会到朝鲜,退休后,她与蔡建民一起成立了这家公司,“牵线搭桥,带动一些企业家到朝鲜去发展”。


蔡建民57岁,有着长达39年的行伍阅历。他说,伟民公司成立后连续做了多起对朝投资,其中包括2006年在咸竞南道与一家企业共同投资的钼矿;2008年,又在平壤附近建了一座钼铁加工厂,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还曾视察过,因为朝鲜本无钼铁厂,伟民公司的投资填补了空白,得到的评价很高。


在这种合作中,自然而然地就提到了鸭绿江口岛屿的开发,伟民公司感兴趣的是黄金坪岛。蔡建民回忆,有一次,朝鲜方面对他说,能不能在黄金坪岛上建一个游乐场,类似于迪斯尼乐园的那种,做成旅游景点。为了开发这个岛屿,伟民公司曾与国内外共37家企业做过沟通,并已把相关规划于2009年8月送达朝鲜有关部门,在这个规划中,有国际物流市场、加工区、旅游区、金融区等建设构想。


蔡建民说,朝方对这个规划的反馈是“很好”,同时提了“两点建议与一个要求”。


中国企业竞相争取


几年时间里,伟民公司一直在按部就班地策划黄金坪岛的开发,并跟中朝两国政府层面进行着沟通,现在仍在按原计划推进中。蔡建民坦言他与周伟的财力有限,即便是把开发权拿到手,“按照我们公司的实力,根本做不到,我们只是牵线搭桥,只要把政策拿到手,投资人会蜂拥而至”。


在蔡建民的设想里,拿到黄金坪岛的开发权后,“必须由外国人独立管理,租赁期在50年以上,朝鲜可以驻军,但不参与管理”。这种管理模式是吸取了朝鲜罗津开发区以及新义州特区建设的经验教训,“走一条朝鲜能接受,投资人又认可的路子”。


而在伟民公司的合作者辽宁泰星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姜希国看来,黄金坪岛自由贸易区能够做成功的一个最关键因素,是要“搞租赁,而不是经济合作”。


身处口岸城市丹东的中国商人触角敏锐,第一时间即捕捉到有关信息,并竞相在这个过程中捕捉机会。记者了解到,包括前述两家公司在内,共有四家公司对威化岛与黄金坪岛的开发有着积极意向。其中一个是以张俊义为董事长的辽宁威化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威化岛公司)。


张俊义说,从2006年开始,威化岛公司就在跟朝鲜农业省沟通有关威化岛的开发问题,因为半岛局势的变化,搁置至今。他的设想很宏大:“建一个五星级宾馆,两个三星级宾馆,建一百栋别墅,用于观光度假,建民俗村、影剧院、高尔夫球场。岛上有200多户居民,为他们每户建一座塑料大棚。”


将由中朝共同管理


与朝鲜在鸭绿江对岸进行区域开发合作,是长期藏于丹东商人姜万发心中的一个念头。59岁的姜万发是丹东鸭绿江经济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鸭绿江公司)董事长,他的另一个“特殊”身份,是丹东市政府前副秘书长兼财贸办公室主任。


姜万发的鸭绿江公司成立于2003年,业务也是对朝投资。他自1976年在当时的丹东市革委会财贸组做干事时起就开始跟朝鲜打交道。姜万发透露,3 月8日,他接到龙兴经济联合体的正式通知,朝鲜政府已正式通知中国驻朝大使馆,“朝鲜准备在新义州地区的威化岛与黄金坪岛建设经济特区,中国方面的投资伙伴是我公司”。


对于这块将要合作开发的区域,鸭绿江公司称之为“国际经济合作区”,朝鲜则称之为“经济特区”。在姜万发的设想里,威化岛、黄金坪岛“经济合作区” 的投资与管理模式将与罗津、开城完全不同,“罗津是朝鲜政府自己开发与管理;开城是朝鲜与韩国的合作。初步达成的共识是,这个合作区是中朝合作,合资开发,由中朝双方共同管理,且以中方管理为主”。


姜万发还特别强调,威化岛、黄金坪岛“经济特区”与2002年的新义州特别行政区“风马牛不相及”,“我们做的是企业间的经济合作,两国资源优势互补,不带有任何政治色彩”。


另附:中国企业蜂拥进入,朝鲜开始接受北京的强制性改革


2011-2-17 11:45 鳳凰網論壇


韩国《朝鲜日报》16日发表文章,题为《中国企业家为何蜂拥进入罗先市?》,作者姜哲焕。文章摘编如下:


2011年新年伊始,罗先市(罗津和先锋经济特区)迎来了大批中国人。1991年朝鲜为吸引外资设立了罗津与先锋经济特区,但因为国家保卫部的严格管制,特区实际上处于停业状态,只剩下倒包团。但进入新年,罗先市突然恢复了生机,这是因为这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大变化。


对朝消息人士说,朝鲜在货币改革失败后陷入了死胡同,中国政府认为现在是向朝鲜注入中国式改革开放的绝佳机会,并试图把罗先市建设成一个试点地区。此外,中国此举也有使用罗先港的目的,罗先港是中国长吉图开发所必需的,因此中国人对罗先市的投资急剧增加。


据悉,中国还计划向罗先市供应电力。一位脱北者说:“目前罗先市正在更换变压器,以获得中国的电力供应,预计从4月份开始中国将向罗先市供应电力。”中国对长吉图开发计划表现十分积极,是因为坚信可以引导朝鲜发生变化。

中国政府已在罗先市设立大使馆性质的经济代表部,与朝鲜协商解决与朝鲜当局发生纠纷的本国人事务。

尤其是,中国政府为解决罗先市的三通(通行、通信、通关)问题,向朝鲜政府施加压力,结果朝鲜政府已接受中国政府的所有要求。

最近访问罗先市的一名中国人说:“通关用时不到5分钟。”如在过去至少需要3个小时,而且不行贿就会被以各种借口百般刁难。

目前在罗先市还无法使用中国手机,但可以通过有线电话与外界联系。据悉很快就会开通中国手机服务。


此前即使是中国人在罗先也无法看到外部影像,说话和行动受到限制,但从今年开始,中国人在罗先市的活动几乎不受限制。据悉,最近朝鲜国家保卫部下属的机动打击队一名队员醉酒后来到中国人的住处索要贿赂,结果被接到中国人报警后出动的中国代表部职员和朝鲜工作人员带走,并受到处分。


朝鲜还大幅减少常驻罗先市的保卫部人员,要求保卫部人员尽量避免干涉中国人的商务活动。过去朝鲜在罗先市部署大量保卫部人员监督中国人,夸张地说,在罗先市生意人和保卫部的人各占一半。中国人经常以各种理由被带走接受协助调查。但现在当地氛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据悉,最近朝鲜还开始向中国人出售罗先市的土地。市中心一坪(约3.3平方米)售价为50美元,周边地区一坪为30美元。中国人对朝鲜政府尚缺乏信任,不愿意买入罗先市土地,但朝鲜向个人出售土地本身就是划时代的举措。


朝鲜计划在罗先市建立开城工业园区形式的大规模工业园区,正与中方协商,但中国不希望采取不能自由管理人员的开城工业园区形式,而是以保障中国企业自由活动为条件,推进与朝鲜的协商。


最近逃到韩国的一名高层脱北者说:“朝鲜在核试验和货币改革后被国际社会进一步孤立,朝鲜正在通过开放罗先市寻找突破口。”经济极度困难的朝鲜每一分钱都不舍的浪费,因此无法拒绝中国的变化要求,事实上强制性改革已经开始。该脱北者表示,迄今为止朝鲜在不动摇体制的前提下赚取美元,但此次罗先市的变化是前所未有的,中国政府超越罗先市将对朝鲜整体变化产生何种影响,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